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城之滨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7 字数:2289 阅读进度:16/101

“换衣服,我们出去吧。”文泽在骆赏儿雪白的颈子和耳后轻轻啄吻着:“和我出去走走,嗯?”

那样温柔地和她说着话的文泽让骆赏儿失神,她觉得自己几乎要在这样的柔情蜜意里醉了。

她的心在那一刻涨得满满地,有种感觉盈满了心田,像是要溢出来。

她知道,那是幸福。

她把自己的双手扣在文泽温暖的大手上,美丽的秀发都侧垂在一边的胸前:“这么晚了,应该都有9点钟了,”她的头轻轻歪向他的:“一定要出去吗?”

“对。”他把她肉乎乎的耳垂含在嘴里,轻轻地咬了下,贴着她的脸颊,有些含糊地说:“妈妈睡下了,我们悄悄地,现在就走!”

文泽快速换上衣裤,去了趟储藏间,然后就下楼发动车子等她了。

骆赏儿想了又想,文泽这是第一次正式和她约会。

虽然时间奇怪了点,场合未知,天儿也怪冷的,可是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比较适合情侣间干坏事儿,嘿嘿……

骆赏儿精心地打扮了下,穿了最喜欢的皮裙子,化了淡妆。

骆赏儿能想到的“坏事儿”就是,她可以被文泽裹在大大的外衣里,他们彼此相拥着,腻腻歪歪地在夜色里的星辉下赏月、说情话。

------*------

文泽的车开了半个小时,到西郊护城河岸的时候骆赏儿已经昏昏欲睡了,没办法,车里暖气足,没有午睡的她现在有点困倦了。

文泽逗她:“你要真睡着了,我可把你自己扔这了啊。”

骆赏儿揉揉眼睛,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他一个呵欠:“好狠的心啊。”

文泽笑着揉她的小脑袋:“我怎么舍得?你也知道的,我这人面善心软。”

骆赏儿被扰了困意,不满地坐直腰板:“没看出来。”

“没看出我面善还是心软啊?”

“都没看出来。”

……

“算了,我不和小丫头斗嘴。”

“和小丫头斗嘴你还不是输了?”

……

“你还是睡着时可爱点儿。”

“那你总不能期待着我长睡不醒啊?!”

……

“你个气人的丫头,不许胡说八道!”文泽一直没机会见识到骆赏儿自诩为空前绝后大的起床气,这回算是知道这平时可爱的小丫头伶牙俐齿的样子了。

文泽拔了车钥匙探身过来给她解安全带。

骆赏儿大爷一样享受着文泽的伺候,念念有词、抑扬顿挫地赋诗一首:

“毫无疑问

我嫁的老公

是全天下

最可耐的。”

文泽哭笑不得地拽着骆赏儿亲在她的额头上:“你梨花教主附体啊,下车!”

文泽先行下车,骆赏儿慢吞吞地拖着好似千斤重的两条细腿走出来,但见文泽打开后备箱,整个上半身埋在里面摆弄什么。

骆赏儿一下子好奇起来,凑过去看。见后备箱里全是方方正正的东西,她不禁问:“这什么?”

“我的遗憾。”

“啊?”骆赏儿傻乎乎地发愣。

文泽把东西在河畔上分散开摆成一排,骆赏儿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是烟花。

文泽燃了花火护着骆赏儿一齐退后。

砰!砰!砰!

几个硕大的烟花几乎同时在一瞬间绽放在宁静的夜际!

好壮观!漫天的姹紫嫣红!

太美了!

花火不断地鸣着声响冲上夜空,有正规正矩的圆形,中央是明亮的黄,渐渐向外围扩散是艳丽的红、耀眼的橙、炫目的蓝,那烟花的尾端沙沙响着旋下来,像过年时放的小鞭炮。也有的像个巨大的伞花笼罩下来,划落的余烬像极了瞬间即逝的流星。

骆赏儿呼着白白的雾气,兴奋地失了言语,只知道抱着文泽开心地跳着叫着。

寂静的夜城之滨,烟花无比绚烂,而他,就在身畔。

两个人的背影在烟花照亮下波光粼粼的河水边并肩仰望,那彼此相依的剪影十足的默契美好。

文泽搂紧了她,下一刻真如她曾幻想过的那般,他把她结结实实地裹进了暖和的衣服里,骆赏儿被护在文泽强健的胸膛前,仰着冻得通红的小脸儿望着天上出现的绮丽壮美景观。

“呀!这个好看!这个好看!”轰然的鸣放声中,骆赏儿大叫道。

文泽不语,只微笑着看看怀里的笑脸,更搂紧了她。

那烟花绽开时与其他的没什么不同,只是在最后的几秒钟,散落向四周的花火燃成了火红的灯笼!一串串飘挂在微风徐徐的夜色里。那时,其他的烟火已经绽放完毕,空旷而幽深的夜幕上就只有这一抹抹艳丽喜庆的红色。

渐渐地,它们又都融入黑暗里,好像不曾美丽过、耀眼过。

骆赏儿望着烟花隐没处白色的烟雾,心里的激动还没有平息,却搂着文泽的腰说了句大煞风景的话:“炮竹解禁期已经过了,你会不会被抓啊?”

文泽无奈又好笑地叹气:“你个没良心的小姑娘,要举报我?”说完还报复性地在她冰凉的脸蛋上肉最多的地方咬了一口。

骆赏儿揉揉背虐待的脸蛋,问他:“为什么带我来放烟花?学小年轻搞浪漫?”

文泽气结:“现在好了,花火放完了,你一高兴了就气我,这是什么道理?”

“哪有?”

文泽轻哼:“毫无疑问

我娶的老婆

是全天下

最刁蛮的。”

“噗。”骆赏儿没忍住:“没正经。”

文泽带着她往车那边走:“那说正经的。今年过年的时候,我是在工作中渡过的。十五放烟

花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着公司外面的烟火和三三五五的人群。我就在想,如果我要娶的小妻子现在就在身边会是什么样。”

文泽把骆赏儿不老实伸出外衣的手捉回温暖的衣服里握住,笑着说:“那时候还没有娶你,日子过得很单调,也很忙、很累。现在细想起来,却是很遗憾。”

他低下头,眸子深深地凝视着她的:“那时候你都放假了,应该早点让你来到我身边的。那样,我会早点知道,真心的快乐是什么感觉。”

骆赏儿心里一热,一踮脚尖就去亲文泽。

天太冷,骆赏儿看烟花又站了那么久,脚都冻麻了。

亲完她就发现,感觉不对,她亲文泽下巴上了。

骆赏儿不经大脑地说了句:“呃……不好意思,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