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二十三章 推倒李冰洁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4:51 字数:11092 阅读进度:435/927

上官能人越看越是喜爱,不断的吻着李冰洁的秀发,额头,鼻子,脸蛋,终于把嘴唇印在她那颤抖柔软的樱唇上。

片刻,上官能人弓起身子,从李冰洁的脖子吻到她的胸前,舌尖添着雪白的软玉温香,李冰洁的身体微微弓起,扭了一下身子,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双手抚摸着上官能人的头发。

上官能人好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李冰洁的酥胸,手还在揉搓着那丰满和坚挺,嘴唇向下,亲吻着李冰洁细嫩平坦的小腹。

火热的嘴唇让李冰洁浑身不时的有一种颤栗,上官能人一边嗅着李冰洁诱人的体香,手指慢慢的抚摸着少女幽处。

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圣洁,古风冲动万分,双手爱抚着李冰洁修长的大腿,伸出舌尖轻轻的添唆着少女圣地,李冰洁轻轻的呻吟着,发出阵阵舒服的叹息,叉开着双腿,任由上官能人肆虐。

此时李冰洁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有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心中的感觉仿佛只有一个,就是好需要好需要男人的粗硬和坚挺。

雪白贝齿轻咬樱唇,李冰洁抬起自己的腿,把正在亲吻自己的上官能人拉得离自己近了,手拉着上官能人胳膊,半睁开迷蒙的眼睛,呢喃道:“哥哥,我受不了了,来啊,来……”

上官能人当然明白李冰洁的意思,微微一笑,抬起身双手支在李冰洁头的两侧,下体正要对准李冰洁那娇嫩菊花,李冰洁却突然伸出手,握住上官能人火烫之物,对准自己从未被采摘过的圣地。

上官能人惊讶的看着李冰洁。黑暗中,李冰洁的脸上有一丝紧张。更多的还是坚定,那双雪白修长的**在两侧屈起,微微的抬起屁股,鼓励的望着上官能人:“哥哥,我已经准备好了……来吧!”

上官能人顿时感动万分,这个温室中的小女人,终于在十五岁生rì这天下定了决心。

上官能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激动,在少女玉手的指引下。顺势一挺,侵入了少女一生中最宝贵的圣地。

疼……疼……

李冰洁光洁的额上满是冷汗,紧咬着贝齿,不断的深呼吸。眼角落下了两滴泪水。

上官能人见状。心疼万分,抬手拭去李冰洁脸上的汗水,道:“还是再等两年……”

“不!”李冰洁顿时打断上官能人的话。满脸坚定:“哥哥,我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哪怕再疼,我也要把自己给哥哥……”

又深吸两口气,道:“哥哥,来吧!”

“那你忍着点。”上官能人心中感动。道:“别紧张,只是疼那一下。后面会很舒服的。”

“嗯……啊!”答应间,上官能人竟是猛龙硬过江,瞬间攻破了玉门关。

剧烈的疼痛让李冰洁出了一身冷汗,小嘴不停的深吸气,眼泪顺着脸颊不断滑落。

疼!疼得要死!但是……好幸福……

李冰洁樱唇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脖子微微的向后挺,片刻后仿佛从身体深处发出一声长长的伴着喘息的呻吟,双手伸起来抱住了上官能人的腰,啜泣道:“哥哥……好疼,好涨。”

上官能人抬手擦拭着李冰洁脸上的汗水和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冰洁,我终于得到了全部的你。”

这句话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李冰洁娇躯轻颤,芳心满是幸福甜蜜,疼痛仿佛也一瞬间消散了大半,水润双眸柔柔的望着上官能人:“哥哥……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你是我的!”上官能人重重的压在李冰洁身上。

这一夜,二人水rǔ~交融,共赴巫山**,直到夜幕隐去,云收雨散,这才满心幸福的相拥而眠。

8月27rì,上午八点,碧空如洗,金乌当空,一如李冰洁此刻心情。

双腿间经过上官能人治疗,已无疼痛之感,只是隐隐有些麻涨,依旧带着上官能人在她体内的饱胀感,娇靥红润,仿若动了凡心的天使,圣洁而妩媚,令人不敢逼视。

坐在车里,望着身边的俊美少年郎,李冰洁满心甜蜜幸福,脸上带着娇羞的傻笑。

“瞧你……”上官能人一脸好笑,摸摸李冰洁红润的脸颊,微笑道:“这就傻掉了?那以后你不是要幸福‘死’了。”

李冰洁吃吃的笑着,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道:“哥哥,在前面超市停车,我想买点东西。”

“买什么?”上官能人问道。

李冰洁抬起青葱玉指,放在樱唇中间,闭上一只眼睛,轻声道:“秘密。”

好可爱,好萌。

上官能人添添嘴唇,把车停在了超市前。

正要下车,李冰洁道:“哥哥,我自己去就好,你在这等我。”

“不用这么神秘吧!”上官能人撇撇嘴。

“嘻嘻……”李冰洁柔软的嘴唇轻轻印在上官能人脸上,羞涩道:“只要几分钟就好。”

摸摸被亲的脸,上官能人无奈道:“好吧!”

李冰洁甜甜一笑,推门下车,走进了超市。

上官能人无聊的打开音响,鸟叔的骑马调蹦蹦响了起来:“偶爸刚弄死他……”

听歌空当,一辆拉风的黄sè兰博基尼跑车轰鸣声中停在超市门前,一个二十来岁,长相帅气,却透着一股子邪xìng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

一身名牌,脖子上一条钻石项链,左耳朵上戴着钻石耳钉,右手腕一条白金手链,左手腕一块几百万的百达翡丽,两手食指都戴着白金钻戒,爱疯五随意的插在上衣口袋,露出小半截,三七分的头发,暴龙墨镜,一登场就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这人似乎早已习惯如此。一脸高傲和不屑之sè,迈步走进超市。

上官能人看到这个人。不屑的往嘴里丢了块泡泡堂:“装逼。”

超市里,李冰洁已经买好了东西,正在柜台前结账,那装逼货看到李冰洁后,墨镜后的眼睛顿时睁圆了,一口气没喘上来,呆那了。

李冰洁没有注意这个男人,结了帐之后,静静地走出超市。见李冰洁要走,装逼货回过神来,立即上前几步,挡在李冰洁面前。亮了亮自己的钻石项链。白金手链,百达翡丽,白金钻戒。爱疯五……,嘴角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小姐你好,能认识一下吗?”

“啊?”李冰洁被吓的后退两步,眼睛里带着一丝惊恐。

装逼货还以为李冰洁是被自己身上的珠光宝气震住了,脸上笑意愈浓,正待开口。却见李冰洁奔跑着从他身边掠过,快步跑到上官能人的车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装逼货张大嘴巴,愣了。

上官能人把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见李冰洁一脸紧张怕怕的样子,笑道:“怎么了?”

“哥哥……”到了上官能人身边,李冰洁不害怕了,道:“那边有个暴发户富二代拦着我,说想和我交朋友。”

“你就吓成这样了?”上官能人哈哈一笑,道:“这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媳妇这么漂亮的,那些有钱的公子哥要是不追你才怪了。”

“哥哥~~~~~”李冰洁娇羞含嗔的连声不依。

“呵呵,好好。”上官能人笑了笑,道:“刚才买什么去了?”

“嗯……”说起买的东西,李冰洁脸蛋红了,从超市给的袋子里拿出一把剪刀,一条红绳,一个香囊。

“这是……”上官能人眼睛亮了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李冰洁娇靥泛红,右手握着剪刀,手挽秀发,减下其中一绺,随后美目盈盈的望着上官能人,把剪刀送到上官面前,嘤声道:“哥哥……”

果然……

上官能人面带微笑,神sè间却颇为郑重,接过李冰洁递过来的剪刀,揪着左边一撮比较长的头发,一剪齐落。

将自己的头发递给李冰洁,李冰洁眼中带着激动之sè,娇靥泛着cháo红,小心翼翼的接过上官能人递过来的头发,随后和自己的头发混在一起,拿过红绳将头发束在一起,打个漂亮的蝴蝶结,再小心翼翼的放进香囊里,系好口。

把香囊送到上官能人面前,李冰洁美目盈盈的望着他:“哥哥……莫忘结发之情。”

接过香囊,上官能人郑重的收入体内空间,双目深情而坚定的望着李冰洁:“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移。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哥哥……”李冰洁眼睛湿润了,脸上却露出幸福的微笑。

砰砰砰——

正和李冰洁享受恩爱的气氛,突然被一阵拍车窗的声音打破。

上官能人顿时大怒,扭头一看,竟是那个装逼货,这股子邪火更盛了。

“干什么!”上官能人推开车门走下去,恶狠狠的瞪着装逼货:“找死啊!”

这装逼货一米八五的个子也算高大威猛,但是面对突然窜出来,身高两米的上官能人,顿时感到一阵巨大的压迫感,更让他恼怒的是,上官能人虽然戴着大墨镜,看上去却比他还要帅。

脸蛋输了,个头也输了,再看上官能人身上衣服,顿时恢复了自信,虽然也是一身名牌,但却是国内名牌,比不得自己一身国际名牌,脖子上什么也没有,手腕上有块两百多万的百达翡丽,比不上自己这三百多万的,手上也没戒指(只给众女炼制了,自己却没有),上衣口袋里也露着小半截手机,看牌子——垃圾的三星,再看这破车,顶头几十万,跟自己几百万的兰博基尼没得比。

装逼货自信满满的又开始了装逼,脸sèyīn沉的仰视上官能人:“小子,你骂谁?有种的再说一个试试!”

“说又怎么了?你个王八蛋找死是吧!”上官能人已经很久没遇到过敢在自己面前装逼的人了,更何况这货还破坏了他和李冰洁的幸福气氛,叔可忍婶不可忍!

“你——好!好!”装逼货见上官能人一再对自己叫嚣,顿时怒了,迈开脚步。跑路了……

上官能人:“……”

正想骂一句:“什么东西!”却见那货居然从跑车里抄出一根棒球棍,大吼一声扑了上来。照着上官能人的车就要砸下去!

“敢砸老子的车!”上官能人勃然大怒,手一伸,在棒球棍距离车窗只有十厘米的时候,一把将其抓在手里,用力一拽,棒球棍抢在手里,照着装逼货的手就是一棍!

装逼货大惊,面对上官能人挥过来的棍子,右手下意识的一缩。就见棒球棍的端部刚好擦着手背轮了过去。

“咦?”上官能人面露意外之sè,虽然这一棍他控制了力道和速度,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闪开的,这货居然闪开了?

虽然闪开了。装逼货却一头冷汗。只看这瞬间的交手,就知道遇到高手了。

装逼货倒也干脆,心知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撒腿就跑!

“还想跑!”上官能人大喝一声!大步追了上去,那装逼货来不及开车门,上官能人已经一棍抡了过来,眼见躲闪不及,装逼货顿时一个赖驴打滚,狼狈的躲过这虎虎生风的一棍!

“砰——”

人是躲开了。车可没躲开,车窗上的玻璃顿时碎了。靠近车窗部位的车门也瘪下去一块。

装逼货顿时惊骇万分,别人也许不知道,他却非常清楚,这兰博基尼的车窗是改装过的,用的都是防弹玻璃,普通的子弹根本打不透,没想到上官能人一棍子就给抡碎了。

更可怕的是,上官能人没有就此收手,怒道:“敢砸老子的车!老子先砸你的车!”

轮着棒球棍……

“砰砰砰砰砰——”

一通好砸!好几百万的兰博基尼很快就变成了一堆废品,那装逼货早吓得跑得远远的,掏出爱疯五:“110吗?救命啊!有人砸我的车啊!好几百万的兰博基尼啊!你们快来啊!”

此时在商务车里,李冰洁看到上官能人发狂的砸车,吓得全身发抖,虽然也算见过点世面,李冰洁胆小的毛病却依旧没有改善,每次遇到这种暴力事件,就会吓得全身发软。

似乎是感觉到了李冰洁的变化,上官能人把车砸成废的不能再废的废品后,棒球棍一丢,快步回到车里,见李冰洁瑟瑟发抖的样子,急忙把她抱在怀里,安慰道:“冰洁别怕,有哥哥在,谁也不会伤害你。”

殊不知,就是因为他表现的太暴力,才让李冰洁这么害怕的。..

“哥哥……我……我……我好怕……”李冰洁李冰洁像三九天里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小兔子,紧紧依偎在上官能人怀里,不停的掉眼泪。

“不怕不怕,哥哥在这呢!”抬手打出一道法力,舒缓李冰洁因恐惧产生的身体反应,同时连声安慰,双管齐下的抚慰着。

正安慰着,就听jǐng铃声由远及近,一辆巡逻车驶过来,在被砸成废品的兰博基尼旁边停下,钻出来两个jǐng察。

jǐng察一来,李冰洁再次紧张起来,满脸惊恐的说道:“哥哥,他们……他们不会抓你吧?”

“没事没事。”上官能人连忙说道:“你婷婷姐的老爸可是市委书记,华北市的老大,还有许姐,许姐是派出所所长,她老爸更是公安局长,公安局是咱们自己人,没事的。”

公安局是咱们自己人……

这话要是被放在网上,肯定会遭到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口水都能喷到他跳河。

这会儿功夫,那装逼货正在jǐng察面前上蹿下跳,对着上官能人的车指指点点,满脸愤恨,一看就是给jǐng察搓火呢!

很快,一名jǐng察走过来,敲敲车窗,上官能人把车窗落下来,摘下太阳镜,问道:“有事儿?”

“你……啊!?你……”这jǐng察看到上官能人的脸,顿时目瞪口呆。

上官能人重新戴上墨镜,指着那装逼货,道:“刚才那货想砸我的车,被我阻止了,然后我砸了他的车,去jǐng局没问题,先等我打个电话。”

“好……好的。”听完上官能人讲述。这jǐng察什么话也不敢说,开玩笑。这可是咱们天朝的打鬼英雄啊!还他娘的是今年高考状元,和市委书记千金,兄弟盟千金……哦,现在应该是掌门了,和兄弟盟掌门关系亲密,就连母暴龙许静茹都公然对jǐng队的人说上官能人是她干弟弟,而许静茹的老爸又是公安局的一把手……

这一连串的关系,在华北市的权力部门近乎人尽皆知,更恐怖的传言是。上官能人还有个zhōngyāng上将的干爷爷,如此人物,又怎是他一个小jǐng察敢得罪的?

神仙打架,小鬼还是一边待着去吧!

不远处那装逼货看到jǐng察一副恭恭敬敬。战战兢兢的样子。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大叫道:“那什么!这车是我自己砸的!和任何人无关!这事儿就不麻烦jǐng察同志了!我自己解决!自己解决!”

最后那句‘自己解决’叫的格外大声,正要打电话的上官能人停下手里动作。抬眼看着那装逼货,眼睛一眯,拍拍满脸惊愕之sè的李冰洁,扭头对jǐng察道:“我想这里没我的事了吧!”

民不告,官不究,那装逼货都说是自己砸的了。小jǐng察又怎会自讨没趣,连忙说道:“是的。上官先生随时都可以走,不过……”

小jǐng察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支钢笔,撩起jǐng服,露出里面的白sè背心,激动地道:“我是您的忠实粉丝,能给我签个名吗?”

上官能人:“……”

在李冰洁惊讶、激动、骄傲的目光下,上官能人给小jǐng察签了个名,钢笔递回去,呵呵笑道:“多谢支持。”

“不不不,上官先生那两场跟小鬼子的擂台赛实在是太解恨了,连我媳妇都是您的忠实粉丝,买了很多张海报贴在屋顶上,晚上看着您的海报才肯跟我做……”小jǐng察激动地语无伦次。

上官能人瀑布汗。

李冰洁羞的娇靥绯红,差点笑出声来。

“呃……也谢谢你老婆支持,那什么,没事我就先走了。”

“哦?好的好的。”小jǐng察连忙说道:“对不起上官先生,我有点激动了,您慢走。”

上官能人含笑点头,正要关上车窗,却见那装逼货快步跑过来,大叫道:“兄弟留步!”

上官能人脸sè顿时冷下来,寒声道:“谁是你兄弟?”

见上官能人神sè不对,装逼货打个哆嗦,连忙干笑两声:“是,是,这位大哥……”

“你年纪好像比我大!”

“……”

忍着心底的火,装逼货强笑道:“这位先生,本人李文强,冀北人,家中小有资产,不知可否和先生结交一番?”

冀北人?

上官能人突然想到了被他干掉的牛海富,那牛海富也是冀北人,而他在当地,贪污受贿,包庇灰社会……

上官能人眼睛一眯,盯着装逼货上下打量,鼻翼噏动,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果然……

“你来华北干什么?”

“啊?”听到上官能人这没头没尾的提问,李文强一呆,随即干笑两声,道:“有些业务要谈,rì后可能会在华北市投资一些项目。”

上官能人眼睛一眯,恐怕不是投资项目,而是在冀北失去庇护,打算把势力转移到华北市来了吧!

冀北市和华北市本来就近,而这李文强的帮派在冀北的靠山牛海富已经被调查潜逃,最后死在上官能人手里,这样一来,李文强的帮派恐怕在冀北市会逐渐失去生存空间,被迫转移也是势在必行,这样的话,华北市最大帮派兄弟盟……

“我劝你离华北市远一点,不然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上官能人关上车窗,扬长而去。

李文强站在原地,面sèyīn晴不定。

啪啪……

肩膀被拍了两下,李文强思绪被打断,暴躁的一转身:“哪个王……”

见是jǐng察,把后面的‘八蛋’两个字咽进肚子,问道:“什么事?”

jǐng察也不恼,道:“你的车已经影响了交通,你是自己联系拖车?还是我们把车拖走?”

李文强看着被砸成废铁的兰博基尼,一脸肉疼的抽搐两下,突然想到什么,问jǐng察:“jǐng察同志。刚才那个人是谁?”

jǐng察看他一眼,李文强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包没开封的中华递过去。

“呵。中华啊!”jǐng察大乐,不动声sè的把烟塞进裤兜,道:“小伙子,说起他来,你应该也认识,不过他戴着那么大太阳镜遮着半张脸,不熟悉的还真认不出来。”

“我认识?”李文强皱皱眉:“难道是哪个明星?”

“哈哈,明星算什么?刚才那位可是大人物!”jǐng察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哦?不知是哪位大人物?”李文强紧张起来。

“兄弟,想想最近世界上最火爆的人是谁?是谁打了一百个小鬼子?”jǐng察提示道。

提示太明显了。李文强睁圆眼睛,震惊道:“居然是他!”

想到自己之前要砸车,棍子却被上官能人抢过去的身手,李文强惊出一身冷汗。像上官能人这样的国宝级人物。肯定会有上面的人在关注,要是出了什么事……

李文强一阵后怕:幸好老子聪明,没跟他起冲突。要不然就完了。

想到这,李文强又想起了上官能人最后那句话,顿时面sèyīn沉下来,暗自咬牙:就算是民族英雄又怎样?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上官能人离开后,一路上。李冰洁一直用一种崇拜、骄傲的目光看着他,让上官能人有点飘飘然。但也有点不自在,就算是被美女盯着,老盯着也会发毛的。

“老看我干什么?”上官能人笑着摸了摸李冰洁的脸。

李冰洁甜甜一笑,道:“哥哥,我为你骄傲,为你自豪。”

“呵呵,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个来了?”上官能人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结发妻子,我的军功章里也有你的一半。”

李冰洁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心里很骄傲:就算哥哥有那么多女人,但哥哥的结发妻子只有我一个……

两人恩爱不假,只是忘了一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

距离华北一中不远的小区,一栋二层小楼。

客厅里,李颖指着上官能人和李冰洁的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们不是被理发的坑了吧!这头发也太个xìng了!”

上官能人和李冰洁对着镜子照了照,脸都红了。

虽说结发夫妻挺好的,但古代男女都不理发,头发长得倍儿长,剪一绺头发也没什么影响,但上官能人头发可不算长,李冰洁的头发虽然长,却在边缘剪了一绺,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在美发店刚剪了一点头发,就突然有事跑路一样,那发型,太搞笑了。

上官能人拉着李冰洁的手:“冰洁,咱们走!”

“哎哎哎!”李颖赶紧拉着上官能人的手,忍着笑:“哥哥,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走啊!”

“我也没别的意思,我们先去做个头发再来。”上官能人道。

“哦,那我和你们一起去。”李颖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道:“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等李颖换了衣服,上官能人开车带着两个女孩直奔向贝贝的美容中心。

自从向贝贝接手兄弟盟后,美容中心的原经理张欣也被挖走,现在负责这里事务的就换了别人,一个三十来岁的熟女,叫武艳,很漂亮,身材也很丰腴,全身上下透着成熟的美,自从她上台后,店里就多了很多有熟女控的雄xìng。

武艳也是认识上官能人的,见上官能人带着两个女孩到来,脸上带着成熟妩媚的微笑,道:“上官先生来啦!做头发吗?”

废话,上官能人和李冰洁这脑袋,不是做头发才怪了。

上官能人点点头:“麻烦给我们设计个发型。”

“好的。”武艳微微一笑,道:“请到这边来。”

上官能人和李冰洁做头发,李颖也有点心痒痒,道:“我也陪你们做个头发吧!”

上官能人透过镜子看着李颖,笑道:“你这头发前不久刚做的吧!还做什么?”

“刚做就不能再做啦?”李颖皱皱小鼻子,道:“女孩子就要尝试不同的发型,麻烦你们给我重新设计个形象。”

武艳看了上官能人一眼,上官能人轻轻点头。

“好的。”武艳微微一笑。去叫了一个美发师过来:“给这位美女设计个形象。”

“好的。”

向贝贝这里的美发师有一点很好,都是女的。而且都是七十分以上的美女,就算不做点什么,只是看着这些美女给自己做头发,就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上官能人头发剪得有点多,美发师干脆给他弄了个单边稀少的短碎,上官能人脸型很好看,也不大,非常容易设计发型,除了光头、平头、毛刺和稀奇古怪的非主流发型等等。其它不管什么发型放在他脑袋上都很合适,这设计师也非常轻松,三两下就给设计好了。

倒是李冰洁那边的美发师有点为难,因为李冰洁的气质非常纯净。同时还因为刚刚破瓜。带着一丝妩媚,两种矛盾的气质同时出现在李冰洁身上,让美发师不知道设计什么样的发型才好?

见上官能人和李颖的美发师都快完工了。李冰洁的美发师一咬牙一跺脚,把李冰洁缺失的秀发做了修剪后,动手编起了麻花辫。

脸蛋清纯的女孩,非常适合麻花辫,两条可爱的麻花辫搭在肩前,特别有萌感。美发师就是吃准了李冰洁的清纯,设计了麻花辫造型。

前面的秀发分成两边。别一个可爱的发卡,美发师又整理了一下细节,看着镜子里的李冰洁,自己都快被萌翻了,满意的问道:“还满意吗?”

李冰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甜美的面容配上这两条上部松散,下部细长的麻花辫,以及额前的那只蝴蝶发卡,顿时惊讶道:“这是我吗?”

上官能人和李颖扭头望去,看到李冰洁此时的造型,顿时惊艳万分,李颖惊呼道:“冰洁,你也太可爱了吧!你这造型要是出去,还不秒杀天下男人啊!”

“没……没有的。”李冰洁很害羞,有点不好意思。

“就有。”李颖语气有点酸溜溜的,以前还是同一个等级的姐妹,没想到短短两个月不见,就拉开了一个档次,不过毕竟是自己好姐妹,就算羡慕嫉妒,也表现的大大方方,不会因此而与其疏远。

另外两个美发师看到李冰洁的造型,也都被萌翻了,恨不能把李冰洁抱在怀里好好蹂躏一番,一边陪着的武艳看到这一幕,赞叹道:“上官先生,您女朋友太漂亮了,可要好好抓紧哦……上官先生?”

众人把目光对准上官能人,只见上官能人张着嘴,哈喇子流了一地。

“……”

和预料的一样,李冰洁做完造型出来的时候,引得所有人,无论男女一阵注目,女xìng是满脸羡慕嫉妒很,雄xìng则是哈喇子直流,比上官能人还狠。

被这么多人注视,李冰洁害羞的抱紧了上官能人的胳膊,受此影响,众人把目光对准上官能人,此时上官能人并没有戴墨镜,所有人都看清了上官能人的相貌,顿时惊呼连连:“是上官能人!”

上官能人一挥手:“大家好啊!”拉着李冰洁就跑。

很多正在做造型的年轻女孩顿时激动地围着围布就追了上去,还好上官能人跑得快,上了车,一溜烟就跑远了,让那些年轻女孩懊恼不已。

跑远了以后,上官能人松口气:“还好跑得快。”

李冰洁抿嘴一笑,道:“哥哥不管到哪里都那么受欢迎,以后要是再出门,还是先变个样子吧!”

“再说吧!”上官能人摇摇头,突然有点不对劲儿,道:“怎么好像忘了什么似的?”

听上官能人这么说,李冰洁也有这种感觉,道:“是啊!忘了什么呢?”

片刻,两人几乎同时面sè一变,异口同声道:“小颖!”

美容院,李颖蹲在门前,内牛满面:“臭哥哥!臭冰洁!画两个圈圈诅咒你们……”

上官能人家。

李冰洁满脸羞愧:“小颖,对不起,我们已经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

上官能人在一边挠着脸,连连赔笑。

李颖坐在沙发上。扭着头,嘟着嘴。双手抱胸,气呼呼的不理他们。

上官姐妹在一旁轻笑着,也不去掺和。

任谁被同伴丢下也会生气吧!上官能人和李冰洁自知理亏,除了道歉没别的办法。

如此过去十几分钟,李颖才轻哼一声,道:“我饿了,该做饭了吧!”

“哦?”上官能人看了下手表,快12点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们先坐着,我去做饭。”上官能人起身钻进厨房。上官姐妹本想去帮忙,却被李颖拦住:“明月姐姐、明珠姐姐,咱们一起说说话。”

从昨天看到上官姐妹后,李颖对自己容貌的骄傲就彻底被击了个粉碎。就算比起身材。她也完全不占优势,要说有的话,也就是那对堪比叶子楣的波霸了。

男人希望自己**大。女人则希望自己咪咪大,相比起来,相貌反倒在其次,再漂亮的容颜也有老去的那一天,只有大**和大咪咪才是永恒的本钱……

凭着胸前这对波霸,李颖足以秒杀99%以上的男人。至于为什么不是100%……毕竟有些男人是萝莉控,不见得就喜欢大咪咪。

面对李冰洁和上官姐妹三个天仙化人的美少女。李颖只能指着胸部活着了。

聊天时,李颖也在不停的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上官能人身边的女孩都漂亮的不像话?除了李冰洁和上官姐妹,昨天的向贝贝也漂亮的不行不行的,张婷婷和张冉冉也和她处于同一个等级,辛雨缘得到上官能人滋润,无论容貌还是风情,都不是她能比拟。

要说能压下的就只有刘依兰和**了,不过刘依兰小家碧玉的气质连李颖自己都抵挡不了,唯一长的普通的**吧!皮肤却好的不像话,几乎看不到毛孔,光滑细腻的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全身上下也散发着一种自然的花草香,就算不够漂亮,也足够吸引男人关注的目光。

难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李颖很怀疑,真的很怀疑。

半小时后,上官能人叫道:“饭做好了,过来吃吧!”

“来了!”上次吃过上官能人做的美食后,李颖就一直念念不忘,刚才借着‘生气’才好不容易敲了一顿饭,顿时激动地跑了过去。

几分钟后,李颖吃着面条,嘴里嘀嘀咕咕:“骗我,骗子……”

“说什么呢?”李冰洁没听清。

“没什么。”李颖滋溜口面条,道:“面条挺好吃的,卤子很好,黄瓜也好吃。”

李冰洁:“……”

自从宝贝农产品流入市场后,华北市和青远县的人都品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绿sè纯天然无污染的美味,用这些农产品做出来的饭菜,不需要多高超的厨艺,随便拉出一个会做家常饭的人,就能做出一桌无上美味。

这面条根本就不需要太多厨艺,要说有,也只是上官能人自己擀出来的手擀面是一种,其它的菜码洗干净切丝抄一下就行了,这顿饭根本就没显露出上官能人的手艺,李颖说好吃……确实是好吃,就是跟上官能人没半毛钱关系。

饭后,李颖和李冰洁跑上官姐妹的小阁楼上玩电脑游戏去了,上官能人坐在客厅里,拨通了向贝贝的电话。

兄弟盟总部,向贝贝正看着一份文件:冀北灰狼帮势力陆续涌入华北,是否阻止?

“灰狼帮……”看着灰狼帮的重要成员资料,向贝贝眼睛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你老公给你来电话啦!你老公给你来电话啦!……”

向贝贝眼神一柔,放下手里文件,接起电话,微笑道:“老公。”

“宝贝,干什么呢?”

听到上官能人的声音,向贝贝心情舒缓了许多,呵呵笑道:“在看一份文件,老公这时候打电话来,是想我了吗?”

“哈哈,每分每秒都在想你,不过这次不是说这个,我今天遇到一件事,想让你参详参详。”上官能人说道。

向贝贝微微一笑:“什么事?”

“是这样……”上官能人把今天遇到李文强,以及之后的对话和猜测一一讲述出来,向贝贝听着,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