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神秘声音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2-10 20:38:29 字数:3200 阅读进度:90/467

相对于田不易的行为,苏茹就要心细很多。

虽然他这个师侄性格有些冷,但他知道,对方心地不坏,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伤人。

更何况是伤人之后,还把人给他们送回来。

再加上仔细观察下,她从少女略显冰冷的表情下,能够看出一丝丝隐藏在深处的关心,就更加确定不是这个师侄伤了她这个老实的弟子。

所以,在田不易蛮横的将张小凡从陆雪琪怀里夺过来之后,苏茹走上前嗔怒的瞪了丈夫一眼,然后走到陆雪琪身边询问事情的经过。

听到师叔的问话,陆雪琪将与张小凡之间的经历详细的说了一遍,只是那三件神兵凶器的交锋和融合,她因为当时昏迷不醒未曾看到,自然也就不得而知。

至于她自己的天琊剑感觉运用更加自如了,却被她当做了是一种错觉,也并没有说出来。

因此,在田不易夫妇听来,自己的弟子之所以会落得这样,就是因为深入了那个怪潭。

只是号脉之下,田不易却发现自己这弟子之所以会陷入昏迷,竟然是因为失血过多上了元气。

而检查之下,却没有在张小凡身上找到任何的伤口,这让他不禁一阵奇怪。

伤口,自然是找不到的了,在噬魂融合完成,回到张小凡身边之后,早已经暗中将张小凡身上的外伤修复了。

无奈之下,田不易夫妇只能将问题都推到那怪潭上,怀疑可能是那里藏了件吸人精血的魔物,并打定主意前去探查一番。

检查得出结论,张小凡只是失血过多,也让田不易和苏茹松了一口气。

看着张小凡那副惨白的面孔,他们还真怕这个弟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真要那样,整个大竹峰以后再也吃不上可口的饭菜不说,这样一个老实可怜的弟子就此丧命,他们也会心里难受。

如今,知道他只是失血过多,自然难不到田不易。

几颗大黄丹下肚,张小凡的血色当时就好了起来。

见到张小凡无事,大竹峰众人都松了口气,而一直默默看着的陆雪琪,在见到张小凡气色好转之后,心下也是放心了不少。

看着徒弟气色有所好转,再看看站在一边有些关切的陆雪琪,田不易的心里一时间竟然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为自己的徒弟竟然为了救水月的弟子而伤成这样感到气愤,另一方面,他又为自己的徒弟能救水月的天才弟子而沾沾自喜。

很奇怪的感觉,但在田不易身上出现,却丝毫不显突兀。

仿佛,他本身,就该是这样一般。

在见到张小凡无事后,陆雪琪最后看了一眼那被宋大仁抱着向房间走去的身影,收回目光后,少女同样向苏茹田不易告辞离去。

值得一提的是,她以为是自己的机缘的灰毛猴子,竟然在张小凡被抱走的时候死活跟着一起离开了,丝毫没有跟她离去的意思。

见此,她也只能作罢。

甚至她心里不禁暗暗的想到,也许,自己的机缘,并不是这只猴子,而是

暗暗摇头挥散了心里的想法,陆雪琪拒绝了苏茹的挽留,踩上飞剑告辞离去。

空中,她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目光所及,是在张小凡窗前的那只灰毛猴子,以及它的主人。

留下也好,抽空,我会来看你的!

心里默念,少女没再犹豫,脚下飞剑加速,向着小竹峰方向飞去。

只是,不知道她心中的那个“你”,到底是那只猴子,还是猴子的主人?

当陆雪琪告辞离去后,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张小凡的住处,田不易严肃的脸上,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仿佛,自己的徒弟能够救了水月的弟子,是一件让他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看着丈夫绷不住脸露出的笑意,苏茹没好气的瞪了丈夫一眼,像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同门师姐妹,都是自己的亲人,有必要这么针锋相对吗?

只是,他又哪里了解,田不易见到自己这个一直笨的可怜的徒弟竟然不是一无是处之后,心里那种掩藏不住的高兴感觉。

这,真的是个合格的师父啊!

透过玄光镜看到这一幕的牧风,心里暗暗的想到,甚至连自己的弟子叫着别人的师父,都不觉的介意了。

当然,这个弟子,还只是他认为的,至于人家拜不拜师,还不一定呢!

田不易嘴角挂着洋溢的笑容向着守静堂后堂走去,身后跟着哭笑不得的苏茹。

至于田灵儿,早已经跟着其她师兄们跑去照顾她的小师弟去了。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他们以为昏迷不醒的小师弟,此时意识真陷入一处奇怪的空间,无法离开。

“这是哪?有人吗?”

在一处没有时间,没有物质,不分东南西北的混沌空间中,张小凡的意思搜寻了很久,却没有找到一个生灵的气息。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感觉自己都快被憋疯了,终于忍不住抬起头对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上方还是下方,亦或者前后左右方的位置大叫了起来。

其实,他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找一些心理安慰,在叫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呼喊不可能得到回复。

因为,这本就是一出死寂的空间,又哪里会有其他人的存在。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正准备继续寻找逃出去的方法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很不正经的声音。

“小子,你叫什么叫,吵得我都睡不着觉了!”

这声音来的突兀,甚至张小凡都没发现声音来此何处。

没有丝毫准备的张小凡,下意识的以为撞到了鬼,他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也是意识形态,即便真遇到了鬼,也没什么好怕的!

“你你是谁,你你想把我怎么样?”

稍微稳定了下心神之后,张小凡再次叫到。

“嘿,你这小子真有意思,明明是你大喊大叫把我吵醒,还来问我想把你怎样?你不经过允许擅自闯进我家,我还要问问你想干哪样呢!”

那声音颇为轻佻,即便是问罪,都给张小凡一种极不正经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被那个声音问的哑口无言,张小凡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这就对了嘛,你跑到我家来,还对着我气势汹汹的,你这属于私闯民宅,这么嚣张,我是可以报警抓你的!”

见张小凡声音低了几个维度,那个声音满是得意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报警是什么东西,但私闯民宅张小凡还是能够理解的,这种行为,报道官府是要坐牢的。

所以,听到这个声音的话,张小凡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理亏,一下子脑袋都差点埋到胸口里。

“小子,我问你。你跑到我家到底想要干什么?”声音再次响起,话语里满是责问,连那种轻佻之感都减弱了几分。

听到这话,张小凡心里一震,有种下意识的感觉告诉他,如果他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对方真会报官抓他一样。

只是,他哪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能够知道的话,他早就离开了。

“我我不知道!“憋了半天,张小凡只说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嘿!不知道?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为什么闯入我家?你是看我像傻子,觉得我好欺负吗?”那道声音听到这个答案之后,登时间火冒三丈,一股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般。

“我我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甚至连这里是哪里,我都不知道!”

张小凡的脑袋埋得更低了,有种羞愧的情绪在他心里升起。

“好!好!我暂且就信你不知道为什么回来我家里,但是,你私自闯入我家,总要付出些代价吧!”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像是不再纠结张小凡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你想要什么?我只是青云门大竹峰一个最没用的弟子,我不知道能补偿给你什么!”

张小凡的语气越来越低,像是有些无地自容。

然而,他却没想到,那个声音,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却变得兴奋起来。

“什么?青云门,大竹峰?诛仙,这里是诛仙的世界?你叫什么名字,快告诉我,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生意中带着迫不及待,像是张小凡的名字对他很重要一般。

对此,张小凡很不理解,自己的名字?

自己只是大竹峰最没用的一个弟子,就算告诉你名字,你也不可能知道啊!

“唉”叹了口气,张小凡回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听师兄们说,我们青云门确实有把诛仙剑,乃是一千三百年前青云门不世奇才青叶祖师所炼。”

这些都不是什么隐秘,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张小凡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至于我的名字,我是大竹峰首座田不易坐下最小的一个弟子,也是大竹峰最没有的弟子,叫做张小凡!”

想到自己三年才修成太极玄清道第一重,想到师父怒其不争的目光,想到自己坠崖面临死亡时的无力,张小凡的脸上一阵黯然。

他,还真是大竹峰最没用的弟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