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我找他道歉

小说: 我来自缪星(边城浪子) 作者: 边城浪子 更新时间:2019-05-11 21:55:29 字数:2616 阅读进度:87/564

丽丝汀学院共分东南西北四个大区,校园内流传着一句戏言:西穷东贵,南富北尊。

西区无需多言,东区多是有权有势的人,南区的学生一向有钱,所以过得比较滋润,口水坚就在南区。而北尊这个说法就是因为学校两年一度的大考,北区每次大考都是通过率最多的一个区,所以这儿的资源配置是学校里最好的地方。

比如说拳力系的教学楼都还是单独的一幢,外观看上去堪比太空中的国际空间站,充满了厚重的金属质感,也充满了现代科技气息,完全不是西区那些破烂教室可以比的。

朱非的身影一出现在教学楼一层,来回过往的学生纷纷让路,甚至连电梯都不敢进去而改走楼梯,一个个的唯恐避之不及。

但看电梯门开了之后朱非都没先走进去,而是点头哈腰的朝后面一个身材矮小、长相普通的男生比手势:“丁哥,您先。”

这一反常举动让四周学生大跌眼镜:

“我草,那矮子是谁?能让肥猪恭敬成这样?”

“嘘,尼玛小声点,能让朱非巴结的绝对是大人物。”

“腚哥?哈哈,那人叫腚哥,意思就是**哥喽?”

“我去尼玛的**哥,人家喊的是丁哥,四眼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哦对不起,我耳朵聋我没听清楚。”

……

在众多疑惑的议论声中,电梯停在了八楼,这里是拳力1系的训练中心,是整个学院除了高级训练中心之外配置最好的训练场所了,青泽镇的浩瀚武馆都跟这里无法相比。

训练中心共分里外三层,最wài wéi就是基础的力量训练大厅,这里已经跟星际舰队中的指挥大厅差不多了,除了必备的训练设备,四周还有配置了光脑的工作台,竖起了一面面光幕记录训练数据,上百个学生正在挥汗如雨的练习。

朱非一进门,郝伟就迎了上来:“非哥。”

朱非冷着脸没有搭理他,但他不是傻子,看到朱非身后的人脸色就变了:“丁蒙?”

丁蒙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听说雷豹让我12点之前过来?”

郝伟笑了,笑得戏谑而富有深意:“是来替阿蔓和左敏交学费吗?好说,钱直接转给我就行了,用不着豹哥出面……”

他一边回答一边去按手上的腕仪,丁蒙这才转头看着他:“左敏、江丽丽、阿卡苏三个人昨天交了1200星币,对吗?”

“对!”郝伟头也不抬,继续选择交易指令,“你再补8000星币就可以了,当然,800个积分就更好了……”

没有人回答他。

等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再抬起头时,丁蒙这才开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郝伟显得很茫然。

朱非这会又恢复了他那混世魔王的嚣张本色,大咧咧的走上前:“肾虚伟,你给劳资听好了,退2400个星币回来,这件事丁哥就不再跟你计较,钱,直接转给劳资就可以了,用不着劳烦丁哥,听好,2400个星币一个都不能少,换240个积分也成,少了半个子,那今天就要送你去医疗处了。”

这一刻郝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你朱非到底是哪边的人?你反了不成?

不过他还不敢在朱非面前造次:“非哥,我敬你一声非哥,你应该清楚,这里可是豹哥的地盘。”

丁蒙淡淡道:“这里是谁的地盘都一样。”

这时整个大厅忽然安静了下来,丁蒙三人的对话在场的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吃惊的注视他们,这画风不对呀,准确的说在这个地方,这样的画风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郝伟还是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但他自己的声音却有了明显的颤抖:“丁……丁蒙,我……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我告诫你一句,在豹哥面前,你什么都不是,你……”

他的声音被丁蒙硬生生的打断:“我数三下,3、2、1……”

那个“1”字都还没说出口,郝伟“呼啦”一下转身朝内层大门狂奔而去,他倒也有自知之明,不管是丁蒙还是朱非,那都不是他能抵抗的,所以明哲保身,先溜了再说。

然而事实证明,他既不是好汉也得吃眼前亏,还没跑出去十米,他就体会到了腾云驾雾的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无论双腿怎么发力,身子却始终前进不了半分。

丁蒙已经到了他身后,伸手抓住他的后颈直接把他提了起来,他的双脚还在空中乱蹬个不停。

“肾虚伟,丁哥平时是讲道理的,你不听话那就是自己在找死了。”朱非冷笑起来。

如果说之前在高级训练中心,朱非是被丁蒙那惊人的力量所震慑的话,那么这会儿他对丁蒙才是真正的佩服。

今天这趟差事他原本是不想来的,毕竟之前是跟雷豹他们在一块混,但丁蒙指名要他一起来,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我没空”三个字。

于蔓这件事本就是他自作主张教训金逸辰才发生的,但丁蒙一路上只字未提,这意思就是没有怪他,现在来了还亲自动手,并未让他出手,其意也很明显:给你留了面子,你不用动手,免得你将来被人说成是反骨仔。

想到这里朱非心中就是一阵感慨:丁哥这才是讲究人啊。

丁蒙捉虾子似的抓着郝伟:“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钱到底退还是不退?你如果继续逞强,那我们就只好医疗处见了。”

这是丽丝汀学院里的黑话,“医疗处见面”意思就是打得你非死即残最后送到医疗处,抢救之后源能溃散生不如死。

雷豹再怎么有威慑力,也不如自己的源能重要,这点轻重郝伟还是掂得出来的。

“退,我退!”郝伟拼命挣扎、大声呼叫,“丁哥,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啪嗒”一声,丁蒙把郝伟往地上一丢。

朱非早就打开腕仪光幕走了上去,不屑的冷哼:“肾虚伟,命大嘛,我要是丁哥,你早就玩完了知道不,居然还敢跑。”

郝伟苦着一张脸硬是转了2400个星币给朱非,他现在也知道了丁哥的风格:我不管你之前是收钱还是打人,反正你现在要给我双倍还回来。

朱非一收到钱,马上笑眯眯面向丁蒙:“丁哥,数目没错。”

此刻大厅里的其他学员都看傻了,尼玛,肥猪在雷豹面前也没这么阿谀奉承啊,这丁哥到底是谁呀。

丁蒙忽然又开口了:“金逸辰呢?在哪里?”

郝伟的脸也苦得可以拧出水来:“丁哥,我不知道啊。”

“嗯?”丁蒙低头扫了他一眼。

郝伟吓得差点跳了起来:“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丁蒙盯着他:“但是你有办法知道,对不对?”

郝伟呆了半晌,然后努力的点头:“是是是,我马上叫人通知他过来……”

他还是害怕丁蒙不放过自己,于是小心翼翼的发问:“丁……丁哥,您……您找金逸辰……做什么呢?”

丁蒙淡淡道:“我找他道歉。”

郝伟顿时呆若木鸡,这是哪出跟哪出?他真是打破脑袋都猜不出丁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