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门

小说: 我家爹娘超凶的 作者: 夜惠美 更新时间:2019-05-21 13:59:24 字数:2268 阅读进度:10/238

“你好!”

蒋四姑奶奶咬牙切齿吐出这两个字之后,提起湿哒哒的裙摆转身快步离去。

她裙摆上水珠儿掉落在青砖上,留下凌乱的湿痕。

蒋氏高声笑道:“四妹记得来玩儿啊。”

顾嘉瑶明显看到她加快奔跑的脚步,嘴角不由得弯起。

“你们两个留下!”蒋氏出声阻止紧贴着墙根溜走的两个仆妇。

“把屋子重新拾掇出来,座椅地面擦拭干净。”

顾嘉瑶掐着腰吩咐命令,一副小姐做派。

她舍不得娘亲再劳累,有现成的劳动力不用,她又不是傻子?

“四姨母让你们来伺候我娘,她有事离开了,你们两个就留下来吧,往后洒水扫地的活儿先承起来,干完活儿再去厨房端些吃食过来。”

这两人算是府中的管事妈妈,很少做洒水清扫的活儿,听见顾嘉瑶的吩咐,本能露出抗拒。

蒋氏冷笑一声,“我女儿指使不动你们?”

“不……大姑奶奶,我等听表小姐吩咐。”

两人连忙提起水桶,方才的画面太过震撼,她们不敢招惹大姑奶奶这只母老虎。

府上关于大姑奶奶的传说竟是真的!

蒋氏自从出嫁后很少归宁,同长兄闹翻之后,更是断了同娘家的联系,这两人本是蒋四奶奶从婆家带回来使的,只隐约听过蒋氏的传闻。

当时她们还当笑话听。

谁知蒋氏比传闻还要厉害几分。

有她们忙碌帮忙,蒋氏自是轻松不少,顾嘉瑶眼见着两个仆妇被蒋氏指使得团团转,娘亲洁癖的毛病并未因穿越而改变。

用过饭食之后,仆妇退了出去。

蒋氏说道:“回去同四妹道声谢。”

两人尴尬应了一声,主子听见这话定然摔茶盏出气。

蒋氏带着顾嘉瑶躺在同一张床上,窗外斜射进来点点星月光芒,银白清冷。

“明日我先出去打听消息。”顾嘉瑶很累却睡不着,“娘同我说说蒋家的事呗。”

蒋氏合眼说道:“顾熙相貌出众,脸长得好看,年轻时比现在还要好看。蒋家四小姐也是相中他的,只是她没抢过我。当初蒋大老爷已经帮我选了一门好婚事,几乎都要下定了,结果我以死相逼,嫁给顾熙。”

“那桩好婚事便给了蒋家四小姐,就是今日来的你四姨母。她也是不乐意的,据说是被她娘压着上了花轿拜堂。”

“她怎么也住在蒋家?”

顾嘉瑶看得出她家底颇丰,是个有银子的。

蒋氏打了个哈气说道:“她夫家姓王,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同她因为顾熙当年狠狠撕扯了一番,往后你碰见她多加一分小心。”

“她娘对您和大舅舅如何?”

“不好不坏。”

蒋氏沉吟片刻,再次唤醒脑子里原主残留的记忆,“她不是人人称赞的好后妈,却也不是黑了心肠一个劲为儿女们算计的坏继母,蒋家大老爷至今奉养着她,可见她在为人处世上还成。”

“以前的蒋敏挺偏激的,对继母抱着本能的恶意,闹过不少的事儿。”

蒋氏轻声说道:“她不偏激也不会用一份毒药害死全家,期望他们也有穿越重生的机会。”

顾嘉瑶眸子亮亮的,蒋氏为她盖上锦被,“明儿你不是要出门寻证据去?还不睡?你爹不在,不是还有我陪你。”

蒋氏把顾嘉瑶往怀里带了带,不知是抱怨还是愉悦,“又得重新养一遍你!这次决不能在顺着你的心意,整日混吃等死没个志气。”

顾嘉瑶不知该怎么说,她只是身体还没长大而已,缓缓闭上眸子,最重要就是帮父亲洗脱冤枉。

可蒋家生意遭受重创又透着诡异,顾嘉瑶有预感不弄明白的话,蒋家的事定会连累他们一家。

本以为一会才能入睡,顾嘉瑶再睁开眸子时,天光已然大亮,蒋氏都已经把早膳从厨房提回来了。

“用我帮你穿衣不?”

“……不用。”

顾嘉瑶揉了揉眼睛,赖洋洋坐起身,到底还是十几岁的身体,太容易累了。

衣裙还要解决,顾嘉瑶总能穿上身,唯一麻烦是发髻,梳理一个马尾出门,她太引人侧目了。

“小红进来吧。”

蒋氏对门口喊道。

一个年纪大约十岁左右的女孩子走进来,鸭蛋儿脸,杏眼桃腮,明眸皓齿,俏丽可人。

她脸颊上有几颗雀斑,更显可爱。

“给小姐请安。”

小红直接跪了下来,对顾嘉瑶磕头道:“以后奴婢就侍奉您了。”

顾嘉瑶连忙拽小红起身,她写文是一回事,可使用童工,还让她跪下,顾嘉瑶本能大舒服。

“娘,她是……”

“我从你舅舅手中要来的,以后她就跟着你,也不用她做重活儿,帮你梳头就成。”

蒋氏说得轻松,过程绝不是那么简单,小红明显对蒋氏含着感激之情,“奴婢一定伺候好小姐,不让姑奶奶失望。”

小丫头握紧拳头发誓。

顾嘉瑶还能说什么?

她娘连丫鬟都找好了,还说对她严格要求?

小红主动帮顾嘉瑶梳好发髻,轻声赞道:“小姐长得真好看,比府上的小姐和表小姐都要好看。”

不好看的话,穿越大神能给她布置下苏天下的人设?

顾嘉瑶尚未成年,却可以断定是美人胚子。

用过早膳,蒋氏同顾嘉瑶兵分两路,蒋氏拿着打劫地痞流氓得来的银子去知府衙门探视顾熙。

顾嘉瑶主动说去调查苦主,蒋氏犹豫片刻答应下来,并让小红一直跟着顾嘉瑶。

听差役提过一嘴,状告顾熙的苦主是城东的小酒馆掌柜。

有小红引路,顾嘉瑶很快到达城东,她发现城东酒馆很多,她不知到底是哪一家的掌柜。

不过来城东饮酒的人很少有达官显贵,酒客穿戴寻常,还有一些不远码头上干重活儿的力士。

好在出门前顾嘉瑶换了一身男装,又特意用脂粉掩盖面容,把肌肤涂成古铜色,因此她和同样便装的小红并未引起太多人的侧目。

顾嘉瑶身上的衣服干净却也是浆洗过很多次的,不似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