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控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3 字数:2290 阅读进度:7/101

骆赏儿在寝室里,心不在焉地打着手里的围巾。

开学三天了。新学期的课程特别紧张,课上她疯狂地作笔记,课下还要做好复习和整理,晚自习回到寝室后就算再累,她也会拿起那条半成品的围巾继续加工。

期间,文泽给她打过一通电话,说于然的事情解决了,她辞去骆氏副总经理的职位,现在供职于狼华,文泽安排她出国培训半年,文泽是想截断法院继续查证的人证渠道。

这边,文泽也找了经济案件方面最有实力的律师,辩护将集中强调骆秉恒的行为最多算是擦边球,主观上不存在合谋、串谋等重大过错,也未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律师说胜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骆赏儿安心之余却没有太大的兴奋,她只是担心:这样东奔西走、过度忙碌劳顿,文泽怎么吃得消?

“嘿!回神!回神啦!”韩澈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自习回来了,她每天看着骆赏儿魂不守舍的样子,总一个人偷偷打围巾不说,从来不爱金银首饰的她戴上了她们从未见过的戒指,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戴在婚戒的位置上,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问:“说!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没有!怎么又这么问?”这话骆赏儿说得特别有底气。

是老公就不是男朋友!

“别骗鬼了,这么个爆炸性新闻你怎么半点反应也没有?呆呆的!还说心里没藏事情!实话招来!围巾是织给哪位帅哥的?”韩澈才不信,一个假期都找不到她人,打电话让她出来玩也推辞不出门。

她们寝室四个女孩子,就她们两个是本市的,以往假期总黏在一起,这个假期连骆赏儿的影子都没揪出来过。

看来真是有情况!

“那个不重要,你刚刚和我说的是什么?”虽然骆赏儿认为自己转移话题的水平有限,但是也得看对方智商的上限。

“嘿!我告诉你!”

果然,韩澈特兴奋地坐在骆赏儿旁边,眉飞色舞地说:“涟漪和花师兄这对冤家终于确定恋爱关系了,怎么样?我早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你们谁有我的慧眼?谁有?”

韩澈绽放出韩氏招牌得意又欠扁的笑。

“啊?这是够劲爆的了。”骆赏儿着实吃惊。

这两个人,几乎是从大一开始,见面就吵,横眉冷对,互相算计得不亦乐乎。

她和于莹都觉得这两个人是冤家结仇了,见面就风生水起。

只有韩澈一副“我是情场分析家我最透彻”的感情专家架势,说他们那是欢喜冤家不打不相识。

但是想想,他们以后要是结婚了,那家里就是战场,家具就是武器,家里还不乌烟瘴气、硝烟弥漫啊?

“明儿花师兄请客,早晨中午咱四人的伙食我都买好了!”韩澈忙不迭地扬扬手里的东西。

骆赏儿一看,还真没高估她:四个蜂蜜小面包。

韩澈面对这种饭局,境界向来是:扶墙进,扶墙出。

“吃货!明天一上午的课,你想让别人听咱们寝室集体肚子咕噜咕噜响?”

韩澈还来得及没说话,门被推开了。

刚约会完一脸娇羞甜蜜的孟春涟漪和她们寝室每天都玩命学习最晚下自习的于莹一起回来了。

“哟!这脸上潮还没退呐,亲了?搂了?摸了?还是……”韩澈拉长尾音,一脸猥琐相:“不会吧!?吃了!?”

“去!”涟漪怒了,通的小脸更了:“我说你一天没个正经,光忙八卦来的,自己找个男朋友是正事。”

“矮油∼我们涟漪这是尝着恋爱的甜头了,让师兄给我们一人介绍一个呗。”韩澈搂着涟漪撒娇。

寝室电话响了,还没能在她们中间插上嘴的于莹去接:“你好!……喔,赏儿她在,您等下……”她回头看骆赏儿:“找你的。”

骆赏儿匆匆过去接过电话:“喂?”

“谁啊?”韩澈用手肘碰碰于莹。

“男的。”于莹言简意赅道。

“年轻的老的?”涟漪也凑过头。

“年轻的,声音很好听,那个有味道啊。”于莹眼放精光。

别看于莹在外面文文弱弱的好学生模样,在熟人面前其实本性毕露,典型的闷骚女。

几个女孩子立刻伸长了脖子支起耳朵听。

“我电话好像没电了……喔,快织好了,就差一点点。”只见骆赏儿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一点点”的概念,左眼还微微眯起,好像电话是可视的似的。

果然有情况!三个女生交头接耳:原来围巾是打给此男的!

骆赏儿脸蛋儿扑扑的:“那个,文叔叔。”她习惯性地咬着下唇,停了下,又说:“你要照顾好身体,不要太累了。”

叔叔!?几个小女子蒙掉了。大叔控?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骆赏儿的脸瞬间爆,这一刻,骆赏儿彻底化身为一只熟透的小番茄。

她们怎么会知道,文泽居然在电话里和她耍流氓,他说:“怎么,担心自己的福利?周末回来你就知道了,我‘身体’好得很。”咬字清晰,重点突出。

听骆赏儿这边没有回话,他也知道她肯定害羞窘迫着,他最爱和她开着有颜色的玩笑,然后理所当然地看她脸心跳的样子,他以前真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恶趣味。

文泽在电话里笑起来,笑声朗朗,煞是悦耳。

他说:“我的工作告一阶段了,明天下午没课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过你们学校网站公布的课程安排。”

“喔。”

“那回家?”文泽试探着问。

“明天晚上有事情,我室友男朋友请吃饭。”骆赏儿呐呐地,也觉得有些失落。

“那我什么时候有这个荣幸呵?”文泽问。

骆赏儿想想,叹了口气。

文泽忙安抚道:“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开个玩笑。”

文泽第一次错想了她。

骆赏儿想,现在骆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文泽两边都要忙,连两个人见面都有点奢侈,她怎么舍得把仅有的时间分享给室友?

文泽最后说,星期五晚上来接她回家。

她无比惆怅地收线了,如果不是大家都在,她真想和他说:我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就像恋爱中的少女都会问的那样,怀着期待,怀着不安,等他的回答。

骆赏儿想着,一抬头就看到眼前三头眼睛绽放着雪亮贼光的狼紧盯着她:“速速招来!”

竟是异口同声。

三个人喊完,每个人自己心里都是一震:这气场!这阵仗!这霸气!就不怕骆赏儿不乖乖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