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我不是你的爷爷!

小说: 我变成了一部手机 作者: 专专小鱼 更新时间:2019-01-11 06:03:53 字数:2294 阅读进度:268/381

老者看了看洛馨儿,问道:“馨儿丫头,你是不是有些顾虑啊?”

“我……是的,”洛馨儿有些讪讪地苦笑了起来,说:“老爷爷,我的确是有些顾虑。因为我现在是受人排挤,所以我不想给您添麻烦,可是,我又……”

“丫头,你又想学音乐,对吗?”老者笑道:“馨儿姑娘,你以为,我会害怕你说的那些坏人?”

洛馨儿一开始点了点头,但是她很快就觉得不妥,然后又摇了摇头,说:“老爷爷,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因为,那帮人的势力很大,所以……”

“哈哈!”老者一听就笑了起来,道:“馨儿丫头,你还是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我告诉你,我陈春秋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走,现在跟我去天磊的乐器行!”

洛馨儿的心里很是感动,但她还是有些顾虑。陈春秋看了看她,说:“馨儿丫头,你到底走不走啊?如果你不想学音乐的话,那你现在就离开吧!”

“老爷爷,我,我想学习音乐,”洛馨儿道:“好吧,那我就给您添麻烦了。”

陈春秋点了点头,说:“馨儿丫头,我其实认识江氏集团的人,跟江氏集团的樊晓静也有过一面之识,所以我并不怕她,走吧!”

洛馨儿一听很是高兴,她急忙帮陈春秋抱起了乐器盒子,陈春秋道:“馨儿丫头,到了乐器行你不要说话,我一定要教训一下我的孙子。”

“陈爷爷,您没有必要这么做吧?”洛馨儿说:“天磊哥虽然和我撕毁了协议,但是他却给了我一笔补偿,虽然我没有要那些钱,但也说明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啊!”

“正人君子?”陈春秋冷冷一笑道:“正人君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馨儿丫头,你不要说话,走吧!”

洛馨儿点了点头,她和陈春秋离开了江城公园,朝着陈天磊的天磊乐器行走了过去。

陈天磊正在自己的乐器行里拉二胡,今天对洛馨儿的行为让他觉得自己很是无耻,但是,当时的他并不怕葛依依和手下打他,而是怕他们砸了自己的乐器行。

“唉!”陈天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陈天磊啊陈天磊,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正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抬头一看,陈天磊不由得吓了一跳。

因为,他看见自己的爷爷出现在了门口,更让他惊讶的是,爷爷的身边竟然是洛馨儿!

陈天磊的脑袋里嗡了一声,他立刻就想起了自己和洛馨儿说过的话。要是自己的爷爷追究起来,自己岂不是大不敬吗?

所以,陈天磊赶紧就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门口,亲自打开了乐器行的门,道:“爷爷,您,您怎么来了?”

“哦,陈老板您好,”陈春秋的脸上有些冰冷,说:“我是来看乐器的,馨儿姑娘,进来吧!”

说着,陈春秋就带着洛馨儿进了乐器行,然后就直奔办公室。

陈天磊小心翼翼地在后面跟着,他的心里怦怦乱跳,生怕爷爷对自己大发雷霆。

三个人进了办公室,陈天磊赶紧说:“爷爷,您快点儿坐吧,我去给您倒茶!”

“不用了!”陈春秋将手一摆,道:“陈老板,我想问一下,你的爷爷呢?请他出来见我吧?”

“啊?爷爷,您……”陈天磊听了这话脸上一惊,说:“您,您不就是我爷爷吗?我……”

“我是你爷爷?不对吧?”陈春秋冷冷一笑,道:“陈老板,你不是说你爷爷已经病重了吗?而我现在身体好的很,所以我不是你爷爷!快点儿,把你的爷爷请出来,我想见见他!”

陈天磊的脸上十分尴尬,他现在陈春秋的面前,道:“爷爷,我错了,请您不要生气,好吗?我承认,我说了谎话,对您很是不尊重!爷爷,您要是不解气,就打我吧?”

陈春秋看了他一眼,说:“陈天磊,这并不是重点。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对馨儿姑娘毁约?你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你说我重病的事情,我就可以既往不咎!”

陈天磊一听便跪在了地上,道:“爷爷,对不起,我,我给您丢脸了。我不该说谎话,更不该欺软怕硬!”

“欺软怕硬?”陈春秋说:“天磊,你的意思是,真的有人威胁你?”

“是的,爷爷,”陈天磊道:“那群人拿着凶器逼迫我,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话,他们就要杀了我,所以我……”

陈春秋怒道:“天磊,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你不是会功夫吗?为什么还没有反抗,就先变成了软骨头?”

“我……”陈天磊的表情极为羞愧,说:“爷爷,您也知道,我其实不怕跟那些人动手,就算是死了也不怕,我最怕他们砸了我的店,所以我……”

陈春秋看了看自己的孙子,道:“天磊,我知道你对于乐器的钟爱,要不然,你也不会选择开乐器行!但是,你不能因为喜欢乐器,就忘记自己做人的根本啊!馨儿姑娘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如果她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的话,那我们陈家的脸,岂不是要丢光了?”

“爷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该这么做,”陈天磊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说:“馨儿,我现在马上就跟你再签一份协议,我会按照约定给你授课的!”

洛馨儿听了十分高兴,不过她却想了起来,自己还要拜陈春秋为师呢!

“天磊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洛馨儿将目光转向了陈春秋,道:“陈爷爷,我,我想拜您为师,可以吗?”

“拜我为师?”陈春秋一听就是一愣,说:“馨儿丫头,你没开玩笑吧?就算是你想学习音乐,天磊教你就足够了,为什么要拜我为师呢?”

洛馨儿的眼睛转了转,笑着说:“陈爷爷,因为我觉得您是一位音乐方面的天人啊,所以我觉得,如果您能够收我为徒,我一定会大有长进的!”

“馨儿丫头,你的意思是,我的孙儿水平不行了?”陈春秋有些奇怪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