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十七章 交托后事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5:01 字数:5777 阅读进度:722/927

钓虾岛,宫殿。

一轮明月,一张小几,两道小菜,一壶酒。

上官能人和云裳面对面坐在一起,执壶斟酒:“道友终于出关了,看来这次道友所得不小,成道可期。”

云裳手扶夜光杯,杯中美酒在明月之下闪烁着琥珀色,轻启朱唇,将美酒送入口中,娇靥有了一丝红晕:“还要多谢道友解惑,云裳确是收获不小。”

上官能人含笑摆手:“不说这些,这次我倒是有些事想请道友帮衬一二。”

云裳轻眨双眸:“道友请讲。”

“过些时日……”上官能人说道:“我要去做一件事,不知何时归来,我不在这段日子,钓虾岛安危还要有劳道友多多费心。”

云裳轻轻点头:“道友放心,云裳自会尽心守护钓虾岛安危,只是不知道友要去做何事?”

上官能人微微一笑:“一件大事,待我回来那天,道友自会知晓。”

云裳望着上官能人,良久。

轻轻点头:“听雨儿说,她已成了道友道侣?”

“呃……咳咳。”上官能人有些尴尬:“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事情起因多少有些意外。”

云裳淡淡的道:“雨儿已经对我说过,此事却是怪不得道友,雨儿……却是好福气。”

上官能人呵呵一笑:“道友过奖,其实比起**,我更喜欢道友。”

噗咚——

云裳的心跳骤然加速,脸儿红红的低垂着头:“道友莫要如此。”

“我说真的。”上官能人叹口气,道:“道友,待我归来,可愿与我结为道侣?”

片刻沉默,云裳站起来,转身离去。

望着云裳的背影。上官能人微微苦笑,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为什么总是心绪不宁?难道天劫真有这么可怕?”

就在上官能人与明月对饮的时候,一道身影缓缓走来,上官能人扭头一看,有些意外的笑道:“阿姨,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

周晴微微一笑:“睡不着,出来走走,怎么一个人喝酒?”

“刚才和云姨一起喝来着,她刚走。”上官能人拿起云裳的酒杯。用清水冲洗一下,道:“阿姨,陪我喝两杯。”

“好。”周晴坐在上官能人对面,接过酒杯,道:“看你一脸愁容,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我也说不好,就是最近几天总是心绪不宁,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上官能人轻叹一声,又喝了一杯酒。道:“阿姨,我下个月有事要离开钓虾岛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回来我也说不好,要是小橘子开学的时候我回不来。您就替我对小橘子道个歉。”

“哦?”周晴抿一口酒,放下酒杯,问道:“事情很麻烦?”

“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我没经验,不知道怎么面对,面对以后才知道怎么样。”上官能人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吃些牛肉和花生米,道:“对了,前段日子听米姐说,您有办法解决身体的事,您是不是在钓虾岛找到合适的人了?”

周晴脸蛋一红,轻轻点头:“是找到一个。”

“哦,谁啊?”上官能人笑道:“是不是无欢道长?”

摇摇头。

“不是无欢道长?”上官能人一惊:“难道是阳缺?阳伟?这岁数差的也太多了吧!”

“说什么呢!”周晴红着脸笑骂道:“我怎么会喜欢两个老头。”

“那会是谁?”上官能人皱皱眉,钓虾岛上的男人除了这几个,其他的基本都是国内外的游客,就算在这里买了房子的,也不是天天住在这里,而且周晴在钓虾岛上天天陪着小橘子,很少单独离开宫殿,那还能遇到什么人?

“难道是拉蒙德?”上官能人有些惊愕的看着周晴:“不会是拉蒙德吧?”

“不是,你就别乱想了。”周晴摇摇头:“不说这个,来,阿姨敬你一杯,祝你马到成功。”

上官能人摸摸头,端起酒杯和周晴碰一下,酒虽然喝下去了,心里的疑惑却一直没有减少,如果不是被安排在钓虾岛固定的这几个人,那只有可能是外来的游客了,而且很可能是在钓虾岛买了房产的游客,上官能人决定等周青走后,去调查一下在钓虾岛买房的名单。

今天上官能人满腹心事,酒瘾颇大,而周晴也不知为什么,酒一杯一杯往肚子里倒,虽然是果酒,但后劲儿很大,十几杯下肚,周晴头晕乎乎的,娇靥绯红,而且带着一丝上官能人从未见过的媚态。

“上官,阿姨真是特别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家小橘也不会好起来,小梨也不会这么顺心的工作,阿姨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听了周晴的话,上官能人摇摇头:“阿姨,这些话您以前说过很多次了,咱们不提好不好?再说小橘子这么可爱,我要是没遇到也就算了,既然被我遇到,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一直躺在床上,还有米姐对我的事业帮助很大,如果不是她,我不可能这么放心的做一个甩手掌柜,要说报答,这已经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周晴醉眼朦胧的望着上官能人,眼中闪过一丝妩媚:“上官,你对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小梨和小橘?”

“呃……”也是今天上官能人没有运功逼酒,神智不像正常状态那么清楚,一时间有点酒后吐真言:“其实我对米姐和小橘子的态度是顺其自然,如果以后米姐和小橘子找不到合适的,她们又一心想跟着我,我不会拒绝她们。呵呵,阿姨,您是不是不想让她们跟着我?我也知道我身边女人不少,她们要是都跟着我,您心里肯定别扭。”

周晴轻轻摇头,又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轻启檀口。吐出一团酒香:“上官,如果你答应阿姨一件事,阿姨就不反对小梨和小橘都跟着你。”

“哦?”上官能人顿时来了精神,给周晴斟一杯酒,自己也斟一杯:“您说。”

“呵呵……”周晴端起酒杯,神色极其妩媚:“只要你帮阿姨调和一下元阴,阿姨就不管你和小梨、小橘的事。”

“呃……”上官能人傻眼了,怎么也不敢相信周晴会说出这种话,只是……

看到周晴酒后妩媚的神态,上官能人不由怦然心痛。

说实话。周晴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不逊于米梨的大美人,虽然四十多了,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而这几个月在钓虾岛天天吸收纯净的元气,食用宝贝农产品做的饭菜,生理方面出现了返老还童的状态,此时看上去就像一个三旬美妇,可谓一个女人最成熟最美味的年纪。

上官能人对女人并没有特殊的偏好,而没有特殊偏好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叫‘不挑食’,所以上官能人的女人里,有辛雨缘这样的熟女,也有许静茹这样的御姐。向贝贝这样的少女,甚至是刘依兰这样的小萝莉,而且在之前,上官能人还对云裳这个三百多年的老妖精表白了。

和云裳比起来。四十多岁的周晴根本就算不上老,上官能人自然也是有这牙口的,更何况此事上官能人酒喝得有些多。虽然意识依旧清醒,却也有些上头了,正所谓酒后看美人,能壮怂人胆,上官能人的胆子就有点壮了。

“这么说,阿姨说钓虾岛找到合适的男人,那个男人莫非就是我?”上官能人好像想到了什么。

周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妩媚一笑:“不错,阿姨就是想让你这个未来女婿帮丈母娘止痒,你觉得丈母娘美吗?”

上官能人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口水,又咕咚咚对着壶嘴喝了一大口酒,真是越看越美:“阿姨,你美……太美了,那成熟的风韵连米姐都比不上。”

周晴笑的愈发妩媚,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上官能人面前,随后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双手勾着上官能人脖子,檀口中吐出一口香甜的酒气,道:“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帮妈止痒。”

上官能人如何抵抗得了如此诱惑,低吼一声,将周晴抱起来,朝房中走去……

月亮渐渐躲入云后,一夜便这样过去了。

万籁俱寂的清晨,周晴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身旁呼呼大睡的上官能人,缓缓坐起来,想到昨夜的荒唐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只是此时困扰自己数月之久的生理问题似乎解决了,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几个月来,周晴从未像今天感觉这样好,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儿,甚至有种能一拳打死一头牛的错觉。

柔软的手掌放在上官能人脸颊上轻轻摩挲,片刻之后,周晴轻叹一声,起身穿好衣服,离开了这里。

在周晴刚刚离开后,上官能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想到昨夜的疯狂,起身轻叹一声,手捂额头,满脸苦笑:“这叫什么事儿啊!”

虽然以前看工口小说里有不少女婿和丈母娘的故事,但真到了自己身上,多少是有点别扭,好在周晴生理问题确实需要男人来解决,在周晴不想找别的男人的情况下,让自己未来的女婿帮帮忙,也不是不能接受,上官能人也用这件事安慰自己,就当日行一善了。

今天已经是6月27日了,擂台赛就要在明天开始。

经过这段时间的宣传,泥轰和棒子那边已经决定派出最强的两名九段高手前来四九城打擂,天朝这边也派出了古力和谢鹤两名公认的九段高手出战,而这次擂台赛也吸引了众多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只不过围棋在西方国家很冷门,基本上关注的都是亚太地区国家而已。

对上官能人这个动辄引起世界关注的大明星来说,这次引起媒体关注的范围实在小的可怜,不过西方也有很多围棋爱好者,只是水平不高罢了,因为他们所在的国家不直播这次比赛,有不少爱好者都大老远的飞来四九城,就算不能到赛场亲身观看比赛,也要在电视上看到偶像的比赛。

最近这段时间。上官能人的围棋水平被传的神乎其神,引起了无数围棋高手的关注,尤其是四九棋院所有棋手合力居然被上官能人杀的屁滚尿流,更是让这些高手为之侧目。

因为这局比赛是在网上下的,而网上有复盘保存功能,于是这一局的视频很快就流传了出来,所有围棋高手看了这局比赛后,脑门都在冒冷汗。

在他们看来,四九棋院的棋手合力起来确实非常厉害,几乎没有范任何错误。换了他们,也不能下的更好了,但上官能人却更凶残,居然全盘没有任何失误,也没有留下任何可趁之机,最后取得大胜的结局,让所有围棋高手为之失声。

“太强了,实在太强了。”

作为打擂的六名天泥棒三国围棋最强高手,这六人看完比赛视频后。全神贯注的研究了三天三夜,却始终找不到任何打败上官能人的可能,上官能人简直就是一台不会出错的机器,明明每一步棋都有迹可循。并没有脱离任何棋谱的范围,但就是没有半点失误,算计之精,让这六名高手自愧不如。

与此同时。却也有些兴奋,能和这样的高手下一局,无疑对他们的棋力增长是有好处的。而且对战的可是上官能人,这可是世界级的偶像,即便最后六人都失败了,历史上也会留下六人的名字,虽然只是陪衬,却也是一件荣耀的事。

轻装上阵,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至少不能让上官能人轻易获胜。

这是六名九段高手共同的心态。

四九城,商厦五楼。

上官能人坐在沙发上剥了个橘子,道:“事情就是这样了,下个月我离开后,公司所有的调度都由你负责,不必向我汇报,钓虾岛的账户也由你支配,足篮球的投入不能断,但也不能让某些蛀虫中饱私囊,该加强的监控一定不能手软,谁要是敢伸手,你直接打首长的电话,剁了他们的爪子。”

米梨并没有把这些记录在她的记事本上,而是定定的看着他,良久:“你究竟要去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在交代后事?”

“交代后事?”上官能人愣了一下,随即呵呵一笑:“没那么严重,只是我这次要办的事比较特殊,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有可能把我困住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有多长我不太清楚,要是快的话,也许十天半个月我就回来,要是慢的话……这个真说不好,也许两三年,也许十年八年,但我绝不会有生命危险,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说到这,上官能人又笑了笑:“如果我真十年八年才回来,这期间你如果找到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如果那时你依旧是一个人,我就娶你。”

米梨脸蛋一红,低头刷刷的把之前的事都记录在本子上,道:“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管好公司的,但你也要答应我,早点回来。”

“我比你更想早点回来。”上官能人微微一笑,道:“事情就是这样了,我最晚下个月就会行动,这期间遇到什么事就找刘国战或是我干爷爷,要是他们解决不了,你就给首长打电话,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干,在天朝,咱谁也不怕。”

米梨轻轻点头,沉默片刻,脸上再次一红,抿着嘴起身走到上官能人面前,弯下腰,在上官能人惊愕的目光中,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吻,一触即走,脸红红的道:“等你回来,我就嫁给你。”

上官能人摸摸嘴唇,笑了。

当晚,华北家中。

“爸,妈。”吃着晚饭,上官能人对上官义和李新红道:“等冰洁放了暑假,我想带她出去玩一段时间,你们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有?到时候给你们带回来。”

上官义摇摇头:“没什么想要的,出去玩玩也好,注意安全。”

上官能人笑道:“放心,安全方面肯定没问题。妈,你呢?”

李新红想了想:“也没什么想要的,现在该有的东西都有了,随便带点土特产回来吧!”

“那好。”上官能人呵呵一笑:“爸,妈,过段日子我有点事要出趟远门,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准,你们要是遇到什么事,就找贝贝或婷婷她们,在咱华北,基本上没几件她们办不了的事。”

“你干什么去?”李新红连忙问道:“总不能过年还不回来吧!”

上官能人摇摇头:“我只能说尽快赶回来,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完不成的话,我是没法回来的,不过你们别担心,这事没有任何危险,也不是犯罪,只要办完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回来。”

“那你最晚什么时候回来?”李新红不死心的问道。

“这个我真说不准,也许十天半个月,也许三年五载,真说不准。”

“要三五年!?”李新红大叫一声:“怎么那么久!你到底要干什么去?”

上官能人微微苦笑:“妈,我简单点说,就是我练功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这次我就是去突破瓶颈,记得前两年我就去深山里闭关了一段时间,你们还记得吧?”

听到这件事,上官义和李新红都点了点头,同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闭关突破啊!”李新红松了口气:“你这孩子,说的跟交代后事似的,吓死妈了。”

上官能人干笑两声:“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交代后事了,不过是交代我离开以后的事,总之你们别担心,我肯定会回来,就是早晚而已。”

“嗯。”上官义放下碗筷,道:“你已经长大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心里有数就好,不用担心我们。”

上官能人点点头,端起酒杯:“爸,我敬你一杯,等我回来,我再跟您一醉方休。”

上官义端起酒杯:“认准了就大胆去做,别有顾忌。”

“您放心,肯定不会。”上官能人微微一笑:“走着!”

叮——(未完待续。。)

ps:感谢‘天羽化灵’打赏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