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石泽的机遇

小说: 我家爹娘超凶的 作者: 夜惠美 更新时间:2019-10-09 13:28:52 字数:2324 阅读进度:202/207

睿王为顾熙请功的折子连同缴获的金银先于他们一步送去京城。

当然金银是慢一点的。

可是请功的折子却走了送战报的渠道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京城。

被擒杀的匪患中有不少都同南朝复国余孽勾结,得到南朝残余势力的支持。

火药等物就是匪患运去群岛南朝的物资。

毕竟群岛上的南朝势力并没有睿王重视火药!

此事往小了说,只是顾熙同英国公宿仇的恩怨。

往大了说,顾熙还没入京城,朝拜燕文帝,他已经重创了南朝残余势力。

这是有军功的节奏。

宁远侯回到赵王府,进门后,便呕出一口嫣红的鲜血。

原本的病情也因为郁结的心思而更加沉重。

他病体沉疴,躺在床上,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非顾熙运气就这么好?

不仅躲过暗招,反而越来越有名望。

甚至顾熙也因为这段日子的经历,不再似过去只追求风骨风度,而不办实事,不屑为官了。

“侯爷,学生观顾熙言行,他并非寻常的名士狂生。”

幕僚打扮的半老头子轻声说道:“这些年的蛰伏,顾熙没准是在养望,等待最好的时机。”

宁远侯神色倦怠,眸子暗淡了几分,“罢了,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别再牵连本侯就好。”

以前他过于轻视顾熙,不够谨慎,这才让顾熙逆风翻盘。

“如今本侯最担心是睿王……”

宁远侯语气凝重,“睿王对顾嘉瑶,同他对其余闺秀小姐们都是不一样的。”

“侯爷。”

幕僚轻声说道:“属下倒是认为睿王性情冷傲,也是一个有大毅力大志气的人,即便一时对顾家小姐多看几眼,不过就是青春年少的暧昧罢了,睿王并不会因为顾小姐就护着顾熙。”

“你们不懂啊。”

宁远侯本也不信一个男子因情所伤。

偏偏慕容家还真出了这样的人。

荣太子突然病逝?

呵呵。

这等皇家秘闻,宁远侯知道得也不多,也不敢往外说。

“本侯倒是希望睿王尽快回京去,也不指望顾熙延迟入京了。”

宁远侯无奈说道:“吩咐本侯的人一路护送顾熙,任何人不准轻举妄动。”

“此时顾熙再出意外的话,本侯就真得说不清楚了。”

明显睿王打算同顾熙一起入京。

“侯爷,属下听说顾小姐同顾熙的学生叫石泽的同进同出,极是亲近。”

“顾熙会准许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娶走自己的女儿?”

宁远侯也是有女儿的人,还不曾似顾熙一般表现得很宠爱女儿。

他都不会选石泽为女婿!

“除非顾熙脑子傻了,才会答应这门婚事,没准石泽就是让睿王着急,更加在意顾嘉瑶的工具。”

“可这工具若是有了野心呢?”

幕僚眼珠一转,“现在石泽一无所有,属下也派人打听过,他性情憨厚,极是善良,时常帮助遇难的人,据说他碰见顾小姐也是因为在码头代人受过。”

宁远侯嗤笑一声,“那就更不可能了,石泽根本没可能娶到顾嘉瑶!顾熙再蠢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烂好人。”

“属下认为不如给石泽增加好处,他有了功名地位,自然会追求顾小姐,倒时候顾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旦石泽知道顾熙只是把自己当作吸引睿王殿下的工具,已经有了一定地位的人闹事也会引起更多人的侧目,无需侯爷您动手,自有人撕开顾熙虚伪的面具。”

幕僚侃侃而谈,“您只需要付出一点点对石泽的提携之恩,就能换得一场好戏。”

宁远侯沉吟,“石泽他……”

“石泽现在性情憨厚,是因为他一无所有,越是这样的人,有了地位后才越膨胀,越容易仇视算计自己的人。”

“可顾熙夫妻到底对他有教导之恩啊。”

宁远侯脑里勾画出石泽憨厚的模样,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难道他还要耗费人脉为顾熙的女婿人选铺路?

幕僚继续说道:“即便石泽是个感恩的,有了地位功名之后,他迎娶顾小姐不是更有把握。”

“侯爷不会认为石泽有朝一日能同睿王殿下抗衡吧。”

幕僚也是北地的人,见惯了慕容泽如同长虹一般冠绝大燕皇室。

哪怕慕容泽当日同荣太子争吵,在马背上比拼,他也仅仅是被教训两句。

连紧闭反省都不用。

可是大燕皇族的其他子弟,就算是赵王当初对荣太子不敬,那都是会被重罚的。

“而且睿王殿下眼里不揉沙子,怎会惦记已经成为别人妻的女子?”

“侯爷,睿王殿下洁身自好,从没同女子厮混,更不会似赵王不忌讳女子是否嫁过人。”

幕僚轻笑,“两宫太后同陛下都不会准许睿王痴迷臣妻的,他们不会认为睿王殿下有错,只会嫌弃勾引睿王殿下的女子,说不得直接一碗汤药就赐下了,到时候顾熙也得灰溜溜滚出京城去。”

宁远侯暗淡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以前他只是不愤顾熙好命是英国公的亲生儿子。

如今,顾熙展露才敢之后,宁远侯对顾熙更多是忌惮。

他不愿意成为顾熙的陪衬。

如同今日一般,被赵王说顾熙当初在英国公身边比自己更有用。

他同顾熙就如同阴阳两面,无法共存。

宁远侯撑起身体,淡淡说道:“本侯有爱才之心,石泽是顾熙的爱徒,是个可造之材,本侯愿意送他一场荣华富贵。”

“侯爷英明,属下明白了。”

幕僚暗暗得意,自诩为宁远侯献上了好计策。

石泽的科举仕途极是顺利,没有任何人在其中设置障碍。

顾嘉瑶一直很紧张宁远侯因为对付不了父亲就迁怒石泽。

她自己就写过在科举考试中陷害考生的桥段。

“师兄,你有没有认真听?”

顾嘉瑶推开石泽送到自己嘴边的果子,“我为你犯愁,你自己却跟个没事人似的,宁远侯他们整治你还不容易?小心他们坏了你的名声。”

石泽憨厚一笑,坚持把果子再次送到顾嘉瑶唇边,直到她张嘴吃下,说道:“尽管让他放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