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一样的亲吻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22 字数:3416 阅读进度:48/101

妈妈的话给了文泽莫大的力量和鼓励,虽然他的忧虑并未完全消散……

早晨回到主居餐厅的时候,骆赏儿还在等着他们一起吃早餐,并且表示他们母子二人背着她偷偷晨练散步说悄悄话很不厚道。

文泽笑着跟她保证——下次一定不会忘了带上她,文妈妈则一口一个甜言蜜语把骆赏儿哄得七荤八素的。

……

还是那间教室。

文泽趁着离上课还有些时间,正手把手地教着骆赏儿一些照顾宝宝的小知识。

“要这样抱着小婴儿……赏儿,你看,关键是要托住婴儿的头部。因为小孩儿刚刚出生不久,头部的重量会比较大,不能自主灵活动作,孩子大一点儿了的时候才可以有个倾斜度地抱着。”

文泽小心翼翼地把怀抱里的婴儿模型递给骆赏儿,就好像那真的是他们的宝宝一样,他说:“你试试,在家也给你演示过,但是没有模型就是不够生动,这个模型的体积、重量、身体各部分比例都是严格按照初生婴儿的实体做的。”

骆赏儿按照文泽说的那样接过婴儿模型抱进怀里,她抬起头,有些失神地看着文泽那认真的神情。

人们都说,专注于工作时的男人最有魅力,但是骆赏儿却觉得,为了宝宝全神贯注地学习和指导着她的文泽,此时此刻,是最最帅气和有味道的男人。

“干嘛这么看着我?”文泽歪头冲她微笑,语气温和。

骆赏儿怀里抱着个小小的婴儿模型,一斜身就凑过去吻上了文泽的唇,软软的一个吻。不是轻快地啄吻,亦不是深情地缠溺,就那么恰到好处地柔情厮磨,果冻一样的亲吻,软软的,甜甜的……

许久,两个人缓慢地分开。

文泽深深地看着她,说:“这怎么就不怕是教室了?”

骆赏儿想起以前在学校教员休息室里拼命推拒文泽的亲吻,再想想自己刚刚情不自禁的霸王行为,只能“嘿嘿嘿”地傻笑着掩饰不好意思。

文泽的食指点点骆赏儿的鼻尖儿,笑说:“双重标准……”

骆赏儿不回这句,只把眼睛闭上,抱着模型靠在文泽的肩膀上,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好,说:“这样,像不像我们的全家福?”

文泽的心刹时就“咯噔”一下,极不舒服。他试着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们家是四个宝贝,我们得一人抱两个才是全家福呢。”文泽知道是自己敏感了,可是他控制不住多想。

“哈哈,对!还有妈妈们和爸爸,喔!还有许阿姨,我们都在一起了,才算是全家福……”

文泽释然,点头说:“当然。”

他不经意间抬眼扫了下——

呃……

文泽用肩膀轻轻地拱了下骆赏儿,说:“我双重标准的傻姑娘,你看前面……”

骆赏儿一抬头就傻眼了——老师和学员们一起围了小半个圆弧不远不近地围观他们夫妻俩呢,一个个捂着嘴笑得那叫一个暧昧。

骆赏儿红了脸,忙直起身,说:“大家好早!”

“不早咯!还有3分钟就上课啦!哈哈,你们俩好恩爱,新婚不久吧”一个差不多有5个月身孕白白胖胖的准妈妈一扭一扭地走过来。

“呵呵……也、也就还好啦……”骆赏儿脸红地垂下脑袋,那样子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文泽特别得意地凑在骆赏儿的耳边轻声说:“这就是双重标准的下场……”

骆赏儿大囧。

文泽绅士地起身好给那位孕妇让出空间走进座位,眼角余光还停留在骆赏儿的身上,他的心里甜丝丝的:宝贝……想亲吻你时,眼睛里就只有你,看不到别人,那种心情也是忍不住的,这回你也知道了吧。

……

课间的时候,骆赏儿正闭目养神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坐起来跟文泽说:“文泽,你是不是有很多朋友都单身着?”

文泽回道:“嗯。怎么,想当红娘了?”

“就是今天早上你和妈妈偷偷约会的时候,韩澈打电话给我了……”

“韩澈啊,我可以把徐锦介绍给她。”

“徐锦?”骆赏儿暂时忘记了自己说的是半截话,在好奇着徐锦何许人也。

“就是我们领结婚证那天见过的,肌肉男,大光头。”

……

骆赏儿满头的黑线——文泽,你是有多不待见韩澈啊。

“他不行……色迷迷的。不是韩澈,是她二十九岁的姐姐。喔,文泽,我觉得你那个姓康的朋友不错哎,样子文质彬彬的,又不失幽默风趣……”

“二十九岁?老姑娘了啊……还有,康允儿子都跟骆生一样大了,他要是去相亲,还不被他那个河东媳妇吼破头?”

“哪有这样说人女孩子的,二十九岁的单身女性现在好多的,康允不行,你就再想想别人嘛。韩澈的姐姐很出色的,心理学博士,刚毕业,留在L大任教了,现在是讲师,过几年就可以晋升副教授了。”

身后突然插进来一个调侃女声:“心理学?据说现在学心理的心理都有问题……”

“馨妤姐?”骆赏儿回头惊喜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呢!”

“早上接了个电话,出来晚了。”纪馨妤脸色微变,但她很快就微笑起来,说:“赏儿啊,红娘可不是好当的,是个容易遭埋怨的活计。”

“唔……韩澈是我闺蜜,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儿,不能不帮。况且,文泽的朋友圈子很适合嘛。”

文泽笑:“谁说的?我的朋友们都是非二十五岁以下的不娶……”

骆赏儿嘟嘴:“馨妤姐,你都看到了吧,文泽一点儿也不让着我……”

纪馨妤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笑得花枝招展:“你们可真好……我都听说喽,咱们教室的‘早间新闻’都传开了,大家都说102室来上课的甜蜜小夫妻呦……接吻被抓包了。真可惜,我错过了……”

骆赏儿再度脸红:“文泽,都怪你……”

文泽无辜地耸耸肩——错还成我的了……

……

课上,骆赏儿呵欠连连,刚偷闲睡了会,就落下了老师的一大段话,忙拽着文泽的袖子问:“老师刚说什么了?”

文泽哭笑不得,伸手抽了张纸巾给她擦嘴边的口水:“你呀,下次就在家里好好睡,有妈陪着你,我也放心。别非要和我一起来了,这儿睡着多不舒服。我回去给你讲也是一样的……”

“我不!快说,刚刚老师说什么了?”

文泽低声说:“记得我和你说过,怀孕早期孕妇的睡眠姿势可以是比较随意的,但是不能趴着睡或是搂着东西。”

“嗯,对。”

“老师刚刚说,妊娠中期呢就要更多地注意保护腹部,避免外力的直接作用。要是孕妇羊水过多或是双胎妊娠,就要采取侧卧睡姿,舒服些,也可以避免压迫症状。”

骆赏儿认真地听着,虽然困得不行,可因为补了一觉,也还坚持得住。

后座的纪馨妤看着前面头挨着头细声低语的两个人,心里酸酸涩涩的,人家宝宝的爸爸比怀着身孕的赏儿都上心,自己呢,却要一个人熬到孩子出世,曾经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全部都成了今天看着别人你侬我侬时的羡慕和落寞。

太难受,心揪扯着疼,喘不过气……

……

“呼!真好!又下课了!还有最后一节课啦!”

文泽无奈地摇头:“一下课比谁都精神,一上课困得直点头……”

纪馨妤好笑地看着骆赏儿,说:“我上大学那会儿也这样,一听老师念经就困得很,一下课就和同桌疯聊,倍儿精神。”

“对!对!就是这样!”骆赏儿感同身受,她问:“对了,馨妤姐,你今年多大?”

“二十八。”

“那早就毕业了吧?”骆赏儿转身趴在椅子背上,把脑袋窝在手臂上瞅纪馨妤,眼睛亮晶晶地。

“嗯,对啊,我都上班好几年了。现在休了产假,不用上班真好!”

“嗯,我也是。不用上学真好!”

文泽安静地看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

“对了,赏儿,我这周末要给宝宝补充些用品,我们一起去,我挺喜欢你这个小姑娘的,想和你聊聊。好不好?”

“可以啊!”骆赏儿特别开心地说。

文泽皱眉,他看着互换联系方式的两个孕妇,道:“可可说有个企划案务必要我敲定,周末我没法陪着你。”他转向纪馨妤,问:“换个时间可以吗?我陪你们一起去。”

纪馨妤收好手机,讪讪地笑笑:“我这都七个月了,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骆赏儿冲文泽使了个眼色,忙接口道:“没关系、没关系,你去忙,我们有许多女人之间的话要聊的。”

文泽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他有些强势地说:“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让妈陪着你们总行了吧。”

纪馨妤看着文泽不无担心的样子笑得苦涩:“文先生担心也是有道理的,赏儿,要不,咱们有机会再一块儿去?”

骆赏儿说:“小题大作!”她趴在纪馨妤的耳边说:“那天我去找你……”

……

作者有话要说:某馨归来╭╮

为毛总说我非法访问==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