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再相遇 下

小说: 危险底线 作者: 近洙 更新时间:2019-10-09 18:50:55 字数:3347 阅读进度:232/232

四周忙着追捕猎物的恐鸟们受惊高飞,嘎嘎的叫声响成一片,倒是便宜了那些猎物,侥幸逃得一命,撒开四蹄跑得飞快,恐鸟们就算有翅膀会飞,再想把它们抓回来恐怕有点难度。

恐鸟数量很多,且从高空俯视,居高临下的优势足以影响到很多因素,是压倒姓的优势。

很快,它们就找到了藏在黑暗里偷袭的对手,从未受过这种委屈的恐鸟们纷纷行动起来,就连刚才躲在一边腻歪的情侣也暂时放下了爱情,加入了行动。

那边的动静已经足够大了,吸引了所有恐鸟的注意力,皮赖德观察一圈四周确定暂时安全,就算直起身四处走动也不怕恐鸟发现,它们都围着一小片区域打转,时不时就有一只恐鸟落下,又马上飞起。

看起来,它们遇到了棘手难题,恐鸟数量很多,但是每次只有一只恐鸟能落下发动攻击,如果地面的对手稍微狡猾一些强大一些,就会发现看似危险的局面其实短时间里不会有麻烦,原地据守就行了。

如果想保全自己,只消拖延时间,等风起时,恐鸟群只能离开。

皮赖德惊疑不定的看着那边,如果不是恐鸟被袭击,他也不知道原来在附近区域还藏着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只要是出产资源的好地段,从来不缺掠食者光临,走了一个讨厌的小恶魔,招来另一个不好惹的家伙并不值得奇怪。

现在,皮赖德只期望招惹恐鸟群的家伙不要太聪明,最好在恐鸟的轮番袭击下死掉。

他很快就失望了,分明看到天上又一只恐鸟惨叫一声,像是从树梢脱落的枯叶,打着旋儿飘到地上,再也没有飞起来。

皮赖德揉了揉眼睛,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刚才好像看到从地面飞出一根细长的东西,径直扎中恐鸟的翅膀根部,又准又狠,哪怕恐鸟是天空霸主,它也有致命弱点。

翅膀根部差不多是内脏集中的区域,没有厚实的肌肉缓冲,没有坚硬的盔甲保护,被直接命中,肯定活不成。

不知怎么的,皮赖德觉得袭击恐鸟的东西很眼熟,因为他手里就握着一柄,只要他投掷出手里的投枪,命中猎物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效果。

真要说哪里不同,大概是胆量了。换做皮赖德,他根本就不会把手里的投枪投向恐鸟。就像他见到恐鸟到来时首先选择藏匿一样,不只是他,相信所有人马都一样,恐鸟是只能躲避的强大掠食者。

狩猎独角兽都需要好好谋划,怎么也不可能转头就跑去狩猎更高一级的掠食者。

不仅是胆量的问题,还是思想习惯的问题。皮赖德没有想过要猎杀恐鸟,估计也不会。

恰巧看到那一幕的不只是皮赖德,身边的好几个战士也看到了,他们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投枪,突然醒悟过来,那不可能是人马的投枪。

用惯了投枪的人马都清楚石质枪头的伤害能力,对付独角兽一类没有防御手段的猎物还能胜任,但如果是用投掷的方式出手,对付仅仅用厚实毛皮护身的角裹都显吃力。

仰视投掷投枪一击毙掉恐鸟?需要的前提条件太多了,躲藏在草丛里的人马战士们自认还做不到,不仅是因为手里的投枪达不到伤害力,更因为那是食物链上层的强大掠食者,不是谁都有胆量主动出手的。

接连两只同伴惨遭毒手,在天上盘旋自认围堵成功的恐鸟们开始意识到不对劲,还是那句话,能活到成年的动物没有一个是蠢蛋。

恐鸟是吃肉的没错,但它们不见有多么大的胆子,欺负弱小的时候当然一个个勇猛得一塌糊涂,察觉危险时,它们却不可能始终保持高昂士气。

越是高级的掠食者越是难以群居,恐鸟们集体出动,全是因为怀着目的,它们并不团结,也不认为临时拼凑的群体是一个整体。

就像捕猎时各自为战一样,察觉不妙时,它们也一样的各自行动,有的恐鸟还想报仇,发出尖锐的叫声斗志昂扬,有的则已经快放弃了,反正吃亏的不是自己,谁乐意报仇谁去,它们已经转头去找刚刚逃跑的猎物,什么事情都没有吃饱肚子重要。

至于剩下的,则觉得草原不是安全的地方,也不管有没有收获,小心戒备着可能的攻击,渐渐拉高钻进云层,径直飞走。

分成三部分行动的恐鸟群威胁大减,决定留下来报仇的是其中一小部分。

皮赖德觉得己方可以行动了,看看能不能找点机会,他倒没想靠近恐鸟集中照顾的中心,那里有现成的食物,也有现成的危险,去追踪乱跑的其他猎物也比靠近那里安全。

他直起腰,招呼了着同来的战士,原来的所谓计划排不上用场,好在一起行动的战士都经验丰富,各种狩猎方法演练了多次,只要找得到猎物,有没有行动计划是一样的。

一侧传来耳熟的声音,对方还没有发现这边,像是在跟谁说话,但全部直起腰的人马战士也隐藏不住了,天上吵闹的嘎嘎声也无法形成干扰,明明相距不远的双方终于遥遥看到了对方。

皮赖德费力的辨认半天,才看清那个近似同类的家伙是谁,他脸色一沉“奥加安?”

“皮赖德?”奥加安却少了一些镇定,他的声音里有明显的颤音。

但他的行为却不见迟疑,走到落地的恐鸟旁边,弯腰摸索着什么,然后向后一抽,一柄鲜血泡透的投枪被他拿在手里。

双方的矛盾哪里还需要说些没用的废话,没有立马动起手来全是因为天上还有恐鸟盯着。

皮赖德敏锐的注意到奥加安的行为,他眼睛眯了起来,突然想到一个难以接受的情况,他非常不乐意承认这个被他赶出部落的家伙不仅没死,反而更加强大了。甚至强大到可以猎杀恐鸟。

首领没说话,跟在背后的战士们却低声私语起来,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龄稍大的战士高声问“奥加安,你来这里干什么?”

“如果你们不是刚刚才从地里冒出来的话,应该看见了我在干什么。”奥加安的语气不无嘲讽,“还记得卡里卡的名字代表什么吗?原来就是躲藏保命的英勇?皮赖德,看来你这个首领当得很成功嘛。”

皮赖德咬牙,没有说话。

身后的战士们哄的一声,也不知道他们是种什么样的心情,一双双目光扫向奥加安,又扫向一旁小山似的恐鸟尸体。

奥加安却没有心情跟他们眉来眼去,看了一眼暂时没有发动进攻的恐鸟们,弯腰敲下一枚恐鸟的牙齿,他身为人马,异乎寻常的热衷这种看起来没什么用的东西,甚至在还没有累计起数量时,把鱼人的牙齿撬下来挂在脖子上充数。

没道理放过恐鸟的牙齿。这是货真价实的荣耀,拿到卡里卡部落去,估计没几个战士比得过他。

“首领,我们走吧,我觉得不要跟奥加安起冲突才好,他反正也只是在这里活动,没到碎石谷去,管他干什么?”

的确,奥加安已经足够听话,上一次驱逐他之后,果然没有再靠近碎石谷,皮赖德的威严得以巩固,也给了他绝好的借口,既然不想跟奥加安动手,就大方的放过他吧,只要不去碎石谷,卡里卡部落不至于无赖到连生存权力都剥夺了去。

皮赖德直勾勾的盯着奥加安的背影,他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奥加安只要活着,估计他都难以心安。倒不是怕自身的地位或首领统治权力受到影响,一个还没成年就被迫离开部落的可怜家伙没有威信可言,资历老一些的战士之所以记得他,不是因为他是首领的后代有继承首领位置的权利。

而是因为卡里卡部落曾经有一个叫奥加安的年轻后代,在此前算得上是一大家子。

皮赖德是凭实力坐上首领的位置,不怕就这样被动摇权力。

他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人马的寿命并非无限,自己正在一天天老去,而奥加安好像也才成年,这家伙现在就能猎杀恐鸟,以后还有一定发展空间他如果哪一天杀回碎石谷,也不是不可能啊。

皮赖德忧心忡忡的想着,他突然很想现在就转头过去,带着一群战士把发展起来的威胁扼杀。

结果一转头,正看到奥加安还站在原地,他摸着脖子上的什么东西,裂开大嘴笑起来“皮赖德,你没有忘记我,我也不会忘记你,你等着,我奥加安有仇必报!”

他还是站在原地,头顶的恐鸟嘎嘎直叫却不敢落下来,给他平添了几分气势。

皮赖德到底没敢赌一把,挥挥手带头离开,其余战士顶多看了奥加安一眼,一个接一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