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九章 天罡地煞五行针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4:45 字数:3257 阅读进度:274/927

深夜,万家灯火,在自家阁楼上,上官能人正在炼制一件法器。

这件法器以木为体,以金为韧,以水为润,以火为温,以土为藏,共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零八之数,是为天罡地煞五行针。

炼器结束,上官能人将一百零八根五行针收入特制针灸包中,把针灸包收入泥丸宫孕养。

吐口气,上官能人走下阁楼,往床上一躺:“累死爷了!”

为了炼制这套天罡地煞五行针,上官能人消耗了十个小时的精力,本来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但谁让他作死的为天朝祈福,弄得修真者等级下降一级呢!

下降的这一级让上官能人清醒的认识到,e级修真者和d级修真者的差距究竟如何巨大?如果e级修真者是个苹果,那d级修真者就是个西瓜,差距太明显了。

如果还是d级修真者,这套天罡地煞五行针最多两个小时收功。

“我x尼玛的,还要九十九天啊!呜呜……”想起来都是眼泪,上官能人只是心情好,祈祈福,气气,却忘了修真者本身有通天彻地之能,尤其是他,早已心神与自然相连,如果不善加控制,他的心情直接会影响自然气候的变化。

像是古代传中的旱魃、其实她就是个没有控制住自身法力与自然变化的修真者,结果弄得赤地千里,成了人类口口相传的妖怪。

当初上官能人没控制好自身的法力。弄得华北多日万里无云。晴日高照,要不是老道提醒,恐怕他就会成为第二个旱魃,所以上官能人一直都挺尊重老道的,算是互为损友吧!

一时睡不着,打开笔记本上网浏览新闻,目前天朝上空祥云普照的消息横扫国内外媒体头版头条,一个个国内外专家跳出来事,国内的专家自然什么都好,而国外专家则反应不一。有的表现的不屑一顾,认为这只是天朝政府故弄玄虚而已,至于为什么弄得整个天朝上空都出现金色祥云,却没出个一二三。

还有的站在科学气候角度来。这种现象很正常,就像镶金边的云彩,那是一种光学产生的效果,不足为奇。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范围,而且精确到天朝上空的大面积祥云出现,就哑口无言了。

更多的专家表现出担忧之色,尤其是那些和天朝敌对势力,恨不能杀了贼老天,现如今天朝被祥云笼罩,上帝偏爱天朝的言论不绝于耳。让这些与天朝敌对势力又怒又怕,就像死了亲娘四舅姥姥,脸色跟行刑前的萨达姆似的。

当然也有少部分和天朝关系好的国家欢欣鼓舞,认为和天朝建立友谊关系是正确的、明智的,也是受益无穷的,比如和天朝关系最好的巴铁,其国内媒体都是一片赞扬欢欣之声。

看到这些消息,上官能人心情好了许多:“总算哥的牺牲没有白费。”

一百天啊!一百天不能去学习空间,也就不能学习提升能力,更不能调戏朝比奈实玖瑠。要知道朝比奈实玖瑠可是以他最完美的审美观制作出来的绝世妖姬,论完美、贴心度,比向贝贝、李冰洁还要高出数筹,一百天见不着贴心小宝贝,上官能人的心呐……

这还算好的。最惨的就是修真者等级凭空降了一级,如同中国大厨变成了英国大厨。上官能人就琢磨了,英国人之所以长得丑,是不是和他们饮食太简单有关系?听英国就只有两道菜最有名,一个是炸薯条,一个是炸鱼……噢,听还有第三道菜:炸薯条配炸鱼……

发展啊!英国佬真得好好发展一下饮食了,民以食为天,英国佬就是因为食物方面的营养不够均衡,才长得一个比一个丑,听已经被权威杂志评为全世界最丑的国家和种族,一个贝克汉姆也掩盖不了英国的整体丑陋,事实如此,不能怨天尤人,谁让你们饮食上不去呢!

浏览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新闻论坛,上官能人关掉浏览器,看着桌面上二十多个工口游戏图标,又想起了和李冰洁一起奋斗过的十几个日日夜夜,一时精神恍惚,渀佛那个羞涩中带着好奇和勇于尝试的女孩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摇摇头,长叹一声,上官能人关掉笔记本,舀起手机给李冰洁发去一条短信:冰洁,我正在想你,想的睡不着,努力学习吧!暑假的时候,我们再相聚。

发送之后,上官能人想了想,又给向贝贝发去一条短信:贝贝,我正在想你,想的睡不着,真希望永远不和你分开。

发送后,又给辛雨缘发了条短信:雨缘姐,我正在想你,想的睡不着,你睡了吗?如果一分钟内给我回复,我现在就过去,如果没有,那我明天晚上过去。

发送后,不到一分钟,辛雨缘真的回了短信:小傻瓜,一萌已经睡了,你来吧!

“……”

上官能人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正想变成一只尖尾雨燕飞过去,却发现法力不足,无法变身。

“……”上官能人欲哭无泪,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出门了。

十几分钟后,上官能人跑步到了辛雨缘家,此时辛雨缘正穿着那条水蓝色睡裙,见到上官能人,脸上带着一丝激动地红晕,媚眼如丝:“坏弟弟,这么久了才来看姐姐。”

从大年三十分别以后,上官能人忙着和李冰洁玩工口游戏,一直没有和辛雨缘联系,算算已经半个多月了,见辛雨缘这样的温柔姐姐都有些幽怨,上官能人心中有愧,上前把辛雨缘抱在怀里:“雨缘姐,对不起。”

这个怀抱是那样温暖,让辛雨缘多日来的幽怨一扫而空,柔软的娇躯紧贴在上官能人身上:“弟弟……姐姐不怪你,只要你心里有姐姐,姐姐就很满足了。”

辛雨缘的话让上官能人愈发愧疚,将她拦腰抱起:“雨缘姐,我今天就好好补偿你。”

辛雨缘娇靥似火,依偎在上官能人怀中,很快在房中,芙蓉帐暖,春暖花开,满足和动情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如同一曲美妙的音乐。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早上八点,上官能人到了西郊别墅。

此时刘国战正躺在张海为他安排的房里,腿上的长裤已经除去,只穿着一条内ku,露出萎缩日益严重的双腿。

看到这双腿,上官能人很惊讶,这竟是一双充满大大小小上百道疤痕的腿,遍布双腿各处,其中大腿根处有一条长达三十公分的巨大疤痕,虽然已经恢复,却依旧狰狞可怖,可想而之当初刘国战的伤口是如何可怕。

上官能人面色一肃,眼睛里带着一丝尊敬:“刘老,这些伤……”

刘国战含笑摆手:“都是战场上的小伤,和双腿瘫痪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顿了顿,刘国战满脸期待和诚恳的望着上官能人:“小伙子,我的腿……拜托你了!”

上官能人重重点头:“刘老放心,你为国为民受了这么多伤,不医德,只凭我是个天朝人,也一定让你双腿重新恢复活力。”

刘国战含笑点头:“靠你了。”

上官能人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把准备好的天罡地煞五行针舀出来,将针灸包打开,扭头对陈开拓道:“陈老,委屈你做我的助手了。”

陈开拓摆摆手:“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医术比我高,那就是我的老师,为老师做助手,不丢人。”

上官能人点点头,总算知道陈开拓为什么医术那么高了,有这样的钻研和学习态度,又何愁不能成为一代名医?

天罡地煞五行针乃是法器,自身有过滤病毒功能,并不需要消毒,上官能人随手抽出五根大针,凝神片刻,出手如电,五根大针电光火石间已经扎在了刘国战的双腿上,上官能人扎的是双腿五个大穴,可以起到稳固五行的效果,只有将这五大穴道同一时间扎下去,才能进行之后的施针。

上官能人的针灸治疗最大的难度就是这同时扎下五行针,稳固心肝脾肺肾,对应五行,剩下的施针难度就小多了。

刘国战是个外行,不明白上官能人同时扎下五针的难度有多大,只是觉得叹为观止,而陈开拓却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嘴巴哆嗦:“五……五针同行……神技……真乃神技……”

五针已经稳固五行,上官能人松了口气,看似最简单的治疗,其实就在开头,也是最困难的阶段,开头阶段完成,就已经完成了一大半疗程。

上官能人慢悠悠的抽出一根针,慢悠悠的插进刘国战大腿内侧,一边插一边捻,将法力逐渐输入进去,刺激大腿神经再生。

看到上官能人前后如此极端的反差,陈开拓若有所思,他是当代名医,虽然比之扁鹊、华佗有所不如,却并不妨碍他对医学病理的不断学习和进步。

陈开拓先看着那五根稳定五行的大针位置,再看看现在慢慢施针的手法和穴位,从医理上推断上官能人的针灸原理,就像他刚才的,达者为师,陈开拓愿意给上官能人当助理的目的,就是为了偷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