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走投无路

小说: 味香 作者: 茶暖 更新时间:2018-05-16 13:06:41 字数:2281 阅读进度:564/856

(第1/1页)

不用回头沈香苗便晓得身后的人是谁,因此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便径直往里头走。

后头的周兰儿见沈香苗理也不理她,顿时跳起脚来:“沈香苗,你将我害得这般惨,还想不管不顾了不成?”

连那个与沈香苗没有半分干系,曾经不过是伺候她,瞧着她脸色才能生存的贱婢红玉,沈香苗都还嘘寒问暖的,甚至还十分大方的邀请她到火锅店去做活,而她被沈香苗连累的这般惨,沈香苗却是置之不理。

这自然是让周兰儿勃然大怒,快走了几步走到了沈香苗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沈香苗顿时吓了一跳。

只是她吓一跳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周兰儿忽然过来拦住她,而是此时周兰儿的模样。

虽然还暂且论不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此时的周兰儿衣裳却是料子最差的粗布衣裳,几个补丁十分乍眼,更是带了脏污,似乎许久都不曾洗过了一般,头发也像是许久不曾梳过,有些打绺……浑身上下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更让人惊异的是周兰儿这张脸,从前那副养尊处优,保养得宜水灵灵的面容此时早已不在,此时能看到的是一张脸色蜡黄,似乎苍老了十岁,干瘦干瘦的宛若中老年妇人的脸。

沈香苗讶异的眼神在周兰儿的脸上略打了一个转儿,心中也是颇有疑问。

张家下人都被遣散,周兰儿想必也在其中,按照卢少业的说法也好,周兰儿的说法也好,都是给了一笔遣散费用可供谋生的,而周兰儿应该也是如此。

更令沈香苗诧异的是,早已有孕的周兰儿,此时应该大腹便便才对,可此时周兰儿肚子平平,俨然不像是有孕之人。

沈香苗略愣了愣,又忽的想了起来,从前卢少业似乎略提及过一次周兰儿之事,是说起来过的,周兰儿当时因为看到张意卿与田氏皆是被抓,连管家庆山都不能幸免,于是主动便求了堕胎药物,硬生生的打掉了腹中胎儿。也因为这件事,卢少业觉得此人心机颇深,没有丝毫的人情味,因而也没有特地关照底下人照拂。

说不准,这周兰儿此番行径也是被许多人鄙夷,所以也对她十分不友善。

这大约就是为何周兰儿现如今状况十分糟糕,而且肚子平坦的缘由了。

沈香苗方才狐疑的目光,此时倒是变成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只是这样的前后区别,倒是让周兰儿顿时十分气愤。

果然,这一切也都是沈香苗害得,瞧着她那一副什么都明白了的模样,显然也是知道内情之人,当真是可恶至极!

周兰儿顿时暴跳如雷,指着沈香苗的鼻子喝道:“你这般模样,莫不是想着装作不知情了去?休要想着逃了责任去!”

周兰儿说着,愈发的咬牙切齿,音量更是越发的高:“先前若不是拜你所赐,我也不会到了张家去,成了人人可欺的丫头,后来你又见我得势做了姨娘,吃香的喝辣的,心生嫉妒,处处刁难与我不说,更是连帮忙都不肯。”

“这也就罢了,你还见我衣食无忧,竟是到你不知廉耻勾搭上的卢大人那告状,将整个张家都置于死地,也想着将我害死,也幸亏我辨别局势,到了关键时刻索性打掉了腹中的胎儿,这才保住了性命,可到了最后,你竟然还不知足,竟是让人夺走了人人都有的遣散费用,让我半文钱都不曾落到手里头去!”

“现如今,我既是没了孩子,又身无分文,娘家更是嫌我晦气不肯让我进家门,还险些被人欺辱了去,你说说看,我现如今的惨状,可不就是全部拜你所赐?”

周兰儿越说似乎越伤心,也越愤怒,喝道:“你这样的蛇蝎心肠,现如今却是活的这般逍遥自在,天理何在?也该让旁人都晓得你这黑心肝的模样!”

沈香苗冷笑连连,看周兰儿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的不屑于鄙夷。

果然还是往常那副喜欢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旁人身上的那副模样,就连张家张意卿和田氏等人被抓的事情,竟然还要归咎于沈香苗因为嫉妒她日子过得好所以才求了卢少业去生事?

当真是应了那句,极品总有神逻辑这句话啊。

只是同一个疯妇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确切来说还不如对牛弹琴。

对牛弹琴让牛身心愉悦,心情好了肉还能长得好吃了一些,可和周兰儿这样的极品奇葩讲道理,非但没有丝毫的作用,还能把当事人气个半死。

因此,沈香苗本着,不与傻瓜论长短的原则,不做丝毫的理会,绕过周兰儿,便往里头走。

说了这么半天的话,沈香苗竟是置之不理,周兰儿越发的气愤难当,伸手便去抓沈香苗。

“啪”的一声,周兰儿只觉得手背上猛地痛了一下,下意识的便缩了手,瞧着沈香苗手中不晓得从哪里拿来的擀面杖,越发气愤:“竟是还敢打人!”

“你将我害得这般惨,不给我些银钱补偿,给我找个安身之所,谋个生活的路子也就罢了,竟是还敢打人!”

周兰儿气愤难当,双目几乎冒出火来。

沈香苗闻言,竟是觉得有些忍俊不禁,不由得嗤笑道:“这个怕是就是你来找我的缘由吧。”

毕竟依照周兰儿的性子来说,今日特地来寻了她,必定不会只是想发发牢骚,谩骂两句而已,现下看来,果真是如同她所猜想的那般,为的便是要来讨要些好处来的。

而周兰儿则是扬了扬干瘪消瘦的下巴,道:“自然如此,你将我害的这般凄惨,难道不该问你要些东西补偿?这不是天经地义之事?”

呵……呵……

沈香苗冷笑一声,挥了挥手中的擀面杖,道:“我觉得,我会给么?”

周兰儿顿时愣了一愣。

沈香苗就如同是茅坑里头的石头,又臭又硬的,可以说是油盐不进,自己从前也是吃过她不少的苦头,显然沈香苗是不会应了她的话的。

可是,现如今,她当真是已经走投无路了。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