第二百一十五章 遗憾,秦老夫人逝(二)

小说: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作者: 广绫 更新时间:2018-09-14 16:48:04 字数:4135 阅读进度:215/255

商枝皱眉,李明礼来京城了?

他不是在儋州府城念书?

商枝的目光落在李明礼身边的女子身上,隐约觉得眼熟。

她若有所思道:“停车。”

马车停下来,商枝走向李明礼。

他身边的女子在商枝过来时,往一旁的百香楼而去。

“李明礼。”商枝清脆的唤一声。

李明礼转过头,见到是商枝,略微颔首,算作打招呼。

“你一个人回京?”商枝问。

李明礼抿唇,看向不远处站在酒楼与掌柜商议的白裙女子,“不是。”

商枝也望过去,“这位姑娘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李明礼蹙紧眉心,“她是我在回京路上遇见的,遭遇劫匪,她的家人全都遇难,进京投奔亲戚。”

“然后她的亲戚找不到了?”

李明礼诧异的看向商枝。

商枝从他的反应得出,她猜对这个套路。

李明礼见商枝望着女子,一脸审视,冷冰冰道:“你不必恶意揣测,我亲自帮她一起将亲人给掩埋,她不会因为欺骗我,特地将家人给杀了。”

商枝深深看了李明礼一眼,“只身在外,该有的防备心不可丢。”

“不必你提醒。”李明礼远远地对商枝说道,转身去酒楼。

商枝望着李明礼远去的身影,总觉得李明礼透着怪异,她与薛慎之成亲时,李明礼还备礼参加婚宴,当时与文曲星等人说几句玩笑话,不过短短几个月不见,他对她态度冷淡,还有隐晦的敌意。

他站在女子的身侧,女子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话,他冰冷的脸上隐约有一丝笑意。

“沈秋,查李明礼身边的那个女人。”商枝心里浮现一个猜测,顾莺莺,可能吗?

行为举止,完全不一样。

只是体态相似。

“是。”沈秋记下。

商枝到秦府的时候,蒋氏领着她将亲戚认一个脸熟后,去福寿居。

秦老夫人躺在床榻上,满头霜白,双眼深陷,清醒的时候并不多。

秦景骁即将要迎娶魏宁姿,秦老夫人了却一桩心事,心情很好,这几日显得人也精神许多。

此刻,文老夫人带着林氏坐在床边,看着秦老夫人这般模样,文老夫人挤出几滴眼泪,“大姐,你病这般严重,怎得不去信告诉妹妹?如今文家阖府不在了,妹妹想留在京城照应你,也无人反对,你能让景凌帮忙,将文伯府的宅子还给我们?”

秦老夫人看着文老夫人灰白的头发,红着眼眶,为她伤心难过。这一把年纪,父母都不在了,也就剩下同父异母的庶妹,王家是堂兄在掌权,到这一辈,也早已疏淡,只有文老夫人时常回京在秦家小住。

她的心思是想将孙女嫁给苏秦两家的人,借助秦家的关系,让她回到京城。

如今文伯府不复存在,无人压制她,想要回京,无人辖制她,竟腆着脸要文伯府,言外之意,是想要爵位。

“大姐,现在只剩下我们姐妹两,堂兄一家也过得很不错,只有我困在小小的镇子上。文伯爷犯错,他手处置,我们同样是文家的人,他们一家死了,这爵位我们为何就继承不得?”文老夫人心痛死了,不能继承爵位。如今看着秦老夫人脑子不太清醒,就劝说她答应帮忙。

秦老夫人不如文老夫人想的那般老糊涂,打个亲情牌,就被煽动了。“文伯爷犯事,在定夺的时候,已经褫夺爵位。你想要爵位,不该求我帮忙,而是教育你的子孙挣爵位,这比求任何人都要稳妥。”

文老夫人不以为然道:“大姐,爵位收回,还能恢复爵位。只要你肯帮忙,这只是一桩小事而已。我的子孙不争气,景凌、景骁出息,你是我的大姐,力所能及的事,难道不应该帮助我吗?文家如果有秦家的地位,我也会出手相助。”

秦老夫人闭了闭眼,精力不济,“这件事,我帮不了。可以给你在京城安置一栋宅子。”

文老夫人心中并不满意,有爵位之后,宅子自然也有了。

“你这是不愿意帮忙?大姐,你可别怪我不顾念姐妹的感情,当初商枝在杏花村医死人,和别人搞破鞋的事情,我在京城宣扬出去,我看她怎么有脸混下去。”

秦老夫人呼吸急促,怒瞪着文老夫人。

文老夫人叹息道:“大姐,你别激动,答应我的条件,这件事就烂在我肚子里,我保管守口如瓶。薛慎之对商枝言听计从,小两口感情好,如果抵不住流言蜚语,薛慎之将商枝休了,多可惜?”

“滚,滚出去!”秦老夫人喘着粗气,脸上憋涨得通红。

文老夫人拉着被子,盖在秦老夫人的口鼻,看着她因为呼吸困难,而痛苦的神色,缓缓往下拉,盖在她的下颔,“大姐,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你不用等了,你大可在外宣扬,看谁会相信你的话。”商枝大步进来,神色冷酷,“沈秋,将这老不修的丢出去。”

“你敢!”文老夫人面红耳赤。

沈秋攥着她的手臂,将她丢出门外。

商枝连忙给秦老夫人扎针施救,待她缓过劲来,“外祖母,王氏与您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我的根底慎之早已清楚,我身正影直,不惧流言蜚语。”

秦老夫人枯瘦的手紧紧握着商枝的手,“枝枝,让你受委屈了。”

“外祖母,我不委屈。”

这一世是她捡来的,她心中十分感恩。

让她体会到亲情、友情,得一个良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秦老夫人叹息,心中充满遗憾,“我努力地活着,活得长久一些,看看你生的孩子,他一定和你小时候很相像。”

商枝鼻尖一酸,握紧秦老夫人的手,“好,外祖母,您答应我了,要给我带孩子呢。我那么忙,没有时间管他。你将舅舅、表哥们教的那般好,一定能够把他教成一个有担当,顶天立地的人。如果是一个女儿,可不能养得太骄纵,要像您一般明事理,有决断。”

秦老夫人脸上露出笑容,满足地睡了过去。

绿衣对商枝道:“这段时间,老夫人醒着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吃喝得下几口羊乳,一些米糊,别的再也吃不得。”

商枝心情沉重。

“表小姐,您给老夫人做一顿饭,她每日都念着呢。”绿衣看向床榻上安睡的秦老夫人,每日见到商枝之后,心情能够好上几天。

“好。”商枝去厨房给秦老夫人做饭。

秦老将军守在秦老夫人的床边,望着她脸上被岁月刻下的痕迹,头发苍苍,这一辈子已经将到头了。

布满厚茧的手掌,抚摸着她的面容,犹记得新婚夜时,他临危受命赶赴边关,她扯下盖头说:“你只管放心去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放心将这个家交给我,我会替你守好。”

她兑现承诺,坚守四五十年。

秦老夫人闭着眼睛,声音苍老的说道:“老秦,我这几日做梦,梦见黑白无常在叫我呢。我告诉他们,再宽限我一些时日,我还想看着景骁成婚,枝枝生子,这个家平平稳稳。”

她睁开眼睛,看着老伴沉重的神色,微微笑道:“是我不知满足,太贪心了。这满京城,难有像我这般幸福的女人。子孙都出息,老伴今生只有我一个人,多少人羡慕啊。”

秦老将军红了眼眶。

“这个家我只能替你守到这儿了,还得靠你撑着。”秦老夫人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他们都是好孩子。日中则昃,月满则亏,若到必要,便让景凌急流勇退。权势富贵,也不及阖家平安的好。”

“好,都听你的。”秦老将军低哑的说道:“你快点好起来,我答应你,带你去看日出,观海潮,还未带你去过。”

“五十年了,你还记着啊。”秦老夫人望着他眼底的泪花与悔恨,“过几日,等儿媳三朝回门之后,你带我去看一看。”

秦老将军握着她的手抵在唇边,“好。”

商枝端着托盘,站在门口,将二老的话听在耳中,秦老将军年少征战沙场,镇守边疆,并无多少时间儿女情长。等他退下来,秦景凌顶上去的时候,早已过了年纪。如今年华垂暮,恍然回首,便发觉错过太多。

商枝摸一把脸,方才发现泪水满面。

她将托盘交给绿衣,并没有进去打扰秦老将军与秦老夫人。

走出秦家,看着站在门口文老夫人,她脸色刷的冷沉下来,“怎么,等着我撵你?”

“商枝,我是你的姨外祖母,你让一个下贱胚子将我扔出秦府,这是一个晚辈该做的事情?你不孝不悌,不敬长辈,传出去你就等着被戳脊梁骨!”沈秋一点不含糊,提着她从正厅丢出秦府,数十双眼睛看着,文老夫人脸面丢尽。

“我又没有拦着你,你去宣扬啊,我在这等着。”商枝并未将文老夫人放进眼底,她也就是虚张声势罢了!

文老夫人气得胸口闷痛,眼睛死死盯着商枝的背影,脸色铁青道:“你给我等着!”

第二日一早,商枝便乘坐马车去秦府。

秦府张灯结彩,喜庆洋洋。

商枝直接去福寿居,秦老夫人也是早早的起身,她坐在轮椅里,坐在铜镜前,膝上摆着一匣子的首饰,她在挑挑拣拣,找不到合心意的。

见到商枝走来,她招了招手,“枝枝,你看看,我今儿戴哪支簪?”

“这个。”商枝将手里鲜艳的山茶花递到秦老夫人面前。

“好,就戴这个。”秦老夫人让商枝给她别在发髻里。

商枝摘下山茶花一头雪白的发丝中,阳光漫漫洒在她的身上,头上那鲜红的茶花映照得气色红润,十分精神。

“枝枝,昨日你走了,都没有与外祖母道别。你外祖父说明日等喝了儿媳妇茶,就带着我去白云山看日出日落。你一个人在府中,要与我们一起去吗?”秦老夫人兴致勃勃,对这一场出行,极为期待。“你在清河县陪郡王妃和你娘亲四处游逛,我们还未一起出行呢。”

商枝放心不下秦老夫人的身体,她对自己的身体十分清楚,这个时候最适合在府中静养,而她却答应秦老将军,可能是大限将至。

“好啊。”商枝憋回去眼中的酸涩,“我还没有见过日出呢。”

“今夜就别回去了,让沈秋回去给你收拾换洗的衣裳。”外面传来闹哄哄的声音,秦老夫人催促商枝去前厅,她神色喜悦,“你去看新娘子接回来了没有。”

秦老夫人十分讲究,家中是大喜事,她是有病在身的人,便不去喜堂观礼,会对新人不利。

商枝含笑道:“好,待会回来告诉您。”

商枝来到喜堂,秦景骁一身红色喜服,高大挺拔,冷硬的五官被这浓烈的红,渲染出几分温柔。

秦景骁牵着魏宁姿走进喜堂,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秦老将军端正笔直的坐在主位上,目光慈祥的接受一对新人的磕拜。望向身侧空着的位置,脸上的笑意染上几分伤愁。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秦景骁牵着魏宁姿的手,两个人都是一颤,迈过门槛,往后院新房而去。

就在这时,传来绿衣哀痛的哭声,冲进来说,“老爷,老夫人去了。”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