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小变故!

小说: 特种全能兵王 作者: 我吃水饺 更新时间:2019-11-08 05:11:26 字数:2948 阅读进度:441/444

风淑萍是晚上才回来的,肩上背着一个大包,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总之风淑萍有些费劲。

而在风淑萍把那一大包东西费劲的背到屋里,打开灯,猛然惊了下。

“吓死我了,小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开灯,怪吓人的。”风淑萍说道。

方逸笑了笑,“我在想些事情……萍姐你背的是什么,那么一大包的。”

风淑萍忙道:“没什么。”

方逸道:“我想看看。”说着,方逸就起身走了过去,不容分说,从风淑萍身上把那一大包东西拿了下来,放在地上打开,里面是一件件折叠好的衣服,都不是什么名牌,从衣服质感上看都看得

出来。

这些衣服很新,显然是没穿过的,就跟夜市路边卖的那些地摊货一样。

“小逸,这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我收起来给你做饭吧,对了,你吃了没……”风淑萍说着就要把东西收起来。

方逸没有阻拦,任由风淑萍把东西收起来。

“饭菜我做好了。”方逸道。

“那辛苦你了,刚回来,又要做饭菜。”风淑萍道。

一边说着,风淑萍一边收拾着东西,忽然间,她的玉臂被方逸抓住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让得风淑萍错愕怔住,脸颊上渐有红霞浮现,心跳加快。

“萍姐。”

“……嗯。”

“你信得过我吗?”

风淑萍不由得哑然失笑,“当然信得过啊,这世界上,恐怕就只有你能让我信任了。”

“这样么。”

风淑萍故作镇定,说道:“小逸,你到底怎么了?从我一进屋就发现你不对劲了,这次去外地,该不会是遇到了对上眼的女孩,把你的魂给勾走了吧。”

方逸道:“很少有人能把我的魂给勾走,但是,萍姐你算一个,而且还是第一个。”

风淑萍这下再也没法镇定了,整个人愣愣的怔住。

好一会儿之后,风淑萍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子般,脸色慌乱。

“你乱说什么啊,什么第一个的,小逸,我警告你啊,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我想多了?”

“对,你就是想多了,你还年轻,有很多的好姑娘呢,我算什么,人老珠黄的,当你姐姐就好,要是你嫌弃我了,我自个儿会消失的,我……”

话没说完,风淑萍却是猛地又一怔。

因为,抓住风淑萍玉臂的那只手,这时抓住了她的玉手。

男人抓住女人的手。

女人在这一刻身子僵硬,好似木头般。

下一刻,女人再次慌乱,想要挣脱,可是怎么都挣不开。

“小逸!”

“我不想松开,不管萍姐你如何挣扎都没用。”

“你这是干什么!”

“你勾走了我的魂。”

“所以呢?”

“所以就是这样了。”

“……”

气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风淑萍不知所措。

不过,在好一会儿之后,方逸松开了她的手。

这让风淑萍的心里松了口气。

“吃饭。”

方逸这般说着,然后进了厨房,将还温热着的饭菜从厨房里端出来。

这个时候的方逸,温和闲适,没有往日在战场上的那种残酷冷厉,有的只是一个居家男人该有的样子。

至于先前那些来收高利贷的,让方逸略微翻涌起来的心潮在这个时候平静了下去。

因为,

方逸相信风淑萍,

这就足够了!

正如方逸还未成年的那个时候,风淑萍对他好,一直照顾着他,从来都没有怨言。

所以,自己也无需有任何的怨言。

可能人会变,

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

一片高档的别墅群小区里。

一栋别墅楼。

沈雅舒一改往日那雷厉风行的模样,很是破天荒的在客厅的沙发里坐着,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就搁在茶几上,光着脚,一副闲逸自在的样子。

如果换作别的女人这样,大概率是女宅。

可是沈雅舒却不一样了,此时的她看起来闲逸自在,但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慵懒气质,再配上她那完美无瑕的侧脸,若是能捕捉下来,那将是最美的电影镜头。

而且,不仅如此,沈雅舒的手里还拿着一包薯片,不时的夹起一片放到嘴里,勾人心魄,简直是不能移开眼睛。

小五爷很躁动。

并且还有一种冲过去扒光她衣服的冲动,然后狠狠发泄。

可那女人真的是太高傲了,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显然是极有自信。

但小五爷思来想去,却不知道这个冰山般的女人到底底气何在。

是认为自己不敢吗?

天底下可没他小五爷不敢的事儿。

但是,偏偏就是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让小五爷没有乱来。

王琳端着果盘走过。

小五爷伸腿拦住了她的去路,就跟调戏黄花闺女似的。

“她是不是疯了?”

“有吗?”

“明天就是招标了。”

“小姐心里有数。”

王琳说完,径直向着沈雅舒走了过去。

她松了口气,果然跟小姐说的一样,在小五爷的面前,只要硬气一点,他就懒得找人麻烦。

“有数?”

小五爷坐不住了,大步走过去,然后一屁股在沈雅舒的身旁坐下。

“沈雅舒,明天就是招标了。”

“我心里有数。”沈雅舒盯着电视。

“……”

小五爷提醒道:“我在你这儿投了一大笔钱,不是小数目。”

“我知道。”

“你知道还这样?”

“五爷在我这里投下的那笔钱数目是你的十倍。”

“咋地,你想说我穷抠门没钱啊?”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小五爷嘴角抽抽。

“詹氏集团,宋家,白家,李家,林家,甚至还有你们沈家,都参与到这里面来了,妈的,本来可以没这么多事儿的,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能拉仇恨呢。”

“除了我,还有个人,他比我更能拉仇恨。”

“对对对,就你那个贴身保镖,能把一位巨富给搞死,现在还逍遥法外,果然够流弊!”说着说着,小五爷凑上去,压低声音,“问你个事儿。”

“说!”

“你那贴身保镖到底啥时候回来,能不能给个准信。”

“你很崇拜他?”

“崇拜?”小五爷脸色立变,呸了一口,“我赔,我茅不庸向来不崇拜谁,你那个保镖有什么值得我崇拜的?”

“解释就是掩饰。”沈雅舒又道。

“呃……”小五爷忽的一指挂壁的液晶电视,“亲嘴儿啦。”

“看来事实的确如此。”沈雅舒的语气笃定。

小五爷不服,很不想承认,但就在这时,茶几上的沈雅舒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沈雅舒接听了电话,过了会儿,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如雪冰霜。

放下手机后,小五爷凑上去问道:“不会出什么变故了吧?”

“小变故。”

“小变故?”

“那些我找到的合作人都叛变了,全部跑到詹氏集团去了。”

“哦,这就是小变故?”

“是的,小变故。”

“我%&¥……”

就在此时,沈雅舒站起身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楼上走去。

小五爷:“你上哪儿去?”

“睡觉。”

“你现在还有心情睡觉?”

“不然呢?”

“去处理那些背信弃义的家伙啊。”

“杀了他们?”

“好啊!”

“我一个女人去把他们杀光?”小五爷很想说你不去我去啊,但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杀个把个的人可以,但是要一次性杀那么多,就算是他们顶天会来,那也是不小的工程量了,而且还会让

会里损耗巨大。

最后小五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雅舒上楼去睡觉。

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这次因为想捞一笔而投入进去的资金会血本无归。

这么一想,好肉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