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以后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6 字数:2280 阅读进度:14/101

文泽虽然占尽了手头上的便宜,柔香软玉在怀难免心猿意马。但他却也顾念着骆赏儿的身体怕是再吃不消他的再度折腾,很是体贴地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骆赏儿没了以前那个软垫的护驾,前半夜被文泽时不时激动起来的身体吓到,但是文泽也只是一动不动安分地搂着她。

天已经是蒙蒙亮了,文泽睡得真安静。

骆赏儿睁开睡眼,看着眼前这张好温柔的睡脸,想这么温文尔雅的男人都是天生带着凶器的,害她那么疼。

骆赏儿哀怨地撇撇小嘴,却抑制不住内心强大的幸福感:从此以后,你是我的,我亦是你的了。

文泽……

如此温柔的文泽……

文泽醒来。

骆赏儿大胆窥视他睡颜的好奇目光一览无遗地撞入文泽的视线。

骆赏儿一惊,脸红着别开了眼睛。

文泽淡笑着搂紧她,声线沙哑着:“是你的老公,大胆地看,怕什么?”

骆赏儿娇笑着满足地窝在文泽的怀抱里,两只手不经意地就撑在了文泽的胸前。

文泽的脸上笑意蔓延:“虽说是你老公,但是任意吃豆腐也是要收费的!”

骆赏儿一仰头,文泽的脸那么近地就在近前,她稍微动下就可以吻到文泽曲线优美的下巴。

然而文泽的反应更快。

他低下头迅速地在骆赏儿的唇上轻啄了下。骆赏儿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于是她看到了他微微颤抖的长睫毛、深情闭合的双眸。

她一瞬不眨地看着他,觉得两个人从生疏到熟识,再到亲密如斯,是多么神奇却妙不可言的事情啊。

文泽腾出一点空间,把自己的手掌覆在骆赏儿的手上,细细把玩:“我的小新娘子,舌头被猫咪咬掉了?怎么不说话?”

“在看你啊。”

“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文泽学着广告词。

骆赏儿扑哧笑了,伸出手来捏他的脸:“我看够了!快起床吧!”

文泽开始赖床,死死扣住她在怀里:“再躺会吧。嗯?就一会儿。”那样子,十足的让人心软。

骆赏儿笑着伏在他胸前没说话。

文泽想了想,问道:“赏儿,你和我在一起有过什么遗憾吗?”

骆赏儿揪着文泽睡衣的带子,很认真地思索了下才说:“上次和你在游乐园玩得很开心,可是感觉时间好短啊。你看,因为是冬天,激流勇进都不开放的,鬼屋也没有去成,好遗憾啊。”

文泽本意不是问这个,但是听她这么说就明白了她的不悔。

他说:“3月中旬我还要飞美国。”

见骆赏儿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文泽接着说:“和我一起去吧。俄亥俄州有所谓世界上最疯狂刺激的过山车,”他挑衅似的看着眼前的小女生:“死亡地狱过山车有40层楼那么高,喔......让我想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128米,坐上去应该会像从天堂直坠地狱、感觉死过一回绝不敢再来吧。小丫头,敢和我去坐不?”

骆赏儿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爱极了刺激疯狂的事情,她骨子里喜欢追求极限的因子被瞬间点燃,她兴奋地说:“真的吗?你带我去!”

文泽说:“你胆子那么大?”

“当然,我十几岁就喜欢蹦极和攀岩,在高空俯视的感觉很爽。”骆赏儿不无遗憾地说:“可是,后来又一次爬山从石阶上折下来摔断了腿,爸爸就勒令我不许再做这些运动了,爸爸真严肃。”

文泽心脏吓得直哆嗦,整个人瞬间紧绷。

丛山上的石阶摔下来?!

多高?现在她的腿怎么样了?

可是他板着脸却什么也没有说,看骆赏儿现在能走能跳的样子也知道,她一定是痊愈了。

“你知道的嘛,我很乖,就一直服从着爸爸的禁令。”骆赏儿眼中精光一闪:“文叔叔,你带我去好不好?”

听前半句的时候,文泽还是欣慰着的,一听后半句,立刻想也不想地说:“攀岩、蹦极,这辈子你是别想了。至于爬山,有我,你才可以去。”

骆赏儿眸中的神彩暗淡下来,无比委屈地说:“我还以为找到了靠山,结果真是应了那句话: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小丫头,别委屈。”文泽亲昵地捏捏她的小鼻子:“我可以陪你做更愉悦身心的运动当补偿嘛!”文泽一脸邪气的笑着。

骆赏儿真心地觉得再躺下去文泽会真的毫不留情地吃掉她,所以当机立断地起床梳洗。

文泽一个不留神被骆赏儿钻了空子跑掉了,在宽大床的上一边打滚一边哀怨地作小媳妇状:“赏儿,你回来,你回来……”

……

两个人穿戴整齐出了房门,文妈妈已经坐在饭桌上等他们了。

骆赏儿看到婆婆一手拄腮,一手拿着精致的小银叉一下一下戳着盘子里的太阳蛋,嘴巴嘟着坐在那里碎碎念:“让你抢我闺女!让你累着我闺女!还不出来!还不出来!”

……

文泽额角青筋直跳,走过去按住文妈妈的手,可怜的煎蛋已经被插得千疮百孔。

“妈,才7点45分。我们这不是出来了?”

文妈妈慢动作地抬起头,一脸的匪夷所思:“小泽,我5点半就起来做早餐了,你好得意思?”

骆赏儿急忙去圆场:“妈,您还没吃?咱们坐下一起吃。”

文妈妈不高兴地说:“都凉了……”

骆赏儿说:“我来热牛奶。呃……”她看了眼文妈妈盘子里有着悲惨下场的太阳蛋说:“我重做三个煎蛋。妈妈,你们先坐着。”

文妈妈撇撇嘴,咕哝着:“应该让小泽做的,但是他做得太难吃了!”文妈妈极度不满地又在面前的蛋上戳了戳。

文泽软语哄着妈妈:“妈,我陪你聊天。”

骆赏儿连忙把文妈妈面前的东西拿下去,以防她再拿无辜的食物撒气。

“赏儿,”骆赏儿一转头就看到文妈妈在她身后冲她招手,她走近笑着说:“妈,怎么啦?”

但见文妈妈可怜兮兮地说:“我要吃五个蛋。我饿了……”

……

“好,没问题。”

“要快,我要和你聊天。”

“好。”

“妈,不是有我陪着您吗?”文泽有点儿吃味儿。

“我还不稀罕呢!”文妈妈直哼哼。

从这一天起,文泽在他的亲妈面前变成了不那么招人待见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