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人宝宝vs暴力爸爸

小说: 我的傻姑娘 作者: 馨婧 更新时间:2015-05-29 19:57:41 字数:4074 阅读进度:84/101

长长的一个故事,文泽只总结陈词成了一句话:“他们两个都是让人头疼的家伙。”

骆赏儿不理解地问:“可可姐知道自己有了宝宝,为什么不去找她前夫呢,孩子怎么能没有爸爸长大?”

文泽叹了口气,搂着骆赏儿走出餐厅,道:“怎么会没有找过?可可知道自己怀孕以后想尽一切办法去找过张卓华。可他似乎是已经铁定了心不想理她,连公司的新址都没有告诉任何有关联的人。史兰可后来泄气了,心里也恨得要命,就赌气决定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再也不找他。”

史兰可的前夫和她分开这么多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个七岁大的儿子!?

骆赏儿摇头,这两个人都那么倔强和骄傲,实在让人难以捉摸。她不能够理解,两个人连孩子都这么大了,还纠结个什么劲。

文泽看着她不解的样子,不觉好笑,搂了搂她的腰说:“好了、好了,你的小脑袋瓜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理解得了的,他们的思想都很另类怪异。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属于他们的幸福还给他们的。”

“你想怎么做?”骆赏儿的眼睛里放出光芒来。

文泽护着她的头让她坐进副驾,弯下腰看着她的眼睛,故作神秘地说:“不告诉你,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什么嘛!又玩深沉……”骆赏儿嘟嘴。

“你啊,”文泽坐进驾驶位,给骆赏儿系上安全带,然后发动引擎,说:“好好地上课看书,然后复习准备培训考吧,这次在你们几个中会有一个实习助理的职位,比跑营销会轻松许多,至少不用出去风吹日晒雨淋的,”文泽把头凑到骆赏儿的脸旁亲了下,笑着说:“而且,说不定时不时地还会有和我见上一面的机会喔。”

骆赏儿失笑,道:“知道啦,专心开车吧。”

车子一路行驶着开向狼华大厦,骆赏儿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街景,商贸城的大楼上一个巨幅婴儿用品广告飞快地闪过。

骆赏儿扭过头去,望着已经看不见的广告牌子的方向失神——

仅仅是一个上午没有看到那几个小活宝,她就好想好想他们啊。

小宝贝们有没有好好吃东西?会不会又淘气了?小家伙儿有没有睡到尿床?然然想爸爸了是不是又哭得像没气了一样难过?

骆赏儿越想越揪心,不禁问文泽:“要不,我们先回一趟家?”

文泽在开车,听了这句话腾出右手来揉了揉骆赏儿的头发,道:“忍一忍吧,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也像你这样,要命地想孩子们的脸。”

骆赏儿咬了咬唇,说:“嗯,好想他们。”

文泽温和地笑笑,说:“下午你们有一个培训前的讲座要听,听完差不多三点多就可以回去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不听不行么?”骆赏儿回过头来看着文泽。

文泽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第一次这么严肃地回应骆赏儿可怜兮兮的问题,他说:“可以,但是你要面对你同期的质疑,以及以后许多的麻烦。我也希望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庇护你,也舍不得你和普通员工一样吃那么多的苦,如果这是你要的……”

如果她肯,他会把她收在自己硕大的安全羽翼下,风吹雨打,她只消微笑着在他为她精心打造的温室里安然自得。

那个讲座真的不重要,可是第一天就空位,实在会让人说闲话、被人孤立和排挤。

若是靠着文泽妻子的身份,那骆赏儿又能得到除了恭维和同事避之不及的态度以外的什么呢?

文泽觉得自己真是要多矛盾就有多矛盾——

一方面,不舍得她受累吃苦,一方面,也不愿意她变成温室里无能为力的娇弱花朵。

万一的万一,有一天他不在她的身边了,她要怎么自处?怎么独立?

他希望她坚强、勇敢、独立,在他悄无声息且恰到好处的保护下,慢慢学会她那个年纪应该不断学会的一切。

文泽想,这才是他要给她的最好的爱。

“当然不行,我只是说说的嘛!”骆赏儿歪头,道:“哎,大后天就要天天出来上班了,真舍不得孩子们。”

文泽笑笑,他就知道,他的赏儿才不会轻易投降。

“你啊,看着他们觉得闹得厉害,不见着呢,又想得厉害。”

“这不就是为人父母的心情么……”

是啊,这不就是为人父母的心情吗?

四个宝贝疙瘩,你们是爸爸妈妈甜蜜的负担……

……

枯燥的讲座很漫长,但终于是结束了。

骆赏儿一路催着司机赶回家,老司机无奈地笑道:“我说夫人啊,再快咱也不能闯灯啊。”

骆赏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也对。”

终于看到孩子们的脸了。

四个小宝宝都乖乖地在小床里睡着了。

文妈妈看着骆赏儿急急忙忙地从外面回来,不禁问:“这么快啊?哎呦,”文妈妈心疼地拿了手帕给骆赏儿擦额头上的汗,道:“跑了一身的汗,外面本来就热,我给你放水,好好洗个澡。”

“谢谢妈妈。”骆赏儿如痴如醉地看着孩子们熟睡的样子,梦游一样地答道。

文妈妈笑着去浴室里放水了——

赏儿啊,跟当年的自己真像,文泽还那么小的时候,一天看不到都想,当妈妈的心都是一样的。

骆赏儿把帆宝宝抱起来,在孩子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孩子睡得正香,被脸上痒痒的触觉弄得极为不悦,他不耐烦地咕哝着小嘴,不一会儿就被年轻的妈妈弄醒了。

骆赏儿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个小怪兽,孩子们闹得欢腾的时候她多希望他们安静一点儿啊,可现在他们睡得好好的,她又希望他们哭一哭、闹一闹,一整天没看到他们活泼好动的样子了,她心里痒痒的。

帆宝宝看到妈妈,惺忪的睡眼先是眯了眯,然后又闭上了。

骆赏儿觉得自己一定是有毛病,她轻轻吮了吮帆宝宝的鼻子,又把他弄醒了,宝宝再闭眼睛她就再把他逗醒,乐此不疲。

这下帆宝宝可不干了,嘴巴撇了撇,两只小胳膊在空中划了个圈,然后扯开嗓子闭着眼睛就冲着劣质妈妈嚎啕大哭起来。

骆赏儿傻了,她惹大祸了。

果然,一个哭,两个哭,不一会儿这些小家伙儿就全醒了,锦绣四重奏,哭得震天动地的。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文妈妈吓得忙从浴室冲出来,几个在外间忙的保姆也跑过来。

骆赏儿甚是无辜地看着文妈妈说:“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才怪!

四个孩子哭得相当伤心,美美的下午觉啊……

最后的结果是:算了,反正都睡了两个多小时了,起来鲜果时光吧。

骆赏儿心满意足地喂风宝宝吃她生孩子后最为唾弃的苹果酱,一边用小勺子刮成糊糊,一边和风宝宝讲话:“宝宝乖,张嘴,妈妈喂香香昂~”

风宝宝吃了满嘴的苹果糊糊,还没咽下去,就冲她要下一勺。

“要咽下去,咽下去,乖。”骆赏儿用指拇抹去孩子嘴边的果糊糊,扬了扬手里的小勺子,说:“吃下去那一口,才给这一勺。”

“MUMA!MA!啊啊啊……”风宝宝回答。

“叫妈妈!”骆赏儿喜上眉梢,道:“妈妈!我是妈妈。”

“MAMAMAMA!啊啊啊!”风宝宝在她的怀里跟她拍桌子——我要苹果糊糊!

“哎,去掉啊啊啊,只叫妈妈,宝宝,叫‘妈妈’。”

风宝宝扭头——要糊糊!

骆赏儿屈服了,递上小勺子,继续锲而不舍道:“妈妈,宝宝,叫妈妈。”

保姆抱着另外几个孩子也在喂,看着骆赏儿执著的样子都笑了,跟她说:“别着急,孩子还小,能这样叫出来已经很不错了。”

“好吧。”骆赏儿泄气了,随即把脸朝风宝宝凑过去,说:“乖,那亲亲妈妈吧。”降低标准,讨个亲亲也行啊。

哪知,这孩子大概是看了苹果早就眼馋许久了,一直想用自己新长出来的四颗牙齿来一口,跃跃欲试。

他搂住妈妈的脖子结结实实地就给了骆赏儿一口!

“疼疼疼!疼啊……宝宝!”骆赏儿触不及防地被孩子咬住了,她疼得直叫,怕孩子从怀里掉下去,又不敢松手,简直欲哭无泪。

风宝宝死死咬住妈妈一边的脸蛋,怎么也不肯松口。文妈妈急了,过去想把孩子抱过来。

可小身子是抱过来了,小嘴还附在妈妈的脸上不肯放开。

“疼……”骆赏儿不得不随着半倾过身子,这孩子是要吃妈妈吗?

正当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文泽回来了。

他一眼就看到骆赏儿被风宝宝咬得疼下了眼泪。

文泽三步两步走过去,就着文妈妈从孩子身后抱着的姿势朝风宝宝的小屁屁上重重地拍了三下。

“啪啪啪!”

“哇!!!”

终于松口了……

骆赏儿一边的脸上四个小牙印儿上一圈的苹果糊糊,样子滑稽极了。

她看着孩子大哭的样子心疼坏了,立刻就从文妈妈的怀里把孩子抱过来哄:“宝宝,不哭不哭啊,爸爸坏坏。”

文妈妈叹气:“这孩子长牙也难受,一定是痒痒得厉害才咬人的。”

“明天让许阿姨给他们买点磨牙饼干,再这么下去就要吃人了。”文泽瞪着小家伙开裆裤上露出来有着手印的小屁股,也挺心疼的,可不能就让他这样咬着妈妈不松口跟咬冤家似的啊。

骆赏儿不敢再把脸凑过去了,单手给儿子擦着满脸的泪痕哄着他:“咱们下次不咬人了,爸爸就不打屁屁啦,乖乖滴,有苹果糊糊吃喔。”

文泽看着骆赏儿脸上碍眼的牙齿印,深深的、的,这该有多疼啊。

他从她怀里把孩子抱下来递给文妈妈,说:“妈,你先抱会儿。”

“啊。”

文泽取了小医用箱拉着骆赏儿坐到沙发上,一边打开一边说:“现在他们都长牙齿呢,天天咬着小枕头不松口,你还敢往前凑。”

骆赏儿咬唇,道:“那你也不能下手那么重地打啊。”

文泽取了医用棉,给她擦脸上的苹果糊糊,说:“那不然?让我看着我儿子咬我老婆?”

风宝宝渐渐停止了哭声,在一口一口乖乖地吃文妈妈给他刮的苹果糊糊,一边还泪汪汪地看着文泽,带点儿怕怕的样子。

“我儿子好可怜,爸爸那么暴力。”

“还说,”文泽看着骆赏儿好好的脸上四个两两对称的齿痕,又好气又好笑道:“再说我就按着你打狂犬疫苗。”

“喂!”

“你这四个牙印儿不掉下去,看你大后天上课不被人家笑话?”文泽看着骆赏儿脸上紫色的齿痕,还真不知道该给她上什么药,消炎?止血?消毒?

文泽还真犯难了……

……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依然晚上8点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