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欠了谁?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40 字数:4108 阅读进度:83/101

灼热且ji情的拥吻。*.

张卓华只是有一瞬间的惊讶和不敢相信,随即紧紧地回抱住怀里的女人,夺回主动权,唇齿相依,抵死缠绵。

她可知道,他也一样渴望着她,渴望着她的热情、她的爱、她的身体,渴望着全部的她。

这一刻的张卓华才意识到,有什么比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如此亲密地融合在一起更美好的事情呢?

曾经的介怀和寒心,在这个时候显得可笑和微不足道。

他那么爱她,而她,心里一直有他,这就够了!

张卓华发了狠地吮吻着史兰可柔软的唇瓣,她忍着微微的胀痛感毫不退缩地回吻着他。

那么久的想念,把两个人的身心全都点燃,无边无际。

他胡乱地剥下她的衣服,毛躁得像初尝□的小伙子,粗鲁且狂野。

“轻点儿,轻点儿,卓华……”史兰可喃喃着,睡衣肩带被他硬生生拉断,肩膀处有一条清晰可见的红痕,实在是疼。

张卓华回想着昨夜,他带她回来他们以前的家,自己竟然能那么安分君子地帮她换上睡衣,即使他渴望着她,渴望得身体和心脏都生疼着。

史兰可含泪的眸子让张卓华的心狠狠地被什么撞了一下——

这是他的可可,他一直无法忘却的女人,他怎么舍得对她动粗的?

史兰可深深地看向眼前失心疯一样的男人,他不忍看她盈着水光的眼神,倏地低头吻上她肩膀那条红红的印子,细细啄吻,然后空出一只手去脱掉她最后的遮蔽。

“可可……”他在她的肩窝轻声呢喃、密密添吻。

当两个人终于坦诚以待,燎原的火势再也停不下来。

他们踏着凌乱的步子打着旋跌进床里。

哪有什么前戏、什么温存,张卓华一手掐着史兰可的腰肢一手扶着自己就闯了进去,迫不及待。

她疼得直皱眉头,他却只能一边动着一边说着抱歉,然后用手指去舒展她的眉间,张卓华说:“对不起,我太想你了,忍不住……”

这句话让史兰可的泪再度决堤,她在他不分轻重缓急的冲撞里激动地发了脾气,道:“想我不来找我?想我还一走了之!?张卓华,你心真狠……”

他眼角带泪,低头堵上她的嘴,撑在她身侧的手搂住她就在床上滚了一周。

她伏在他的身上被他圈在胸膛上亲吻,身体紧密相连。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不会!”他这样说着,狠狠地向上抵进她的身体。

当久违的震颤一**袭来,两个人十指交握,都忍不住颤抖战栗。

张卓华大口喘气,慢慢归于平静,随即起身先为史兰可清理了身体,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

她感受着他的细心和温柔,心里有难言的感伤。

曾经,他是她的丈夫,堂堂正正,现在这样子,又算什么呢?

他俯身看她,然后微笑:“怎么又哭?嗯?”

史兰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拉低张卓华的脑袋,然后就疯狂地吻上去。*非常文学*

两年了,他竟然不在她的身边两年了!

他这样轻易就化解了她所有的委屈和孤独么?

怎么能够!

史兰可按倒他,然后想尽一切办法也让他疼,她啃咬着他的肩膀、他的左肋,然后骑在他的身体上故意折腾他。

张卓华躺在那里看着身上的女人失神。

还记得在大学的时候,他是学生会主席,史兰可是学生会里出了名冷艳高贵的女神级美女,男生们都说她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可她偏偏看上了他,为他疯狂。

学生会那么多部长里,只有史兰可一直不肯叫他学长或是主席,单单固执地唤他“张卓华”。

那时候他还在因为苏绡游移不定的态度而深深受伤着。

一向眼高于顶的史兰可走进了他的生活,安慰他、照顾他,无微不至。

他这才发现,史兰可根本不像大家谣传的那样冷漠,她很热心,也很善良,只是她出色的能力和强势的手段让大家觉得她不太好相处而已。

张卓华渐渐被她的真挚所软化,可他怎么能够承认自己就那样轻易地变心了。

在苏绡离开的日子里,他没有太多的无法接受,史兰可一直在他身边闹着,根本让他无暇去静下心来想事情。

他有时候也会对她发火,让她走开。

那时候的史兰可不骄傲,她厚着脸皮被骂哭了也不走,顶多也骂回去,理直气壮地说:“你以为谁稀罕赖着你不走!?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张卓华实在哭笑不得,说:“可我不喜欢你,史兰可,别在我身上白费功夫了。”

史兰可就毫不客气地掐他,说:“你有良心没啊你!?”

其实那时候的张卓华对史兰可是心动的,为史兰可这样的女孩子心动,也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漂亮,有能力、有魅力,也有女孩子该有的细心和温柔,偶尔任性撒娇,但是很少发脾气不讲理。

张卓华甚至觉得她是上天特地为全体男人打造的完美女人。

可这样一个女人独独钟情于他。

后来,他问她,为什么会爱上他。

她的答案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她说:“因为你傻。”

她无意中撞见了张卓华和苏绡在一起的场面,也偶然在他的钱夹里看到过苏绡的照片,她知道他的傻气,见识过他为苏绡做过的傻事,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莫名地开始渐渐地为他心疼、为他不值。

就那样,无法阻止地爱了、倒贴了。

她后来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或者说,除了文泽以外,没有人会觉得史兰可这样的恋爱是正常的。

在文泽的眼里,史兰可不仅是富有少女情怀的,还是出奇地很傻、很笨。

张卓华从知道文泽在史兰可生命中的特殊位置的那一刻,就努力地劝服自己:他们只是朋友罢了。

每每装作理解体谅的时候,他都万分不屑自己的挣扎,这就像是一根刺,在他的心里越长越尖锐,最后终于在文氏出事的时候爆发了。

失去那个孩子,让那根刺狠狠地刺伤了他自己,也刺伤了史兰可。

事到如今,能不能过去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张卓华仍然不知道。

史兰可美丽诱惑的曲线在张卓华的眼前妖冶地张扬,她撑着他的胸膛让自己更加热烈奔放地荡漾在ji情的海洋里。

张卓华受不住,闷闷地哼吟出声,双手掐在史兰可的腰上暗暗用力,两股力道默契地融合在一起,此起彼伏。

她终于再度痉挛着伏在他的胸膛上,再无半点气力。

张卓华汗涔涔地拥她在怀里翻了个身,劲壮的胳膊拄在她的耳畔,继续。

他笑她:“不行了?”

她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只希望这场火把自己焚成灰烬,再不复燃。

他却卯足了劲儿狠狠地逼着她再度升入苍穹,再狠狠跌下。

最后的那一刻,史兰可瘦削的肩背抵住枕头,柔软的腰肢弯起一个弧度拱起,丰满的胸脯高高抛上去,张卓华趁势屈下头去含住了一个,然后,火花四射。

史兰可以为这就是结束了。

可张卓华的精力好到不行,他像刚刚新婚时那样莽撞地接连要了史兰可三次才罢休,然后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抱着她。

“我们……”他从身后拥住她,双腿缠着她的,他吻了吻她的肩头,说:“复婚吧。”

史兰可咬咬唇,摸着腰间那只温暖的手掌,点了点头。

张卓华安心地揽着身前的人,沉沉睡去。

他终于知道自己回来的意义了。

其实,只有她。

……

整整一个星期,他们都在一起。

他根本是需索无度,史兰可却也无可奈何,张卓华的惯用语是:“两年,按两天一次算,这还远着呢。”

史兰可笑喷。

然而因为两个人总是腻在一起,史兰可放在工作和公司上的精力自然而然地减少了。

那一天,因为她的迟到,经手的合作案没有最后签成。

那个中午,史兰可站在狼华二十六楼的接待室里被刘总指着鼻子骂,他看着她脖子上点点的吻痕冷嘲热讽地说:“文泽说你是凭实力上位,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个夜夜笙歌、水性杨花的烂货!”

史兰可从来就没有遭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可是她竟然一句也无法反驳。

“你口口声声说交给你没问题,可是呢?我告诉你!这个案子于董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给你们狼华的,结果你让我怎么做人!?史小姐,你很行呐!”

史兰可咬咬唇,半天从唇缝里挤出来一句:“对不起。”

刘总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去。随后就把狼华没有商誉的事情公布给了几家一直摩拳擦掌想打文氏主意的记者。

一时间公司失信于人的消息沸沸扬扬,文氏遭到了各方的排挤和打压,一些是真正看实力说话的企业,而另一些就是趁机落井下石的了。

文泽还在美国办事,史兰可焦头烂额地给他打了个越洋电话道歉,文泽沉思了下,说:“别慌,我这边交代一下,马上就回去!”

张卓华打电话给史兰可,说:“记得拿上户口本,今天咱们登记去。”

史兰可深呼吸了下,说:“卓华,咱们的登记得延迟了,公司出事了,是我今早迟到造成的。”

张卓华皱眉:“今天下午登记是早就说好的。”

史兰可扶额:的确,如果今天上午的合约签得顺利的话。

可怎么想到会是这样?

张卓华昨晚精心布置了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直到中午她起床后惊慌失措地发现,为了怕被公事打扰,张卓华居然取出了他们的手机电池。

“卓华,公司真的出了大事,是我的过错,我必须负责,文泽还没有回来,我必须在这里,体谅一下我,好不好?”

又是公司!又是文泽!

张卓华觉得自己的脑袋顿时嗡鸣了一下。

他也想体谅她,也想好好的,可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文氏!?她欠文氏的么?

“你倒底还想登记么?”张卓华语气平静地问。

史兰可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偏偏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和她对着来,她说:“我们过几天再……”

“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两年前,我的担心、我的痛惜你通通都看不到!现在,我的不安、我的寒心你也看不到,你满脑子都是狼华,都是文泽,我看你是着了魔了!!!”张卓华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我再问你一次,你回不回来?”

那个晚上,史兰可回到家,一室的狼藉。

张卓华收拾好东西,早就离开了。

她咬着嘴唇哭得脸色煞白。

为什么总是这样!?

你已经习惯了打包走人是不是?你已经习惯了掉头就走,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

你为什么那么混蛋!!!

史兰可跪坐在床边,明明他们昨天还在这张床上热烈地缠绵,怎么今天就成了这样!?

她想不通。

真的,想不通。

她其实很想问问张卓华:一切不是都好好的?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脾气?为什么……要这么幼稚地作出决定?

她扭头看向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想起自己离婚时就没有改的QQ状态,这一周以来,她跟本就没有上过,看来,现在也不用改了。

←看,我抱住了自己,不再寂寞!

……

作者有话要说:写着写着……

就超标了==

史兰可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接下去回到文骆和那一家子活宝那里去╭╮

不知道存稿箱是出了神马毛病,

82章居然在存稿箱里==+明明是昨天发出去的……………………

然后83章自己蹦出来了TT

明天如果木有神马问题还是晚八点半,

还好,是早发,木有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