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守静堂前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2-10 16:38:36 字数:3370 阅读进度:89/467

张小凡的血液,让得三件神兵凶器被粘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共鸣。

当这种共鸣达成之后,三者之间相互连通,达到了一种暂时的平衡。

在这种平衡之下,等级高出几筹的嗜血珠,其材质灵能不断向着等级稍低一些的天琊和黑色短棒涌去,显然是要将三者之间达到统一等级。

唯有统一等级的神兵,熔炼之后才能如指臂使,不会因为不均衡而有桎梏。

三件神兵凶器灵性相同,灵能均衡转化,而这一切转化的媒介,都需要张小凡的鲜血为引。

所以,即便神兵凶器没有伤害张小凡之心,但本能之下,还是不断的抽取张小凡的血液来完成这种进化。

随着鲜血被抽取的越来越多,张小凡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他已经开始精神恍惚,即将陷入昏迷。

而此时,那嗜血珠与摄魂棒已经结合在了一起,嗜血珠连接在了摄魂棒的一段,两者不分彼此,浑然一体。

而随着张小凡鲜血的涌入,那陆雪琪的天琊剑,也在不断的挣扎,随时可能被融合在一起的嗜血珠和摄魂棒吞噬,成为两者进化的养料。

只是,神兵有灵,本就是陆雪琪的法器,自然不甘心这样被吞噬,成为张小凡血炼器物的一部分。

然而,即便它如何不愿,在鲜血为媒的作用下,天琊的挣扎也是越来越弱,已经达到了被吞噬的边缘。

就在此时,张小凡精神猛地恢复了一阵清明,看到天琊即将被吞噬,知道这是陆师姐的神兵,他心里本能的一阵抗拒。

“不要!”

这是他心里最后一个想法,下一刻,因为失血过多,伤了元气,张小凡整个人倒地不起,昏迷了过去。

他不知道三件神兵是以自己的血为媒介才产生了这种共鸣,更不知道自己可以控制这种融合。

因此,即便昏迷之前在心底喊出了那一声“不要”,但本能上,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阻止。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昏迷的下一刻,感应到他最后的意念,融合后的嗜血珠与摄魂棒停止了对天琊剑的吞噬,让得天琊得以在最后关头脱离出去。

而且,虽然被吞噬了一部分本源,但之前嗜血珠自损,使得三者之间达到了一种平衡,使得天琊剑本身就提高了一个等级。

此刻损失部分本源之后,天琊较之之前在陆雪琪手中时,竟然也有了不少的提升。

而吞噬了部分天琊本源之后,张小凡的嗜血珠与摄魂棒融合在一起后的形成的新兵器,竟然也再次出现了一些变化。

此时的噬魂棒,不像原著中那般是一根乌漆墨黑的烧火棍形状。

融合后的噬魂,整体呈蓝晶色,上附着紫金花纹,神秘高贵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不凡。

而在噬魂棒的顶端,那嗜血珠,也不再是先前的血红色,反而变作了莹白如羊脂白玉般的一颗白珠。

白珠与蓝棒相得益彰,令整个噬魂棒变得如同一根高贵尊贵,象征着至高权利的权杖。

可以说,拿着这东西做兵器,张小凡再不用因为使用一根烧火棍做兵器而感到自卑。

反而,这兵器在他手中,无形之中就会衬托的他的气质更加尊贵,让人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轻视。

对于这些变化,张小凡丝毫不得而知。

此时的他,早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

甚至失血过多之下,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较之原著中的情况,更为严重。

实际上,这也是正常情况,毕竟嗜血珠的等级提升,融合所需要的消耗自然也更大。

如果不是这一年来嗜血珠中潜藏的情圣系统暗中引导张小凡提升体质的话,光是这一次融合所吸取的鲜血,就能够让张小凡立刻死亡。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早在一年前,嗜血珠就开始帮助他提升体质,甚至间接带动了他的修行速度,让得他比原著中的进境要快上几分。

在张小凡昏迷,噬魂融合完成之后,逃脱被吞噬命运的天琊剑自行飞回,落到了陆雪琪的手中。

在天琊回到陆雪琪手中之后,一股带着张小凡精血之力的灵能从天琊剑中涌出,进入陆雪琪体内帮助她恢复身体。

待得灵能耗尽,不多时,陆雪琪眼皮一阵抖动,姗姗醒了过来。

而待她醒来之时,那同样完成融合模样大变的噬魂棒也早已飞回了张小凡的身边,自行插到了他腰带间。

醒来的陆雪琪,自然看到了张小凡倒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不知怎的,这次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张小凡后,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难明的熟悉感。

那种感觉,来的很突然,来的没有丝毫的道理,就仿佛,两人之间就应该非常亲密。

“应该是他冒死救得我吧?”看着昏倒在地的张小凡,陆雪琪记起先前自己晕倒在了那水潭边上。

此刻既然自己醒来后是睡在大树边上的,此处又没有别人,那么,自然就是这个叫做张小凡的男孩,从那处险地貌似将自己救回来的了!

亲身经历,她自然知道那处有多么的危险,这张小凡能够自己逃出来就已经是万幸,竟然在那种关头还能不丢下自己,把自己一起救出来。

还真是傻得有些可爱呢!

看着昏迷中的张小凡,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少女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了一丝红润。

这抹红润转瞬即逝,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着晕倒在地的张小凡,陆雪琪咬了咬牙,走到他身边,弯腰把他抱起,招出天琊剑,把张小凡抱在怀里,陆雪琪就准备带着他离去。

只是,还没等飞起,她又看到了那先前躺在自己身边,此刻一双大眼睛睁着,正有气无力的看着自己的灰毛猴子。

这猴子,也是他救出的吧?

明明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舍命去救一只猴子呢?

难道是,因为我,想要这只灵兽?

不知道怎的,少女的脑海中竟然出现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想到这里,她心下一惊,赶忙摇头驱散这个念头。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抱在怀里的少年,见少年没有醒来,除了那只不会说话的猴子以外,没有人发现自己的窘态,少女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看了眼猴子眼中的可怜神色,少女一挥手,将那只灰毛猴子同样摄到近前,放在了飞剑的后面。

驾驭着飞剑,少女一路飞离了悬崖,向着山上的大竹峰而去。

不知怎的,她感觉,今天的天琊,指挥起来,似乎更加得心应手了呢。

就仿佛,有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

身后,躺在冰冷的飞剑上,看着被少女紧紧抱在怀里的少年,灰毛猴子一直无力的翻着白眼。

它翻白眼到不是因为快死了,而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同样都是伤员,同样都是病号,凭什么那小子能被抱在怀里,机灵可爱如本猴,却只能躺在冰冷的飞剑上任寒风吹拂?

还有没有人权啊,不,还有没有猴权了啊!

小动物保护协会,本猴要投诉,有人虐待猴子啊!

对于猴子的不满,少女没有丝毫的在意,她把少年抱在怀里,是因为,少年现在的身体状态很差呀。

放在冰冷的飞剑上,万一伤势加重了,可怎么办?

这少年,可是救过自己的性命呢啊!

嗯,就是这样!

心里暗暗的想着,少女突然发现,大竹峰,已经到了!

好快!

心里暗叹一声,少女驾驭飞剑降落在“守静堂”前。

虽然甚少离开小竹峰,但作为水月大师的高徒,陆雪琪自然知道田不易和苏茹夫妻都住在这守静堂的后堂中。

如今张小凡为了救自己昏迷不醒,自己无能为力,只能把人送回来由他师父师娘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

降落到地面,看着眼前的“守静堂”,陆雪琪刚准备开口叫人,却见从守静堂中走出三个人来。

仔细不看,这三人中,一个矮胖的中年,一个美艳的妇人,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正是田不易一家三口。

原来,早在陆雪琪驾驭飞剑到达大竹峰上空的时候田不易夫妻就已经心生感应,知道有人御物而来,所以一起出来看看是什么人来访。

刚一出门,看到站在堂前的陆雪琪,田不易就是面色一冷。

他跟水月大师不对付,对水月的这个天才弟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倒是苏茹看到站在堂前的陆雪琪之后,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只是,还没等两人开口说话,却听到身边跟着的田灵儿一声惊呼,“小凡!”

这田不易苏茹二人从一出现,关注点就在陆雪琪的身上,倒是田灵儿率先发现了被陆雪琪紧紧抱在怀中的张小凡。

看到张小凡面无血色的昏倒在陆雪琪的怀里,田灵儿面色一变就冲了过去。

“小凡,小凡你醒醒啊!他怎么了?”前半句是对昏迷中的张小凡的呼唤,后半句,自然是对陆雪琪的询问。

听到田灵儿的惊呼,田不易和苏茹二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被少女抱在怀里昏迷不醒的张小凡。

登时,田不易就面色大变。

他这人虽然平时表现的严苛,但众弟子都知道,他们的师父极为护短,且对每个弟子都关爱有加。

此刻见到张小凡脸色苍白的晕倒在陆雪琪怀里,熟知少女性子清冷的田不易误以为是少女伤了他这个老实的弟子,哪里还会有什么好脸色,

一步迈出,冲到陆雪琪面前,冷哼一声,田不易就把张小凡从少女怀里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