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赏儿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4 字数:2132 阅读进度:10/101

虽然说一路上文泽给骆赏儿打了预防针,说咱妈是个特别有特色的另类婆婆,可真着了面,她还是受惊不小。

文妈妈住在市郊的花园别墅区,那里是本市最大的别墅群,文泽的家在最内围。

“妈,赏儿来了。”文泽牵着骆赏儿的手进了家门,她有些紧张,紧紧回握住文泽的手。

文泽安慰性地回头冲她笑笑,让她宽心。

大厅里一位气质高雅神情高傲的女人端坐在白色的真皮沙发上,沙发上厚重的驼绒垫子衬得眼前的画面更加高贵不可侵。

女人听见声音,略微抬头,抹了淡淡眼影的眼皮挑了挑瞟过来:“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的东西,还知道回家?”声音上扬,语气不佳。

骆赏儿这才看清楚文妈妈的样貌,皮肤雪白凝脂,竟无一点皱纹,眼睛熠熠生光,特别有神,长长的美颈略微前倾,她叠起一只纤纤细腿,不错眼珠儿地盯得她毛骨悚然。

是个美艳的妈妈呢,骆赏儿心想。

“看什么?不会叫人呐!?”文妈妈说。

骆赏儿胆战心惊地唤了句:“妈,我是骆赏儿,我们回来了。”

文泽扶额,他觉得头疼。

还不及他说话,就见文妈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蹦蹦跳跳地奔到两个人面前,嘴巴咧开一个欢欣雀跃的笑,喜形于色地说:“我装得像不像恶婆婆?像不像?像不像嘛!”

她忽而又拉住骆赏儿的一只手:“我练好久,你有没有吓到?有没有?”

文妈妈笑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开心得不得了,她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惊得骆赏儿一愣一愣的,一时无法言语。

“嘿!就说我没白白练习一个下午!”文妈妈无比得意:“哎哟,我瞧瞧,我瞧瞧,这姑娘真俊俏,十几啦?”文妈妈在骆赏儿白皙娇嫩的脸蛋儿上捏了捏:“咩∼╭╮好手感!”

文泽倍感丢人:“妈,我们还站着呢。”

“喔!快进快进!不能让我儿媳妇儿累到。”文妈妈拉着骆赏儿,亲昵地环着她的肩膀,把儿子扔在后头:“这孩子,长得真是好看,水灵灵滴,怎么就让文泽这个臭小子给骗了去!”

文泽张张嘴,骆赏儿张张嘴,都还没来及说话。

“过来坐!”文妈妈拉着骆赏儿坐在沙发上,漂亮的披肩也不要了,扯下丢在一边,她嘴巴微张,直直地瞅着眼前的小姑娘:“哎,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女儿嘛,瞧这小模样!太讨人喜欢了。”此时的文妈妈恨不得把眼前的小女生揉成小婴儿然后啊呜一口亲上去。但是,要是这么大个儿的姑娘了,这么干就不大好看了吧……文妈妈遗憾又忧心地思忖着。

“跟妈说说看,文泽他欺负你不?咋欺负的?”

骆赏儿看着突变的文妈妈,仍处于难以适应的状态中:“他没……”

文妈妈一拍大腿:“我就知道这小子娶个年轻貌美的好欺负,他没安好心啊!他咋欺负你的?”

骆赏儿目瞪口呆。

文泽虽然料到了开始,却料不到结局:妈,您这是跟我过不去是不?

“要不你离了和我过吧?”

文泽忍无可忍:“妈!玩笑时间结束!”

文妈妈笑嘻嘻地站起来:“儿子,别气!吓着我儿媳妇!”回头又瞅瞅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骆赏儿:“你咋不说话?”声音低低的,好温柔。

文妈妈一拍头:“我怀孕的时候心情就不好,就什么话也不想说,你是不是有了!?”

“啊!?”

“啊!?”两个人面面相觑,文妈妈,您这是……唱哪一出啊?

骆赏儿今儿才算见识到了文泽脱线到极品的活宝妈妈。

吃完饭骆赏儿又陪着文妈妈说了会话,耐心地一遍遍解释她没有受到文泽的欺负,为什么没被欺负,但是往往被文妈妈一句“咋欺负的?”给打回来,重新回答上一问。

文泽一直黑着脸坐在一边不说话,今天妈真是兴奋过头了,他想。

针对怀孕一事,骆赏儿说了没有就着脸说不出其他话来。

文妈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计上心头。

文泽和骆赏儿简直难以置信。

骆赏儿刚进了浴室不久,文妈妈就说骆赏儿可能不会用她们家特别特别高级的卫浴设施三推五推地就把文泽给扔进了浴室。然后贼笑着用东西把浴室门从外面给顶上了:“看你们怎么出来!嗯哼!我干得漂亮吧!”

“妈,你不要太离谱!”文泽在里面拍门。

骆赏儿拢着自己只剩小内的身子就差没哭了:“妈妈,我还要洗澡啊∼”

文泽背对着骆赏儿,趴在门上,深深叹了口气:“妈这是在怪我们。”他说:“她怪我们没有早点来看她,前一段我忙,一直没有来看她。”

骆赏儿心里有点酸酸的不是滋味儿,闹哄哄的一晚上表面上貌似喜乐,但是她也看懂了文妈妈的寂寞和孤独。

“我妈和我爸感情特别好,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小时候就知道。本来,我妈的性格就偏开朗活泼,我爸去世后,我以为她会消沉下去,特别担心。”文泽的声音低哑下去,他缓缓转过身:“可是妈她却变本加厉地在我面前撒娇耍赖装得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地快乐着。我知道,她怕我担心。有一天,路过她房门口,我听到她在哭,一声一声低抵唤我爸的名字,就像他还在那样。”

文泽走过来,把浴巾披在骆赏儿身上,动作缓滞地慢慢拥住她:“我的心紧紧地揪着,却不敢出声。她的房里到现在还放着我爸的骨灰,她太痛,却谁都不说,心里难过的要死,也要假装坚强。”

骆赏儿听了,心里一样地难过,她把手放在文泽的背上,轻轻拍着:“我们以后有空就回来看妈妈,多陪着她,她把笑容都给了我们,这么可爱的妈妈,怎么舍得让她孤单地一个人难过。”

文泽轻轻地笑了:“谢谢你,赏儿。”

两人拥得更紧了,像是不会分开。

门外的文妈妈早已泪流不止。

她本是放大了脚步声装作离开了又悄悄点着脚尖儿回来偷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