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他......还是个孩子啊!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9-05 05:14:38 字数:3267 阅读进度:279/467

现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带沟里去了的柳神,回过神来之后不满的对着牧风翻了翻白眼。

那一个白眼,当得上风情万种之称,心性不佳的人,多半会迷失在那一瞬间的风情之中而无法自拔。

即便心性绝佳的,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也不会丝毫不为之所动。

牧风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所以,在柳神的白眼之下,牧风的心思,确实为之一动。

“那个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看着不满的瞪着自己的柳神,牧风有些尴尬的问道。

“说!”

对于牧风竟然有问题问自己,柳神很是意外,她很好奇,对方会有什么问题需要问自己。

得到柳神的肯,牧风面上的尴尬稍退,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我一直好奇,一个柳树,也有男女之分吗?”

柳神:“”

啊嘞?

双眼紧紧盯着牧风,想看他能问出什么问题的柳神,被牧风这个问题问的,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

一棵柳树,也有男女之分吗?

树有男女之分吗?

男女之分吗?

此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柳神,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问题的巨大冲击。

一直都是一棵树的本体,即便与人交流也只是元神投影的柳神,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啊!

别的树,柳神不知道,但作为一棵柳树,自然没有男女之分的。

总不能给人介绍的时候还要指着说:这是一棵公柳树,这是一棵母柳树!

这尼玛是植物,又不是动物,哪有那么多公母之分。

甚至于,她的元神投影,都只是一片朦胧光影,在牧风问出这个问题之前,她都没有去想过柳树需不需要区分男女这个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

面对牧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柳神该怎么回答?

作为一棵树,被人当面问柳树有没有男女之分,这个问题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我好像明白了!”

看着柳神瞬间呆滞的表情,牧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传说,在洪荒之中,鸿钧并非第一个证道成圣之人。

在鸿钧证道之后,曾经遇到过一个叫做扬眉的混沌生灵,鸿钧与扬眉在混沌之中交手,结果被扬眉收去了一身法宝,最终落败。

在战胜鸿钧之后,扬眉将鸿钧的法宝归还,并告诉他,早在鸿钧成道之前,他已经证道混元了。

他的成道,比鸿钧早了三千年。

只是他不喜欢装逼,所以即便早已成道,却并没有外人得知。

而他的本体,是混沌中一株空心杨柳,天生空间神通,能够收取对手的法宝,鸿钧就是输在了这一招之上。

然后,据说封神之时还有一个喊出“先有鸿钧后有天,我比鸿钧早千年”的6压道人。

这6压道人是实话还是装逼,咱们不得而知,如果是实话,他跟扬眉谁早,咱们也不得而知。

只是,在听到这个传说的时候,牧风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装逼所以即便比鸿钧早成道却依然没有外人知道的扬眉,在跟鸿钧的相遇之中,似乎全程都在装逼。

甚至于,牧风都怀疑,他说自己不喜欢装逼所以即便比鸿钧成道早却依然没有外人知道这句话,本身就是为了装逼。

也许,他根本没有鸿钧成道早,只是仗着自己天赋神通收了鸿钧的法宝,为了强行装逼,所以吹了个自己比鸿钧成道早的牛逼。

这事到底如何,牧风不得而知,甚至于在想到这事的时候,他还想着有空得回西游世界找鸿钧问问是真是假。

当思绪飘出去十万八千里之后,牧风突然现,自己又特么歪楼了。

眼前要说的,是柳树有没有性别的事。

想到扬眉,也只是因为那同样是柳树化形的扬眉,化形之后竟然是个男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

结合柳神刚刚的反应,稍微一想,牧风已经得出了答案。

眼前的柳神,自仙古之时产生灵智成为祖祭灵开始,就从未想过化形的事情。

她的修行,一直都是以本体进行。

一棵柳树,自然不需要区分男女,所以从未考虑过男女之事的柳神,即便是元神投影也没有去想过自己要化形成男人还是女人这件事。

以至于,即便原著中她曾多次跟石昊交流,石昊却始终看不清柳神是男是女。

男女都是先天阴阳二气分化,人家都没想过化形呢,没有借阴阳二气化生呢,你再逆天也不可能分辨人家是男是女啊!

这样的柳神,如果有朝一日爱上了一个生灵嗯,不是异性,是生灵,任何性别的生灵。

如果想要在一起,她都可以化形成与之相对的性别。

如果爱上了一个女的,他可以以先天阳灵之气化形成男性。

如果爱上一个男的,她可以以先天阴灵之气化形成女的。

当然,这种化形,只能一次。

至此,牧风算是彻底解了一大疑惑。

难怪连荒天帝都看不出仙王境界柳神的性别,难怪连原著作者都一会用“她”一会用“他”来形容柳神。

原因竟然是这个:人家只想安静的做一棵柳树,本身就没有考虑过化形成男人或者女人的事情。

不过想来也是,作为仙古时代的祖祭灵,仙王境界中都是堪称无敌的存在,在这世界之上,又有谁能值得她倾心,为之化作人形与之相伴呢?

即便是后世的荒天帝,或许有那个风姿,但那时的柳神,也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唉!”

看着因不明白自己明白了什么而愈懵懂的柳神,牧风忍不住出一声轻叹。

“嗯?”

听到牧风的叹息,元神投影的绝世柳神忍不住出一声轻疑。

“没事,只是现自己似乎傻乎乎的问了个没用的问题!”

牧风摇头轻笑。

“哦!”柳神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

她突然想到,自己的话题,似乎又被牧风搅和的歪楼了。

“咱们一开始说的,似乎是那小家伙修行的事情!”

让自己冷静下来,柳神瞪了牧风一眼,再次把话题迁回了正轨。

牧风点头,“嗯,是!”

“所以,你终究是为什么不让他现在就开始修行呢?”

见牧风点头,柳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如你所说,黑暗动乱若真是一个黑化的仙帝在幕后操控,那么一旦黑暗动乱彻底爆,这天地之间,再无任何生灵可以独善其身。

而在那之前,越早接触修行,待黑暗动乱爆之际,越能多一分存活的可能啊!”

她始终不明白,明明资质这么的出众,明明可以早早修行,一路崛起,盖压当代,甚至一路高歌猛进,有望突破极境。

但眼前的青年,为何迟迟不让自己的徒弟接触修行。

尽管牧风说了很多的理由,但她的心中始终有种感觉,那都是牧风的借口。

听到柳神终究还是把话题引到了这里,牧风沉默良久,摇头轻叹。

“他还是个孩子啊!”

他还是个孩子!

柳神不懂!

石村众人不懂!

石昊不懂!

甚至于,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懂他这句话的意思!

但,牧风懂!

孩子,是最应该享受时光,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时代。

这么大的孩子,有多少不是依偎在父母怀中,撒娇打滚受到万般宠溺。

这么大的孩子,有多少像他家小不点这样需要背负那么多的恩怨使命?

他是天生至尊,却在一岁之时被挖去至尊骨,差一点就此殒命。

甚至于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可能已经生机散尽不在这个世上。

按照原著的剧情,如今的他,应该是在石村跟着大孩子们锻炼身体,在老村长的教导下学习骨文,铸就根基。

在石村,他和小伙伴掏鸟窝,吃凶兽,每日追一直五色雀因为追不到而急的哇哇叫。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只是,自从幼时的记忆被开启,他的人生,就开始背负上了太多沉重的本不应是他这个年龄应该背负的东西。

挖骨之仇,夺命之恨!、

一路崛起,称雄大荒。

步步危机,处处皆敌。

自幼年时代,他就需要一路拼杀,到少年时代,无敌于下届牢笼之地,成为石国最年轻的皇,但为了下界安危,拼杀上界神境高手,最终油尽灯枯,留下一座孤坟。

若不是五色雀的施救,他已经死在了下界。

即便复生,九天十地的拼杀,为了罪血而血战,低于异域而浴血。

一路成长,至尊境,红尘为仙,晋升仙王,突破准仙帝,乃至最后的帝战。

一次次无不是险死还生,最终他独断万古,身边却没有一人能与他俯瞰古今。

即便成为仙帝,他的路,依然有重重艰难险阻。

深入上苍之地,面对不世之敌,他自绝后路,斩断回家的路。

选择了一人,独断万古!

如今的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自己也许不能改变他独断万古的结局,也许那是他的宿命。

但如今,自己能够给他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一段

即便在千百万年后,在黑暗中行走拼杀的间隙,回想起来,依然能让他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