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三十七章 调戏云裳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5:05 字数:5366 阅读进度:807/927

“每个人都向往光明,向往美好,但世事浑浊,只有化身撒旦才能活的更好。”

“我虽丑恶,却也向往光明,错的不是我,是这黑暗的世界。”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只是……想活的更好,世界黑暗,何时才能重见光明?”

《光明世界》,这就是上官能人即将创作的小说,一部六十余万字的著作,主角是一个心性单纯善良的少年,却因为社会的黑暗,世界的不公,不得不走上黑暗之路,虽然过程中让他显赫一时,但最终身败名裂,饮弹自尽。

通篇都以主人公向往光明,却不得不陷入黑暗的矛盾穿插描述,深度剖析了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黑暗和丑恶,但即便伸出这样的世界,却也心向光明的坚持。

上官能人不敢说自己这本书可以和四大名著相提并论,毕竟这本小说的字数也比不了四大名著,但是要和那些西方的世界名著相比,却是不差半分,甚至犹有过之。

所谓的世界名著,不也是西方人鼓吹出来的吗!上官能人也不是没看过世界名著,但是任何一篇世界名著都显得很小家子气,和天朝数千年来的磅礴大气没有半点可比性。

不过这也没办法,当时西方就那么大点地方,又分裂成了数个国家,人口也不多,自然不会像天朝这样华贵大气,天朝最高贵的动物是龙凤这种神话传说的生物,而西方人最多就是狮子老虎雄鹰之类的,比如鸟国的三头狮子,米国的一只老鹰,西拔牙的公牛,得国最牛,直接上了战车……

所以西方过去一个世纪一再侵略和诋毁天朝。就是因为天朝的底气太足了,要是不加以诋毁,恐怕西方人自己都会被天朝文化所征服,过去天朝可是被西方妖魔化的够呛,堂堂天朝上国却成了邪恶轴心国,用心险恶,其罪当诛。

好在天朝经过数十年发展,逐渐扭转了西方人眼中的形象,尤其是西方的年轻人,年轻人就代表叛逆。你越是说坏的东西,我反而越喜欢,所以也无形中给天朝文化提供了一些方便,万事有利就有弊,这就是所谓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现如今上官能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了巨大的名气和人气,第一本试水之作的《十项全能》只是一本网络科幻小说,却在刚发书二十天的时间里就火爆全球,这也让上官能人对夺取诺贝尔文学奖的底气更加充足。

而这本《光明世界》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彰显了全世界所有人共同的人性。可以引发全世界所有人的共鸣,这也是上官能人夺取诺奖的第二个底气。

现在并不用着急创作,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时间,上官能人现在主要以各种事项的前期准备为主。先把基础和铺垫弄好,这样以后才可以进入快车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官能人想放松的打算被老天看不过去,就在上官能人收服鲲鹏没多久,钓虾岛那边就传来了消息。一个叫李寻真的修真者找上门来了。

钓虾岛,碧波万里之上的小岛群,上千名游客正在这里舒畅的享受着生活或假期。海鸥‘啊啊’的叫,海上公园正有游客‘驾驶’着凶恶的鲨鱼四处游荡,还有很多人在商厦中购物,在咖啡厅中用餐,或在酒店里休息,随着钓虾岛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名气越来越大,也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来这里旅游度假,从一开始几十人,上百人,发展到现在每天千余客流量,为钓虾岛带来了巨大的创收,如果不是钓虾岛太小,客流量肯定还会更多。

悬浮在钓虾岛连接各个岛屿之间的海域上空,漂浮着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座宫殿是钓虾岛唯一不对外开放的建筑物,也因此,全世界的媒体和游客也在猜测这座宫殿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如此巨大,甚至足以媲美整个钓虾岛的面积,里面肯定装了很多东西,只可惜世界各国的卫星都拍不到钓虾岛陆地和海域的真实画面,仿佛钓虾岛被什么保护了起来,只要有卫星想要拍摄,就会拍到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到。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越是不让碰的东西,就越是想去碰触,所以亚当夏娃偷吃了苹果,潘多拉打开了魔盒,读者掉进了坑里,可怜的小花猫也被害死了。

所以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都在不断请愿,希望可以对游客开放宫殿,甚至有人提出,只要让他进去一游,他可以给上官能人一个亿。

当然这个要求被上官能人拒绝了,并且希望游客们不要胡闹,不然就只能被赶出钓虾岛,只是上官能人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在开玩笑,好像是还没有达到他可以接受的价码,才没有允许对外开放,这也让游客的叫价更高了,从一亿叫到两亿,又从两亿叫到十亿,甚至有超级大富豪说,只要让他进去游览一次,他愿意出一百亿软妹币。

一百亿软妹币啊!相当于钓虾岛目前两个月的收益,但是上官能人依旧没有松口,他倒是要看看那些土豪们最后能出多少钱?要是达到一千亿,他倒是勉强可以放他们进去游览一番。嗯,不允许懈怠任何摄像装备的游览一番。

但是此时上官能人没闲工夫想那些事,此时在宫殿里,上官能人见到了泪流满面的李寻真。

李寻真还是去年他参加盟主大选的时候遇到的女孩,当时上官能人乔装摆摊的时候,还非常关照的用低价交换了一个喷火玲给她,甚至还帮她炼制了一番,省去了她炼制的时间,只是上官能人对她师父的感官不是很好,老妖婆一个,总是想着占便宜。

此时看到李寻真一个人前来,还泪流满面的,上官能人若有所思:“你这么悲伤,难道令师……”

李寻真抹着眼泪:“师父在今年元旦就坐化了。”

上官能人点点头,安慰道:“节哀顺变,既然你来投奔我。日后我会担负起令师之职照顾你的。”

李寻真含泪点头:“谢谢上官哥哥。”

上官能人轻叹一声,扭头看着**:“**,我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李寻真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先去帮她挑选一处宅院吧!”

**轻嗯一声,走过去拉着李寻真的手,道:“寻真妹妹,跟我来吧!”

“姐姐请稍等。”李寻真擦擦眼泪,从身上拿出一封信递给上官能人:“上官哥哥,这是师父坐化前让我带给你的。”

上官能人把信接过来。打开看了看。

上官道友敬启:

上官道友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贫尼已经不在人世,贫尼资质浅薄,虽岁有百余,却始终无法摆脱天道枷锁,今已坐化,死而无憾,为小徒寻真放心不下,还望道友看到这封信。替代贫尼好好照顾寻真,便是万世轮回,贫尼亦感激不尽。

无以回报,小徒寻真尚有几分姿色。上官道友若有意,可自取之!对寻真来说,却也是一桩幸事。若道友无意,就此作罢。

寻真资质尚可。若上官道友肯调教一二,贫尼便是九泉之下亦可含笑,不知道友当否?

慈明。于坐化前三日所书。

看完这封书信,上官能人微微摇头,对李寻真道:“放心吧!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一定会照顾你,如果你在这里呆腻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听到这番话,李寻真擦擦眼泪,点点头:“谢谢上官哥哥。”

上官能人摆摆手,**会意,带着李寻真挑选别院去了。

上官能人把书信装进空间里,拿起酒葫芦去了云裳的别院。

自从上次被云裳第二次拒绝后,云裳就一直有点躲着上官能人的意思,整天的闭关不出,上官能人知道云裳是没有度过心理关,上官能人也不着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云裳不离开,他就会一直把云裳当成最亲密的人之一,而且云裳活了这么久,见识非凡,其言其语皆能直指本心,上官能人在有些事情不明白,或是想找人倾诉的时候,往往不会找辛雨缘和向贝贝,而是会找云裳。

今天遇到这种事,上官能人也有点烦闷,想要找云裳倾诉一番。

走到云裳别院门前,发现大门紧闭,上官能人扬声道:“云裳道友,上官来访,还请一见。”

吱嘎——

大门很快自动打开,云裳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道友请进。”

“叨扰了。”上官能人拿着酒葫芦迈步走进去,大门缓缓关上,很快,上官能人在花园里见到了云裳,此时云裳正拿着一个水壶为鲜花浇水,这些水都是凡水,但是在钓虾岛吸收了很多的灵气,让这些水也有了些灵性,用这样的水来浇灌鲜花,鲜花也能长的更加艳丽。

“道友真是好兴致。”望着一袭白衣,端庄婉约的云裳,上官能人微微一笑,迈步走过去:“这些时日,道友过得可好?”

面对上官能人,云裳手上不停,微微一笑:“尚可,倒是上官道友这些日子很忙,不知道友在忙些什么?”

“瞎忙。”上官能人打开葫芦塞喝口酒,叹道:“本来事就够多的了,今天又来了个投奔的,我平时也没什么时间,道友要是有空,帮我多关照一下吧!”

云裳轻轻点头:“寻真之事我已知晓,道友既是已经答应过寻真之师,便不能反悔,这李寻真却也是好缘法,竟能得到道友关照。”

“我没那么伟大。”上官能人摇摇头,把酒葫芦递过去:“喝吗?”

望着递过来的酒葫芦,葫芦口那里还能看到上官能人嘴唇上留下的痕迹。

云裳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轻轻摇头:“多谢道友,我不渴。”

“哦。”见云裳拒绝,上官能人也有些无奈,自己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道:“道友,我前不久刚刚自创了一种可以迅速提升修为的办法,道友要不要试一试?”

云裳犹豫片刻,道:“道友能用异能提升修为,却是一种了不起的开创。只是如此快速提升修为,难免境界不稳……”

上官能人淡淡一笑,道:“如今我已渡过天劫,还有什么心境不稳的?更何况我有一种炼心之法,若道友觉得心静不稳,可以进入炼心阵,历经万世轮回,心境自能平稳。”

见上官能人有这种办法,云裳又是犹豫片刻,最后终于点头。道:“如此,多谢道友。”

上官能人微微一笑,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

云裳放下水壶,轻声问道:“道友要如何做?”

上官能人望着云裳平静如水的面容,心中一动,道:“还要道友脱掉身上衣物,只有在没有任何阻隔之下,我才能将这种方法传给道友。”

云裳一听。平静的表情终于被打破,脸上浮出两朵红云,抿着嘴唇:“一定要脱吗?”

“一定要脱。”上官能人认真的说道:“道友若是想早日渡劫,脱衣服是必须做的。为了超脱生死轮回,道友难道连区区袒露身体也做不到吗?”

云裳轻咬贝齿,红着脸朝厢房走去。

看到这一幕,上官能人心里嘿嘿一笑。迈步跟了上去。

不久之后,上官能人站在厢房里,望着云裳一件件将身上衣物褪去。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虽然以前不是没看到过云裳的身体,但那毕竟都是意外,但这次,他却真真正正看到了云裳在自己面前脱去衣物,直接看到女人的身体,和看着女人一点点把衣服脱掉,那种视觉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云裳是明末清初的人,有着良好的教养,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端庄的美感,便是脱衣服也如同艺术一般,娇羞,唯美。

当云裳胸前那一双温香软玉摆脱衣料的束缚,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美暴露在空气中时,上官能人鼻血缓缓滚动,当云裳羞怯难当的脱去最后一件亵裤,将美妙神秘的芳草暴露出来,上官能人已是喷血三升,即将步入升天状态……

云裳一手掩胸,一手遮林,轻咬樱唇,娇羞难当的盘坐在床榻上时,见上官能人鼻血直流的呆样,红着脸道:“道友……可否开始了?”

“哦?哦,可以了。”上官能人擦擦鼻血,把外套脱了下去。

“道友这是作甚?”云裳花容失色,还以为上官能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上官能人干咳一声:“我不是说过了吗!用这种方法,不能有任何的遮掩,金庸的《神雕侠侣》看过吧!知道里面的玉女心经吧!我这种办法和玉女心经差不多,不过玉女心经要一点点的修炼,我的只要一两个小时,以后就不用赤诚相见了。”

听到只要一次就好,云裳稍微松了口气,但是想到一会儿自己就要和上官能人赤诚相见,心跳就如同架子鼓的快节奏一般,眼瞅着就要心脏衰竭,荣登极乐了。

只用了十几秒钟,上官能人就把身上脱得一干二净,赤条条的走到床榻上,在云裳面前坐下来,眼神炽热的望着云裳的酥胸和那黑幽幽的密林,顿时奋起千钧棒,震颤不已。

云裳看到上官能人的千钧棒,急忙闭上眼睛,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心跳过快的也有点受不了了,似乎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上官能人看到云裳如此娇羞的样子,千钧棒又抖了一抖,眼睛也更加肆无忌惮的在云裳**上掠过,仿若实质的目光让云裳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不由心跳的更快,脸也更红了。

如此过了十分钟有余,见上官能人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云裳嘴唇紧抿,缓缓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了上官能人那双炽热的眼睛,不由芳心一颤,重新闭上眼睛,但是想到不能这么下去了,还是强压下娇羞的心跳,再次睁开眼睛,但是却不敢看上官能人的眼睛,也不敢看他的千钧棒,眼神游移不定的蚊声道:“道友……可以开始了吗?”

见云裳如此,上官能人心中轻叹,道:“可以了。”

云裳顿时松了口气,但是上官能人下一句话让她的心跳又狂跳起来:“等下我会用双手握住道友的胸部,然后一点点探查道友的筋脉,把快速提升修为的能量导入道友体内,过程中我的双手可能会不定的移动,道友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挣扎,要是半途出现意外,就前功尽弃,只能重头再来了。”

哪有这种流氓的提升修为的方法!

云裳心中不信,甚至认为上官能人是存心这样,为的就是占她的便宜,打破她的心防,但是上官能人不说,她也无从反驳,而且在内心深处,云裳并没有特别的抗拒,反而隐隐有一些期待,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云裳愈发的紧张和娇羞,双手手心冒汗,下意识的抓住床单,让床单把手心的汗水吸干,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她心中的忐忑。

(什么也不说了,只管写小说,什么也不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