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妈妈威武!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12 字数:2926 阅读进度:25/101

文妈妈大概是从文泽那里知道骆赏儿下午没有课,拼命地打电话催她回家去,说等不到周末了。

骆秉恒不干了,他抢过女儿手里的电话说:“您好,文夫人,我是骆秉恒。”

文妈妈客气道:“您好,骆秉恒,我的确是文夫人没错啊!”

……

骆秉恒心想有这么和人打招呼的吗,不过还是很随和的回道:“文夫人,我女儿结婚这么久了,很少来看我,今天我看就先不去您那边了,周末让她再过去,请多多包涵。”

文妈妈更客气了,语气好得不得了,就是话听着……呃……

她说:“不好意思,赏儿是我家的闺女。”

骆秉恒都快无语了,他不打算计较,说:“这样吧,我让赏儿吃过晚饭看您去。”

文妈妈很土匪地笑笑说:“我的赏儿就借你到下午1点半。2点钟我没见到人,我就去医院抢!!!”

骆秉恒听着电话那边嘟嘟的断线声,哭笑不得,他问骆赏儿:“你婆婆向来听人家说话油盐不进还特不讲道理!?”

骆赏儿的脸都快笑成一朵花儿了,她说:“是呀,妈妈可爱吧!”

“可爱个屁,和我抢女儿的老女人!”骆秉恒气道。

骆赏儿讶异地看着爸爸:“您不能这么讲,文妈妈很漂亮的!”

“比我年轻?比我漂亮?”姚安然也按捺不住了,声音轻飘飘的,明显带着妒意。

呃……因为婆家得罪了娘家……

骆赏儿想:我是幸福的呢,还是悲催的呢?

------*------

当骆赏儿终于赶到文家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就被文妈妈拉上了四国军棋混战的厮杀战场。

文妈妈准备了好多小点心和新鲜的水果,她把东西挪到骆赏儿面前说:“宝贝儿,边杀边吃!”

骆赏儿吃着鲜美的水果,心里想原来童真未泯真的不是梦幻呐。

后来,文妈妈忽然发现和骆赏儿作对家齐头并进并不是胜利的不二法门。

……

于是,在文妈妈的热情授意下,骆赏儿干起了极其不厚道的卑鄙小人勾当。

她和文妈妈作敌对方,她要做的事情是:故意把自己军长一头撞到文妈妈司令上,伶俐智昏地拿自己的工兵飞人家的营长,义无反顾地拿自己的炸弹炸文妈妈一伙的小排长小连长,甚至在文妈妈的教导下,阴谋蓄意地拿自己的棋子堵住我方阵营缺口——坚决不让我方司令、军师旅团出来祸害敌人!(军旗棋子大小顺序:司令-军长-师长-旅长-团长-营长-工兵,知道的姑娘请忽视我。)

骆赏儿被对家骂惨了,她一概不回话,她能咋说呀?她的确该被骂的,不然真没天理……

后来,大概人家也是骂累了,几乎是哀求地道:“对家,我都被你气笑了!你是不是敌方派来的内细来整治我的啊!?”

骆赏儿满心的愧疚无处发泄,心想:就是这样的啊,您猜对了。我对不住您啊,可是婆婆最大啊……

------*------

晚上,齐婶做了丰盛的晚餐,文妈妈拉着骆赏儿往客厅走:“宝贝,跟妈妈好好吃顿没有文泽当电灯泡的烛光晚餐!”

……

骆赏儿只能笑着说:“好啊,妈妈,您坐。”

文妈妈说:“你不要遗憾喔,等下我们再战!我知道你还没玩够呢,小丫头!看你刚刚那个兴奋的样子!真可爱!晚了让司机送你啊,别想着四国军棋了,吃饭吃饭!”

……

妈妈,我是在想四国军棋没有错,那些被我们坑了爹的人们会诅咒我的……

文妈妈一边吃一边给她夹,一边问:“赏儿啊,跟妈妈讲讲,你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子是什么样的啊?”

骆赏儿想了下,就把当初和文泽说的话又重复了一次。

文妈妈又问:“那第一个喜欢你的呢?”

骆赏儿夹了一筷子青菜往嘴里送,到婆婆家就只想吃清淡的,都是文泽搞的鬼……

文泽……他到了没有呢?

文妈妈看骆赏儿失神,忙说:“不可能没有啊!我女儿这么可爱!”

骆赏儿回神,尴尬地笑笑:“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喔?不对哦,有内情!讲讲嘛~好赏儿!”文妈妈饭也不吃了,挤过来和她坐一个凳子,用肩膀拱着骆赏儿,还端着饭碗就撒娇道:“就说说嘛!”

骆赏儿看着文妈妈神采飞扬的样子,不忍心坏了她的兴致,只好清清嗓子,说:“我小学的时候有个男生和我表白。”

“哇!”文妈妈感慨:“我女儿小时候就这么萌啦,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骆赏儿低下头,接着说:“我叫上我最好的女生朋友,我俩把他按雪地里一顿揍。”她憋红了脸,干脆一鼓作气:“她按着,我还锉了一锉子雪把他给埋了。”

骆赏儿偷偷瞅瞅文妈妈,看她还是认真地在听,就声音弱弱地说:“头没埋……”

文妈妈大笑:“好!我闺女霸气!他还活着吧?”

骆赏儿大惊:“那时候什么也不懂,就是吓着了,小孩子不会动真格的。”妈妈,您出口就惊人啊。

文妈妈笑笑:“真好,那么可爱的时候想起来很难忘吧。”

骆赏儿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也还好啦,妈妈小时候也有很多好玩的故事吧。”

文妈妈的脸色一下子微微凝重起来,她坐回去,只有那么一小会儿,就恢复慈爱微笑的模样,她说:“是啊,那时候好小,闹出来不少笑话。”

骆赏儿忽然就想起文泽说过的,他父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文妈妈一定是想起公公了……

她不觉为刚刚不经大脑问出口的话深深懊恼。

文妈妈却已经笑眯眯地开始说故事了,她给骆赏儿添了一碗汤,说:“小时候,我特别同情一个收废品的老奶奶,她被另一个收废品的老头欺负,他不许她在他圈定的地盘捡东西。”

骆赏儿一边吃着一边听着。

“我和小伙伴们商量好了,要帮老奶奶。技巧是:调虎离山!把老头的东西抢去给她。”文妈妈眉飞色舞地,好像真的回到了那个童真调皮的年代。

她说:“我毫不犹豫地决定打头炮引开那老头,我趁他不备啊,偷了他刚收的一块好大的铁皮!那东西好重!我撒丫子飞奔啊!”

“老头大喝一声,撒丫子开追啊!边追边喊:你个兔崽子,给我站住!天呐,他50多岁穿着个千层底健步如灰呀!”

骆赏儿忍不住开始想象那个场面,一个小野丫头,后面跟着一个气急败坏的老头儿,两个人你追我赶,后面一群看热闹的小屁孩儿,她扑哧一下笑出来。

文妈妈还沉醉在回忆里,声情并茂地说:“我们跑过了好几条街道,眼看他就要追上了,没办法,我吓得把东西扔开了,老头儿站着骂了会就回去了。”

“后来呢?”

“后来?”文妈妈不禁气愤道:“后来,我回到大本营,以为大家都抢回战利品了,结果……他们全在那站着,好笑看着我。他们谁也没遵守承诺!其中就你公公最坏了!在那一个劲儿地嘲笑我!”

文妈妈说到这,不禁沉默了,骆赏儿也是。曾经的欢笑,曾经的打闹,全然成了今天最美也最珍贵的回忆。

------*------

两个人很快地吃完晚饭,文妈妈冲着她笑得可爱,说:“想不想看看小泽小时候的样子?”

“想啊想啊!”骆赏儿忙点头,压根忘记是时候该回学校了。

文妈妈拿出相册,一页一页翻给她看,说:“你看,小泽5岁了,特别喜欢尿床,这是他尿过的床。”

……

文妈妈,您真有才,那个年代照一次相多不容易,您就照这个?

想想,不对,文家应该还是有资本浪费胶卷的……

“这个是小泽偷拿人家小朋友的铅笔、尺子,还有小手绢!”文妈妈指着照片里的一大堆小玩意儿,说:“后来,他爸爸抱着他还回去了。”

……

结果就是,骆赏儿和文妈妈看了近一刻钟的照片,连根文泽的毛都没看到,全是“小泽幼时犯罪现场证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