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jq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18 字数:3448 阅读进度:40/101

虽然文泽一晚上都睡得不是很踏实,但他还是早早地起来了。

他悄悄地爬起来,悬身俯在骆赏儿睡颜的上方,自言自语着:“睡得真香……那再睡会儿吧。”

文泽很想轻轻亲亲她,但又怕吵醒了她,于是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

……

文泽洗漱完毕,凑到厨房里去瞧许阿姨做早餐。

许阿姨见文泽起得这样早,不禁笑道:“怎么不多睡会儿?赏儿呢?也起来了?”

“没,睡得正香呢!我来观摩下……”文泽拿起桌子上的法式蛋皮土司就丢进嘴里。他闭着眼睛细细咀嚼着,一脸的沉醉相,说:“嗯!好吃!许阿姨的手艺最棒了!”

许阿姨看着文泽呵呵笑着说:“你看你,都快当爸爸的人了,多大都跟个孩子似的。”

文泽两腮鼓鼓的,盯着许阿姨手里正在忙着放进烤箱里的面包布丁说:“您不是看着我长大的嘛?在许阿姨这里我一直都是个孩子。”

“是啊是啊,还记得当年那个都七岁了还尿裤子的臭小孩不?这转眼间就快要给自己的儿子洗尿布咯!”许阿姨故意笑得可恶。

“咳咳……好汉不提当年勇!”

“哈哈!”

文泽看着刚出炉秀色可餐的面包布丁说:“许阿姨……这个孕妇吃会不会太腻了,奶油太多了点。”

许阿姨笑得慈爱,说:“这个是给你的。”她亲切地拍拍文泽的肩膀,说:“放心吧,照顾孕妈妈饮食起居这些我都懂,我给赏儿准备的是牛奶加煎蛋,孕妈妈必备,简单又有营养。”

“许阿姨,其实我也很想学,等送赏儿上学回来您教我好不好?”文泽趴在许阿姨的肩上说。

许阿姨点头:“好啊,没问题,可是……”

“可是什么?”

“我在思考,以你的水平……要多久才能把蛋煎得火候适中,调料放得咸淡正好,所以……”

“怎样?”

“你还是学煮鸡蛋吧……”

呃……

文泽慎重思考后点头说:“好吧。”

“不过,你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大男人连煎鸡蛋都不会是不是太丢人了些?”

于是,您到底想怎样……

许阿姨看着这个她从小看到大,跟儿子一样亲的大孩子站在自己面前苦恼挠头的可爱模样,不由得莞尔一笑——文泽啊,你就快要当爸爸咯,那需要的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外在的沉稳和内在的能力,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

……

车子缓缓地停在F大第三教学楼前,车子里的文泽拉着骆赏儿的手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我得上课去了。”骆赏儿颇为无奈地看着文泽不肯松开的手,说:“晚上我还回去好不好?”

“那你亲我下。”

骆赏儿挺直上半身,依言亲向文泽侧过来的脸上,不想他迅速扭过脸来,得意地嘟起嘴唇等着骆赏儿主动送个吻过来。

骆赏儿顿住,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于是她快速地咬了一口文泽的鼻子尖,说:“哈!还给你的!”然后就趁机猛地抽回自己被束缚住的双手,打开车门就“嗖”地下去了。

骆赏儿一边倒退着走一边冲车里的文泽作挥泪吻别状,然后就笑得狡黠又诡诈,文泽则揉着真的被咬疼的鼻子恋恋不舍地目送她走进了教学楼。

他靠在车座上,无奈地叹口气:“哎……要是天天都有国贸实务就好喽……”

……

“麻烦等一下!”骆赏儿很幸运,赶上了即将关门的电梯。

“谢……是你啊,早啊!”原来是张景鹏。

“喔,早。”张景鹏睡眼惺忪着,还捂着嘴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说:“最讨厌上早课了……”

骆赏儿猛然间想起那天被他偷听去的事情,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儿尴尬,也不知道那时大家混闹说着的玩笑话倒底给他听去了多少,只能打着“呵呵……”干笑不语。

张景鹏旁边有个样子痞痞的戴眼镜高个子男生用肩膀顶了下他,说:“谁啊?你们班的?”

张景鹏点点头,说:“嗯。”

那男生不错眼珠儿地看着骆赏儿,说:“美女啊!”

骆赏儿礼貌地笑笑,没说话。

那男生却来了兴致,忙自我介绍道:“我叫林卓群,是大鹏的老乡,经常和他一起打篮球,美女你呢?”

骆赏儿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嘀”一声响,电梯到7楼了。

张景鹏一把把林卓群推出电梯,说:“滚出电梯,上你的波谱分析技术与实验去!少到处猎艳!”

“哎!哎!哎?”林卓群拍着电梯门眼睁睁地瞅着它上去了还不死心地喊道:“美女!下课我去找你!”

张景鹏关上电梯门,对骆赏儿说:“甭理他,禽兽一枚!”

“喔,呵呵……”骆赏儿笑笑,倒也没放在心上。

……

没想到的是,课间的时候,那个叫林卓群的男生居然真的上楼来找骆赏儿了。

“美女,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林卓群甚是执著。

骆赏儿无语地望天,心想:这是果果的追求啊。我是有主的姑娘了,这肚子里还有个娃呢……不能伤到人家的自尊心,也不能杏出墙,这贤妻良母不好当,贤良淑德也不好装……

“美女?”林卓群半低着身子瞅她,说:“你咋不说话?”

“喔,最近总爱发呆……不好意思啊。”

“没事,名字?”

“骆赏儿。”骆赏儿服了,这男生执念真强,愁啊,一会儿要怎么开口拒绝人家?

“年龄?”

“20岁。”这男生是讨厌姐弟恋才想问清楚的?

“联系方式?”

来了……来了!要怎么回答?

“喔,我问大鹏就行了。”

“呃……喔。”骆赏儿忽然发现自己说话跟不上这位同学的速度。

“爱好?”

“挺广泛的。”骆赏儿还在挠头,那个好人卡该怎么发,她都不怎么认识他,直接说:“你真是个好人,但是咱俩不合适,你应该找个更好的姑娘……”这样说会不会太假了点……

“具体说说吧。”林卓群拿出小本本,翻开一页,写写圈圈。

要这么认真?骆赏儿有点儿囧。

“阅读、攀岩、滑雪、舞蹈、摄影、集邮、表演……”

“喔,够了。”

“哎?”够了?

“婚恋否?”

“啊?这个……”完了,问到关键处了!

“那个,林同学,我知道其实你是个好人……”拼了!骆赏儿眼睛一闭,开始背台词。

“算了,那个不重要了……”

不重要!?这是神马情况!!!你是要当男、男、男小三?骆赏儿震惊。

“性别?”

“啊?”

“哦,这个我看得出来。”林卓群继续写写划划。

双性恋?不是吧……骆赏儿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了,搞半天原来这是户口调查啊!?

“喜欢什么动物吗?”

“等等等等……”骆赏儿打断林卓群的话,说:“同学,那个……你找我倒底是什么事情啊?”

“哎呀,快上课了,你快回答我!”林卓群飞速地看了下手表,催促道:“美女,喜欢什么动物?”

骆赏儿被林卓群急切的样子所熏染,快速地回到道:“鸭子。”

“鸭?!”林卓群一阵猛咳嗽,然后颇有些无奈地沙沙沙在小本子上写着。

……

“同学,你总归该告诉我——倒底是什么事情了吧?”骆赏儿课间被追问了一堆的问题,现在放学了,林卓群还是鞍前马后地跟着她问奇奇怪怪的问题,搞得她一头的雾水。

半近不远的地方,几个室友看着她笑得那个气人,韩澈还偷偷蹭过来,伏在她耳边说了几个字,把骆赏儿气得半死,她说:“拈花惹草,缺shao妇德啊!”

林卓群把笔和本子一收,热情且喜悦地说:“骆赏儿同学,欢迎你加入我们这期即将排练的以‘保护动物人人有责’为主题的周年公益演出中的舞蹈——群魔乱舞。”

“啊?!”

“呵呵,开玩笑的,舞蹈名字是:自然之友,安啦!”林卓群笑眯眯地说。

“不是!我是说,我没有说要参加什么啊,我、我也没有报过名……同学,你是不是搞错了啊?”骆赏儿瞪大眼睛——这不是一见钟情的追求,也不是统计学系或者心理学系不分白天黑夜的潜入群众调查,居然是——保护动物公益活动在抓劳工!?好狗血……

“同学,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都要为保护动物尽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也都有责任为那些可爱的动物做些事情,何况,你看你那么喜欢鸭子,对吧?”

呃……这什么跟什么……

“为什么找我?”骆赏儿觉得该为自己让人无语的“自作多情”求个解释。

“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合适!太合适了!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不对……应该说:你简直就是为我们要打造的角色量身订做的!”

啊?我是为了这个角色订做的?这说法真是……

好吧……“什么角色?”

“黄鼠狼啊!”

……

林卓群眉飞色舞,特别兴奋地说:“你的眼睛亮晶晶的,特别水灵,尤其是看着人歪着小脑袋的那个模样,真是好可爱!”他说着,还学骆赏儿的样子歪着头,眨巴眨巴眼睛,骆赏儿不得不承认,那样子……呃……真是——好搞笑。林卓群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游说中,继续说:“黄鼠狼你见过没有,我跟你讲,真特别可爱!”

……

还好,文泽的车就停在不远处,骆赏儿匆忙道了句“我家人来接我了,我会认真考虑的,真的。”林卓群刚要说什么,她就立刻说:“我明天告诉你好吧,再见了啊!”然后她和姐妹们告别,加快步伐朝文泽走去。

“我等你的答复啊!”林卓群在她的身后喊道。

骆赏儿一脸的囧相,一边走一边心想:好执著的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