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2章

小说: 我当医生那些年 作者: 总经理秘书 更新时间:2019-12-02 17:30:28 字数:3604 阅读进度:3082/3082

都有孩子,我呢。

程澄澄这问题,问得很好。

她们都跟着我,正式说我和她愿意要孩子的,只有贺兰婷一个人。

黑明珠生的小珍妮,还是用了诡计来设计我,才有了珍妮。

我要考虑的,还有柳智慧。

是不是女人到了这个年纪,看到别人有可爱的孩子,自己也会想着要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答案是肯定的。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你也会考虑这些事吗。”

程澄澄倒是放开了我,说道:“我没考虑,我对孩子什么的,不感兴趣。”

我问:“既然不感兴趣,为何又来问我这些。”

她说道:“柳智慧呢。”

她看着我。

目光如火炬。

我问道:“该不是她让你来问的吧。”

她说道:“你当时为什么答应了她,和她有下一代,结果你和别人都有了下一代,却唯独没有和她有下一代。”

我问:“你该不是为她打抱不平来了吧,这,不是你作风啊。”

程澄澄说道:“我是不小心知道这件事。”

我说道:“毛线不小心,你是从她嘴里知道。”

程澄澄说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说道:“是,我当时是为了救她的命,我才这么说的,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跑了,后面我也以为她出了事,你知道我和贺兰婷根本不可能分开。”

她问我:“这些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对柳智慧。”

奇怪,干嘛一个劲的为柳智慧出头呢。

我开始以为她发了情,没想到是为了柳智慧出头,莫非,柳智慧控制了她。

那不可能,程澄澄这人没人能控制的了。

我问道:“我想知道你干嘛为她这么出头。”

她说道:“她是我好朋友,我有些问题,想帮她问问,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看柳智慧这些天和小珍妮相处得如此开心的样子,不得不往深处想,她本身很喜欢小孩。

那时候我对柳智慧说的那些话,她也肯定当了真,否则不会等了两年后给我打电话时第一句就是说,当年曾经有人立下誓言要娶她。

我问道:“如果我不和她怎样呢,她该不会就是去自杀吧。”

她摇头:“不知道,也许会。”

唉,麻烦。

怎么解决和这些女人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一件棘手的事,好不容易让黑明珠安定下来,愿意和我们相处了,又到了柳智慧,等柳智慧处理好,还有朱丽花,还有程澄澄。

怎么搞。

头疼。

非常的头疼。

我说道:“这事我会解决的。”

她问我:“怎么解决。”

我说道:“唉,我倒是想知道,你干嘛帮她出头。”

无利不起早,莫非两人之间有什么交易,利益交往。

她说道:“就事说事。”

我说道:“说什么。”

她说道:“怎么解决。”

我说道:“这,这,我当时确实是说真的这样子的话,我也有想过,如果她真的要去死,那我会救她,百分百为了救她而和她结婚生子,但,我也放不下贺兰婷,我现在有了贺兰婷,她还要我这样的话,我很难做人。我总不能抛弃贺兰婷,不管两个孩子,和她在一起啊。”

她问:“如果她去死呢。”

“这,这……”

我有点无语,会吗,她真的会去死吗。

我问道:“柳智慧现在还会这么想吗。”

程澄澄看着我,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问你这些,为什么我要试探你这些。”

我摇头,接着问:“你那天在你院子家中,被炸弹炸到时,我跑去你家,结果你摁着我要和我怎样,不是为了你自己。”

她笑笑,问我:“你觉得是我发了情吗。”

我说道:“那不是吗。”

她说道:“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对贺兰婷守身如玉,事实证明,是可以,这么说你也可以对柳智慧如此。那天,柳智慧带珍妮出来玩,刚好在我们院子这边玩,我见她坐在树下,看着珍妮,看着远处抱着孩子的你,眼睛泛着眼泪。柳智慧何时会哭过我问你。”

我摇头:“的确,她很少很少哭。”

我没见过她流过几次泪。

她说道:“我很好奇,能让我们柳智慧哭,是你欺负她了,一定是你欺负她。我去问了她,基本上她不怎么回答,但我也能猜出个大概。”

对,高手过招,两个心理学的顶级高手过招,无需回答,一个问,一个不用怎么开口,问的人基本能猜个不离十。

我说道:“后来她都告诉了你了是吧。”

她说道:“那天她心情的确不是很美丽。”

我问道:“那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解决这事。”

话音未落,一枚炮弹炸在了车旁,车子几乎被掀翻,剧烈晃动了几下,我紧紧抱着了程澄澄。

我急忙带着她转移到安全的地点。

我说道:“别任性。”

程澄澄坐下来,看了看我,说道:“任性怎么了。”

我说道:“你不要命,你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吧,你死了,我们难过吗。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她说道:“地球依然照转。”

我问道:“好吧,依然照转。可不可以告诉我,帮我出个主意,该如何解决我所遇到的这些麻烦。”

程澄澄说道:“是谁告诉你说,男人一定要只对一人真,白首不相离。”

我说道:“那不这样呢。”

她说道:“你和这些女子之间,维系关系的纽带就是爱,就是感情,没有了爱,没有了感情的纽带,你控制不了她们,包括我。”

这话是吓我吗。

但她说的不无道理,那彩姐,那薛明媚,那丁灵,那格子,有了别人后,有了家庭后,和我是成了朋友,关系回不到曾经能同生共死同甘共苦的那个地步。

我说道:“你意思说,如果没有了纽带,你会离开,她们也都会离开。”

程澄澄说道:“我肯定离开,黑明珠我不知道,但柳智慧也会离开。谁会给你们家当一辈子的保姆,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幸福恩爱,谁不难受心疼。我离开,是走的远远的,她离开,就不知道怎么样的方式离开了。”

我问:“死?”

她说道:“也许。”

如果让柳智慧流泪,恐怕真的是会想到死。

我挠着头,实在是头疼。

我说道:“所以呢。”

她说道:“所以,你自己去问她吧。”

我说道:“好,谢谢。哦对了,你回去帮我看好她,等我把这里打下来,马上回去找她。”

她说道:“下车吧,我回去了。”

就为了这事,跑了这里找我来了,可见是很急。

我急忙拉住了她:“我和你去吧。”

她说道:“好。”

两人换了车回去,毕竟坐轿车,没有装甲车来得安全。

回到了城中,却找不到了柳智慧,珍妮是和我爸妈在一起,打电话关机,没有在城里找到人。

我一下子就慌了,她去了哪。

赶紧发动手下们找人,调取监控。

有人说见柳智慧出了城,去拿了一辆冲锋舟除了海。

艹!

来真的?

我真慌了,她这是要真去死吗。

我赶紧的让他们出海去找。

还好,找到了她,她只是一个人坐在海边,静静的看海。

没有出海。

没有去死。

我让手下都退了,走过去她身旁,坐下来,看着她。

她看了看我。

我说道:“吓死我了,以为,以为你不见人。”

她说道:“以为我死了。”

我说道:“是。”

我看着远方,海面一片模糊。

我点了一支烟,她拿走了烟,抽了两口,扔了。

我捡起烟头,抽了两口,也扔了。

我说道:“是不是这段时间以来,我真的是疏忽了你的感受。”

她说道:“没什么。”

我说道:“对不起,我,我一直想着,我一直欠着我没有对你所履行的承诺。”

她说道:“什么承诺。”

她假装不知道。

我说道:“有时候,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人不该三心二意,可我心里早已三心二意,我不能对贺兰婷不忠,背叛贺兰婷。”

她说道:“我以前,没有想过太多,只要能在你身旁,都觉得快乐。再后来,你父母,还有贺兰婷妈妈,看我的眼光。”

说着她摇摇头。

我说道:“他们没有什么恶意啊,他们,唉,你也往心里去吗。”

她说道:“我不会因为这些事往心里去,我只是觉得,我也应该有我的家庭,我的孩子,就像你以前说的,子孙满堂,繁茂丁旺才是。我看到家人的坟,多年未有人去祭拜,这,不是我所想要的未来。”

我苦笑一声。

我说道:“对不起,我的问题。”

她说道:“你们有家庭,有树枝,有叶子,有树干,有根,我只是一个树干。我想告诉你,我该离开了,去寻找我的枝枝蔓蔓。”

果然,程澄澄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没注意到的柳智慧的难过,她已经全都知道。

我轻轻揽住了她:“寻找个屁,我就是你的枝枝蔓蔓。”

说完我不管那么多,亲了上去。

她在被我强亲了后,推开了我:“带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负担,你的喜欢太沉重,压着我,压着你自己,太累。”

我说道:“我会履行我的承诺。”

我想,程澄澄有些话说得还是很对。

我拉着了她的手,说道:“我不想失去你,珍妮也不愿意失去你,我们每个人都很需要你,如果你觉得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告诉我,我很蠢,我猜不出来你的想法。如果你一声不吭离开,我会寻找遍这个世界,也要找到你。你愿意让我,让珍妮痛苦吗。”

她沉默,不语,看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