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人的匀速运动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19 字数:2510 阅读进度:42/101

文泽轻车熟路地罩住骆赏儿丰盈了一圈的的胸部,爱不释手地轻柔抚摸按揉着,他满足地喟叹一声,再度迫不及待地吻上骆赏儿精致的眉眼、柔软的樱唇、小巧的鼻子。

在这场双方都急不可耐的温情缠绵里,两个人都忘乎所以地沉溺在彼此的抚触和爱语声中。

“赏儿,我想要你……很想很想,我忍了好久,快爆炸了……”文泽半含着骆赏儿的耳垂喃喃低语。

骆赏儿闭着眼睛,双手托着文泽的头颅,予取予求,深深陶醉,她说:“再多亲亲我……”

“说得跟离别一样……”文泽缓缓地倾身放倒骆赏儿,他伏在她的颈项处,点点啄吻、无比认真。

他只手解开她前身的纽扣,唇也跟着缓缓下移,属于少女特有的润泽柔美的线条一一展露在眼前,若暗夜里洁白无瑕的昙花迅速绽放出迷人的幽香,浓郁的、沁人心脾……

文泽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探进骆赏儿的贴身衣物里,也许是处于孕期的女人更加敏感,骆赏儿的身体在文泽轻柔耐心的抚触下很快被开启……

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睁开,她的心脏随着他的动作而狂跳不止,她说:“文泽,就这一次,我们轻轻的,小心点儿……”

然而,这句话仿佛一句要命的魔咒,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这一刻,文泽就像被施展了魔法一样,不上不下地停在了那里,然后——垂头丧气地认命。

骆赏儿睁开迷茫的眼睛,看看自己仅余小内的身子,看看文泽挣扎纠结的表情,也很泄气,她说:“文泽,你自控得真不像人类……”

“就因为我是人类,才必须自控的,哎……”文泽痛苦地挠挠头,给骆赏儿一颗一颗系上扣子,为她和自己盖上被子,幽幽地说:“算了……”

语毕,他又隔着被子抚摸上骆赏儿的下腹,哀怨地说:“都是因为你……看你出来我怎么收拾你!臭娃!”

文泽关灯躺下了,却立刻翻了个身子,背着骆赏儿,隐隐约约在念什么“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欲无求,当得宿命。”

骆赏儿不觉好笑——什么时候学的?

文泽正在那里煎熬呢,被子里鼓起一个小包子,从骆赏儿那儿缓缓游移至文泽的腰上,顿了下,似乎是在积聚勇气……

晴天一声“咔嚓”的霹雳啊!那个小包子一鼓作气,居然就来到了……

文泽瞬间动弹不得——骆赏儿的手在被子里伸过来,温柔地覆在了他身体的某一部分上,像是安抚委屈的小孩子就要摸摸他的小脑袋瓜那样,一下一下地……

文泽按住那只体贴的小手,闭着眼睛屏住呼吸,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说:“赏儿,不需要的……”

“不能一直让你忍着啊……”身后传来一个柔和暖人心扉的声音,骆赏儿说:“教我吧,文泽……”

文泽松开那只手,苦着脸说:“五姑娘再勤奋也不如我儿子蜗居的家门好……”

骆赏儿满头满脸的黑线:“文泽,你不要得寸进尺……”

……

骆赏儿亲手扒光了文泽,然后操着一双手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本来应该是很浪漫的过程。然而,在骆赏儿唐突忙乱的动作里,文泽本人的真实的感受是:自己是一个刚被剥了皮的猪,正被宰杀……

……

文泽任由骆赏儿不得要领地动作着,不发一语。

她很笨拙,却也十分认真。

骆赏儿的手就那样不紧不慢地上下着,每当文泽快要上升到一个境地急切地渴求她稍微快一点的时候,她就气人地停顿下来,甩甩微酸的手,从头再来,继续不缓不急的机械运动。

问题是——完全是匀速!!!

文泽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在这种折磨人的、毫无章法的“安抚”里疯掉了……

他蓦地转身面对着她,骆赏儿看到,文泽的额头上竟然已经全是亮晶晶的汗水了。

骆赏儿看着他,真是有点儿心疼了,她用被子角擦擦他脸上的汗水,说:“怎么还不行呢,快出来啊……”

文泽哭笑不得,他纠结着一张俊脸,说:“赏儿,你是故意的吧……”

骆赏儿一边加速一边笑眯眯地道:“你有自虐倾向,谁让你不教我。”

文泽抓狂:好样的!她这句话刚说完,干脆就停在那个临界点了……

他终于不再被动地等待她的自学成才,恨铁不成钢地扣住她的手包裹住自己,继而就快速地动作起来。

骆赏儿整个人都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她呆呆地看着他汗湿的脸庞因为晴欲的熏染而镀上了一层诱人的光彩,此时此刻的文泽带着平时少有的魅惑力,他低声的闷哼里充满了深深的渴望以及终于得偿所望的满足。

……

终于,一切归于静止。

文泽大汗淋漓地埋在骆赏儿的颈窝里喘着粗气,他的手还握着她的按在自己的身体上,轻微颤抖。

许久,他只手抽来纸巾为两个人清理干净,骆赏儿有片刻的失神。

文泽环住骆赏儿的腰肢,说:“一会儿我再去清洗下,先让我抱抱……”

骆赏儿轻拍着文泽劲壮的脊背说:“好……”

文泽吻着她带着馨香气息的耳畔,沉默了下,说:“赏儿……我们要开始学习当一对合格的父母了。我们有很长很长的路要一起走,首先就要彼此照顾和体谅。赏儿,我也是初学者,我们一起进步,好不好?”

“其实,文泽……你真的做得很好。是我,开始莫名地情绪化了……”

文泽一边抚摸骆赏儿的头发一边说:“书上说:‘孕妈妈的情绪波动很大,容易因为一点儿小事而发怒,强烈的情绪波动会对胎宝宝造成剧烈刺激,可能会严重伤害胎宝宝,因此准爸爸一定要多多包涵忍让,体谅孕妈妈。三个月内还要注意千万避免夫妻亲密生活。’,呵呵,你看,我刚刚差点就没把持住。哎……没办法,谁让我的赏儿那么有魅力……”

“油嘴滑舌!”骆赏儿哧地笑了,笑得很开心,她说:“不过,我很受用……”

“哈哈!你开心就好!”文泽拉开一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用自己的鼻尖去蹭骆赏儿的,两个人呼吸相闻。

被子底下,骆赏儿抚上文泽光裸的强健身躯,她说:“那要不,让你也开心下……再来一次?”

“贼丫头!”文泽捏捏骆赏儿的小鼻子,把她的双手也一并收进怀抱里,更加抱紧了她,说:“我啊,等着你可以的那一天……”他伏在她耳边说:“这种事情,愈久弥香……”

……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欢迎捉虫╭(╯3╰)╮

那啥……大家积极踊跃说点啥吧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