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四章 兑现承诺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4:45 字数:3348 阅读进度:269/927

玩笑归玩笑,但这件事上官能人怎么也不能实话实就,随口编了个瞎话敷衍过去。

向贝贝和张婷婷冰雪聪明,又怎会看不出上官能人的敷衍,但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时候能问?什么时候不能问?这四大‘问则’。

两个女孩心里明白,便不再多问。

现如今高三所有课程都已结束,后半个学期就是上大量习题、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阶段,上官能人和向贝贝、张婷婷组成的三人学习小组毫无压力,只是其他学生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从今天开始,全年级进入全封闭状态,每个月只有一天假期,宿舍已经安排好,你们有一天时间回家整理行囊。”

阎罗王站在讲台上,目光威严的望着全班学生:“晚自习照常,今晚开始,就是最后的冲刺阶段,未来如何,全看最后这一百天的努力,希望同学们多加努力。好了,上官能人、向贝贝、张婷婷留一下,放学!”

让三人留一下,这几乎成了阎罗王的演讲结束语,不过谁让三人的学习状况太特别呢!上官能人又肩负着高考状元的重任,阎罗王自然上心。

三人再次来到阎罗王的独立办公室,门一关,阎罗王笑呵呵的拿出一袋仙贝:“来,尝尝。”

没有外人,阎罗王和三人之间的关系处于平等地位,如同朋友一般,这一直都是上官能人喜欢的良师益友模式。

“谢谢王老师。”长者赐不敢辞,甭用客气,三人逮过来就吃。

“呵呵……”.”阎罗往看着三人的眼神愈发柔和微笑道:“这次寒假你们三个过的可是舒服了,别的同学前前后后才捞到十天假期,怎么样?有没有放松学习?”

“放不放松都一样!”上官能人嚼着仙贝,嘴里含混不清:“我可是过目不忘,学过的东西就忘不掉,就算再过二十年参加高考,我一样状元之才。”

“过目不忘了不起啊!切!”张婷婷一脸羡慕嫉妒恨,对学生来说,过目不忘简直就是神技,有了它,什么难题都素浮云……

向贝贝眯眼一笑:“结束高中的学业,我就要接手父母的产业了,所以这次高考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这个假期也没有温习过功课……”

见阎罗王色变,向贝贝微笑道:“不过该学的都学了,我一般学会的东西,短期内很难忘掉,再有后面一百天的温习,高考不是问题。”

阎罗王面色一缓,苦笑道:“唉!你们三个可能是我这些年中教过的最聪明的学生,其实说势力点,你们高考的成绩好,对我来就有很大好处,尤其是上官能人,可能张婷婷和向贝贝考砸了也没有太大关系,只要你能成为高考状元,一切都不是问题,现如今咱们的关系算亦师亦友,所以老师愿跟你们说实话,呵呵,是不是太现实了?“

上官能人摇摇头:“人在现实中,就要按照现实的规矩办事,无可厚非,再就学习好对学生来说也是好事,好听点这叫相得益彰,就算难听点也是互惠互利。”

仔细想想,师生间的关系可不就是这样吗!你好,我也好;你不好,我也好不了,师生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孽缘,比之夫妻也差不了多少。“您放心吧!”上官能人把仙贝塞嘴里,袋子随手扔垃圾桶:“今年的理科高考状元舍我其谁?您就等着当校长吧!”

“呵呵,好!好!”阎罗王笑的面若菊花开,只要当了校长,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对了,今年我表妹要过来这边上高中,到时还要麻烦王老师多关照一下。”给了人情,这就开始要好处了,上官能人日后若是步入商场,也是一把好手。

“哈哈,你小子在这等我呢!”阎罗王笑骂道:“我教了这么多年学生,就没一个比你滑头的。”

“别说的这么难听嘛!”上官能人舔舔手上的沫子,傲气凛然道:“不管滑头不滑头,只要成了状元,就是好学生!再说滑头又怎样?刘邦滑头吧!却打下了四百年大汉江山,曹操滑头吧!大魏国就是他打下来的,朱元璋那孙子更是当过乞丐,最后还不是成了明太祖!纵观天朝历史,有几个老实孩子能称王称霸的?”

“你小子,滑头还有理了?”阎罗王觉得自己是管不了他了,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个,这次叫你们过来,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住校的打算?”华北一中的毕业班学生都会在寒假过后进行封闭式教学管理,每个学生都要住校,走读是不允许的,这样能给学生一个良好的学xí环境,不用担心被校外的事影响。

但今年出了上官能人这妖孽,连带着把张婷婷这个班长还得向贝贝给拉走了,阎罗王觉得这事儿可以商量一下。

“没有。”上官能人回答的斩钉截铁。

“没有。”向贝贝夫唱妇随。

“没有。”张婷婷搂着上官能人肩膀:“跟他一块学习,比封闭学xí有效多了。”

“也就是就,你们还想保持过去那种随意的学习状态?”阎罗王问道。

三人点头。

“唉!”看着这三个全班学习最好的学生,阎罗王是没办法了:“好吧!以后每周曰上午记得来参加考试,还是老规矩,要是你们三个不能保持前三名,特泉取消。”

“没问题。”三人自信满满,年级前三而已,小意思。

告别了阎罗王,三人走在校园里,上官能人问道:“怎么样?今天学习吗?”

“学啊!”张婷婷背着书包:“有些难点你得多给我讲讲,你们家贝贝是不用在乎高考成绩,我可不行,我还想考个好大学呢!”

向贝贝眯眼一笑:“以你现在的成绩,囯内一留大学几乎都考得上,就是北大清华这样的学校比较困难,你对自己的成绩不满,难道”……”

“是啊!”张婷婷毫不示弱的看着向贝贝:“我就是想考北大,到时候跟大能人一起去校外合租同居,怎么着?有意见?”

“哦~~~”向贝贝拉个长音,笑眯眯的看着她:“某人不怕吃亏,我又有什么好就的?”

“某人不怕我把某人抢过去,最好还是就点什么。”张婷婷眼睛里闪烁着战斗的火花

“……”上官能人苦笑:“你们又闹什么啊!一点小事,值当的吗!”

“一点小事?”向贝贝眼睛一眯,笑的很是诡异:“你把和张婷婷同居当了小事?”

“呃”……”向贝贝满身寒气让上官能人一头冷汗,干笑两声:“这个……婷婷也是就着玩的,别当真。”

“我不是开玩笑!”张婷婷认真的说道:“只要我能考上北大,我一定和你同居!”

“……”上官能人目瞪口呆:“你说真的”“

“我没工夫给你开玩笑。”张婷婷脸弹泛红,却一脸坚定。

“听到了吧!”向贝贝笑的有点冷:“在华北被我压了一年,这是想趁我不在,用四年的时间把你抢过去。”

只”……”上官能人头疼。

“不过……向贝贝微微一笑,身上寒气尽去:“现在正宫酿酿的人选已经确定,呵呵,张婷婷,你就算真的如愿以偿,也只能做个小,以你的身家背景却给人做小,不知道你父母会怎么想?还有你那个有孙女控属性的变态爷爷,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你爷爷才孙女控呢!”张婷婷怒了:“我爷爷那是疼我!不是不女控!”

“首先,我爷爷早死了。”向贝贝笑眯眯的:“其次,经过调查,你爷爷就是个尼女控,你母亲也不止一次就过这件事,所以为了不让你爷爷陷得更深,你以后最好离他远点。”

“胡说!”

“是不是hú就,你比我更清楚。”

“胡说!”

“呵呵,不肯接受现实吗?”

“胡说!”

“随你怎么说。”

“胡说!”

“……”

“胡说!”

向贝贝扭头对上官能人道:“今天还是别学习了,中午我想去香格里拉。”

“哦?”上官能人看着她:“怎么想去那了?”

“还记得吗?”向贝贝望着上官能人,微笑着:“去年在飞鸟冷饮店,你说过在毕业之前要请我去香格里拉,择曰不如撞曰,就今天吧!”

“我没忘。”上官能人怎么会忘呢!这半年和向贝贝在一起的一切,他都没有忘过,去年飞鸟冷饮店,那个带着红发卡的女孩,那个请自己吃草莓巨无坝的女孩,那个借给自己暑假作业的女孙.“.

“你放心,以后我有了钱,请你去香格里拉吃饭。”

“香格里拉啊!好吧!我记住了,别让我等太久哦。”

“不会太久的,毕业前肯定请你。”

想起那天的情景,上官能人神色愈发温柔,握着向贝贝柔软的小手,微笑道:“好,今天,我就兑现那天的承诺。”

向贝贝微微一笑,扭头看着面色不善的张婷婷:“要一起去吗?”

“哼!”张婷婷扭头就走:“本小姐不吃嗟来之食!”

“你可是吃过不少了……”上官能人小声嘀咕,一块仙贝飞来:“哎哟!谁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