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产检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20 字数:2184 阅读进度:44/101

“喔……好麻烦,除了盆腔检查外,还需要测量血压、检查心脏和肺、化验尿糖……”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文泽忙前忙后地在休息处对面的各个窗口取单子、缴费,看得骆赏儿眼花缭乱。

“呵呵,这可是个长期抗战,你们得有心理准备。”纪馨妤笑着拍拍骆赏儿的肩膀,说:“我要去那边检查乙型肝炎抗原,然后还有个梅毒血清试验要做,就先走了喽,赏儿你加油!”

“馨妤姐你一个人可以吗?”骆赏儿忙站起来拉住她,说:“等下文泽就好了,我们一起吧。”

“不用了,我们不是一个方向的。况且每次都是我自己,放心吧,没事的。”纪馨妤冲骆赏儿笑得灿烂,回身稳稳当当地迈着步子走了。

骆赏儿看着纪馨妤洒脱却孤独的背影有说不出的难受,那个走得慢吞吞的臃肿身体里孕育着一个被父亲抛弃的小生命……

“唉……”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别叹气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要面对的人生,有自己需要负责任的抉择。”文泽走过来,他看着纪馨妤的背影,语气淡然。

文泽拿着各种花花绿绿的小票子凑到骆赏儿的身边,说:“我们先去量体重和血压,估计一会测胎心的时候爸妈他们就会到了,走吧。”

“爸妈?他们都来!?”骆赏儿说:“他们怎么知道?”

“第一次产检,长辈们都紧张着呢,怎么可能不告诉他们。喔,我妈知道你开始放暑假了,天天嚷着要搬过来照顾你呢。”

“真的?!我也很想妈妈呢!前一段时间,白天上课,晚上偶尔还要在学校留宿,后来又为了考试忙得不可开交,都没怎么去看她……”骆赏儿挽上文泽的胳膊,一边走一边好奇地看着妇科各个检查室的名字牌,说:“这下好了,终于结束了。前天递交休学申请的时候我的心情就特别激动——可以专心在家养胎咯!对了,抽空把妈妈接过来吧。”

“你确定真的让妈照顾你?”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啦,主要是妈妈一个人在那里很孤单,我一直都想把她接过来,她总说西郊那边是风水宝地怎么都不肯来,我想啊……其实她心里是怕打扰我们年轻人的小世界吧。嘿嘿,这次正好借着照顾我这个理由,她一定愿意来!”

“赏儿……”文泽忽而非常感性地唤着她的名。

“真好!到时候就可以和妈妈一起欺负你了!给力!”骆赏儿一脸兴奋不已的模样。

于是,文泽胸臆中暗涌的感动之流迅速退潮……

……

检查室里,一个笑得特别温柔的女医生正在为骆赏儿测胎心。小小的房间里挤满了伸着脖子探视的人,文妈妈、骆秉恒姚安然和文泽四个人把骆赏儿的小床团团围住,每个人都既关切又紧张。

文泽握着骆赏儿的手一直在轻微的颤动着。

骆赏儿反手回握住文泽温热的手掌,冲他笑着说:“你很紧张吗?”

文泽也不管有没有长辈们和外人在了,凑到骆赏儿跟前就轻吻了下,说:“与其说紧张,其实我觉得我是激动……”

那个女医生忽然说:“你们先安静下!”

大家顿时都屏住了呼吸,齐刷刷地看着医生,文妈妈还有些责备意味地瞪了文泽一眼。

许久,医生说:“我好像听到了两个不同的胎心率!”

文妈妈一下子就轻声喊起来:“是双胞胎吗?!”

骆秉恒和姚安然皱眉眉头认真地听着。

医生笑笑,说:“有可能,但是也不排除是脐带的血流声,我建议你们去做个B超,万一是多胎,需要注意的事项就更复杂了。”

接着,女医生说了一大串专业的医学术语和数字,大家都云里雾里地,好在最后的总结陈词这一大家人都听懂了

——“胎心正常。”

文泽和骆赏儿也都听到了胎儿音色清脆、节律整齐的胎心,骆赏儿笑得眼睛弯弯的,文泽颊边的酒窝也深陷着,两个人紧握着彼此的手,深深对视。

文妈妈说:“哎呀,别肉麻兮兮你看我、我看你的了,快走,我们去做B超。”说完就拨开文泽去扶骆赏儿起来。

骆秉恒沉默不语,拉着姚安然先行走出去。

……

“四、四胞胎!!!”骆赏儿彻底傻住了……自己的身体里入住了四个小家伙儿……

文泽也很激动,有点语无伦次地问医生:“孩子、孩子们都很健康吧?”

文妈妈直接乐疯了,那个笑把骆赏儿吓了一大跳。文妈妈又捂着嘴忍了一会儿,没憋住,开心地直蹦跶。

医生瞪了她几眼,文妈妈只好说:“那个……我不行了,我得出去笑一会儿再回来……”

骆秉恒忽然说:“你们都在这里先听着吧,我出去抽根烟……”

姚安然有些不安,忙跟了上去。

文泽和骆赏儿太开心了,也没怎么在意,继续认真地询问着一些相关事宜。

医生微笑颔首,说:“就目前来看,宝宝和母亲的状况都不错,胎心跳动健康有力。这是我们医院有史以来第8对异卵四胞胎,我得祝贺你们呐!”

“不过,多胞胎的怀孕过程更加辛苦,要时刻谨慎和注意孕妇的身体状况,定期来医院检查更加重要。另外,要谨小慎微,不要忽视任何异常和细节……”

“我们会的。”文泽说。

“嗯!嗯!”骆赏儿也应声着。

“年轻人啊,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才20岁,这么小,怀孕期间要承受很多不良反应,作丈夫的可要体贴妻子。”

文泽环上骆赏儿的腰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睛说:“一定的。”

……

“嗨,等到孕晚期啊,孕妇的腿上还可能会布满静脉曲张的大血管,肚皮上撑得像西瓜一样全是花的,我不是吓你喔,你要有心理准备。”文泽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骆赏儿,嘴里却说着吓唬她的话。

骆赏儿不以为然:“切,我是妈妈了,为了我的四个宝贝,我什么都不怕!”

“哈哈!好勇敢!”文泽大笑出声。

骆赏儿看着不远处文妈妈和姚安然站在一起的背影,狐疑地问道:“奇怪了,爸爸呢?”

……

作者有话要说:改错字……

深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