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算计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08 字数:2409 阅读进度:18/101

文泽发现他需要用更加打动人的方式来收复江山。

他掀开被子下床。

“你去做什么?”骆赏儿不解。

“等我一下。”文泽折回来俯下身子轻啄她的唇角。

她含笑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又想什么鬼主意?”

不多会儿,文泽提着一把Ibanez的Jem系列电吉他回来了。

骆赏儿带着疑问看着。

那把电吉他奶白色的琴身,泛着渡漆油亮的光泽,浓深色彩的指板使得贝壳镶嵌尤为醒目,但又出奇地恰到好处。

骆赏儿看得呆呆地,他这是……

文泽在落地窗前席地而坐,眼眸低垂,专注地把弄着手里的电吉他。

骆赏儿不懂,看他颇有那么点儿专业吉他手的范儿,不觉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文泽背后的落地窗并没有拉上窗帘,朦胧的夜色里,应该有月光清冷的微茫吧,可是因为室内大亮,外面一片漆色茫茫,骆赏儿在纯黑色的背景幕下只看得到文泽坐在那里画报一样的优雅怡然。

用句很文艺的话说:他就是光,他在哪里,她的目光就在哪里。

文泽在纯玄色的背景下拨弦而奏,骆赏儿出神地望着他那认真的样子,由衷地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神汤漾,心想,这文泽边上要是再有个壁炉噼噼啪啪地燃着,那就更有风情了。

前奏旋律悠扬却略微欢快,文泽开始自然地哼唱,他略微抬头,闭着眸子,有些沉醉的样子。

骆赏儿从未听过如此蛊惑人心的吉他弹唱。

清澈的分解和弦出神入化地与文泽动听的男声完全融合为一体。

这么好听的声音……

她彻底沉醉在他充满魅惑力的歌唱里,无法自拔。

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某个耀眼阳光的午后

逆光里走来我最爱的她

橱窗里美丽的纯色婚纱

一辈子只有一次呀

青涩年华

旁若无人地亲吻戏耍

漾着傻傻的笑容

对我说

要为我披上无暇的白纱

我想起那日绿树枝桠明媚印迹

缠缠绕绕都是你调皮的笑意

阿……

啦啦啦啦啦啦啦

牵手奔跑在无人的街道边缘

停下相拥着大笑在风里细喘

人海茫茫遇着你真难

是的你比太阳更温暖

也许月色清华的夜里

香气缭绕的桌前坐着相爱的人

我曾爱过你

还在爱着你

会永远爱下去

是的你比太阳更温暖

Omybeloved

babycysunshine

是的你比太阳更温暖

文泽从头至尾使用的是难度较大的“轮指法”,手法娴熟随性,唱词自然温暖。

在骆赏儿无穷眷恋的眼神和久久难以平静的心跳中,文泽结束了弹唱。

文泽停下来,下颚抵在撑着琴立在地板上交叠的手背上。他笑眯眯地看着她,她还是没能够回过神来,那失神、崇拜的目光让文泽自大得意的情绪迅速膨胀。

“喂!回神啦。”

骆赏儿喃喃道:“真好……你还会这个?”

文泽不以为然地说:“这算什么,我会的东西很多。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把咱初夜床单上的落红勾画成漂亮的玫瑰花当纪念。”

……

这家伙……

骆赏儿的脸爆红,急道:“你讨厌!你留它做什么!”

得到便宜就卖乖!

文泽不理她的急躁,忽而转变神情,温情脉脉地说:“送你的,好听不?”

骆赏儿点点头:“真好听,什么时候写的?”

“没写,就想到什么唱什么。”

……

“那万一没想好下一句该怎么办!?”骆赏儿崇拜的小眼神跟火苗似的噌噌地蹿高。

“拿‘啦啦啦’和‘阿’缓冲。”

……

晕。

她还以为他会无比自豪地一挥手,豪迈地说:“怎么可能!?”

文泽看着骆赏儿恋恋不舍的样子,执琴又弹奏了一次。

依旧是那样温柔浪漫的旋律,骆赏儿再度轻易沦陷。

文泽一点点坐着蹭过来,她坐在床缘目不转睛地低头看着他,目光追随着他缓缓移至身前。

他面含微笑,望住她的眼眸深情款款。

文泽唱完最后一个音符,迅速抬头捉住她的唇。

骆赏儿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就闭上了双眸,搂上文泽的脖子,温柔地回应着他的柔情召唤。

文泽一边亲着,一边想:让你折磨我!小样儿!这回该我了……

当然,文泽整个过程还是很轻柔。

他趁着骆赏儿迷醉的时候悄悄放下了手里的电吉他。

这东西,今天晚上转移老婆注意力的使命已经顺利达成了……

文泽慢慢抬高身子,骆赏儿环着他的颈子整个人一点点随着他的动作缓慢地仰卧在床上。

文泽睁开眼睛,不露痕迹地伸手关了最亮的几个壁灯。

等骆赏儿微喘着气睁开迷茫的双眸时,室内已是一片氤氲的暧昧了,文泽俯视着她,她刚想要说些什么,他就立刻再度攫住她的唇,温柔添舐。

文泽搂着骆赏儿翻了一圈,心想:这要是做一半我掉下去可就不好办了……

骆赏儿被转的晕乎乎地,傻傻地任文泽主导了一切,什么别扭、什么报复。

赫然是——全部忘光光了。

文泽耐心地让自己浑身灼烫的温度炜热骆赏儿凉爽清润的肌肤,渡给她满身心无法用语言传递的热切需索。

他更加娴熟地抚摸她美丽的少女胴体,瘦削的肩膀、光滑的背脊、纤弱的细腰、年轻女孩没有丝毫赘肉的臀。

文泽的心里激越亢奋,动作却越发地压抑。

这样的感觉太美好,他舍不得速速尝过挥霍一空。

他要慢慢来,记住每一个动作沉淀在心里的美好。

他褪去骆赏儿的衣服,没有忘记唇齿间的缠绵缱绻。

她是那么样的温顺,不复几个小时前的调皮伶俐。

他的神情专注认真,不似白天和她斗嘴玩笑时的顽劣毒舌。

他尽情地抚遍全然属于自己的甜美女孩儿漾着青春气息的躯体,无比满足地在她的唇畔喟叹细喘,骆赏儿却很委屈地发现:男人没什么好摸的,完全硬邦邦。

哪有女孩子软软的摸着舒服?

呃……骆赏儿连忙又想:我是正常的,我喜欢的是男人!

文泽忽而感觉身前的人显然处于神游状态,不轻不重地叼住了骆赏儿的上唇,却又舍不得咬,添了添,放过了。

骆赏儿突发奇想,探手想摸摸从来没摸过的地方。

文泽衣服还没来得及脱光,就被骆赏儿耍了流氓。他万万想不到就只有一次经历的骆赏儿会大着胆子伸手过来,显然吓了一跳,随之是一声有点儿无助的闷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