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五章 封地(求订阅)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4:53 字数:10832 阅读进度:524/927

oneyren=有钱人,记住本站,你就是有钱人。)

“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我这个老人,我的身子骨可经不起你这年轻人折腾。”

首长和上官能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首长夫人同样穿着睡衣,为两人倒茶。

首长夫人已是年过五旬,却依旧美丽大方,充满成熟风韵,网络上曾经有很多网友感叹,天朝终于出来一个拿得出手的第一夫人了,由此可见首长夫人在外形上的确是能给天朝撑脸面的。

“谢谢阿姨。”上官能人接过茶杯,道声谢。

首长夫人微微一笑:“不客气,阿姨其实还要谢谢你为天朝做了这么多事,可惜你有女朋友了,不然阿姨还真想把女儿嫁给你呢!”

上官能人呵呵一笑:“还真是遗憾。”

“好了。”首长笑道:“阿媛你就别忙了,早点去睡!我和这小子说点事。”

“那你们谈!”首长夫人微微一笑,返回了卧室。

上官能人望着首长夫人的背影,长叹一声:“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说什么?”首长一脸黑线。

“嘿嘿,没有,我没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

考虑到自己不是上官能人对手,首长暂且压下揍他一顿的冲动,冷哼一声:“你小子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又这么晚了,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

上官能人啧啧摇头:“枉我为天朝抛头颅洒热血,付出了青chūn和生命,却换来如此冷漠的对待,唉!我到底要不要把刚得到的资料拿出来呢?要不要呢?”

“资料?”首长小眼睛睁圆了许多,连忙问道:“什么资料?”

“唉!要不要呢?”上官能人右手大拇指和食中二指搓了搓。

“……”

“你个臭小子。”首长气道:“你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老婆一大堆,还想要什么?”

“嘿嘿。我听说您以前给一个的哥提过字,叫一路顺风什么的,您是不是也给我提个字啊?”上官能人笑的有些打趣。

首长哭笑不得:“那根本就是个假新闻,后来媒体都澄清过了。”

“真是假新闻吗?”上官能人似笑非笑:“那字迹好像跟您的差不多啊!”

首长干咳两声,道:“那肯定是别人模仿我的字迹,后来我不是让网站把我公开的字迹都删除了吗!就是不希望再有人模仿我的字。”

“是吗~~~~~?”上官能人拉了个长音。见首长脸sè愈发尴尬。轻笑两声:“算了,你写的字那么难看,我才懒得要呢!”

首长了脸sè黑的跟锅底似的。

“呐……”上官能人随手把优盘扔给他:“这里面的东西很够劲儿,拿去给科研院研究研究!要是能批量生产,至少在武器装备方面不会比米国差了。”

首长睁圆了眼睛,看着手里的优盘:“这……难道是?”

“米国最新的军事科研成果。”

没错,优盘里的东西就是米国今年最新的军事科研成果,这东西是柳生和弥生刚刚从米国基地盗取来的,本来他们是打算带回泥轰的。但是他们还没动身,就接到命令去四九城刺杀上官能人,柳生和弥生一开始觉得杀掉上官能人轻而易举,再加上优盘内容事关重大,他们就没有转手他人,带在了身上。结果刺杀上官能人不成,还丢掉了刚得手的东西。

这叫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合该泥轰鬼子倒霉,也合该天朝得天之佑,鬼使神差啊!

说天朝得天之佑并不是一句空话,当初上官能人祈福的效果可是让天朝未来一年得到了祝福的。也就是说,从上官能人祈福那天起,未来一年的时间,天朝各方面都会气运大增。虽不敢说诸事皆宜,却也会比往年的年景好上许多。

zhèngfǔ给上官能人封了个‘天朝守护神’的称号,当初只是他们希望上官能人可以为天朝做一些事,为朝廷所用罢了,殊不知,上官能人真的就是天朝的守护神,为了守护天朝,有一百天的时间实力都下降了,幸好那期间没出现大事,反而因祸得福,让十项全能进化了。

“真是米国最新的军事科研成果?”首长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能人。

“找人看看不就知道了。”上官能人笑了笑,端起茶杯把热茶一饮而尽,站起来:“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要是觉得我功劳很大,就多给点实惠!比如免税个千八百年什么的。”

首长一脸黑线:“滚!赶紧滚!”

“切,小气。”上官能人摇摇头,一闪身返回了洪荒界。

看到上官能人毫无征兆的消失了,首长心里咯噔一声,站起来围着客厅转了好几圈,发现客厅和周围的门都紧闭着,没有半点敞开的痕迹。

“这……这就是修真者吗?”首长坐下来,心cháo起伏:“果然可怕。”

回到洪荒界后,上官能人把李冰洁和上官姐妹带进来,让上官姐妹先去修炼,随后问李冰洁:“冰洁,cāo控气压能力和雷电能力,你更喜欢哪个?”

李冰洁不知道上官能人为什么问这个,想了想,问道:“两者有什么特点吗?”

“嗯……”上官能人回忆了一下,道:“cāo控气压能力可以改变指定为只的压强,从而产生气压爆破效果,还可以制造出很多的小型气压弹,类似于子弹的攻击效果,而且攻击起来无形无质,很难躲避。”

“雷电能力攻击力比较强,能制造出雷shè枪之类的攻击威力,但是攻击的时候声势比较大,卖相更华丽。”说到这,上官能人微笑道:“如果用网游的职业形容的话,控制气压就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刺客,而控制雷电就是华丽的法师,你喜欢哪个?”

李冰洁想了很久,弱弱的道:“都想要。”

“……”

九州万灵阵空间,华莱士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柳生和弥生却毫无睡意,被囚禁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空间,他们又怎会有睡意?

柳生一直在皱眉沉思逃脱之策,而弥生却坐在柳生对面,双目‘痴迷’的望着柳生。

相比能不能逃出去,现在柳生最怕的就是弥生会忍不住上了他。那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煎熬地狱。

就在柳生脑门冒汗的时候。弥生却突然消失了。

“弥生!?”看到此景,柳生顿时站起来,大叫一声:“弥生!弥生你在哪!?上官能人!一定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柳生的大喊大叫吵醒了华莱士,华莱士揉揉眼睛:“吵死人了,你们这些泥轰人怎么这么聒噪?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柳生却不理会华莱士,依旧疯狂地仰天怒骂,而华莱士见弥生不见了,心知肯定是被上官能人弄了出去,有了上次那两个老头的经验。他也不吃惊,躺下来继续睡他的大头觉。

米国人就是想得开,反正逃脱无望,每天也有水和粮食供应,索xìng不去想太多,在他看来。自己早该在青远县的时候被上官能人杀掉了,能活到现在就算赚得了。

不得不说,米国人这样乐观的心态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心态,只有小国才会充斥着各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海纳百川,小溪小河永远都做不到大海般包容的心态。

所以鬼子、棒子之流,也许可以强盛一时。却永远逃不脱先天缺陷的桎梏。

不过鬼子曾有机会从小溪成为大海,那个机会就是鬼子侵华的时候,那时天朝正处于千年之中最积弱的时期,如果鬼子能抓住机会。攻陷天朝全境,他们就会像蒙元和满清一样,成为一个超级大国,但他们没有做到,被横空出世的两党打回了泥轰,也是从那时开始,泥轰就注定了会被锁死在火山地震海啸多发的岛国,直到海岛沉没为止。

詹姆斯睡大头觉,柳生咆哮的时候,弥生这个主人公却被上官能人摄入了洪荒界之中,随后在弥生没反应过来之前,使了个定身术,随后拿出天罡地煞五行针,抽出无根大针刺入弥生的头盖骨,五根针散发出一种有节奏的波动,弥生只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上官能人查看了一下弥生的状态,满意的点点头,对李冰洁道:“冰洁,把你的异能蛊放出来!”

李冰洁还是第一次使用异能蛊吞噬异能,有些兴奋,有些紧张。

金sè的小飞虫从李冰洁的嘴里飞出来,随后飞进弥生的嘴里,涌入了他的大脑,从他的大脑中发现了一小块闪烁着莹光的小肉瘤。

小飞虫立即扑到小肉瘤上,飞快的吞噬起来。

弥生虽然已经失去了意识,但小肉瘤却本能的震动起来,连带着弥生的身体也轻颤起来。

上官能人眉头一皱,立即又拿出一根大针,刺入弥生的眉心,这下子弥生的身体终于停止了抖动,而在他大脑里的小飞虫也欢快的吞噬起这个小肉瘤来。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小飞虫从弥生的嘴里飞出来,和之前不同,此时的小飞虫变胖了许多,圆溜溜的,就像个小胖子。

李冰洁欣喜万分:“成功了。”

小飞虫飞进李冰洁嘴里,随后进入李冰洁的大脑之中,小嘴一张,把之前吞噬的能量吐出去。

李冰洁立即盘膝坐下,吸收小飞虫吐出的能量,吃进去容易,吐出去难,小飞虫这一吐就吐了个一天一夜,直到吐无可吐,这才有些萎顿的飞回了李冰洁的心脏位置,吸收心脏的血气,提升自己的jīng力。

李冰洁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用意念凝聚出了一团无形无质的气爆球,凝到一定程度,便朝着远方的一块巨石丢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硝烟滚滚,尘土飞扬,正在吸收灵气的冰蛟兽和蛟龙兽被吓了一跳,瞪着圆溜溜的眼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烟尘散尽,就见那颗巨石被炸塌了大半,碎石零散的落在地面上。就像刚刚经历战乱似的。

“好厉害。”李冰洁满脸兴奋之sè。

上官能人和上官姐妹看到这种威力,亦是惊叹万分:“好强的爆破威力,没想到这掌控气压的异能这么强大。”

李冰洁扑到上官能人身上,兴奋地亲吻着他的脸颊:“哥哥,谢谢你,我现在终于不是你的负担了。”

享受着李冰洁的亲吻。上官能人乐的合不拢嘴。拍拍她的小屁股:“你从来都不是我的负担,不过有了强大的力量也不要随意使用,咱们还是低调,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李冰洁和上官姐妹噗哧一笑,上官明珠道:“我们就算再厉害也比不过能人哥哥,能人哥哥都这么低调,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要高调?”

“嗯嗯。”李冰洁连连点头:“我会很低调的。”

上官能人微微一笑:“低调是低调,但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也不用跟他们客气,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辱我一分我辱人十倍!做人之道存乎一心,只要不违背天理正义,怎么做都没关系。”

李冰洁和上官姐妹点头受教。

顿了顿,李冰洁道:“哥哥。我们继续吸收另一个异能!”

上官能人好笑的看着李冰洁:“别着急,你的异能蛊刚刚工作过一次,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十天后再吸收!”

柔软的小手抚摸着胸口,感觉到异能蛊的虚弱,李冰洁轻轻点头。

至于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弥生……

上官能人一刀捅死,抽取了他的魂魄。被恶鬼幡的恶灵吞噬掉了。

受到向贝贝影响,对恶人,上官能人从没手软过,尤其弥生还是个泥轰鬼子。那更是捅死无压力。

洪荒界十天之后,上官能人如法炮制,让李冰洁吸取了柳生的雷电cāo控力,然后柳生这个药渣被上官能人废物利用,抽取了魂魄,滋养了恶鬼幡。

李冰洁完全吸取了柳生的雷电cāo控力之后,才发现这种能力除了释放雷shè炮这样的攻击手段之外,还有很多对雷电的使用手段,比如一旦雷电之力释放过度,可以通过吸收人造电力或在雷雨之下的天气中吸收天上的雷电进行充能,但是这个充能也有一定的限量,取决于李冰洁自身的储电能力,简单来说,李冰洁体质越强大,吸收的电能就越多。

听完李冰洁对电力充能的体质要求,上官能人想了想,拿出了一篇锻体诀,这片锻体诀在修真者当中算是大路货,并不是多么高深的修炼方法,只是通过吸收天地灵气,锻造身体,提升身体素质的法诀,当然如果无限的锤炼下去,也可以拥有非常变态的**强韧度,但修真者能修炼的功法多的是,谁又会闲着没事只修肉身而不修法力、道行?

所以对修真者来说,锻体诀是个鸡肋,但对李冰洁来说,却成了顶级的修炼功法,上官能人在想象,一旦李冰洁将肉身锤炼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可以吸收庞大的雷电之力,cāo控着雷电攻击,威力并不会比修真者差,而且强大的肉身也能抵抗强力的攻击,只靠着修炼对修真者来说鸡肋的锻体诀,却能在攻守两端平衡发展,上天对李冰洁太厚爱了。

上官能人都有点羡慕李冰洁的气运了。

……

上午,上官能人带着李冰洁来到动漫公司,经过两天时间,白洁的人设已经做好了,负责人恭请上官能人前来审阅。

坐在动漫部的办公室里,上官能人和李冰洁看着白洁的各种人设,看得李冰洁面红耳赤,因为是工口人物,所以设计的难免会有各种撩人的**,尤其是白洁里面的几个女xìng人物,每一个容貌身材都是极品,连上官能人这个阅尽天下a片的宅男就看得气血翻涌,捏着鼻子:“不错,就照着这些来,记住了,情节各方面一定要有料,我要的不止是肉戏,我还要内涵,我们做的是艺术品,不是粗制滥造的a片,你明白?”

看着上官能人捏着鼻子做出这样的指示,负责人一脸‘严肃’:“是……我明白……”

狠狠掐着大腿:不能笑。千万不能笑……

上官能人:“……”

作为白洁的配音声优,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都第一时间得到了制作白洁的确认消息,而上官能人把白洁这部小说通过公司的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各交给两人一份:“好好研究一下,抓一抓各个人物的神韵,别到时候抓瞎。”

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看着上面的天朝文字。很头疼:“上官君。我们有很多都看不懂的。”

“没关系,我会对你们进行一个简单的培训。”上官能人嘿嘿一笑:“我来做你们的老师,我会在五天之内让你们对天朝文字有一个非常高的认知度。”

看到上官能人脸上的笑容,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都打了个哆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天的培训课程结束后,上官能人就擅作主张,让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休息四天,暂停培训,然后就和张婷婷、李冰洁她们说明了情况。未来四天,他要一直在别墅教导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的天朝语,所用的手段就是当初辅导李冰洁使用过的。

李冰洁对这种手段印象深刻,虽然最后累得够呛,但效果非常好,让她直接从一个中下游达到了顶端。最后更是以县里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华北一中。

听完李冰洁的解释,张婷婷眼睛里闪烁着亮光:“老公~~~~~”

上官能人打个哆嗦,看着张婷婷献媚的样子,赶紧摆摆手:“你就别想了,那种方法一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的好,你现在也没什么紧急的事情。不要想了。”

“一生就能用一次?”张婷婷满脸失望。

“世上可没有白吃的午餐。”上官能人拍拍她的肩膀:“sāo女,不要想得太好了。”

“呸!你才sāo女呢!”张婷婷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sāo女是少女的谐音,现在不是很多人都叫少年‘sāo年’吗!”上官能人笑道。

“那是你们男人的叫法。我们可没有。”

“好!”

交代好之后,上官能人当天晚上就去了别墅,之后四天,除了每天固定给小橘子治疗之外,他全天候都会泡在那里。

当天晚上,上官能人便对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使用了印象加深法,随后便拿出一大摞教材,随后用天朝语对两女边教导边交流,有些两女听不懂的地方,上官能人就会用泥轰语解释一遍,加深两女的印象。

两女在印象加深法的作用下,对上官能人讲过的东西几乎只需要一两遍就能够听懂并记在心里,同时用天朝语的交流之中也能加深这种印象。

学习这种东西,只有良好的环境才能学好,所以很多学习鸟语的人在毕业以后每两年就把鸟语就着饭还给老师了,但去了鸟国工作的人,鸟语却说得越来越好,这就是环境对人的影响,说起这些真的是不得不抨击天朝的教育,很多人都看出了天朝教育的弊端,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教育部就是不改革,真他娘的cāo蛋。

上官能人作为对天朝教育深恶痛绝的一员,他是绝对不愿意用那种填鸭式的教育来教导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的,有一句话是永远颠不破的真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本来就因为在天朝工作的原因,必须要学会天朝语,而且她们自己也对天朝语有很浓厚的兴趣,再加上上官能人时不时的用幽默的口吻为两女讲学,让两女越学越想学,越学越有劲头,再加上印象加深法,只用了短短三天多的时间,竹达彩奈和花泽香菜的天朝语和对天朝文字的了解就达到了小学毕业生的水准。

事实上,天朝语的应用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准完全够用了,至少看一些工口小说完全没有障碍,就算有什么不懂得文字,也完全可以查字典或网上度娘,所有的文字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天朝人自己都有很多字不认识,又何必对两个外国人要求过高呢?

两女看着手里的小说,脸蛋越来越红了,双腿紧紧并拢,不安的扭动着。

上官能人看着两女的反应,嘿嘿一笑:“看得懂!”

花泽香菜红着脸,轻轻点头:“看……看的懂。”

花泽香菜娇靥绯红。突然丢掉手里的小说,直接把上官能人扑到,撕扯着他的衣服:“上官君,快……快来爱我……”

上次脱衣麻将就已经让竹达彩奈忍受不了了,现在又看了白洁这样的小说,心底的火焰止不住的熊熊燃烧。她已经忍不住了。

上官能人这几天也没怎么放松。见竹达彩奈如此主动,没有拒绝,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的衣服,和竹达彩奈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起来。

一边的花泽香菜脸红似火,芳心怦怦直跳,抿着嘴,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之后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靡靡之音不断在卧室里响起。chūnsè无边。

傍晚,上官能人神清气爽的离开别墅返回商厦,完成对小橘子今天的治疗后,张婷婷问他:“香菜姐她们学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了。”上官能人坐在沙发上伸个懒腰,笑道:“我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这才四天啊!”张婷婷满脸羡慕:“四天就能熟练掌握一门语言,我也想要。”

“你拉倒!”让小护士去楼下端了一份晚饭上来。上官能人道:“你要是只想学习一门语言,我可以让你用,问题是你愿意只学一门语言吗?”

张婷婷抿着嘴,嘟囔两声,放弃了。

就在上官能人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首长的电话:“上官。来一趟,有点事和你说。”

“三十分钟后。”说完挂断电话,低头吃饭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谁啊?”张婷婷好奇的问道。

“他。”上官能人指了指天。

张婷婷抿着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能上达天听了,我爷爷可是干了一杯子也没干到这一步。”

“人品问题。”想起张海那个老头子。上官能人不屑道:“就他那个孙女控,一辈子也别想爬到我这个高度。”

“不许这么说我爷爷!”张婷婷瞪了上官能人一眼,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爷爷的确是个孙女控,但不可否认,张海对她的确非常好,从小没打过没骂过,有什么要求都会满足,有这么一个爷爷,张婷婷觉得很幸运。

“好!”上官能人摇摇头,虽然张海这老头的确有点小毛病,但总体来说却还不错,至少第一次看到他画的那幅画,就给张婷婷拉起了皮条,由此可见,虽然张海是个不折不扣的孙女控,但至少是真的为张婷婷的幸福在考虑,他还是很欣赏这老头的。

吃过晚饭,上官能人喝两杯茶消消食,就通过洪荒界直接去了zhōngnánhǎi。

此时首长正坐在国务院会议室当中,在这里还有上次见到的一些人,不过这次只有五六个,比上次少了很多。

上官能人在会议室外的卫生间里出现,然后推门走出来:“哈哈,劳各位长辈久等,小子罪过罪过。”

看到上官能人竟然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除了首长之外,所有人都内心一震。

连zhōngnánhǎi这种jǐng卫森严的地方也是想进来就进来,没有半点阻挠他们都对上官能人的能力感到一丝惊骇和忌惮,身处高位,难免不希望头上压着一个随时可以要他们命的人,好在他们也知道上官能人并不是一个有权力**的人,只要他们不主动招惹上官能人,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人就是这样,没有利益冲突,哪怕对方再强大,也和他们无关。

开饭店的和卖酒水的人永远打不起架来,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裸的仇恨。

首长微微一笑:“来了就坐!”

“哎!”上官能人正想走到最下手坐下,首长却突然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你坐这。”

看到首长的动作,所有人都为之一振,但想到这次会议的目的,他们都释然了。

上官能人倒是有些意外,但修真者修的就是本心,一个座位又有什么坐不得的。

走到首长身边的空位坐下,拉着椅子往前一靠,双手放在桌面上,上官能人问道:“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首长微微一笑,道:“还记得你几天前给我拿来的优盘吗?”

“哦?”上官能人想了想,笑道:“是不是发现都是好东西。要给我嘉奖啊?那多不好意思,我要求也不高,随便给个七八十吨的黄金就行了。”

所有人都是脸上一黑。

黄金?还七八十吨?我靠你个姥姥的,老子要是有七八十吨黄金,早他妈辞职不干,享受生活去了。哪还用累死累活的为人民群众谋福祉。艹!

“七八十吨是没有的,七八十斤可以给你。”首长好笑的看着上官能人。

“才七八十斤?”上官能人撇撇嘴:“算了!我不缺那点钱。”

“呵呵……”首长笑了笑,道:“好了,说正事!”

所有人面sè都严肃起来,上官能人感觉到这股气氛,也收敛了嬉皮笑脸,平静的看着众人。

“几天前,上官能人冒着重大危险为我国输送了大量有重大价值和意义的全新科研成果,有了这些科研成果。对我天朝的强盛又增添了巨大的砝码,可谓有大功于天下!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上官能人立此大功,不赏没有天理。”

说到这,首长严肃的说道:“但是上官能人已经是上将军衔。权财美sè都不缺,实在是赏无可赏,所以今天召集众位,就是想商讨一个奖赏的办法,不知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首长看着上官能人:“你有什么想要的?zhèngfǔ尽力满足你。”

众人目光都集中在上官能人脸上,上官能人摸着下巴想了想:“要说缺什么……我还真不缺什么。”

听到这话,首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道:“是啊!你什么也不缺,赏无可赏啊!”

上官能人笑道:“也别这么说,作为一个天朝人,能为祖国的强盛做出贡献。我心里也高兴,再说现在我做点什么事zhèngfǔ部门都全力配合,我已经很满意了。”

“那是你应得的。”首长面sè诚恳的说道:“不客气的说,你对国家的贡献,比我们在座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大无数倍。”说到这里,首长略显自嘲和真诚的说道:“政客就是天底下最不值钱的一群人,偏偏掌管着国家大事,身份尊贵,可是说起对国家的贡献……”

首长摇摇头,在场众人也一脸尴尬,要说为国家做贡献,他们当然也做过,但目的却只是为了自己的仕途,而且为了政绩,他们也不是没做过一些缺德事,所以政客永远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一群人。

不是说天朝有四大虚吗!

老板的肾,当官的稿,小姐的眼泪,统计局的表。

其中当官的稿和统计局的表,这些都是涉及到了政客,所以最不靠谱的就是政客,天朝百姓遇到强盗,宁愿依靠手里的锄头,也不愿依靠jǐng察的手枪,等jǐng察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作为首长,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可见其魄力与前几届真的不同。

上官能人微微一笑:“您能说出这种话就已经是很大的贡献了,当然了,如果以后遇到地震什么的天灾,希望先走的不再是领导,而是百姓。”

上官能人这番话让首长面sè一凝,其他人面有尴尬和不以为然之sè。

首长点点头:“上行下效,我会严格要求自己,从而逐渐影响到下面的改变。”

“我倒是觉得乱世用重典,只是上行下效是永远行不通的,怎么样设置对官员的监控机构,如何避免官商勾结,这些都是您要做的事。”上官能人打个哈欠:“反正我是不太懂这些,但我却知道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哪个是清官?哪个是贪官?老百姓心里都很明白,要说釜底抽薪的话,我建议您最好设置一个公考公正的民意调查机构,我就觉得网络挺好用的,让网络发起投票,然后各地的老百姓一起不记名投票,就算不是完全正确,至少99.9999%是正确的,您觉得呢?”

听完上官能人的话,首长陷入了沉思,其他人却心里暗骂,这根本就是不让当官的以后有活路了。

当官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但是一旦对当官的设置各种各样的监控和百姓监督,当官的还捞个屁啊!难道以后当官的都要当海瑞?两袖清风,一贫如洗?

那他妈当官还干啥?当官的也是人啊!当官的也要吃饭啊!怎么可以让草民来影响zhèngfǔ政策?绝对不行!

“我觉得这事儿还需要从长计议。”一个官员干咳两声,道:“毕竟很多zhèngfǔ官员开展工作,很多老百姓都不会理解其中的用意,难免会产生误会,这样对那些官员也不公平。”

“是啊!”立即有人附和:“再说zhèngfǔ工作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理解的,老百姓也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只要给他们钱,他们也难免会昧着良心跟zhèngfǔ对着干,所以很多事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没错,不过老百姓的民生当然也很重要,而且现在百姓民生也是越来越好,至少十年前的工资和现在相比也上涨了三到五倍,虽然物价也上涨了不少,但总体来说,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还是在不断改善的,毕竟民生是一个长期工作,不能急于求成。”

见所有人都一致反对上官能人提出的百姓监督提议,首长小眼睛一眯,呵呵一笑:“虽然如此,但国家是天朝所有人民的,人民自然也要有自己的权力,至少也要给老百姓一个发表自己看法的平台,所以我觉得上官的提议还是很有建设xìng的,我们应该商量一下。”

众人面sè一变,其中一个官员站起来,道:“首长,民生这种事还是交给总理比较好,毕竟总理负责国内民生建设工作,让总理拿出一个章程比较好。”

“我们当然不否认上官能人的话很有建设xìng,但改革不是儿戏,我们作为zhèngfǔ官员也一定要谨慎,所以还是先定个章程出来,再慢慢商议比较好。”

“是啊!毕竟老百姓很容易人云亦云,没有自己的逐渐,万一被境外势力利用,反而容易造成国内的紧张。”

听到这句话,上官能人倒是眉毛挑了挑,琢磨了一下,似乎有些道理。

见所有官员一致反对,首长暗叹一声:“好了,这件事就先不讨论了,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对上官能人的封赏问题。”

见首长不再对这个问题较真,所有人这才安静下来,但毕竟这件事的紧张是上官能人挑起来的,他们对上官能人的封赏也就不怎么痛快了。

“我觉得……”一个官员说道:“正像上官能人自己说的,现在他真的什么也不缺,赏无可赏,所以我们不如给上官能人一些荣誉称号,大家认为呢?”

“嗯,如果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给一些荣誉称号了,毕竟在我们这个国家,上官能人已经达到巅峰了,实在没什么可赏的了。”

“是啊!真的赏无可赏了。”

看到这些人的态度,首长沉默不语,上官能人却打了个哈欠,道:“我突然想起自己想要什么来了。”

“哦?”首长睁开眼睛,呵呵笑道:“你想要什么?”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上官能人,生怕他一句话又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感受到这些人的目光,上官能人敲敲桌面,道:“现在咱们国家不是还有一个地方没掌控住吗!干脆把这个地方给我!”

首长眉头一皱:“你说的是哪里?”

“那还用问吗?”上官能人微微一笑,一字一顿的吐出三个字:“钓——虾——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