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六十九章 愤怒的鬼子们(二合一)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4:47 字数:6501 阅读进度:334/927

台底下众人虽然没听懂上官能人说的泥轰语,但那鬼子气的脸色铁青,还有上官能人勾手指的动作,都说明了上官能人肯定没对鬼子说什么好话。

台底下那些年轻的小伙子血气方刚,见小鬼子吃瘪,心里那团火直往上冲,透过喉「曱」咙喷发出来:“师姐夫威武!打死鬼子!”

和小伙子们不同,那些小女孩考虑的问题就是上官能人的语言天赋。

“哇!师姐夫会说泥轰语哎!好帅。”

“师姐夫,人家有很多泥轰游戏上的字不认识,帮我翻译吧!”

“师姐,你的游戏一定是工口的,不然怎么会没有翻译?”

“对呀!师姐不会想和师姐夫一起玩游戏的时候献身吧!”

“嘻嘻,好大胆。”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台下热闹纷纷,台上也动手了。

叫三浦的鬼子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一记重拳朝上官能人脸上砸去。

空手道走的是大开大合的威猛路子,招式很简单,但力量速度达到一定境界,也能发挥出很大的威力,三浦的这记重拳就打出了凌厉的拳风。

上官能人冷笑一声,抬起右拳,后发先至,和三浦的拳头重重撞在一起。

砰——

巨大的撞击声传遍整个练功房,所有人都听到了这重重的双拳对轰,再看台上,上官能人纹丝不动,一脸冷笑,三浦却面色巨变,连退三步,再看右拳,已经破了皮,鲜血直流。剧烈的疼痛让他右手发抖,眼里闪过一丝惊怒。

“好!”台下中年人大叫一声:“果然钢筋铁骨!”

听到师傅的叫好,徒弟们哪会不捧场,一时间欢呼之声不绝于耳,听在三浦耳朵里却很刺耳,那个泥轰的翻译也缩着脖子,不敢吱声。

上官能人双手抱胸。傲然道:“第一招了,还有两招。”

三浦强忍着拳头的疼痛。谨慎道:“你是什么功夫?”

“天朝功夫。”上官能人骄傲的昂着头:“在我们天朝功夫面前,你们的空手道就是三岁小孩的玩意儿,哈哈哈,差点忘了,空手道本来就是当初从唐朝传到泥轰的粗浅功夫,甚至连庄稼把式也不如,哦?你不知道什么叫庄稼把式吧?就是庄家人扛着锄头刨地种地的动作。那时候在古代是个人都会,唉!可怜你们泥轰鬼子却把连庄稼把式都不如的东西当了宝贝,我都不稀得说你。”

这番话上官能人用的是本国语言,台下的人都听懂了,不禁轰然大笑。

“师姐夫说的太好了!空手道连庄稼把式都不如,捧着老太太裹脚布当国宝,小鬼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哈哈,我突然想起西游记里唐僧说的‘破烂流丢一口钟’,拿破钟当国宝,鬼子太搞笑了。”

“就是。空手道有几天就能学会,可我们天朝功夫用一辈子都学不了万分之一,鬼子不知天高地hòu,夜郎自大,滚回泥轰国拍光盘去吧!”

听了台下的喧闹声,三浦什么也没听懂,扭头看着台下的翻译,翻译擦着冷汗。大声把上官能人那些话翻译过去,三浦听了,气的全身发抖。怒吼一声:“该死的支齤那人!看招!”

拳头暂时失去战斗力,三浦这次用腿朝上官能人踢了过去。腿风呼啸,台下中年人皱起了眉头,目测这一击至少也有七八百斤的力道,真要是踢实了可不是好玩的。

面对这记重踢,上官能人依旧双手抱胸,在三浦的腿即将踢中自己的瞬间,一记膝撞后发先至,砰地一声顶在三浦小腿迎面骨上。

就听‘咔吧’一声,三浦惨叫一声,抱着小腿迎面骨轰然倒地,惨叫连天。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台下众人还没看清,三浦就已倒地,两三秒的寂静之后,中年人率先回过神来,顿时激动地大叫一声:“好!”

一声‘好’打破沉寂,现场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台下所有人兴「曱」奋地满脸通红,高举拳头,大声吼叫,此刻他们只能用吼叫声来发泄自己激动的情绪。

之前被三浦侮辱了那么久,甚至连自己身边的师姐、师妹也遭到言语上的羞辱,这些弟子们几乎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哪里受得了这等鸟气,只可惜技不如人,他们当中最强的大师兄都被三两下踹下了擂台,眼看着鬼子在台上耀武扬威,他们肺都要气炸了。

就在这时,上官能人,他们的‘师姐夫’怒而上齤台,一拳一脚打的三浦倒地不起,惨叫连天,这是何等的风采?这是何等的解气?要是影响力再大一些,上官能人的地位甚至都要赶上叶问了,他们这些年轻人又怎能不激动?

上官能人冷眼看着倒地不起的三浦,冲台下摆摆手,台下顿时安静下来,上官能人随即又一指翻译:“你,上来!”

翻译‘嗨嗨’的答应着,满脸冷汗爬上了擂台,上官能人冷声道:“告诉他,不要以为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就跑来我天朝耀武扬威,乱叫的臭虫只会被踩死!”

完,在翻译点头哈腰的‘嗨嗨’声中,上官能人冷笑着走到三浦跟前,抬起脚,重重的踩在三浦的左腿膝盖上。

喀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翻译官惊恐的目光下,膝盖被生生踩碎的三浦发出野兽般的惨叫声,但事情并没有结束,上官能人随后又是两脚踩下去,三浦的两只手顿时被踩的粉碎性骨折,这次连惨叫也没有发出来,直接昏死过去。

寂静!寂静得可怕!所有人都没了声音,望着台上一脸冷峻的上官能人,如同看到魔神,崇拜之余,还带着一丝恐惧。

“好!”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传进所有人耳中,众人目光集中在这个人身上,纷纷惊呼:“大师兄!”

二十多岁的大师兄一直都是师傅的得意弟子。甚至去年开始得到了师傅的真传,实力飞速进步,但是今天却被三浦三拳两脚打下擂台,颜面尽失。

就在这时,上官能人冷酷的打断三浦四肢,为大师兄报了一箭之仇,不管别人对上官能人是不是恐惧。至少大师兄自己却对上官能人感激万分,而且上官能人打的是鬼子。是他「曱」妈的鬼子!别人惊恐难定,作为大师兄,却不能寒了为自己报仇的上官能人的心。

一声大叫:“打得好!打得真他「曱」妈好!”

在大师兄带动下,那些弟子们纷纷放下心中恐惧,再次为上官能人欢呼起来,中年人却连连苦笑:“冲动了,太冲动了。”

虽然一开始说了要打得鬼子生活不能自理。但中年人一直当是一种提升士气的自我鼓励,没想到上官能人真的把鬼子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这可麻烦了,虽然是鬼子,但毕竟是外国人,来中「曱」国被打成这样,很容易造成比较严重的外交事「曱」件。

“爸爸。”女人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担心的看着中年人:“他……不会有事吧?”

中年人沉默片刻,面色逐渐变得坚定:“上官是为我们武馆出气才上的擂台,说起来是我们连累了他。这次就算拼的武馆关门,我也要帮他解决这个麻烦。”

只是……

“什么!?”

第二天,上官能人给刘国战扎针休息的时候,提起昨天打断了一个鬼子的四肢的事,刘国战和陈开拓睁圆了眼睛。

“你小子真的把那鬼子打成残废了?”刘国战大声问道。

“嗯。”上官能人点点头,道:“那鬼子太嚣张了,说我们的功夫连三岁小孩都不如,我气不过。就把他打残了,让他以后长长记性,做人别太装逼了。”

陈开拓苦笑道:“小能人。你这次麻烦可大了,鬼子虽然嚣张。可他毕竟是外国人,你在国内把人打成残废都要负刑事责任,打了外国‘友人’,麻烦就更大了。”

“屁的友人!”相比陈开拓的担忧,刘国战却眉飞色舞,一挑大拇哥:“小子,揍的好,鬼子当年在我天朝犯下滔天罪孽,这两年又跟钓虾岛胡闹,老「曱」子早看他们不顺眼了,不就是一个小鬼子吗!这事儿我帮你解决!”

着,刘国战拿起手机,一连拨打了好几个电话。

“老张,是我,老刘啊!……我这有个事儿你得帮我办了……妈的巴子的,老「曱」子这是弘扬民族英雄!这次你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不然我家珍藏的那瓶酒你就别想喝……哈哈!早答应不就好了,是这么回事……嗯,让你儿子兜着点,要是闹大了你就别管了,我在另找人……嗯,行了,过年的时候过来,请你喝!……哈哈,就这样!”

“喂!是华丫头吗?……我是你刘叔……哈哈,难得你丫头还记得我,是这么回事,我有个晚辈,昨天……”

“小习子,是我,你刘叔……想不想抽鬼子一巴掌?……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蔫坏,这次机会来了……”

三个电话打完,刘国战乐不滋儿的对上官能人道:“这回行了,谅那帮小鬼子也翻不起浪来!想翻浪就打他马齤勒戈壁的!”

老张……华丫头……小习子……

上官能人对应了一下三个职位,顿时满头大汗:“刘老,你不会……”

如果是真的,那这次乐子可大了。

刘国战嘿嘿笑道:“这次我可是给你搭好了民族英雄的舞台,你演也得演,不演也得演!不然民族英雄当不成,让你遗臭万年都算轻的。”

上官能人尼加拉瓜瀑布汗……

上午,向贝贝家。

“你说什么?”听完上官能人讲述,向贝贝那双眼睛从初一变成了初十:“老公,你没开玩笑?”

上官能人一脸苦闷:“我倒是想开玩笑,可这次我是被那老头挖的坑给陷进去了。”

完,眼神幽怨的看着刘子璇。

刘子璇的惊讶不比向贝贝小,但她的反应却和向贝贝不同,没有丝毫担心,反而兴「曱」奋地拍拍上官能人肩膀:“上官,这次你可要发达了,小鬼子不搞事还好说。要是敢搞事,你就要变成民族英雄了。”

“去他「曱」妈的民族英雄吧!”上官能人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民族英雄就是个靶子,谁都敢去开一枪,与其如此,我宁可当个夜行侠。”

“瞧你那点出息。”刘子璇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别人想当英雄还没机会呢!你倒好。”

“少来!”上官能人切一声,道:“我可不想生活在聚光灯下。先说好了,不管以后事情发展到什么地步?你们刘家得给我控制好媒体的嘴巴。别让我以后出门都困难。还有,我家人的生活不能受到影响,堤高于岸浪必摧之,我真他娘是浪摧的。”

“噗嗤——”张婷婷一下就喷了,向贝贝眯着眼睛,呵呵直笑。

刘子璇这吕布式的性子,对上官能人的低调行为很不理解。锦衣夜行绝对不是她的行事风格:“你家人的生活没问题,不过换了我是你,我肯定要借机上位,出把风头,这可是名垂青史的机会,哪能说放弃就放弃?”

“李小龙倒是名垂青史了,可他最后还不是死在女人床上,儿子也被人阴谋用枪崩了。”上官能人不屑道:“英雄往往没有好下场,我宁可当个平民老百姓。”

“平民老百姓可不能三妻四妾。”刘子璇嘿嘿笑道。

“呃……”上官能人无语。

向贝贝眯着眼睛,微笑道:“以老公的能力。做民族英雄也不错,只要不出国,安心的待在国内,我相信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人会找老公麻烦的。”

“也是。”刘子璇点点头:“以后去了四九城有我们刘家给你撑腰,华北又有你媳妇帮你顶着,你又能有什么危险?好好的教训下小鬼子,让小鬼子知道咱们天朝功夫的厉害,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狠狠抽小鬼子几巴掌,打疯了他们。再灭了他们。”

“唔……”连向贝贝都赞同,上官能人想了想。点点头:“反正是打小鬼子,就算是我为天朝做的一点贡献吧!”

张婷婷一挑大拇哥:“大能人,我支持你,未来……咳!贝贝和冰洁都高兴了,她们的老公可是民族英雄。”

“唔?”上官能人有点奇怪的看着张婷婷,想想她的话,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向贝贝和张婷婷都支持他打小鬼子,恐怕也是女人的这点虚荣心作祟吧!民族英雄的女人,说出去多有面子!哪怕这民族英雄花了点,可英雄本‘色’嘛!不色的都是太监。

正如上官能人预料的那样,三浦在天朝被打的四肢残废的消息一传回泥轰国内,顿时引起了泥轰国民的愤怒,泥轰论坛上到处都是小鬼子的叫骂声。

“道歉!支齤那人必须向我们道歉!并赔偿一切费用!还要抓起来坐牢!”

“坐牢不够!他应该被枪毙!枪毙!”

“支齤那人简直禽兽不如,居然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我泥轰国应该发射飞弹,让支齤那人永远消失在地球上!”

“不对!让支那男人都死掉,支那的女人做我们泥轰人的性齤奴!哈哈哈!”

“再登南~京!屠「曱」杀支齤那猪!”

“放你妈的屁!”虽然鬼子在论坛上闹的厉害,但泥轰国也有天朝留学生经常会逛逛泥轰论坛,看到鬼子居然用词如此恶毒,天朝留学生气的和鬼子们对骂起来。

“狗屁的空手道!却打不过我们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真他娘的没用!”

“鬼子就是鬼子!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现在知道我们天朝功夫的厉害了吧!哈哈哈!”

“鬼子们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天朝大军会登陆东京,屠「曱」杀三天三夜!”

“屠戮东京!屠戮东京!”

鬼子和天朝留学生在论坛上对骂的时候,泥轰国空手道界全都炸锅了,三浦全名三浦大介,三十五岁的他,是泥轰空手道界的顶级高手,拥有六段段位,放在国内整个空手道界,也是能排进前十的人物,但堂堂三浦大介居然在天朝被人废了四肢,下半辈子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支齤那人简直太残忍了!

“我们一定要打回天朝!让支齤那人知道我泥轰国空手道的厉害!”在泥轰国空手道协会总部,会议室内,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黑带鬼子一脸愤怒的咆哮着,周围同样都是泥轰国空手道界的精英,全部是黑带五段以上的国宝级人物。

“山口会长!”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一个须发皆白,穿着黑色和服的老头身上。

老头看上去七十多岁,却红光满面。气血充足,老头叫山口英雄。看着七十多岁,其实已经一百岁了,是泥轰国空手道界目前最年长的超级国宝,活着的传奇,年轻时曾只身闯荡世界各国,挑战各国高手,大小千于战。只有一败,而且这一败就是败在了天朝。

尽管这样,却并不妨碍山口英雄成为泥轰国的传奇英雄,毕竟世上没有不败的王者,泰森那么牛逼的拳手,在巅峰时期都爆冷输给了道格拉斯,山口英雄一百年里却只败了一场,哪个敢小瞧?

后来山口英雄回到泥轰国内,创立了空手道协会,所有学习空手道的人要想晋级。都要经过空手道协会测试、承认以后才可以获得相应段位,而山口英雄的事迹就是鬼子们的信仰,都期望自己可以成为山口英雄那样的传奇,打遍世界……最好不要败。

三浦大介就是山口英雄的崇拜者,他在国内感觉已经少有敌手,于是就前往最近的棒子国,去挑战棒子们的跆拳道高手,经过一个月连续不断的踢馆。棒子们的跆拳道黑带高手全军覆没,颜面全无。挟全胜之势,三浦大介来到天朝。意图用一年时间打遍天朝功夫高手,证明空手道才是世界第一格斗术。

而三浦大介的第一站就是华北。他听说华北有个形意拳高手,非常厉害,于是便带着翻译上前挑战,本以为会像在棒子国那样,打遍天朝无敌手,没想到刚打败一个‘学徒’,就被上官能人打断四肢,从此成了废人。

这三浦大介也算倒霉催的,第一站选哪不好?偏偏选了华北,选了华北其实也没事,偏偏刘师傅的女儿撞了上官能人,又偏偏赔偿的时候没带钱,又偏偏把上官能人请回了家。

一连串的巧合,造成了三浦大介的悲剧。本年度最大悲剧男已经无需再评了……

山口英雄抚着胡须,淡淡的道:“打败三浦的是什么人?”

“山口会长,这就是打败三浦的支齤那人!”一个四十多岁的鬼子有些羞愤的把一份资料送到山口英雄手里。

山口英雄看着这份资料,顿时满脸怒色!

啪——

一巴掌把资料拍在桌面上:“三浦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打败!简直是我泥轰国的耻辱!”

虽然上官能人打死过狮子,但因为媒体没有过分的连篇累牍的报导,所以渐渐的除了华北当地人,没有多少会想起上官能人曾经打死过狮子,鬼子就更不可能会在意了,所以这份资料很简陋,只是介绍了上官能人的身高年龄,以及家庭籍贯,目前是什么职业等等。

周岁不到十八,身高一米九三,高中生,家世普通,一切看上去都平平无奇,甚至身材也很瘦,清秀的像个女人,就是这样一个支齤那‘人妖’,居然打败了黑带六段的三浦大介,难怪山口英雄这一百岁的老鬼会气成这样。

“山口会长息怒!我想其中必有隐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鬼开口劝慰:“三浦被打败的消息只是昨天才传回国内,其中很多事都没有调查清楚,而且三浦至今昏迷不醒,那个翻译也只是说三浦被支齤那人打成重伤,也许这个小鬼只是支齤那人卑鄙的用来羞辱我泥轰国的卑劣手段。”

“哦?”山口英雄问道:“工口副会长,你认为有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