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荒天帝......死了?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9-05 05:14:14 字数:3367 阅读进度:272/467

夜已深,漆黑一片,景物不可见。但山中并不宁静,猛兽咆哮,震动山河,万木摇颤,乱叶簌簌坠落。

群山万壑间,洪荒猛兽横行,太古遗种出没,各种可怕的声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直欲裂开这天地。

山脉中,远远望去有一团柔和的光隐现,在这黑暗无尽的夜幕下与万山间犹如一点烛火在摇曳,随时会熄灭。

渐渐接近,可以看清那里有半截巨大的枯木,树干直径足有十几米,通体焦黑。除却半截主干外,它只剩下了一条柔弱的枝条,但却在散发着生机,枝叶晶莹如绿玉刻成,点点柔和的光扩散,将一个村子笼罩。

确切的说,这是一株雷击木,在很多年前曾经遭遇过通天的闪电,老柳树巨大的树冠与旺盛的生机被摧毁了。

如今地表上只剩下**米高的一段树桩,粗的惊人,而那仅有的一条柳枝如绿霞神链般,光晕弥漫,笼罩与守护住了整个村子,令这片栖居地朦朦胧胧,犹若一片仙乡,在这大荒中显得很神秘。

村中各户都是石屋,夜深人静,这里祥和而安谧,像是与外界的黑暗还有兽吼隔绝了。

“不!”

夜未尽,天地一片朦胧,突兀的,一声苍老的悲呼在这安静的如同与世隔绝般的石村中响起。

刷刷刷!

被呼声过后,黑暗静谧的石村之中,快速的亮起了火把,响动处,有人影绰绰。

那悲呼声,石村众人都很是熟悉,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听到的人都知道,声音的主人,正是石村的老村长。

“快!出事了!”

“村长的声音,一定是那孩子出事了!”

“唉,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经历了这样悲惨的遭遇。”

“但愿那孩子吉人天相,能够挺过来吧!”

举着火把的人群,不约而同的向着村头老村长的住处走去。

一边走着,几个村妇还满脸惋惜的低声私语着。

从他们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刚刚老村长的悲呼声,是因为一个孩子,一个有着可怜身世的孩子。

一个可能熬不过今晚的孩子!

几声交谈之后,是一阵叹息,随后,石村之中,又恢复了安静。

唯有阵阵脚步声与明亮的火把证明了有人在行动。

xxxxxxxxxxxxxxxxxxxxx

石村本就不大,即便是从村尾赶到村头,也用不了多少的时间。

不多时,离得近的人已经站在了老村长的门前。

“村长!那孩子没事吧?”

魁梧大汉石林虎,在门外犹豫了很久,措辞良久之后,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吱呀!”

没有回应,几息过后,村长的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了老村长苍老的面容。

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疲惫,浑浊的眼底,书写着忧虑,即便没有说话,即便没有回应,但这样的表情,已经染石林虎明白了一切。

那可怜的孩子多半,是挺不过去了。

“进来吧!”看着越聚越多的人,老村站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屋内。

随着老村长走进石屋,石屋中的场景也清晰的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石屋的门前,有一个小小的锅灶,锅灶没有生火,锅里也没有食物,但近来的人,在走过锅灶边上时,能够闻到阵阵残留奶香。

只第一幅画面,就让人明白,这个家里,养着一个孩子,一个没有母亲哺乳的孩子。

进了门,绕过门口的锅灶,室内的陈设,也映入了眼帘。

一张石桌,四个石凳,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石床,石床之上,铺着厚厚的几次铺盖。

这,是一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老人居住的房间。

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应该就是在石床厚厚的铺盖之上,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婴儿看上去不足一岁大小的样子,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婴儿的双眼是闭着的,像是在熟睡。

只是,从他口中不时发出的微不可闻的咿呀声可以知道,他并没有睡着。

本应是一个粉雕玉琢分外可爱迷人的婴儿,但给人的感觉,却充满了死气。

就仿佛,在下一秒,这个孩子随时可能死去。

婴儿的嘴唇殷红如血,与他惨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而在婴儿襁褓边上,放着一块手帕,白色的手帕,上面沾染着片片殷红。

血!

白色的手帕,满是血迹!

如此,婴儿那殷红的嘴角,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并不是他嘴唇的颜色与苍白的面色的反差,而是,他同样没有血色的嘴唇,已经被鲜血染得殷红。

从他那小小的口中,吐出的鲜血。

一个不足一岁的孩子,吐血

“这”

看到婴儿旁边被鲜血染红的手帕,石林虎面上露出一丝痛惜。

老村长面色有些麻木的转头看了石林虎一眼,没有说话,没有回应,一步一步,走到了婴儿床边。

“造孽啊,这么小的孩子啊”

身后,有村妇看着婴儿苍白的面孔,看着那被鲜血染红的手帕,忍不住恨恨的诅咒。

似乎,是感应到了有人的到来。

可能,是想跟这些关心自己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做最后的道别。

明明醒着,却闭着双眼,只能因痛苦而从嘴中发出低不可闻的咿呀呻吟声的婴儿,竟然在众人到来之后,睁开了双眼。

在婴儿睁开双眼的同时,众人也看到了他的眼睛。

纯真、无邪、充满灵性!

看到婴儿的目光之后,众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这样的词汇。

这是与他们初次见到这个孩子是,那双眼中只有懵懂的混沌截然不同的眼神。

这或许才是这孩子本应有的眼神。

只是,见到这孩子眼中的灵性,众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欢喜。

因为,他们知道,这多半是回光返照,是最后的灿烂。

这个孩子,在以他最好的状态,在向众人做着最后的道别。

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

“咿呀!”

格外清晰的叫声,传入众人的耳中,也响在了众人的心底。

听着这孩子自被送到石村以来第一次发出的清晰声音,众人的心头,不约而同的猛然一阵。

如同,有一柄重锤砸在了心口,痛、揪心的无法言说的心动。

这只是一个孩子啊,一个还不满一岁的孩子啊!

为什么,上天要让他受到这样的这么,为什么,上天对他如此的不公?

“咿呀呀”

看着坐到自己身边的老村长,在襁褓中的婴儿,对着老村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在他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绽放,让看到的众人,心底唯有痛惜。

“呀!”

看着老村长眼中的慈爱,痛惜,婴儿像是明白了对方是真心对自己好,竟然颤抖着对着老村长伸出了双手。

“好孩子!好孩子!”

看着婴儿这个动作,老村长同样颤抖着生出双手,将婴儿抱在了怀中。

紧紧紧紧的抱着,生怕稍一松手,这小小的生命,就会从自己的生命中溜走。

“咿呀!”

婴儿似乎愈发的灵动,看着老村长眼角的泪痕,婴儿颤抖着生出枯瘦的胳膊,将小小的手掌放在老村长的眼角。

轻轻的轻轻的逝去了老村长眼见的泪痕。

“爷咿呀!”

或许,他是想要叫一声“爷爷”,或许,他是想要安慰“爷爷不哭”

只是,如今的他,只是回光返照,并不是曾经的天生至尊。

在发出一个音之后,后面,又变成了婴儿的“咿呀”之声。

只是,尽管没有说出整句话,但老村长确实听懂了。

将满是皱纹的脸贴在婴儿的脸上,老村长强忍着自己的眼泪,哽咽着说道,“乖孩子!好孩子!不哭,爷爷听你的,爷爷不哭!”

只是,明明说着不哭,眼角的泪,却依然忍不住的顺着脸上的皱纹留下,一滴两滴滴落在婴儿的小手之上。

“呜呜!”

身后,看到这样的一幕,几名村妇已经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哽咽声,一些中年也鼻子酸酸的。

即便是石林虎,这个铮铮铁骨的壮汉,也因眼前的一幕红了眼眶。

“咿呀”

感受着滴在自己手上的泪珠,婴儿再次抬起手,想要拭去老人眼角的泪珠。

他的小手颤抖着,一点点的向着老村长的脸上伸去。

没前进一分,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一寸、两寸

小手一寸寸的靠近老人的脸上,看着孩子努力的伸出手,老村长流着泪,将自己满是皱纹的脸探向前,让婴儿可以更轻松的触碰到自己的脸颊。

终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婴儿的小手,再一次放到了老人的脸上,轻轻的,却像是耗尽整个生命去努力的。

婴儿一点点的擦去了老人脸上的泪痕。

“好好孩子”老人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再次擦掉了老人眼角的泪痕,婴儿像是做了一件很开心的事。

小手摸了摸老人苍老面孔上布满的皱纹,婴儿的脸上,笑意愈发的灿烂。

然后

“噗!”

没来由的,小手轻抚着老人眼角皱纹的婴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在了老人的脸上,也滴在了他苍白的小脸上。

他的嘴角,因鲜血而变得嫣红,他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小脸,出现了一抹红潮。

他轻抚老人眼角皱纹的小手,也在吐血的瞬间,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重重的,垂了下去。

“好孩子,是爷爷没用啊!”

紧紧抱住怀中彻底失去了生机的婴儿,老村长的面上是不寻常的平静。

大悲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