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祸不及妻儿

小说: 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 作者: 黑岩敢和贫道抢师太 更新时间:2017-03-15 20:12:28 字数:4571 阅读进度:389/641

我虽然没有看疯狗和丧彪,但是陈秃子和螳螂却一直盯着疯狗他们,疯狗和丧彪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俩眼中跳过一丝狐疑的目光,但是他俩都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w w w . v o dtw . c o m)

那个暗杀我的人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跳出来的,这事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今天肯定要跟那个人搞一场心理战,才能把那家伙给逼出来。

我想到那块巨大广告牌砸下来的情景,心里就涌起一股杀意,我双眼放出寒光,恶狠狠的朝疯狗和丧彪看去,我看着他俩说道,“看来,那个人的全家是都不想活了!”

道上有句话,叫祸不及妻儿。那话的意思就是说,出来混只是这一个人的事情,如果跟对方有怨恨的话,只对付这个人就好了,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道上的人一般也很少伤及无辜,不过有时候也有例外,有时候仇敌把事情做的太过了,对方对仇敌太过仇恨,所以也会对仇敌的家属进行报复。不过这样的事情毕竟很少。

我之所以今天这样说,就是为了恐吓一下那个人,我想尽快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好让那家伙自己站出来。毕竟我没有真凭实据,如果那家伙不主动站出来的话,这事还挺难搞的。

我不喜欢杀人,我更不想冤枉任何人。

丧彪听了我的话,他终于有点坐不住了,他在那里双手有些哆嗦起来,我看着丧彪的神态,心里暗道,他吗的,看来这事应该就是丧彪做的,老子已经快突破丧彪的心理防线了。

我看着丧彪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丧彪,老子对你不薄,尤其是你在水族馆里的时候,我还救过你。你为什么要一直暗算我?这里面是不是你有什么苦衷?”

我这话说的软中带硬,我给丧彪了一个台阶,因为我老怀疑这事背后会有其他人,所以我直接就问丧彪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如果这事真是丧彪受到了谁的威胁,我回头可以考虑一下具体的情况,也许我会放这小子一马。

丧彪看着我镇定了一下情绪,他看着我说道,“磊哥,虽然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丧彪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丧彪还是那句话,不管江海这里发生什么事情,只要磊哥你一句话,丧彪我愿意为磊哥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丧彪这几句话说的很干脆,他的语气也很坚定,我听了丧彪的话,坐在那里看着丧彪,心中暗道,他吗的,难道暗杀这事真不是丧彪干的?我误会丧彪了?

我沉思了一下,没有吭声。我琢磨了一下,不行,江海这里的大哥个个都是人精,他吗的,老子可不能被他们给骗了。

我看着丧彪冷冷的说道,“丧彪,你小子就别装了!广告牌的事情和刹车片的事情我有证据,有人说那些事就是你搞的!”

我这话刚说完,疯狗已经直接站了起来,他站在那里看着丧彪骂道,“丧彪,真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竟然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磊哥平时对我们那么好,你竟然想暗算他?”

“江半城那老东西每个月都找我们要钱,可是磊哥什么时候找我们要过钱?磊哥最常说的话就是,大家都是出来捞饭吃的,都不容易!”

“磊哥,这事您别管了!”疯狗拍着胸膛看着我说道,“丧彪交给我了,我来收拾这小子!”

陈秃子听了疯狗的话,他当时就不乐意了,“疯狗,这里哪有你什么事?磊哥还没发话呢,就算要收拾丧彪,那也轮不到你!”

丧彪听了疯狗和陈秃子的话,他心里一急,也直接站了起来,他看着我急道,“磊哥,我丧彪还是那句话,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以前江半城是找我对付过您,可是那也是我被逼无奈!磊哥,你要是真怀疑我的话,就给兄弟一个痛快!”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磊哥一下,您可不要中了别人的诡计,有些人就是擅长背后捅刀子!”

丧彪说这话的时候,他一副慷慨激昂的表情,他的脸上那会充满了正义,他看起来很像一个准备奔赴刑场的勇士。

我看着丧彪脸上的表情,心里暗道,他吗的,看样子这事不像是丧彪干的,难道这事是疯狗干的不成?

我朝疯狗看去,只见疯狗在那里有些洋洋得意,我心中暗道,疯狗这家伙也够厉害的了,刚才我只是怀疑丧彪而已,可是一眨眼的功夫,疯狗就把屎盆子给扣到了丧彪的头上,难道疯狗才是暗杀我的幕后主谋?

疯狗见我看他,他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有些僵硬,“磊哥,您,您别看我,这事跟我可没关系!我这人对江湖上的事没什么想法,我也就是在江湖上混口饭吃而已!”

疯狗这家伙的胆子有点小,他之所以在江海这里拉了一票人,也是为了不受别人的欺负,毕竟这家伙在附近的乡镇有很多采沙场和石料场,他在江海这里还垄断了出租车行业,所以他需要养很多的手下。

陈秃子看着我问道,“磊哥,现在怎么办?”

我看着疯狗和丧彪很是头疼,他吗的,老子现在手里没有什么证据,还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暗算我。要是我稀里糊涂把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给做了,如果那人不是那个幕后凶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大家先坐!”我看着陈秃子摆了一下手,我的语气平和了许多,“我最近遇到了一些凶险的事情,所以我需要来找大家商量一下,刚才只是对兄弟们的试探,你们别太在意!”

既然我暂时把那家伙挖不出来,我只能先用缓兵之计,先安抚住疯狗和丧彪,等他们在谈话时露出马脚以后,再慢慢的调查他俩。

丧彪坐到了那里,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磊哥,我愿意为您去死,可是我就是怕您中了别人的诡计!”

疯狗也坐了下来,他拍着丧彪的肩膀说道,“丧彪,我刚才可不是针对你,咱们都是跟着磊哥混饭吃的,所以……”

“我明白!”丧彪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的眼里还是跳过一丝不满。

我看了疯狗和丧彪一眼,没有在他俩身上找到任何的破绽,我心中暗道,他吗的,看来这事还挺麻烦的,如果暗算我的那个人一直很小心,那老子迟早会被那家伙给干掉的。

这他吗的可怎么办?得想个办法把那家伙给挖出来才行。

丧彪喝了一口茶,他脸上的颜色缓和了很多,他坐在那里看着我问道,“磊哥,我最近一直忙着海鲜市场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江海市面上的事情,您刚才说的广告牌和刹车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坐在那里把那两件事情简要的说了一下,丧彪和疯狗都坐在那里认真的听着,他俩等我说完之后,都坐在那里没有吭声。

过了一小会,丧彪看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磊哥,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说!”我看着丧彪笑了笑,“虽然我刚才怀疑你,但是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我是这样想的!”丧彪坐在那里看着我解释道,“今天江海县明面上的大哥是我们三个,我们三个现在都坐在这里,可是磊哥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事跟我们三个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暗杀您的事也许是别人搞出来的?”

“那个人躲藏在暗处,他故意搞出一系列的事情,他就是为了让您和我们发生猜疑,如果我们互相斗起来的话,那么江海这里的集团实力将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也许就是那个躲在暗处的人最想要的结果!”

“那个人想坐山观虎斗,他想把我们几个人全给收拾了!”

我坐在那里听着丧彪的话,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心中突然一动,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又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疯狗听了丧彪的话,他的脑袋又开始在那里不停的抽搐,他拍手说道,“丧彪,你说的挺对,也许这事就是其他人搞的鬼,他希望我们三个和磊哥斗起来!就算我们几个没跟磊哥发生冲突,但是我们之间也失去了应有的信任,到时候隐藏在后面的那个家伙就可以把我们各个击破!”

陈秃子听了疯狗和嗓子报的话,他站在那里用手不停的挠着他的大脑门,“磊哥,疯狗和丧彪说的都很有道理,也许这事就是其他人故意搞的,那个人为了让我们江海这里乱起来,他好渔翁得利!”

丧彪见陈秃子和疯狗都支持他的看法,他坐在那里很是兴奋,“磊哥,这事往深了说,也许是外地其他势力故意搞的鬼,他们想分化我们江海的势力,如果我们江海这边的势力弱了,其他人好趁机踩过来!”

丧彪的话让我心中一动,他吗的,我知道这事是谁搞的鬼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刘军搞的鬼?刘莹上次跟着我差点出事,刘军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他心里仍然对我不满。

刘军故意带人先离开这里,然后他再找人偷偷摸摸的准备干掉我,以华东刘家的资金和实力,找些像样的杀手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那些杀手把我做掉的话,那也算让刘军出了一口恶气。如果那些杀手没有把我做掉,那我肯定也会怀疑陈秃子他们三个人,等我和陈秃子他们几个人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刘军正好带人踩过来。

因为阿虎说过,江海这里很多地方靠海,这里可是油水很大的地方。他吗的,一切都是为了钱!

我坐在那里想着心事,心中杀意不停的涌动,我心中暗道,他吗的,如果暗杀我这事真是刘军干的,那老子不管他是刘军还是黑军,老子都要去华东刘家搞他一下,让他知道我黄磊也不是好欺负的!

陈秃子他们三个人坐在那里,他们看着我脸上冷冰冰的样子,他们一个个都没说话,我身上散发的杀气让他们觉得很是惊慌。

陈秃子看着我心里不停的暗道,磊哥的功夫好像又进步了,他身上的杀气怎么如此逼人?

我点燃了一根白沙,坐在那里静静的想着,既然刘军找人来搞我,那肯定江海这里会有刘家的人,到时候,我只要把刘家的人给挖出来就行了。

可是,究竟该怎么把华东刘家的人给挖出来呢?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从口袋里摸出电话一看,只见电话竟然是阿星打来的。

我看了陈秃子他们一眼,对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先在这里等着,我出去接个电话!”

陈秃子他们应了一声,接着我起身就走出了包间,我朝包间外面走了一段距离,接着我接起了阿星的电话,“外甥,有什么事?”

“二舅,我找到狗主人了!”阿星在电话那头很兴奋的说道,“二舅,那个狗主人太狡猾了,他隐藏的真深!”

我听了阿星的话,心中暗道,看来阿星这小子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他竟然挖出了华东刘家的人。

我对着电话问道,“外甥,对方是不是华东刘家的人?”

“华东刘家的人?”阿星在电话那头一愣,他对着电话说道,“二舅,你搞错了,狗主人就在江海,电话上说话不方便,十五分钟后,湖心公园北门见!”

阿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拿着电话站在那里楞住了,他吗的,刚才老子一直以为是华东刘家搞的鬼,可是听阿星说话的样子,这事跟华东刘家应该一点关系也没有。

阿星说狗主人就在江海,难道是陈秃子他们三个人干的?不过也不对,如果是陈秃子他们干的,那阿星刚才就应该给我说了,那他吗到底是谁躲在江海这里阴我?

我揉了揉鼻子,心中暗道,他吗的,看来躲在后面的那个人还挺狡猾的,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阴险,他是个非常阴险的家伙。

我转身就朝包间走去,陈秃子见我走进包间,他看着我问道,“磊哥,没事?”

“没什么事,这样,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大家都先回去!”我看着陈秃子他们交代道,“今天刚开始搞的大家都有点不愉快,我希望大家忘掉刚才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这样江海这里才能稳若金汤,大家才能更好的赚钱。最近江海这里不太平,你们都小心点!”

“明白!”陈秃子他们三个人都看着我点头说道,“刚才的事,我们不会往心里去的!”

我也没再跟陈秃子他们啰嗦,我给他们挥了一下手,然后转身就朝一楼走去,我很快就走出了茶社,然后我打了辆车就朝湖心公园而去。

我坐在车上心里很是焦急,他吗的,老子太想知道那个幕后黑手是谁了,你他吗的敢暗算我,老子非想办法弄死你不行!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