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活马当作死马医

小说: 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 作者: 黑岩敢和贫道抢师太 更新时间:2017-10-30 05:15:11 字数:4289 阅读进度:564/641

丁大富看了我一眼,他笑嘻嘻的问道,“黄先生,看您的样子,您似乎心里有了合适的人选,”

丁大富这家伙从小就在街面上做生意,所以他也是猴精猴精的,这家伙善于察言观色,我也没跟丁大富说那么多,我拍了拍丁大富的肩膀,“大富,你还得在工地这里盯两天,我要联络上那个朋友的话,得需要时间,”

丁大富拍着胸膛对我说道,“黄先生,没问题,别说是在工地上多盯两天,就算是在工地这里盯上两个月都行,”

“黄先生,您人好,我丁大富服您,”

我听了丁大富的话,想起了下洼村希望小学的事情,我看着丁大富叹了口气,“大富,希望小学的事情,确实是我没有搞好,要不然的话,你们村里的那两个小学生也不会死……”

丁大富看着我说道,“黄先生,这事其实不怪你,我们村的人都知道这事跟你没关系,他们都知道是姓乔的那小子在背后搞的鬼,”

“可是那两个小学生的家长脾气有点犟,他们非要替他们的孩子报仇,所以这事才闹到了条子那里,我去劝过他们好几次,可是人家非不干,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没有办法……”

我听了丁大富的话,看着丁大富叹了一口气,“人家家里的孩子死了,这事我也有责任,说到底,还是我太大意了,我没有把乔杰那小子给看清楚,”

丁大富看着我说道,“黄先生,您别这么自责,其实我们下洼村里的人都挺感激你的,您给我们村里修了路,我们村里下雨天的时候,大家再也不会一脚泥了,”

“还有,我们村里有几十号人在学区房的工地上干活,大家都有了收入,再也不用去外地了,黄先生,您是我们村的大善人,”

我听了丁大富的话,想起了那两个失去孩子的家庭,我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我看着丁大富说道,“大富,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给你转四十万,你把这笔钱交给那两个失去孩子的家长,也算是我对他们的一点补偿,”

“黄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真的不用了,”

我看着丁大富有些生气的说道,“别啰嗦,赶紧的,”

丁大富见我执意要给,他把他的银行卡号给我说了一下,然后我用手机给他转了四十万,那四十万刚转过去,丁大富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

丁大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他看着我说道,“黄先生,钱已经到了,”

我拍了拍丁大富的肩膀,“大富,这两天辛苦你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我直接走出了售楼部,丁大富跟我一起出了售楼部,他出了售楼部之后,就直接去旁边的工地了,

我钻进了汽车里,然后我开着车就朝望海1号别墅而去,一路上我开的很快,车子很快就驶进了望海别墅的大院,

我把车停到了1号别墅的门口,我下了车,然后直接就走进了1号别墅,

夏雪和肉丸子她们三个女生正坐在大客厅那里吃水果,肉丸子见我进来,她看着我高兴的说道,“土包子,你回来的正好,这是刚买的菠萝,你赶快过来吃,”

我走过去拿起了一块菠萝吃了两口,然后我看着夏雪说道,“夏雪,我有点急事,得马上去江海县一趟,”

夏雪看着我问道,“土包子,你都在外面忙了一天了,这天马上就?了,你明天去不行吗,”

我看着夏雪说道,“江州这里最近不太平,我晚上去的话,正好可以?痹一下江州的那些大哥,让他们以为我一直在望海1号别墅,这样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

“我等会坐大巴车去,迷你车放在别墅门口,这样别人都会以为我在别墅里面睡觉,”

夏雪听了我的话,她看着我关心的问道,“土包子,你去的这么急,江海县那里没出什么大事,”

“江海没出什么大事,”我看着夏雪安慰道,“江州这里的学区房没人照看,我要去江海那边找个懂行的人,来江州这里帮我招呼工地上的事情,”

肉丸子本来正在那里吃水果,她听了我的话,当时就好奇的问道,“土包子,你去江海县找帮你看工地的人,你在江海又不认识什么工程师,你去哪找人,”

“难不成陈秃子和丧彪他们谁会盖房子,”

肉丸子这一说,叶子琪也看着我奇道,“包子哥,肉丸子说的有道理,你去江海县找谁啊,”

我朝夏雪看了一眼,发现夏雪也在那里好奇的看着我,我知道我要是不给她们三个人解释一下的话,她们三个人肯定会在那里一直不停的问我,反正这事她们迟早都得知道,我现在告诉她们也无所谓,

我揉了揉鼻子,看着她们三个笑了笑,“你们这三个小傻瓜,你们忘记了,咱们在临湖雅苑的时候,认识一个盖房子的高手啊,”

“那个高手是个工程师,而且他盖房子的速度还不慢,他对工地上的事情很懂……”

肉丸子把一块菠萝塞进了嘴里,她用桌子上的纸巾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她看着我奇道,“土包子,你小子就别卖关子了,那个工程师到底是谁,”

我看着肉丸子笑道,“肉丸子,你这家伙真是记吃不记挨,你都忘记了,你还差点拿擀面杖跟那家伙干起来呢,”

肉丸子用手拢了拢她的头发,她看着我奇道,“土包子,你小子又在那里乱放屁,像我这样下得厨房、出得厅堂的淑女,怎么会提擀面杖和别人打架,你明显在说瞎话,“

夏雪轻轻的拍了肉丸子一下,“肉丸子,你都忘记了,我们临湖雅苑刚开张的时候,杜云鹏在我们对面搞了个工地,那个工地三天两头来咱们临湖雅苑找?烦,那时候,你是不是天天提个擀面杖准备跟对面干架,”

夏雪这一说,肉丸子想了一下,她忽然跳了起来,她看着我说道,“土包子,我知道你要去找谁了,你是准备找那个长的很像阴阳先生的刘工,”

我看着肉丸子笑了笑,“肉丸子,这次算你聪明,看来你最近吃了不少的核桃,”

“那是,我跟夏雪没事就坐在阳台那里吃核桃,”肉丸子突然醒悟了过来,她看着我大叫道,“土包子,你小子又说我脑子笨,看我不掐死你,”

肉丸子说完就朝我直接扑了过来,我往旁边一闪,肉丸子就扑空了,肉丸子扑的那一下很用力,她胸前的那两团巨大在那里不停的晃来晃去,

我看着肉丸子的那两团巨大,心里暗道,他吗的,几天不见,肉丸子那里似乎又大了许多,他吗的,不是说吃木瓜才补那里的吗,难道吃菠萝也长哪里,

肉丸子还准备继续朝我冲来,夏雪急忙拉住了她,夏雪看着她说道,“好了,肉丸子你别闹了,现在说正事呢,”

“土包子,你怎么会想到去找刘工的,要知道,那家伙可是杜云鹏手底下的人,虽然杜云鹏和杜飞都死了,但是你怎么能确定他一定会为你所用,”

“而且就算那个刘工真的跟你来到了江州,那你怎么能确定那个刘工回对你忠心耿耿,上次你在乔杰那里就吃了个大亏,这次可不能在同一件事上再摔倒一次了,”

夏雪这一说,叶子琪也在旁边说道,“包子哥,夏雪说的有道理,这事你可要自己想清楚,”

我揉了揉鼻子,看着夏雪说道,“夏雪,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是由于工地那边没有人招呼,所以学区房工地全面停工,江州这里买了学区房的那些人今天刚去工地闹了一通……”

“我已经答应了那些人,三天后,学区房准时开工,”

“如果我要从江州这里找人的话,那冒的风险就太大了,因为很多做地产的工程师都跟四大恶少认识,如果我找江州本地的工程师,保不起又会被他们给下套,”

“我们在江海县的时候,那个刘工把对面的工地管理的井井有条,他对工地上的事情很精通,当时他在杜云鹏手下干活的时候,他不管做什么事,都对杜云鹏很维护,那家伙最起码是个拿钱出力的主,”

“再说了,江海和江州有一段距离,四大恶少应该跟刘工素不相识,所以,如果刘工能来江州帮我的话,学区房工地的事情马上就能解决,”

“当然了,这有点冒险,不过现在死马当作活马医,拼一下试试看,”

夏雪听了我的话,她看着我点头说道,“土包子,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行,你先去江海那边看看,如果那个刘工可以的话,就把他带回来,如果不行的话,那你回来咱们再商量,”

叶子琪看着我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包子哥,你是最棒的,我永远支持你,”

肉丸子白了叶子琪一眼,“脑残米分,我就跟你不一样,土包子,你早点回来,我给你包饺子吃,”

叶子琪看着肉丸子嘘道,“切,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肉丸子听了叶子琪的话,她嘴一撅又准备跟叶子琪掐起来,夏雪拍了她俩一下,“好了,你俩少说两句,”

夏雪看着我说道,“土包子,那你早去早回,”

我看着夏雪点了点头,“我收拾一下再走,省得被别人认出来,”

我上二楼简单的化装了一下,我戴了个帽子,然后又戴了个平光镜,接着我穿上了一件大风衣,我下楼跟夏雪她们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快速的走出了1号别墅,

我在院子大门口打了一辆车,然后就去了长途汽车站,我到长途汽车站的时候,去江海县的最晚一班车正准备发车,我急忙拦住了那辆大巴,然后我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就坐了下来,

一路无话,大巴开的很快,几个小时后,大巴车终于到了江海县,

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乎乎的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9点半了,

我想了一下,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江海了,我就趁这次机会悄悄的去陈秃子下面的那些夜店看看,看看陈秃子把江海这里管理的怎么样,反正我随便找个大一点的夜店看看,然后再找人问一下,就能知道陈秃子在哪了,我跟陈秃子下面的很多人都脸熟,说不定他们看场子的大哥还认识我,

我打定了主意,就走出了长途汽车站,我在站外面拦了一辆出租,我对着出租司机说道,“师傅,去大富豪夜店,”

那个司机应了一声,他一边发动着汽车朝前驶去,一边看着我问道,“哥们好雅兴啊,刚下车就去夜店玩,”

我看着那个司机随口说道,“我在上看到的,听说大富豪里面的妞不错,”

那个司机脸上看着我淫笑了一下,“那是,大富豪里面的可都是极啊,”

那个司机没有再说话,他开车就朝远处驶去,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出租车朝前开了二十分钟,那辆出租就停到了大富豪夜店的门口,我看着那个司机问道,“师傅,多少钱,”

那个司机看着我笑了一下,“兄弟,两百块,”

我听了那个司机的话,看着那个司机问道,“兄弟,你好像搞错了,从车站到这里顶多也就十五块,你问我要两百,”

“少他吗的给老子装洋蒜,”那个司机看着我怒道,“这里是江海县,出租车就是这价钱,你小子是给也得给,不给还得给,掏钱,”

我看着那个司机的横样,心里暗道,他吗的,老子是遇到宰肥羊的出租车司机了,

我看着那个司机淡淡的说道,“兄弟,你这叫宰客,我可以投诉你的,”

那个司机听了我的话,他当时就恼了,他直接从脚下拿出了一根钢管,“投诉我,我看你他吗的是活腻味了,老子今天弄死你,你信不信,”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