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的小媳妇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23 字数:2692 阅读进度:49/101

自从怀孕以来文泽寸步不离地把骆赏儿看得死死的,骆赏儿早早盘算好了一切,那天一回家她就和文泽信誓旦旦地表了态,说让他放心,她不会出门了,周末要乖乖地在家等着他回来。

那一晚,文泽被骆赏儿的花言巧语和五姑娘骤然从三脚猫功夫到炉火纯青娴熟起来的技术哄得服服帖帖、晕头转向——他实在怀疑,不,他确定,她以前一直都是故意的。

……

星期日,骆赏儿趁着文妈妈午睡,写了张字条放在客厅就蹑手蹑脚地出门了。

出了门,她就跟撒欢的小狗一样,开心得不得了,骆赏儿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次胜利大逃亡,她像个骄傲的士兵那样雄赳赳、气昂昂地上了出租车,在车上给纪馨妤打了个电话,喜滋滋地汇报了逃家捷讯。

“哈哈,赏儿,你可真淘气。”纪馨妤在电话那边大笑。

“那是!馨妤姐,我们在哪里见?”

“国贸大厦后面的那个新时代饮品店里吧,我们休息下,聊会儿天就去逛亲子超市。”

“嗯!好嘞!”

“不过,你可得给文先生打个电话,他会着急的,他那么紧张你。”

“那会被捉回去的!他没在我手机上装什么GPS我就谢天谢地了,我才不要主动送上门被抓回去。”

“那也保持开机状态,别让家人着急。”

“好,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

装潢雅致的饮品店里,两位正在畅情谈笑的女子面前各点了一杯鲜榨果汁,对桌的一个男人眨巴眨巴他的小眼睛——那个着装艳丽、打扮入时的女子明显是身怀六甲的样子,怀着身孕怎么还化妆?另一个则年轻些,样子很活泼,举止言谈都好熟悉——谁来着?

“哇……真的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呢!”骆赏儿咕嘟咕嘟喝着鲜橙汁。

纪馨妤笑呵呵地看着她,说:“慢着点儿喝,又没有人和你抢!”

“就是很渴。”骆赏儿喝一口温热的果汁,靠在软软的椅背上,舒服得闭上了眼睛。

纪馨妤摸着鼓溜溜的肚子说:“嗯,我怀孕中期也总是特别渴,不知道为什么呢。怀孕了就会遇到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况。”

“是啊,我每当一想到自己的身体里孕育着小小的生命,就觉得好神奇喔!”

邻桌一直眯着眼睛打量她们的林卓群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那不是当时自己钦定的小黄鼠狼吗?!怎么一个多月不见就胖成了这样?!林卓群震惊了……

“骆赏儿?”

骆赏儿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反射性地浑身不自在——当时不管她怎么明确地告诉他她不准备参加,他都像牛皮糖一样粘在她的后面,一遍遍念咒似的恳求,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林卓群甩开,但是也有了这个后遗症,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寒毛直竖。

也没办法,热情也不是罪过对吧。于是,骆赏儿嘴角抽搐着转过来,说了句:“嗨,你好。”

林卓群委委屈屈地:“终于让我再见到你了!你不知道,我一直对你念念不忘着,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你就是那个最对的人……我追着你那么久,你却拒绝得那么直接!”

骆赏儿扶额——于是你是想让我拒绝得再间接一些么……

她刚想要说什么,就听纪馨妤不紧不慢地说道:“赏儿和他先生连孩子都有了,小兄弟,你还是放弃吧。”

骆赏儿瞬间石化,她动作僵硬地把脑袋转向纪馨妤——纪姐姐,你不要这么“干脆利落”啊,至少先弄清楚情况啊……

纪馨妤看着骆赏儿尴尬的表情,一把拉过骆赏儿的手,低声说:“赏儿,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说对他是更大的伤害!信纪姐的,早早说明白,对谁都好。”

骆赏儿再回过头,看到林卓群一口噎进去一只大鹅蛋一样的表情,再想想张景鹏说过他日传千里的宣传力度,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信纪姐的,去和人家说明白。”纪馨妤拍怕骆赏儿的肩膀说:“赏儿,我先去下洗手间,你们两个好好谈一谈。”

骆赏儿望着纪馨妤的背影真是欲哭无泪:信春哥,可以得永生,信纪姐,却是要发疯的……

林卓群扶了下鼻梁上快要呈自由落体竖直坠落下去的眼镜,自从骆赏儿第一次拒绝出演后,少见地说了句除了打招呼以外比较暂短的话——“骆赏儿……你居然、居然都有孩子了?!”

……

这次倒是很轻易地打发走了林卓群,但是骆赏儿却觉得这一次比哪次躲开他都要挠心挠肺——林卓群说了,保密是可以的,但是明年的公益演出她要无条件参加、无条件服从他的角色安排……

林卓群临走前甚至还挑衅似的上下打量了下骆赏儿,特别得意地补充道:“明年你可以演猪大婶,去台上扭扭就行,省事儿!”

把骆赏儿气了个半死,她忿忿道:“那时候我一定会瘦下来的!哼!”

……

超市里,纪馨妤一边看着各式各样的奶瓶一边咯咯笑着说:“我完全不知道是这个情况,可是他说得就跟在苦追你一样……”

骆赏儿的小脸苦哈哈的:“馨妤姐,是这样没有错,他就是那样一个无厘头搞怪的家伙。可是你也太心直口快了些。”

纪馨妤拿起一个奶瓶左看看右看看,说:“都说nuk的最有实体感,可是好贵喔……”

骆赏儿垂头——纪馨妤根本就没有在听嘛……

……

纪馨妤买了很多东西,骆赏儿这摸摸那看看,没有文泽在身边,自己一个人什么也决定不下来。

结账后,骆赏儿看纪馨妤大着肚子还要提着许多东西分外吃力的样子,就帮她分担了一些。

纪馨妤说:“去我家坐坐?”

骆赏儿看看手里的东西,心想送她回去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

两个人刚下出租车,骆赏儿就接到了文泽的电话。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文泽在电话里压抑着怒气,说:“你不是保证过了不单独出去么!?”

骆赏儿逛也逛过了,逃家的兴奋劲儿也没了,一听到文泽的声音就蔫了,她缩了缩脖子,特没底气地说:“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下次!”文泽的音量骤然提高,他在那边咬牙切齿地说:“你几岁了!嗯?得我这么看着你?”

“你说过的,不会再凶我……”

文泽无奈,他揉揉太阳穴,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要不是刚刚妈妈来电话说骆赏儿留了字条不见了,他还埋在各种文件里安心地以为她乖乖在家里等着他呢。

文泽调整了下情绪,放低声音说:“我就是太着急了,我不凶你,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纪馨妤报了个地址,骆赏儿心虚地跟文泽复述了一遍。

文泽叹了口气,说:“等着我,别再乱跑了。”就挂了。

骆赏儿吓坏了,虽然她觉得才3个多月没必要步步为营,但是文泽那么紧张,她是真知道自己有点儿开玩笑过头了。

纪馨妤拍拍她的背说:“好啦好啦,没事儿了,一会儿文先生过来,你们都留下来吃个晚饭吧,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骆赏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纪馨妤,心说他肯才怪呢……

“呦,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躲国外去了呢……”

凭空里突然出现的女声让纪馨妤脸色一变,骆赏儿不明所以地抬眼看向前面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雄赳赳、气昂昂

风吹草低现牛羊

oo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啥………………

求抽打【耷拉头】

再说我非法访问我就、就、就……………………【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