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无价的礼物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14 字数:3247 阅读进度:30/101

生日蛋糕终于送来了……

“妈妈,这是婚礼蛋糕吧……”文泽瞪视着一米多高的五层蛋糕惊道。

“有什么关系!我闺女高兴就好!”文妈妈乐颠颠地拉着大家去围观。

骆赏儿开心极了,忙冲着韩澈叫:“去帮我拿相机!在客厅古董架第四层上!”

韩澈一边走着一边说:“就知道奴役人,我脚疼啊……”

“这么点距离,你扁平足啊!?”涟漪不客气地回道,眼睛瞅着大蛋糕直流口水,啧啧,上面还有两个精致的小人,是新郎和新娘子嘞。

韩澈拿了相机,皮笑肉不笑:“比你们扁平胸强!”

……

文泽听了,眼神不自觉地往骆赏儿胸口飘,心里想着:还真是生动形象。

最开心的莫过于小骆生,他两只小手打着拍子冲蛋糕叫:“七!七蛋糕!大大!”

骆秉恒出去抽烟了,姚安然一个人吃力地搂住骆生的小腰,他就像被细线拉着的风筝,挣扎着要冲向天空,小小的身子扭啊扭的。

这么小的孩子其实用上蛮力就像个龇牙咧嘴的小怪兽,并不好收服。结果,姚安然一个不备,骆生就冲锋出去了……

众人围着大蛋糕唏嘘不已,文妈妈得意极了。谁都没有留意,于是小骆生就像呼扇着小翅膀却不会飞的胖鹌鹑,一头……栽进了蛋糕的世界里……

大家只看到一个小身影钻进来,像个小型炮弹扎进蛋糕里。

蛋糕整个坍塌,比豆腐渣工程还豆腐渣。文妈妈大惊失色。

只见一个小鬼满头满脸的奶油,他嘿嘿大笑着再爬起来,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小雪人……

喔,上面还有零星的五颜六色的花花草草,两个恩爱甜蜜的小人儿可笑又非常不和谐地翻滚在一起,双双倒在文泽家的大沙发上……

众人目瞪口呆!这……

骆赏儿拿着相机,哭丧着脸:“我还木有拍……”

姚安然蒙了,刚想上前,被文泽拦了下来,他呵呵笑着拿过骆赏儿手里的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几个小骆生扑进蛋糕里哈哈大笑大把大把抓蛋糕吃滑稽搞笑的样子,再一扭头,咔嚓,骆赏儿哭笑不得的样子也尽收其中。

“你这个小魔头!”文妈妈和骆赏儿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这一天,文泽看着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家里啼笑皆非,可是再看看骆赏儿收到一大堆礼物开怀大笑的样子,又觉得这样的折腾真值!

人都散了,文泽看着一屋子的狼藉,真不忍心让许阿姨明天来收拾……

骆赏儿走到文泽的背后,头慢慢靠过去,她搂上他的腰,像是感慨,又像是温情的低语:“今天好热闹啊。”

文泽把手叠在她的手上,温暖的掌包裹住她的,说:“累不累?”

骆赏儿在他的身后摇摇头:“以前过生日很开心,可是没有这么这么开心过!”

文泽转过身子抱住她,整个人都圈住她纤瘦的身子。她感觉得到,他正用温热的躯体烘烤着她,很踏实,很温馨。他说:“我的赏儿,生日快乐呢!”

这一次,只有他和她,她听得更加真切。真满足。

多幸福,她爱的人在抱着她,说着这世界上最寻常的祝福,可是她的心一点儿也不觉得寻常,她觉得,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日子了。或许,这一生,她都会觉得不寻常,只要有他在。

她两只手抚在他的背上,还是撒娇着说:“不够,赏儿还想听你弹吉他……就当送我礼物了好不好?”

这小丫头,变相说他欠她礼物呢!

算了,就加赠一首曲子。

文泽点头:“好,我们去床上!”

……

文泽好笑地看着怀里冲他翻白眼的骆赏儿,捏捏她的小脸蛋儿,嘲笑她:“想什么呐!这么晚了,当然回卧室,听完了就睡觉!还是……你觉得卧室主要不是睡觉用的?”

骆赏儿坚决不承认自己的胡思乱想:“哪有!卧室就是睡觉的!”

文泽大笑着松开她,看着一厅乱七八糟、横七竖八的东西摊摊手,说:“算我狠心,这儿明天让许阿姨来弄吧……”

可怜的许阿姨……

------*我发现我很久米有用分割线了*------

暖烘烘的卧室里,骆赏儿声声悦耳,欢快跳跃着的节奏配上他同样活泼轻快的歌声:

“今儿这个特别的日子天空真的好蓝好蓝

我想象会不会有朵朵的白云好似绵绵的远山

你嘻嘻笑着说下班要吃我做的晚餐

我亲亲我的宝贝着给你你想要的答案

四方方围裙上有你画的海绵宝宝可爱的图案

想起曾经过往种种却没有那么多的风雨澜珊

不问海枯石烂的爱情我只要有你无悔的陪伴

唔~和你一起去看那郊外璀璨的星光

你说再好的日子也比不上这一刻的夜幕盛装

我亲爱的姑娘想知道我衷心的愿望

我逗着你不说最后还是告诉你和你相携一生无妨

就陪你到老这可是我心底的声响

这一刻你的可爱你的善良你害羞脸红的模样

我深深记在心底永远都不会遗忘

就陪你到老到永远的尽头到那地老天荒

你许我了天长地久我念念永远不会忘

我许你的一生无忧亦无伤

今生相伴啊就陪你到老

虽然现在我们依旧年少

就陪你到老无惧未来日子的风雨飘摇

就陪你到老......”

曲罢歌声止,文泽把吉他放在一边。

他低头看着骆赏儿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禁笑道:“就那么好听?”

骆赏儿大幅度地点头:“当然!我画画好,但是唱歌五音不全,琴更是一窍不通,最羡慕会这些的!”

“说缺点也不忘夸自己个优点!”文泽刮刮她的小鼻子,然后有点儿不自然地扭头,显然是想起了某些少儿不宜的图画。

骆赏儿倒不知羞,心想,你装什么清纯少男呐?!

文泽关了几个灯,只余床头温馨的橘红色床灯,室内暗了下来,但气氛却更加微妙暧昧。

文泽回头俯下身子,慢慢地趴卧在骆赏儿的身上,他用手肘撑起一个空间围住她,手捧上她的脸,望进她眼中的净是浓浓的深情和爱意。

骆赏儿缓缓闭上了眼睛,文泽开始一点一点地啄吻着她的唇。因为闭着眼睛,感官反而更加敏锐,她全身心地沉溺其中,而文泽就势加深了这个吻。

过了好久,骆赏儿几乎觉得两个人已经吻到地老天荒了,文泽才抬起头来。

她睁开眼睛,从两人之间的空隙伸出手来拨拉他挡在眼角的发丝。

文泽沙哑着嗓子说:“想不想要我给的礼物?”

骆赏儿吓了一大跳,清醒大半:“那个……你说的不会就是你吧?!你、你也看小说看多了么……你瞧,我们今天都很累了……”

文泽没笑,搂着她躺下来。他捉着她的手,吻了下,说:“对不起,我的礼物很俗气,本来是想亲手给你做顿大餐,结果……”文泽哼了下:“结果被你给搞砸了!”

骆赏儿讪讪地笑,心想不搞砸你的大餐,据文妈妈报道,我的胃就要被你的大餐搞砸了……

文泽拽她的另一只手,全窝在自己胸膛上,骆赏儿不得不直视着他。

文泽说:“现在,我的新礼物更俗了。不是玫瑰,不是钻戒,不是跑车。宝贝……你还要不要?”这句话的尾音轻飘飘的,却在骆赏儿的心海里投下圈圈重重的涡旋。

文泽没有等她的答案,因为骆赏儿一张嘴就被文泽的唇吻住了,他以口封缄,甜腻的缠绵。

骆赏儿的两只手都被扣住,只能任由文泽好像吻不够一样的追逐、添舐。他微微抬起头,又顺沿着去吻她的鼻子、眼睛、眉毛,再到额头,他就那样一直捉着骆赏儿的手按在他砰然跳动的心房处,不曾移动。

骆赏儿承受着文泽不带任何欲念的、别样的柔情,她从未听过文泽叫她“宝贝”,心也随着掌下的鼓动而躁动不安,咚咚蹦个不停。

文泽腾出一只手来勾住骆赏儿的腰,让两人的身体更加严丝密缝地贴合,他长长的睫毛刷在她的脸颊上,让她的整颗心瞬间都奇怪地痒痒的。

接下来,骆赏儿听到了有生以来最动听的话。

文泽在她唇畔说:“我爱你……”

我真庆幸,我们无需经历轰轰烈烈、天翻地覆的动荡就诚实地面对了自己,如此坚定地告诉彼此:我爱你。

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告白,那是亘古不变的动人旋律。

赏儿,你如此聪颖。你可听见,我为你奏响的不是浮华的乐章,而是一个男人真诚坦率的爱?

赏儿,如果你的人生处于低谷,遇见难关,不要迷茫、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

如果我失落了我的城,被我的王国遗弃,我也不会孤单,因为我有你。

我整个的世界,只为你而欢歌。

人海茫茫,繁华落尽之处尽显沧桑,那携手一生、相伴到老的人就在身边不离不弃。人生得以如此,足矣。

这一生,我们一起走……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