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无法平静!

小说: 特种全能兵王 作者: 我吃水饺 更新时间:2019-11-06 01:23:46 字数:2683 阅读进度:440/607

方逸他们三人坐上了前往蓉城的飞机,只需要一个将近两个小时就能抵达。

孤儿院。

吴东拿着一把扫帚和一个撮箕在清理卫生。

不是他想干,而是有人逼迫他这么做的。

他要是敢不做,等到那人回来,饶不了他!

其实吴东想过,那人都走了,自己还怕个什么鸟劲?

但是,那人告诉他,如果她不在了,会让陆青明到这里来游走。

一个小混子,遇上一个帮会的大混子,孰强孰弱,已经不用多说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人走了,总比没走强,至少算是解放了一点点。

“那儿,那儿,还有那儿,都没扫干净,重扫。”梅浅浅对着院子里指指点点。

吴东一下恼了,“梅浅浅,你他妈……”

“嗯?”

“扫,我扫还不行么。”

“这就对了嘛。”梅浅浅双臂交叉的环抱在胸前,说道:“等扫完之后,跟我发传单去。”

“不去!”

“你不爽?”

“我总得有点私人时间吧?”

“也行,我给他打个电话。”梅浅浅摸出手机。

吴东飞一般的跑过来,连忙阻止。

梅浅浅戏谑的笑道:“还想要私人时间吗?”

吴东连连摇头,“不要了不要了,以后我就是孤儿院里的一头牛,一头马,不,一块砖,只要你们需要,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梅浅浅:“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吧?”

吴东心里那叫一个苦,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梅浅浅忽然没了再跟吴东斗嘴的兴致,走出了孤儿院,来到外面,准备散散心,这个时候却见有一辆很豪华的小轿车往这边开了过来。

车子停下,里面有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出来,不论是身上穿的衣服,还是精致的打扮,让梅浅浅见了都是自行惭秽。

“小姑娘,过来。”那位性感妇人朝梅浅浅招了下手。

梅浅浅有些犹疑的走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

“梅浅浅。”

“嗯,是他说的那个姑娘了。”

“他是……”

“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

应该就是他了。

梅浅浅心里这样想着,妇人叫她带路,进孤儿院里参观一下,梅浅浅没有拒绝,给妇人带路,两人进到了孤儿院里一番闲逛。

几乎是一整圈逛了下来,妇人终于开口,“以后,你们的孤儿院就归罗氏集团管理了,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梅浅浅一时间有些恍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惊愕的看着这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而妇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没听清楚么,那我再说一下,以后,你,还有孤儿院里那些所有的孩子,衣食住行,都由我罗氏集团包了,这次听

明白了么?”

梅浅浅怔了好一会儿,有些怯懦的问:“这也是他的意思?”

“是的。”

梅浅浅的神色恍然,心里复杂。

好久之后,梅浅浅才收拾好心情,她的手掌暗暗地握成了拳头。

“姐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曹淑柔。”

“柔姐姐。”

“嘴儿可真甜。”

……

两个小时后,方逸一行三人从机场里面走了出来,石冰兰是个工作狂,而且非常尽责,带着林逻搭上一辆出租车就去警局了,留下方逸孤零零一个人。

但好在方逸也习惯了这种孤独,他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当方逸回到家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影,风淑萍并不在家。

不过,方逸有一个发现,那就是屋子里多了很多东西,有几个很大的纸盒箱子,方逸走过去打开一个纸箱子看了看,里面全是衣服。

这只是一个纸箱子,类似于这样的纸箱子还有好几个,想必里面的都是衣服。

这些衣服都是全新的。

咚咚咚!

忽然有敲门声响了起来,很重,还有人用脚踹在门上。

方逸皱了皱眉,一把拉开门,就见门外站着一伙人,凶神恶煞的,而方逸没有见过他们。

不止是方逸没见过他们,他们也没见过方逸,看到开门的是方逸,他们也是明显一愣,但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就恶狠狠的说道:“风淑萍那个婊子在哪儿,让她滚出来!”

方逸看着中年男子,一句话,一个字没说,甚至连动动嘴巴的意思也没有,就是那样的看着他们。

而这个样子的方逸自然让他们感到了不爽,因为这像是在对他们挑衅。

“小子,你哑巴了啊,老子问你话呢。”中年男子伸出手指一边戳方逸的肩膀一边说道。

但在下一刻,方逸立刻就让他发出了惨叫声。

中年男子的食指一下被方逸抓住,稍微用力一扭,中年男子的惨叫声便如杀猪一般。

后面的几个男子一见,脸色一变,立时就冲过来。

混战一下就开始了。

但这场混战又很快的结束了。

过道里,几个人全部躺在地上,一个个哀嚎不已,方逸点起了一根香烟。

片刻后,方逸在那个中年男子面前蹲了下来,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

“我问,你答。”方逸说道。

中年男子很想说,我要是不答,你能拿我怎么样?但最终还是识趣的把这话给咽了回去。

“你们是谁?”

“我们……我们是大刀帮的。”

“没听过。”

“大刀帮可是蓉城四大地下帮会之一,你竟然没听过,简直是孤陋寡闻。”中年男子嘲弄道。

啪!

一个巴掌甩在了中年男子的脸上,把他给打懵了,也很疼。

“下一个问题,你们找风淑萍做什么?”方逸面无表情道。

“那婊子……不是,那女人,她……她借钱不还,我们是来找她要债的!”

“要债?”

“对,白纸黑字,我们有欠条!”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的底气足了一点。

但是方逸又给了他一巴掌。

纯粹是兴致而为。

打就打了。

“欠你们多少?”

“二……二十万!”

“一共的?”

“还……还没算利息。”

“算上利息呢?”

“四十万。”

“你们这有够心黑的啊。”

“……”

中年男子心中腹诽,要是心不黑,那还叫高利贷么?

手底下养猪那么多人,可是要拿钱来养的,就是他自己,吃的也是那里面的钱,不行黑还怎么搞?

“大……大哥,有什么话都好说,我就是个跑腿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再说了,又不是我借的钱,是她自己借的钱,我们也没逼她不是。”

“然后呢?”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相信你也是讲道理的人,是吧?”

“嗯,我的确很讲道理。”

中年男子心里一喜,立即就想着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方逸又甩给了他一巴掌。

“留个地址,到时候我会亲自把钱送过去。”方逸道。

“这……”

“滚!”

“是是是,我们立马就滚!”

中年男子不敢再说,连忙带着几个手下跑掉,虽然姿势很狼狈,但能少挨点打,那也算是极好的了。

一行人飞一般的跑了出去,这里清净了下来。但是,方逸的心里却没法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