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自己把自己坑了

小说: 万界圣师 作者: 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7-09-20 12:55:29 字数:3408 阅读进度:363/467

仙剑世界,余杭县。

从世界通道中走出,牧风就来到了这个风景秀丽的县城。

而这个世界的故事,也正是从这个县城开始。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刚刚走出世界通道,没等牧风展开神识探索这个世界,耳边就传来一个醉鬼胡吹大气的声音。

转头看去,就见一个鬓角花白,留着唏嘘胡茬,眼中满是忧郁的邋遢中年,正半躺半卧的倒在草堆中。

“酒!

好酒!

唯有这神仙醉,才能配得上我千杯不醉的酒剑仙啊!

我还能再喝三百杯!”

举着自己既是法宝又是装酒工具的葫芦,忧郁中年慷慨激昂。

然后

在牧风无语的目光中,刚刚完还能再喝三百杯的中年,“噗通”一声将手中的葫芦丢在了地上。

“呼!

嘘!”

鼾声响起,已然是进入梦乡。

皱了皱眉,牧风知道,就是这货喝醉了,才累的自己要往这个世界跑一趟的。

刚想不管这酒鬼,转身离去去救下李逍遥。

突然,一股浓郁的酒香味传来。

“咦,这酒?”

一步迈出已经到了醉倒在地的酒剑仙身边,右手虚握,那掉在地上的酒葫芦飞到牧风手中。

将酒葫芦放在鼻尖闻了闻,牧风一脸玩味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琼浆玉液神仙醉!”

这酒的味道,他自然熟悉无比。

想当年他的第一个徒弟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

作为幕后黑手,牧风是全程都有参与的。

而大闹蟠桃会时,猴子更是搜刮了蟠桃会上的所有龙肝凤髓琼浆玉液。

其中,就有一种琼浆玉液叫做神仙醉。

通过味道牧风可以闻出,这酒剑仙的酒葫芦中装的,正是当年猴子从天庭搜刮来的神仙醉。

不需要追溯时光的手段,不需要去推算什么,只是稍微一想,牧风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这么,那子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余杭镇,李逍遥。

那是仙剑一的男主角。

但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剧情中就没有这个角色的出场。

其中仙剑三的结尾时,曾经出现过一个跟景天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李逍遥,来去无踪的神秘奇侠,帮助景天完成消灭邪剑仙的任务。

仙一的时候,这货能够回到十年前凑齐五灵珠。

仙三的时候又能够回到五十多年前帮助景天消灭邪剑仙。

那就证明在过去的时间里,他出现过不只一次。

如此,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可能出现在过过去的某个时代,留下过一瓶神仙醉。

而这瓶神仙醉,机缘巧合被今时今日的酒剑仙得到。

嗜酒如命酒剑仙,得到这神仙都能放倒的神仙醉,自然要迫不及待的尝尝味道。

这一尝,就把自己给放倒了。

还倒得很彻底,倒得连世界意志都没法把他清醒的唤醒,只能让牧风来收拾烂摊子。

额。

这么来,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如果自己不给李逍遥这神仙醉的话,就不会出现神仙醉被带回过去,落到酒剑仙的手里。

酒剑仙也就不会喝得烂醉错过救李逍遥的任务。

自己也就不用再出现在这个世界收拾残局。

但自己不出现在这个世界,又不会留下神仙醉,也就没有酒剑仙喝得烂醉的事。

牵扯到因果律的东西,果然复杂的让人头疼。

只是牧风知道,李逍遥这次是把自己给坑了。

如果不是自己来救他,那货还没开始装逼开始飞,就已经把自己给坑死了。

而把自己坑死了的李逍遥又不可能有回到过去的力量留下神仙醉坑死自己。

如此就会造成因果的紊乱,时空的动荡。

继而令天道无法修补,最终崩坏灭世。

这,才是这个世界可能会毁灭的真正原因。

至于什么拜月教中想要灭世,建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虽然那货神经病晚期绝对的疯子,但也不过是在人间称王称霸。

六界之中能弄死他的大把人在,所以李逍遥不去阻止拜月教主,虽然会让世界走向偏离,却还不会达到世界毁灭的程度。

明白了因果,也知道了自己来这里需要做些什么。

想着想着,牧风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李逍遥他爹叫李三思。

李三思有个师父叫景天。

而仙一的主角李逍遥,在之后会回到五十多年前帮助仙三的景天消灭邪剑仙。

这其中如果发生一些好玩的事情,牧风感觉,应该会有很多乐子!

想着,不自觉的牧风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扫了一眼倒在地上醉的欲仙欲死的酒剑仙,挥手将对方丢到了草堆上。

摆正了身体让他不至于睡醒之后全身酸麻,又好心的将装有神仙醉的酒葫芦口塞上塞子。

做完这一切,牧风转身,身形变淡,消失在酒剑仙的身边。

余杭县盛渔村。

街道上,一个帅气的青年正牵着一个美貌少女的手亡命奔逃。

身后,是几个穿着统一宗教**,脑门上印着月牙,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某个邪恶教派狂信徒的大汉在追杀。

“子,别跑!”

青年带着少女一路向着后上狂奔,后面拜月教众一边追一边大喊。

“傻子才不跑。”

听到声音,青年头也不回,脚下跑的更快。

“子,教出公主,我们不会伤害你!”

拜月教徒紧追不舍,并用语言企图让李逍遥放弃反抗。

李逍遥连话都不回,只是抓着少女的手往后山奔逃。

他曾在那里遇到过一个很厉害的神经病,如果那个神经病还在的话,他们这次就有救了。

“子,就知道逃跑,还是不是男人了,有本事你别跑!”

眼看开始爬山,拜月教徒在后面嘲讽。

“有本事你别追,你不追,爷爷保证不跑!”

回头看了一眼拉进了很多的拜月教徒,李逍遥撒丫子跑的更快,嘴上还不示弱。

“哼!冥顽不灵,等抓到你,一定把你抽筋扒皮!”

见李逍遥没有停下的意思,拜月教徒放弃了口头上的争执,脚下追赶的速度更快。

转眼,距离又被拉近很多,双方相距只有不足三米。

眼看着李逍遥和少女将要被抓住,余杭县混混看着身边柔柔弱弱的可怜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松开少女的手,让少女先跑,自己就要留下断后。

身后,见到李逍遥停下,拜月教徒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仿佛看到了这坏自己好事的子被抽筋扒皮的画面。

局势剑拔弩张,生死千钧一发。

就在此时,众人头顶,蓦的响起一个玩味的声音。

“你们是哪个教的?有宗教信仰自由证吗?”

拜月教徒:“”宗教信仰自由证?那是什么鬼?

“没有啊?”

看着这群拜月教徒的懵逼的表情,牧风嘴角微微勾起。

“那么,你们有暂住证吗?”

拜月教徒:“”

“也没有?那么,良民证总该有吧?”

拜月教徒:“”

“良民证都没有?看你们不像中国人,来中国,办签证了吗?护照总该有吧?”

拜月教徒:“”你的话每个字我们都能听得懂,但谁能告诉我们,这些字合在一起到底是什么鬼?

宗教信仰自由证?

宗教信仰还需要**吗?

暂住证?

赞助也需要**明?

这也就罢了,那个良民证是什么鬼?

良民需要**,不**就不是良民?这是哪国的法律?

这些也就罢了。

好歹还能明白该大概意思。

可是,大哥!

最后那个护照,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读书少,你不能欺负我们歪果仁不识字啊!

看着不知何时已经下意识停下脚步,正n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拜月教众。

牧风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护照都没有?那你们这摆明了就是偷渡啊!”

托着下巴,牧风自言自语,“偷渡可不是好的行为,该怎么处理呢?要不全杀了?”

听着牧风的自言自语,下方的拜月教众下意识的感觉菊花一紧。

不是他们怂,实在是这个一出场就拉风的让人只能仰望的家伙,给他们的感觉太不靠谱了。

如果遇到的是东方强者,他们还可以搬出他们老大拜月教主,证明他们是有宗教信仰的。

可是现在头顶上这货从一出场就他娘的没一句能让人听懂的人话。

鬼知道他们搬出来拜月教主后会不会被当做威胁,惹得对方不高兴一巴掌把他们全灭了。

至于对方能不能灭了他们,拜月教众们没有过丝毫的怀疑。

一个能够凌空虚度凭虚御空的强者,即便是他们教主都得慎重对待,何况是他们这些虾米。

头顶上,牧风托着下巴露出思考状,像是在想着该怎么处理这些非法入境的拜月教徒。

下方,拜月教众们心里满是坎坷不安,像是等待着自己最后命运的宣判。

至于抓捕李逍遥和公主,这事早就被他们丢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去了。

“嗯,没有护照,非法入境,不是良民,没办暂住证,甚至连宗教信仰自由证都没有,典型的偷渡入境的邪教徒。

这些人留下很危险啊!”

牧风每一句,下方的拜月教徒菊花就紧一下。

当牧风整句话完之后,有心里素质差的拜月教徒已经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不是他们怂,打生打死的,就算牺牲他们也不怕。

可是这种明知道不敌,等待着对方宣判自己命运的心理压力,那可怕的折磨,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