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分裂吧

小说: 我家爹娘超凶的 作者: 夜惠美 更新时间:2019-09-19 13:13:42 字数:2348 阅读进度:170/238

慕容泽清冷的目光看过来。

谢大人后背绷紧,上了年岁的人此时却站得笔直。

“你知道了。”

“是。”

“你话太多了,是本王的人,谁也抢不去。”

“王爷……”

谢大人犹豫半晌说道:“您也不是看重顾小姐与众不同?她应该不会背弃石泽,而顾熙夫妻也更看重石泽。”

慕容泽抿了抿薄唇,“他不是我,以后面对他时,你只当是个平民小子,无需敬畏。”

“王爷……您是不是再找个大夫……”

谢大人话没说完,慕容泽目光突然变得锋利无比。

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呼吸艰涩。

慕容泽长而卷密的眼睫微微弯出弧度,他静静坐在椅子上,肩上搭着一件披风,阳光晕染在他暗红的外敞上,清俊冷艳,风雅矜贵。

而在他身边十几个身披重甲的侍卫沉默树立。

看似他身处福贵,燕文帝爱若亲子,百依百顺,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驱散他周身的冷意。

“本王没病。”

“是……是。”

谢大人默默叹了一口气,以前的阿泽少爷玉雪可爱,漂亮得如同菩萨坐前的童子。

不是出了那场变故,如今他该是鲜衣怒马,是整个京城最亮的一道色彩。

虽然如今,睿王殿下权柄甚重,但是始终让他们这群老兄弟担心。

睿王说没病,那就没病,只要他开心快活就好。

这次谢大人南下见到睿王,发觉睿王比在京城时正常多了,话也多了。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王爷,这是红五派人送过来的。”

随从小心翼翼送上一块帕子。

慕容泽接过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她绣的蜘蛛真不错,灵动可爱。”

“……”

随从小声说道:“红五说这是菊花,顾小姐不擅长针线绣活儿,只是随意之作。”

不是随意的绣活,顾嘉瑶也不会随手送给红五。

而红五暗暗遵从睿王的命令,收集一切顾小姐用过的东西。

谢大人眼见着睿王把帕子妥当放好,一点不嫌弃菊花绣成了蜘蛛。

他又想到昨日见到石泽挥汗如雨发泄般劈柴生火,屁颠颠的给顾嘉瑶抬热水……

“石泽参加科举,没问题?”

“他凭着自己本事考试,同本王无关。”

慕容泽轻掀嘴角,“本王现在已经奈何不了他了,不过他也别想脱离本王。”

谢大人有点蒙圈,以前听先帝太祖说,阿泽文武全才,他不大相信,可石泽若是能一路科举上去,再中个状元出来?

整个大燕朝庭就跟热闹了。

不过那些投靠过来的文官们怕是会对皇族心悦臣服。

慕容家也能出才子。

谢大人暗暗有几分欢喜。

慕容泽起身向外走,重甲侍卫赶紧跟上去。?“王爷。”

“山不就本王,本王就山。”

慕容泽才想明白,自己不是输给石泽,而是没他脸皮厚。

坐在马车中等蒋琳的顾嘉瑶等到了睿王。

他就站在距离马车一步之遥的地方,静静看过来,顾嘉瑶头皮发麻,缓缓下了马车。

顾嘉瑶敛衽去屈膝,“王爷万安。”

“本王这几日启程回京,可捎顾先生一程。”

慕容泽主动提出邀请,“一路上,有诸多风景同美食。”

顾嘉瑶心说自己不是吃货!

“多谢王爷,我爹乐意追随王爷队伍,尽量不给王爷添麻烦。”

顾嘉瑶既然见到了睿王,再躲闪反而显得自己心虚,又虚荣。

睿王什么美色没见过?

她可不能因为这句身体生的貌美就想得太多。

至于现代灵魂的独特什么的,都是小说中的桥段。

顾嘉瑶落落大方,“我是陪琳表姐来此地,她进去看望娄将军,外面传娄将军泄漏军机,被王爷所擒拿。”

“不知王爷现在可有定论?娄将军到底有无过错?”

慕容泽沉默片刻,“他若有罪,你会向本王求情?”

“不会。”

顾嘉瑶干脆利落回道,“有罪领罚,王爷一向是赏罚分明,从不徇私。”

慕容泽勾起嘴角,“本王可以徇私,只需你一句话而已。”

“……王爷。”

顾嘉瑶措手不及,睿王怎么变了?不仅衣服颜色款式换了,连说话都不同以往。

去京城这一路,顾嘉瑶暗暗想得躲睿王了。

“看来娄将军即便有过错,也不是太重。”

“你很聪明。”

慕容泽幽幽一叹,就是太聪明理智了一点,让他不好办呢。

以前他嫌弃女子庸俗,爱慕富贵权势,因此对他趋之若鹜。

碰见顾嘉瑶选择石泽这样的奇葩。

睿王的权势反而成了阻碍。

慕容泽可从不觉得自己输在了性格上头。

“瑶表妹。”

蒋琳提着裙摆小跑过来,脸颊红扑扑的,双眸明亮,嘴角扬起弧度,清纯柔美。

“有好消息?”

“嗯。”

蒋琳绕过面前的男子,她并不知那就是娄将军的顶头上司。

“娄将军说,他已经洗脱了干系,并未泄漏军机,他会随睿王殿下回京。”

蒋琳不瞒顾嘉瑶,“不过,因为娄将军的表妹而让睿王殿下定下的目标提前逃跑,带走了一船的金银……这次娄将军失去了坐镇广州的机会,而且回京后,他还是要用战功抵消过失,官职怕是会降低。”

顾嘉瑶眯着眼眸,“原本娄将军会留在广州?”

“据说睿王殿下有此打算的,让他看着海对面的南朝余孽,为王爷训练兵士在海船上作战,监造海船等一应事务。”

蒋琳有几分遗憾,娄将军留在广州的话,就是军方第一人,即便知府大人都得让着娄将军。

就因为他表妹泄漏情报,娄将军只能将功赎罪了。

在京城,被贬谪的娄将军得被同僚压上几年,重新赢得睿王的信任同重视。

顾嘉瑶轻笑,“娄将军有点冤,琳表姐以后好好对他吧。”

重生的表小姐是想让娄将军无法留在广州,可惜她不知,蒋家也会搬去京城。

那么卷走将军府大半财物的表小姐此时也在去京城的路上,期待着同娄将军京城再续前缘。

方才娄将军的告白,蒋琳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