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温柔

小说: 我家爹娘超凶的 作者: 夜惠美 更新时间:2019-08-27 00:35:59 字数:2295 阅读进度:132/235

蒋二爷尚未来得急擦干眼泪,抬腿飞快向外跑去,“备马,备马,去顾宅。”

尽人事,听天命。

在蒋二爷匆忙赶到顾宅时,他发现自己低估了大姐同大姐夫。

蒋四奶奶连门都没进去!

当然也没有随从招呼蒋四姑奶奶同未来的赵王侧妃。

“二哥,你看大姐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寒碜我吗?”

蒋四姑奶奶总算盼来了娘家人,指着贴在门上的纸条,“不许我进府,还把我等同于畜生!这就是大姐的待客之道,我是没什么的,可媛姐儿如今身份不一样——”

蒋二爷直接拽着蒋四姑奶奶往马车上塞,也不管是否会伤到她,“你少说几句,许是媛姐儿还能入了赵王府。”

“我们是亲戚,她是我姐姐,这等好消息自然要告诉她的。”

“大姐得到媛姐儿的消息比不你迟。”

总算是把人塞进马车去了。

“娘——舅舅您怎能这么对娘?”

媛姐儿衣衫华美,明艳娇贵,比往日多了一抹傲气。?蒋二爷一想到这么鲜嫩的女孩子就要入了赵王那个狼窝,不由得心疼啊。

他翻身也上了马车,好在马车很宽阔,多他一人并不显得拥挤。

“四妹你先别说话。”蒋二爷喝止道:“有些话我要同媛姐儿交代,这事关她以后能过什么样的日子。”

蒋四姑奶奶嘴嘴唇动了动,抱怨道:“你还担心媛姐儿,我以为你早就被大姐拽去了,媛姐儿嫁进了王府,虽是侧妃,但那可是赵王的侧妃,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后我们都要指望着媛姐儿。”

蒋二爷不理会她,坦率说道:“媛姐儿你做了那样的丑事本来只能送去寺庙出家,是大姐夫牺牲了一些东西换得赵王殿下点头纳你为侧妃。”

媛姐儿眼里闪过不满,“二舅舅太高看了大姑父,倘若大姑父有能说动王爷的本事,还不得为瑶表妹谋划?赵王殿下是喜爱我,这才聘我为侧妃的。”

虽然赵王老了点,可权势地位够高,入了赵王府,她还可以多见见五公子,这可比嫁给瘸子好多了。

她这么年轻,容貌也出众,赵王殿下一准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对她宠爱异常。

娘亲说过,老夫少妻中的老男人都是最懂得疼人的。

她嫁给功成名就的赵王,不用陪赵王苦熬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赵王只是把你当作可有可无的玩物。”蒋二爷无奈陈述事实,“大姐夫根本就没想过把瑶瑶嫁给王爷勋贵,你以后若是想过得好,最好谨言慎行,少听你母亲的,更不要同二公子或是五公子见面,乖巧懂事点,赵王殿下许是能多宠你一段日子,生下儿女,你以后也能有个指望,赵王殿下在美色上无所顾忌,他却是看中儿子的,总会给儿子一份产业。”

媛姐儿撇嘴说道:“二舅舅太小看我了,我就不能独占赵王的宠爱?我可不是个指望儿子的女人,那样也太可悲了,赵王殿下对我的很好,二舅舅不信的话,我头上的珠钗都是赵王让人送来的。”

她轻轻抚摸着头上凤凰形状的珠钗,凤嘴中含着的珠子颗颗饱满,形状大小相同,甚是难得。

蒋二爷叹了一口气,颓然说道:“赵王殿下兴致来时,送青楼花魁的首饰不比你头上的钗环差。”

“男子尊重喜爱一个女子,不是赵王殿下对你这般——”

就在此时,顾宅大门打开,一匹枣红马被牵出来。

顾嘉瑶带着兜帽坐在马背上,身材高大的石泽为她牵着缰绳。

他甚至弯下腰握住她的脚踝,往马镫里再放一放。

顾嘉瑶轻声说:“不用你帮忙,我自己一人可以骑马。”

石泽直到确定顾嘉瑶双脚真正踏在马蹬上,才站直了身体,抿了抿唇角,“这匹马是罕见的名驹,性情暴烈,虽然被人驯服,但想要顺利骑上它,你——还需要多磨练一番骑术。”

“你的意思是我半吊子的骑术骑它很危险?”

顾嘉瑶舍不得摸了摸马匹的鬃毛,手感特别好,这么神骏的马匹不骑出去遛一圈,她有自己错过一个亿的遗憾。

“睿王殿下也是,送礼物赔罪却是送了宝马名驹。”

沉船的事总归是赵家商行的问题,即便是意外也是他们的错。

慕容泽便使人送了一些礼物到顾宅赔礼压惊。

原本顾熙是不收的,毕竟睿王救了顾嘉瑶,他们还把连弩送给了赵王。

可是来人却说,若是不收,下次睿王殿下亲自登门,带来的赔礼只会更重。

让睿王为沉船亲自道歉?

只要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顾熙只能收下礼物,顾嘉瑶第一眼就看好了这匹马。

石泽拍了拍马头,方才仿佛倨傲无比的名驹此时乖顺得如同一只小猫,大大的眼中隐含着一抹讨好,一分畏惧之色。

这马内心戏同样不少啊。

“有我在,师妹就没有危险。”

石泽牵着缰绳,“我再仔细教教师妹骑术,省得师妹去京城被人轻视了去。”

“你怎么知道旁人会轻视我?”

“宁远侯的女儿是京城最有名的小姐,容貌出众,品行极好,备受闺秀小姐们推崇。”

石泽眼底闪过一抹诡异,“听说她最有可能去做睿王妃了。”

“那是应该轻视我。”顾嘉瑶洒脱一笑,“我哪里也比不上她呢,师兄,承认别人比自己油秀,其实不难啊。”

她本就不是出类拔萃的人,也没心思去追求极致。

顾嘉瑶眸子明亮,轻笑道:“我最爱同不如我的人相比啦,特别有成就感,横竖我是不可能落到最后一名的,总有人比我差呢。”

石泽侧头望着少女的笑容,黑亮的瞳孔越发深邃专注。

“你看到没?那才是真正的宠爱同喜爱。”

蒋二爷指着石泽,媛姐儿眼底闪过羡慕,却是哼道:“一个穷小子罢了,能同赵王殿下比吗?”

“你还看不明白?瑶瑶骑得马是睿王殿下送去的,瑶瑶她被睿王殿下带去战船上,不说南边的闺秀,就是京城的小姐哪一个能靠近睿王殿下?”

远处一队身穿黑铠的人骑马而来,停在顾宅门口,“睿王殿下送上拜帖,明日拜访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