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甥舅

小说: 我家爹娘超凶的 作者: 夜惠美 更新时间:2019-07-18 17:04:42 字数:2353 阅读进度:82/238

随从不敢言语。

睿王继续迎着阳光看石头,璀璨光亮的钻石光芒仿佛摄入他纯黑的眼底。

钻石?!

是个好名字!

睿王将钻石抛起然后轻松握在掌心,随意吩咐:

“传话出去,本王收集这种石头。”

“是,王爷。”

随从对睿王殿下的命令没有任何异议。

喜欢了,收集也没啥。

比起王爷以前的古怪命令,这已经算是很寻常了。

“让我进去,我来找阿泽,让我进去!”

“王爷请稍后,我家王爷正在处理政务。”

大帐门口,赵王同李侍卫等人对峙。

入宫都是大摇大摆的赵王竟是奈何不了外甥的侍卫?

赵王深感丢人,跺脚嚷嚷:“阿泽,我是你舅舅啊。”

营帐中走出侍卫,“王爷让您进去。”

赵王这才高兴起来,快步进了营帐。

慕容泽慵懒坐在主位上,缓缓宽着茶水。

虽然慕容泽只住营帐,不去广州城。

但是营帐的摆设铺陈可是极为华丽。

大颗的宝石,以及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随处可见。

软塌上铺得锦缎被褥,据说每年也只得个十匹的雪缎竟被慕容泽做了被面!?

赵王惋惜摇头,若是把雪缎送给女子做一身衣衫,一亲芳泽怕是很容易。

莫怪外甥不进女色,就阿泽这糟蹋好东西的性子,且不解风情的言行,哪个女人肯在他身边?

还不得比他吓死?

阿泽一旦疯狂起来……赵王打了个哆嗦,仿佛面前突然出现地府阎罗一般。

赵王又看了一眼外甥,嘀咕一句单凭阿泽这张脸,女人都得往他身上扑!

也无须赠送女子雪缎同珠宝首饰。

“都是慕容家的子孙,怎么你小子就这么俊美?我家老五都比不上你。”

赵王闷闷说道:“你娘只是清秀而已,许是连清秀都算不上,你爹……”

“赵王的训练完成了?”

慕容泽长而浓密的眼睫微动,缓缓开口却是询问自己的随从。

赵王直接跳起来,五大三粗的身材站起来好似一只大熊:

“你少来折腾我,如今天下承平,安稳得很,已无须再征战了,你给我那个训练计划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因为慕容泽的安排,赵王已经好几日吃不香睡不好了。

更没空去城中喝酒品美人。

“老五就算了,你安排人训练他,我也愿意他吃点苦头。”

赵王气势汹汹,杀气腾腾,摆出一副同慕容泽不肯罢休的气势:

“我征战多年,如今咱们家得了天下,也该享受一二,一群宵小之辈翻不起风浪。”

“我是长辈,阿泽,书上都说你得孝顺长辈!”

慕容泽看了赵王一眼。

赵王底气立刻卸掉一大半,“……除了陛下之外,我也养过你几日,你小时侯还骑在我脖子上过。”

“嗯。”

慕容泽勾起嘴角,“除了陛下之外,几个舅舅,我也都报答过呢。”

赵王颓然坐下来。

没错。

慕容泽对他,对他的兄弟们都他奶奶有救命之恩!

这次南下剿匪平叛,不是慕容泽果断,他怕是很难这么轻松就抓到那群该死的前朝余孽。

更不可能将功赎罪得到陛下的奖赏,毕竟出京前,他可是才惹恼了太后娘娘。

阿泽也是帮他在太后娘娘面前求过情分。

“练好平衡,您才能不再晕船,习惯海战。”

慕容泽声音很冷淡,“别以为前朝余孽掌握了比我们更快更坚利的战船就能为所欲为,舅舅,我同陛下一样,不喜欢被人威胁!”

慕容泽放下茶盏,“早晚有日,我当亲率大军踏平他们的老巢!登上那一片海岛。”

“好,阿泽是个有志气的,皇上同我们没白疼你。”

赵王舔了舔嘴角,“你去打海战,我留在南边随时支援你。”

他一脸菜色,不安动了动身体,“我这把老骨头上不了船。”

跨海作战?

赵王是拒绝的。

晕船的感觉让他想死!

“即便做后援,舅舅也该多做一些训练,我送去的训练计划也是为舅舅早日适应。”

“……阿泽。”

赵王凑近了一些,仿佛外甥脸上的汗毛都能看个清楚,“最近我总觉得你不大对劲,火气有点大,现在又没有战事让你发泄,你……你也别忍着,其实女子也能消火。”

“城中的千金小姐,还是青楼名妓,只要你看得上,我立刻让人带过来伺候你!”

“阿泽,我同陛下都担心你……你憋坏了,咱们慕容家男人就该征服最漂亮的女人。”

慕容泽眸色一暗,眼白渐渐染上一抹血红。

赵王连着后退了几步,“阿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仿佛背后有人追杀赵王一般,赵王飞也似得跑出了营帐。

大步奔跑出很远,赵王才能缓口气,擦拭额头的冷汗。

阿泽住军营再适合不过,起码这些跟着阿泽出生入死的将士都能扛住阿泽突然发狂。

这要是在城里,阿泽毁了那座城也不奇怪。

“爹,您同睿王说了吗?让他把派来督促我训练的人叫回去?”

赵王五公子累成一条狗,“这日子我是一刻都过不下去了。”

赵王挠了挠头,“我忘了!”

“……爹……”

“叫什么叫?”

赵王一巴掌拍在儿子肩膀上,“你有本事你直接去同阿泽说啊,你行你去,往后你别找我。”

“你说你同阿泽也查不了几岁,战功不如他圣宠不如他,两宫太后把阿泽当做宝贝疙瘩,甚至就连相貌也不如阿泽,本王白养了你们一群蠢材,不说给本王脸上添彩,还让本王同你们一起遭罪。”

赵王狠狠骂了随行的儿子们一顿,心中泛起酸涩遗憾。

他儿子们都已经习惯了。

毕竟父亲在睿王那里受了郁闷惊吓,总会拿他们出气。

从小到大,慕容泽就是压在他们头上不可逾越的高山。

他们所有的不服气早就在一次又次的打击中烟消云散了。

事到如今,和慕容泽同辈的人没一个敢针对睿王。

其实连赵王等做舅舅的人都认输了。

只可惜慕容泽不是陛下的亲子!

这也是陛下最为遗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