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时间,不多了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9-20 10:12:28 字数:3382 阅读进度:350/467

抛开了消失无踪的人贩子,打**报了警之后,秦离带着牧风离开了这危险的地方。

把牧风领到自己住的地方,让他洗了澡,为他买了新衣服。

接连几天,秦离没有再去找什么**工作,也没有顾什么学习学业。

每天陪着牧风,在这座城市里转着,请他吃在村子里吃不到的食物。

尽管他依然只会傻笑,尽管他连话都已经说不清楚,但陪在他身边,她依然感到开心。

转了几日,秦离带着牧风转遍了整座城市。

几天后,车站。

家里来人接他回去。

尽管想不通牧风是怎么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的,但有了他的消息,家人也不想去追究一个傻子是怎么跨越千里距离找到他的小离儿的了。

每次离别,都是他为她送行,这一次,角色发生了反转。

站在月台,看着列车缓缓开离这座城市,秦离的脚下不自觉的追着缓缓加速的列车。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一次她离开的时候,她的傻哥哥都要追出十几里了。

最终,当列车全速行驶的时候,她再也追不上。

看着火车消失的方向,站在铁道边,她眼角一阵湿润。

回过头,望着这座纸醉金迷、写尽繁华的都市。

一瞬间,她的心里生出一种想法。

这城市虽然繁华,但终归,这里不属于她!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关于傻子失踪被找回,在村里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人们只是习惯的见到了大柳树下他等待的身影。

同样,当再次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大柳树下的时候,尽管似乎没有太多的关注,很多人的心里,却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似乎,大柳树下,就应该有那道傻兮兮等待归人的身影一般。

只是,在松一口气的同时,看着那执着的等在大柳树下的身影时,跟多的人却也忍不住叹息。

孽缘啊!

很多人心里暗叹,如果不是傻子多好!

时间的车轮永不停息,傻牧风消失又回来的事情,在几天后已经被人们淡忘。

看着他依然等在大柳树下的身影,跟多的人心里生出的是同情。

同情一个痴情的傻子,终归,也不会等到那个回来的人。

人家已经走进了繁华的都市,未来的生活是他们这些村民无法想象的安逸。

又怎么可能,回来嫁给一个村里的傻子呢?

只是,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人生之中充满了意外。

在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日子里,这一天,傻牧风起的格外的早。

甚至于连早饭都没有吃,顶着朝露一路小跑到了村头的大柳树下。

人们啧啧称奇,这傻子今天有些不对啊,平日里虽然也会等,但更多的像是一种习惯。

今天,竟然如此的积极。

只是,几个小时后,目瞪口呆的众人,终于明白了傻子今天这么积极的原因。

一辆从县城开来的大巴车停在了村头,车上,走下一个不点妆容却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身影。

没有人想到他们村子唯一的高材生,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即将要开学的时候,回到了村子里。

只有傻子看着那道身影,脸上露出毫不意外的傻兮兮的笑容。

“嘿嘿!小离儿,你回来了!”

同样让人惊奇的,平日里只会傻笑的傻子,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少女,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回来了!我回来了!”

几步冲到身前,撞进他的怀里,她声音哽咽。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嫁给傻哥哥,当媳妇!”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满是坚定,不容置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婚礼,在所有人与了不得的情况下到来。

尽管很多人反对,尽管没人看好她嫁给一个傻子,尽管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放弃学业,放弃繁华的都市,回到这座落后的小村子嫁给一个傻子。

但她的坚定,她的义无反顾,还是让婚礼如期的举行。

婚后,傻子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

至少,不再每天无所事事,开始学会了干农活。

而她,一个大学不曾毕业的少女,也开始初为人妇。

一年后,秦离生下一子,取名傻根。

尽管读了几年大学,尽管有很多很多好听的名字。

但她最终舍掉了所有好听的名字,保留了这个乡土气息浓郁的名字。

她和她傻哥哥的孩子,就叫傻根。

不想傻牧风一般,傻根并不傻,相反,他很聪明。

只是,聪明的孩子,大多都叛逆,傻根也不例外。

傻根叫秦离娘,但是他从不叫牧风爹。

从懂事开始,傻根再没有叫过牧风一声爹,一直叫他傻牧风。

为此,秦离曾狠心打了他几次,只是傻根从不改变,一直叫他傻牧风。

儿子不叫自己爹,傻牧风也不恼,只是嘿嘿傻笑,在妻子打儿子的时候,他还会拦着,不让儿子被打疼了。

时光匆匆,很快,二人结婚已经二十年。

傻根十九岁,没有读大学,没有读高中,甚至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就已经辍学。

对此,夫妻二人都看的很开,怎么都是一种活法,孩子开心就好了。

十九岁,傻根成了村子里不学无术的典范。

他不干活,不下地,不赚钱,整日在县城跟着一般混混厮混。

秦离很担心,但骂了几次无果,最终也只能由他去。

而傻牧风,或许是傻人有傻福,或许是有着一颗童心,二十年后,竟然没有丝毫的显老,跟傻根站在一起,活像一对亲兄弟。

只是,作为妻子,秦离发现,最近几年,傻牧风有些不太正常。

他不再是每天都嘿嘿傻笑,很多时候,他会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仰望着天空静静的发呆。

似乎,在想这天外有着什么。

那时候,秦离总会不自觉的想到小时候,她追着牧风问着问那的时候。

“哥哥啊,这天上,可是有神仙哩!”

婚后,她依然叫他哥哥。

尽管过去了几十年,小时候那些问题,她依然记着**,如今,她将他曾告诉过她的**,再经过自己的口转述给他。

只是,将这当做夫妻间的情趣的她,并没有发现,每当她抛掉高材生的认知说着那些迷信一般的话语时,傻牧风的眼神,总是仿佛有一丝亮光在闪烁。

十九岁的傻根,叛逆,江湖气十足,跟着一帮兄弟在县城厮混。

但好在虽然向往热血江湖,但傻根还有着底线。

他喜欢的是武林高手那种行侠仗义,并不是仗势欺人鱼肉百姓,所以倒也没有犯下大恶。

只是,这一日,傻根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起因,是他们小团伙的老大睡了不该睡的女人,而那女人,是真正的黑帮老大的**。

结局,自然很悲惨。

团伙的老大被当场抓住,兄弟们大多数见机不对逃跑,唯有傻根一身义气,想要同甘共苦。

结果不言而喻,傻根和结拜大哥一同被抓,被用铁链子绑在荒废厂房的柱子上,以皮鞭抽打,遍体鳞伤。

更惨的是那结拜大哥,只是他自作自受,就不去多表。

家里收到了带着傻根被打之后**的信,让带着十万**去赎人。

只是,家里又哪来的十万?

她急的落泪,傻牧风将她抱在怀里安慰,告诉她“丫头,不哭”。

她真就不哭了,恍惚中他想到了当初自己面临绝境,他如天神一般降临,带给了她希望。

仿佛,有他在,就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一般。

傻牧风带着妻子,坐着大巴前往县城,孑然一身,并没有带所谓的赎金。

厂房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老大的威严名不虚传。

她依偎在他身上,他大踏步向前,视周围众人如无物。

傻根的身影出现在眼中,看着那比**上更惨的样子,秦离再次心疼的落泪。

他温柔的为他擦掉眼泪,看着遍体鳞伤却并没有伤到内里的儿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傻牧风,娘,你们怎么来了!”

傻根咧嘴冲着他们笑,一笑牵动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见着儿子这样,没来由的,他也笑了。

只是,这一次的笑容,不再傻兮兮,不再是嘿嘿的傻笑。

而是,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七分笑意,只是,那勾起的嘴角,带着寒光的双眼,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冷意。

“闭上眼!”

伸出手,揉了揉妻子的秀发,他吐字清晰,面带笑容。

她面上一呆,刹那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小时候那个让她无比崇拜的哥哥身边。

乖乖的闭上眼,她对自己的丈夫,有足够的信任。

转头看了一眼傻眼的儿子,牧风的嘴角微微勾起。

下一刻,手中一缕火焰燃起。

如同燎原的星星之火,瞬间弥漫整座废弃厂房。

从**老大,到手下小弟。

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瞬间,被火焰烧成灰烬。

安静的夜空,突然一阵风起。

微风吹过,地上一地的灰烬随风飘去,散落在未知的远方。

“傻牧风,你”

傻根瞠目结舌,出于好奇睁开眼的秦离目瞪口呆。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当初,那些人贩子是怎么消失的。

在妻子睁开眼的一瞬间,他已经有所感应。

只是,他让她闭眼只是不想她害怕,既然他想看,他也没什么要隐瞒。

“时间,不多了!”

没等妻子与儿子问出心头的疑惑,抬起头,看着无尽的夜空,他轻语。

下一刻,面上温和的笑意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那傻兮兮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