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要嫁给我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29 字数:5391 阅读进度:58/101

这天的晚饭变成了哥儿几个的揭短大赛,骆赏儿、许阿姨和文妈妈看着几个人争相斗嘴的样子,都笑得忘记了吃东西。

最后的结果——文泽“大邦迪”这一糗得不能再糗的典故以六票赞成、一票弃权的绝对性优势高分胜出,文泽“糗神”的称号当之无愧……

……

“啪!”文泽泄愤似的把颈项上的毛巾抽下来甩在床头上,不满地说:“在我妈、我老婆面前也不说给我留点面子!这些个浑小子!”

骆赏儿笑意浅浅地靠过去,声音柔柔地说:“喂,我的大孩子王,别郁闷了,该睡觉喽。”

文泽瞪她:“谁是大孩子王?”

“你不是、你不是行了吧,我家文泽最成熟稳重、最有男人魅力啦。”骆赏儿挽着文泽的手臂,说。

“我怎么觉得你说得这么敷衍,逗小孩子呢?”文泽低头。

“你倒底睡不睡?”骆赏儿板起面孔。

“那亲亲!”文泽闭上眼睛凑近骆赏儿嘟起嘴,那样子执拗得可爱,不是大孩子是什么?

骆赏儿失笑,在他唇上啄吻了一下,说:“睡吧,乖……”

“再等一下!”文泽轻轻搂住骆赏儿的腰肢,起身循着她的下腹缓缓地蹲下去,他说:“让我和孩子们道个晚安……”

骆赏儿看着身前伏在她下腹处的文泽。

他脸上的神情那么温柔,那认真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满心期待儿女们出世的父亲,倾其所有的温柔……

骆赏儿听到文泽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宝贝们,晚安……”

骆赏儿的心房一下子就涨得满满地,都是感动,她伸手摩挲着文泽黑亮的短发,一下、一下——

自从怀孕以来,文泽就天天盼着听到真实的胎动,可惜一直没有如愿,骆赏儿总是笑说:“医生不是说了嘛?一般怀孕到了第16——20周才会有自觉轻微的胎动呢。”

文泽,他在用自己全部的热情和爱期待着宝贝们的降生,期待着初为人父的激动和责任……

文泽隔着骆赏儿轻薄的睡衣亲亲她的下腹,然后手掌轻柔地覆在上面,说:“不知不觉间,你的肚子都开始隆起来了……”

骆赏儿也把自己的手搭在文泽的手上,脸部的线条也不知不觉地柔和慈爱起来,她说:“是啊,再过一段时间,不用你说,大家就都会看出来我有宝宝了。”

文泽听了,抬头上上下下地扫视着骆赏儿,笑说:“其实观察敏锐点儿的人,现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你就直接说我胖好多呗,反正我都有自觉的。”骆赏儿把文泽拽到床上坐,撅嘴。

“不是……”文泽的视线下移,眼睛忽而迷离起来,低首凑到骆赏儿的胸前磨磨蹭蹭,他含糊地说:“赏儿,你这里丰满了好多……”

“少来!”骆赏儿笑着推他。

文泽不管,在她的胸前闹着,还隔着睡衣坏心眼儿地在上面吮了一下。

骆赏儿一动,似有惊讶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文泽吓了一跳——

不是吧,她胸口处不怎么敏感的……

骆赏儿却急急地推高自己的睡衣,文泽有点难为情地挠挠头,道:“其实赏儿……那个,今天我没打算要……”

骆赏儿白他一眼不作声。

淡黄色舒适贴身的睡衣下摆被卷到最上面,雪白的肌肤、浑圆的胸脯、依旧是漂亮的粉色乳晕暴露在卧室明亮的灯光下,文泽定睛看着,骆赏儿的哺乳处竟然有半透明的液体析出。

骆赏儿惊道:“奶水!?”

文泽笑着把骆赏儿的衣服拉好,安抚说:“别慌。孕中期,可能有时会有少量的乳汁排出,这都是正常的。”

骆赏儿皱眉道:“不是流产或者生了宝宝了才有奶水的吗?”

“书上说,怀孕六个多月左右,**会有微薄的乳汁流出,我们的宝宝才13周,的确是有点儿早了些,不过每个孕妇的体质都是不同的,”文泽看着骆赏儿睡衣上一小圈渐渐湿润的色泽,喉结滚动,咽了下口水,继续说:“赏儿,不用担心……”

“喂!不用担心那你还掀我衣服干嘛?”

“我看看另一个有没有……”

骆赏儿斜眼看着文泽——这个以公谋私的家伙……

……

距离举行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骆赏儿除了每天例行文泽规定的适度锻炼以外,闲得抓心挠肺的。于是,她背着文泽偷偷买了一本恐怖小说,藏起来,趁他不在身边时就拿出来看一小会儿。

不幸的是,这天早晨,偷偷摸摸躺在被窝里看得正兴奋的骆赏儿被进来取领带的文泽抓了个现行。

“喂!书还我!我才看到有意思的地方!”被忽然夺了书的骆赏儿跪坐起来,相当不满。

文泽一看书名,就开始严肃,听骆赏儿这么说,就问:“你就不能看点儿积极向上、阳光健康的东西?”

“这本书读了可以让人身心愉悦,怎么就不健康了?”骆赏儿下了床,恰腰和文泽对视着。

“身心愉悦?”文泽指着书名——《最新恐怖力作:古坟上的碎脸》,惊诧地说:“这也叫健康读物?”

骆赏儿不吭声了,咬唇低头用脚蹭着地板,间或轻跺两下以示不满。

文泽抿抿唇,叹了口气,语气温和地说:“赏儿啊,你读这样的书,心情会起起伏伏,肚子里的孩子也许会吓到……”

“你乱讲,根本就不吓人!我大一的时候嫌在寝室看鬼片不过瘾,都是午夜12点抱着电脑去有声控灯的厕所看的,音效声音一大,厕所的灯就猛地亮起来,那感觉……倍儿爽!《午夜凶铃》啊、《咒怨》系列啊,噢,还有《闪灵》,我都是这么看过来的,也没怎么样……”

文泽有种特别无力的感觉,他指着她的小腹说:“你最好怀的不是女孩儿……”

骆赏儿杏目圆瞪,说:“怎么?你重男轻女?网上有句话你不知道吗?”骆赏儿一本正经地说:“那句话是这么说的——‘生了一个儿子,他是你的儿子,直到他结婚;生了一个女儿,她是你的女儿,直到你一生。’”

文泽把那本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页,边看边摇头,说:“没听过。我只是不想有你这样又淘气、又不听话的活宝女儿,不然嫁不出去可有我操心的。”

骆赏儿趁文泽不注意,一下子从他手里把书抢下来,万分得意地说:“像你那样的儿子就好了?长大后又爱小题大做、又幼稚的!我还担心他们娶不到老婆呢!”

文泽哭笑不得,道:“没事。那还不算最糟糕的。”

骆赏儿一屁股坐在床上,喜滋滋地翻开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页,心不在焉地问:“那什么最糟糕呀?”

“两个像你这样淘气、不听话的霸王丫头,两个像我这样不成大器、幼稚乖张的小子。”

“你怎么不成大器了?”

文泽苦笑道:“成天担心怀着四个孩子的你,心都要拧成天津十八街了,每天害怕到要死,不知道淘气的你大着肚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满脑子都是你,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文泽……”

“可能我是有些神经质,想想,我这么管着你,的确很讨厌吧……”文泽贴着骆赏儿坐下,说:“可是赏儿,能不能每件事情都告诉我,不要让我活在未知里恐惧……”

骆赏儿拿着那本书,半晌,一动不动。

文泽抬眼,骆赏儿看到那双眸子里那么明显的担忧和焦虑,心脏倏地揪紧了,她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能……”

文泽笑笑,说:“那看吧,记得不要太久窝在床上,适时下床走动走动。我去下公司,十点半就回来,等着我。”

“文泽……”

“不要扁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受不了。”

骆赏儿“扑哧”笑出声,晃晃小脑袋,亲上文泽颊边乍现的梨涡。

是啊,不会再刻意隐瞒你,也决定不再背着你淘气了,因为不想你担心,因为我们是一体的,我亲亲的管家婆老公。

……

婚礼如期而至。

没有骆赏儿想象的宾至如流、华服异彩,文泽邀请的都是至亲好友,新闻媒体均不得入场采访。这些安排让骆赏儿多多少少没那么紧张了。

外界都传闻着,商贸界年轻的神话——狼华董事长文泽将要迎娶的这位新娘是现居斯洛文尼亚声震海外的华裔家具大亨的小女儿,貌美如花,才华横溢,因为有家小型媒体不久前曾跟拍到二人共进甜蜜晚餐的恩爱视频……

骆赏儿看过新闻,一笑置之。

韩澈和于莹进到新娘化妆间,看到还没化妆打扮的骆赏儿都吃了一惊,韩澈特别夸张,她嘴巴歪着,吐字不清地问:“我说傻儿……你介是肿么肿了?”

又不好好说话……

于莹明了,捂嘴偷乐,说:“哎呦,我们家如花似玉的骆赏儿为人妻才多久啊,这就要为人母了!”

韩澈瞪着眼睛,可怜她嘴型变幻莫测地比划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骆赏儿低头看看自己隆起的小腹,在同窗好友面前的确有点儿难为情,但更多的却是骄傲,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说:“是啊,我有宝宝了呢……”

韩澈一拍脑门,叹道:“哎呀我的妈啊,你们也太快了吧!招!快招!”

她和于莹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地出口:“几个月了?”

“十五周。”

一脸的母爱泛滥相……

“3个多月了!我说赏儿,你这肚子也忒大了点儿,我小姨现在4个半月了都没你这个大!”

骆赏儿笑得自豪:“是四胞胎。”

“四胞胎!!!”两个人都震惊了。

“那……开学你要怎么办?”于莹不淡定了,说:“我们都要准备出国了,你呢?你可怎么办?”

“我休学了,准备产后跟下个年级一起开学。”

“最好不会有哪个悲催的学弟没开天眼,去追求你这4个孩子的妈……”韩澈开始异想天开地歪歪。

化妆师推门而入,骆赏儿忙说:“好了,都别瞎想了。你们今天可是我的伴娘,也得好好打扮下!”

“给你!涟漪托我们带给你的礼物!”韩澈递给骆赏儿一个小盒子。

骆赏儿收好,笑说:“这重色轻友的小妮子,和男朋友旅游去了,都不参加我的婚礼!”

“谁叫你昨天晚上才通知我们的!嗯哼,那时候涟漪都在海南了。”

……

三个人面目一新地站在一起,亭亭玉立的几个年轻女孩子笑闹着,美好得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愉悦和歆羡。

骆赏儿有了婚纱和妆容的遮掩,看不出有着身孕,反倒显得更好看了。

婚纱华美异常,衬得她格外美丽。

“赏儿……我们都会舍不得你的。”于莹看着穿着拖地长婚纱、化着雅致淡妆的骆赏儿,一时感慨万千:“臭丫头,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了……”

韩澈听于莹这么一说,心里也难过起来,她搂搂龙骆赏儿的肩膀,用有些哽咽的声音伤感地叫着她的名字:“赏儿……”

骆赏儿的手机这时候忽然响了,韩澈伸着脖子看,嘟囔着:“是涟漪,这野丫头,我刚培养好的情绪都让她给破坏了……”

骆赏儿笑着接起来,按了通话免提。三个人聚拢在一起,只听涟漪在那边大声地说:“亲爱的!新婚快乐!”

能接到朋友从遥远地方传来的真挚祝福,骆赏儿心里感到特别幸福,她说:“涟漪,你的礼物和祝福我都收到了,谢谢。”

“哈!记得要拆喔!”

“嗯!”

“嗯……”涟漪的声音忽然不对劲儿起来,好像有点儿疼痛的闷吟。

“涟漪?”话筒好像被捂住了,骆赏儿瞅瞅韩澈,韩澈看看于莹,三个人都莫名其妙着。

接着那边传来暧昧的“啪啪啪!”声音,以及涟漪相当愤怒的咆哮声:“混蛋!你给我轻一点儿!”

刚刚那个声音,听着……怎么这么……

一个吃力的男生应道:“谁让你不好好躺着!我够不到!”

不是吧……几个人面面相觑——这通着电话呢,他们两个胆子也太大了……

骆赏儿结过婚的,听了都面耳赤的,韩澈和于莹两个人就更不用说了。

“喂?”涟漪的声音。

骆赏儿慌慌张张地应声:“在、在呐……”

“唔……刚刚说到哪儿了……这个猪头,贴个膏药都贴不好!”

“膏药?”

“啊,我昨天睡觉没盖好被子,风湿了。”涟漪在电话那边说道。

原来是这样……虚惊一场……

……

挂了电话,化妆师收拾好东西出去了,文泽在门口跟她们打过招呼就进来了。

他一步步迈向骆赏儿,脸上是惊喜的笑容。

骆赏儿提着长长的婚纱,美美地转了一圈,文泽拍拍手,笑说:“好看,真好看……”

韩澈和于莹相视一笑,拉着手走出去,把空间留给这一对即将走上婚礼殿堂的新人。

门悄悄地被关上了。

文泽脸上的笑意不减,他扶着骆赏儿的肩膀,怎么看怎么喜欢,他说:“好看,比照婚纱照的时候都要好看……”

骆赏儿不好意思了,说:“你说好多遍‘好看’了。”

“那是因为你真的好看啊。”

骆赏儿拽下来他的两只手,四只手叠在一起,摇摇晃晃。

像这样牵着手,就能走一辈子。

想想,就好神奇啊……

她抬头,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她,她抿唇一笑,就又低下头去,像真正就要出嫁的新娘,羞答答地,怀着期待、带着对幸福的无限憧憬。

文泽的心就在那一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一直想看到的,就是这个笑容,作为新娘、属于他的赏儿的笑容。

如今,他看到了。

文泽眯着眼睛靠得越来越近……

文妈妈大开着门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敲了敲门板说:“喂!你们两个!再傻笑着,我们就先开始吃了啊!都饿死了!”

“就知道吃……”文泽不大情愿地放开了骆赏儿,说:“那就,开始吧!”

“你好得意思说我!我再不打断你们,赏儿的唇彩就得被你吃了,还要重涂!”

骆赏儿满脸羞,垂头说:“妈妈……”

……

婚礼上,文泽并没有准备传统的《结婚进行曲》,骆赏儿惊艳地看着整个礼堂争芳斗艳的美丽鲜花,当那首活泼且熟悉的《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旋律响起时,她心里真实地感受到了文泽对她浓浓的爱意。

骆赏儿庄重且小心地走在长长的毯上,全身心地感受着周遭的一切——

歌曲是文泽亲自录制的,在骆赏儿听来,那是世界上最最优美动听的声音,是她爱人的声音;礼堂每一个角落的布置都是他精心策划的,他那么用心地在等着他的新娘嫁给他……

“……

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创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以来不及

明天就会可惜”

歌曲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骆赏儿挽着骆秉恒站在礼堂万众瞩目的中央,狐疑地看着四周渐渐地暗下去——

音响和灯光呢?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把22日和24日的分量全放上来了,

23、24日无更新,

25日继续,

因为要符合更新要求,

接下来某馨将为25日的二更做全力一搏,

25日至少两更,

我努力争取三更TT

25日╭╮

25日入V,

没看完的姑娘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