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挺幼稚的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2 字数:2376 阅读进度:5/101

已经6天了,文泽忙得废寝忘食。

那天,从医院回到家里,文泽就笑着和骆赏儿说:“明天我就要工作了。赏儿,我猜你会想我。”

骆赏儿想,再忙也是要回家的吧,回家,总是能见到的呀。

但是她弯弯唇角,什么也没有说。

文泽说:“我给你布置个作业吧,等我忙完了你要交给我。”

骆赏儿不解:“啊?”

“我说服于然,你得给我点奖励不是?”

于然,骆赏儿是见过的,也知道父亲年轻的时候和她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现在的状况,法院已经立案,于然已经提交的骆氏财务数据那么不利于爸爸,就算她肯原谅爸爸,恐怕形势也不容乐观。

难道文泽是想让于然翻供?

于然怎么会肯?

可是现在也只有相信文泽了,不是吗?

骆赏儿点点头:“好,你要什么?”

“给我织条围巾吧,你们女孩子不都是会送给心里重要的人亲手打的围巾吗?”文泽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来握住她的,他和她对视,一字一句地说:“我希望,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过得很充实。不会以为,自己是被新婚的丈夫冷落了。我很忙的时候,可能连打一通电话的时间也没有,我怕你孤单。当然,你也可以去找朋友们,不要总是打毛线,那很累。”

骆赏儿缓缓把头埋在文泽温暖的怀抱里,说:“谢谢你,文叔叔。”

文泽轻拍她的脊背:“谢什么。不要太放松喽,回头我可是要检查你的手艺的。”

骆赏儿抬起头看他:“你真的没谈过恋爱?我怎么觉得你是老江湖?”

文泽哑然失笑。

“真的,你总是在我还没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就为我准备好了一切,”骆赏儿低头玩他衬衫上的纽扣,食指在扣子上画着圈:“如果你没有谈过恋爱,那你真是个可怕的潜在高手。”

文泽思索了下,说:“没有接手公司以前是谈过的。”

“喔。”声音闷闷的。

文泽叹气,他一直都知道诚实有时候也是种错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骆赏儿纯真的脸庞,他既不想说谎也不愿意敷衍地转换话题。

“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我们班的一个男生。”文泽刚想说点什么安慰怀里的小女生,就听到了这句话。

她这是……在和他坦白?

“为什么?”文泽忍着笑。

“他打架很厉害,帅帅的,老师都不敢管他,特别拽。”

“他那么酷啊,”文泽的尾音拉得长长的,像是在思考:“那你不喜欢我了?”

“喜欢。”骆赏儿几乎没费什么脑细胞脱口而出,然后再抬头就看到文泽得意的笑。

讨厌!套她的话!

这就是文泽的高明之处,他不问“你还喜欢他吗?”那就有妒夫之嫌了,他也不问“那你喜欢我吗?”那显得很没自信。他问“那你不喜欢我了吗?”这显然就是一个让她这样的傻姑娘不得不自己纵身跳下去的陷阱。

骆赏儿推着文泽笑得起伏的胸膛:“你很幼稚!”

文泽终于朗声大笑:“谁让你比较好欺负。”

那天下午,两个人协商一致,去了游乐园。

文泽觉得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疯玩过,像十七八岁没有烦恼忧愁的大男孩儿。

他们在飞速冲刺的云霄飞车上尖叫大笑,相拥着坐让人头晕目眩的摩天轮。

后来,她拉着他在冬日里清爽空蒙的天空下漫步,她倒着走,他帮她看路,遇到一个生意很火的小吃摊,他们一起排长长的队伍就为了买两根热乎乎的烤肠。

他看着她在寒风里翻飞的丝巾和飘卷的乌黑长发,她毫无杂质的干净爽朗的笑容,她看着他说话,轻轻呼出白色的雾气。

他想,她是那么年轻,那么美好,拥有他欣羡不已的青春年华。

他,也是真的老了。

一整个下午过完,文泽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坐在游乐园里的小石凳上轻微喘气,看着她也要坐,忙拉着她侧身坐在他腿上,说:“今天你运动量有点偏大了,怪我,陪着你疯,现在不能再着凉了。”

骆赏儿嘻嘻笑着,小心脏却咚咚咚跳个没完。

文泽搂着她,说:“今天看着你,我真是觉得自己老了。”

骆赏儿瞪大眼睛:“你看上去很年轻了,顶多40岁,真的!不骗你!”说完还用自己乌溜溜的眼睛瞅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好像她说出来的年纪已经很年轻了一样。

文泽知道她在逗他,轻弹了下她的额头:“贼丫头,就是要打击我。”

“其实,我觉得你很年轻啊。”骆赏儿扁扁嘴,装模作样揉揉根本不疼的头。

“喔?”

“就是在外面好像很拽的严肃样,其实你挺幼稚的。”

文泽哭笑不得,这是夸奖还是贬低啊?

“你看,你那么成功,但是你失去了很多本该轻松快乐的日子,去为家族事业奋斗。可那并不能说明你本性有多老到成熟,你有一票很爱玩很幽默的朋友,其实,你和他们一样,也很想过着有意思的小日子、很向往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的生活,”骆赏儿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做了总结发言:“所以咯,你就娶了我这个小小年纪活泼又可爱的老婆。”

骆赏儿还沉醉在自己无比正确的分析中,一直专注地听着她说话,看着她眼睛的文泽忽然就吻了过来。

这一天的风不是很大,但是骆赏儿的发丝还是被吹起轻轻拂在文泽的脸颊上,他闭着双眼,凉凉的唇贴合在她的唇上,她也慢慢闭上眼睛,认真地感受这个吻。

浅尝辄止,无比诱人的亲吻。

回到家,骆赏儿就发现她家亲戚有点热情过度,她做了充分的夜间预防措施。

文泽在睡前给了她一个暖手炉让她抱着,其实她的小腹已经不疼了,但还是抱着那个圆圆的热烘烘的东西。心里觉得甜丝丝的。

第二天,她起床就没有再看到他了。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谈好狼华下个季度的几个大合作案,又要马不停蹄地飞往美国和LK集团总裁会面协商骆氏合作案的接手工作,在这百忙之中还要抽空去见于然。

开始的三天,文泽都是早出晚归,他早晨不到6点就起床,晚上要在公司熬夜到凌晨1点多,有时太晚了就直接在办公室的小隔间里睡几个小时。

第四天,他飞去美国,昼夜兼程。

骆赏儿真的感觉有好久没有见到过他了。

他一定很累很累,她每每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好心疼。

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好像什么忙也帮不到……骆赏儿无比沮丧地想。

文泽真聪明。她边打着毛线边想。

他预言到了,她想他。

非常非常,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