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装逼 第五十九章 做鬼也喜欢你

小说: 我的尤物老婆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15-02-23 02:45:06 字数:5313 阅读进度:829/927

()“容得下!容得下!绝对容得下!”碧青云这次是真哭了,扑腾着从水池里爬上岸,抱着上官能人的大腿嚎啕大哭:“土豪……不!师父,我们做朋友吧!好不好嘛~~~~~”

“……”

上官能人一脸黑线:“放!”

“呜呜~~~~~~~~师父,你别赶我出师门,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一定好好修炼,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呜呜~~~~~~~~~师父,师父……”

碧青云哭的肝肠寸断,感天动地,哭的上官能人裤子都湿了……

“信不信我尿你一脸!”上官能人怒了!

“啊!?”碧青云连滚带爬的逃离上官能人十米开外,脸上还有泪痕,可怜兮兮的道:“师父,不要尿我……”

“我……”上官能人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连喘了好几口才缓过劲儿来,抬一指碧青云:“你给我滚过来!”

“哎!我这就滚过来。”碧青云赶紧躺在地上,滚了过来。

“……”

滚到上官能人脚底下,碧青云仰视着上官能人:“师父,我滚过来了。”

“……”上官能人咬着后槽牙:“你再给我滚回!”

“呜呜~~~~~~师父,滚来滚很累的。”

上官能人恨不能一屁股把她坐死,腰一弯,大一把抓住碧青云的脑袋,从地上提了起来,碧青云在空中像兔子似的挣扎起来:“呜啊啊啊~~~~~师父,放,快放啊!好痛啊!”

上官能人一甩,又把碧青云丢进水池里,随后冲着在水池里落汤鸡般扑腾的碧青云道:“为师明天就会把你师妹带过来。如果以后你还没个正行,你就等着我的衣钵给别人继承吧!”

一句话的碧青云咪咪痛,菊花紧,像尔康一样伸出:“师父!师父不要啊师父,呜呜,我才十二岁,师父,不要,不要啊……”

上官能人气的全身发抖。一道雷从空中劈下,正中池zhōngyāng的碧青云,随后,碧青云的‘尸体’飘在水面上,整个世界清净了……

阳缺和阳伟这时候来到了现场。看到现场如此惨况,顿时龇牙咧嘴的捂着脸,阳缺道:“上官道友,是不是太狠了点?青云毕竟只是个孩子。”

这会儿倒是不在乎碧青云掉到黑白,污蔑他的事了。

阳伟这个受益者却轻哼一声:“这丫头就是不知轻重,欠缺管教,再这是道能宗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少跟着掺和。”

碧青云是阳伟看着长起来的,碧青云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而且上官能人也不是一个喜欢使用暴力的师父,每次对碧青云使用暴力。都是碧青云做错了事,偏偏碧青云总是不长记xìng,挨了揍虽然会老实一段时间,但过了这段时间又会开始犯错。这次更是不知轻重大小,一再挑衅上官能人作为师父的威严。不被雷劈死,已经是上官能人下留情了。

见阳伟也是这种态度,阳缺什么也不了,自家人知自家事,就比如一个儿子把他爸爸打了,外人只会认为是儿子不孝顺,禽兽不如,但又有几个人会考虑当爸爸的为什么会被儿子打?要是知道是当爸爸的睡了儿媳妇,他们还会同情爸爸,咒骂儿子吗?

外人终归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却看不到里面的东西,所以‘家务事’这种东西,外人不要掺和比较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又不知道别人什么情况,掺和这些干什么?没明白情况,不管是闹了笑话还是惹祸上身,那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天朝过几十年面对国外一再的对天朝内部事务指画脚,天朝zhèngfǔ很不爽,天朝人民也很不爽。

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关你屁事啊!用你?有多远滚多远!

阳伟就是这个态度,上官能人也是这个态度,不过阳缺毕竟开口求情,上官能人也不好不卖面子:“那劣徒没事,过几个小时就会清醒,就让她在水里泡着吧!清醒清醒。”

完,上官能人转身离开了宫殿。

此时还在钓虾岛上的游客基都是老外,因为老外眼里并没有chūn节的概念,他们过得都是圣诞节,对chūn节并不了解,但是钓虾岛肩负的就是传播天朝化的重任,所以今天钓虾岛上处处张灯结彩,大红福字和chūn联往门上一贴,红红火火的,格外喜庆。

不管是商店还是酒店都在这一天推出了chūn节特惠活动,同时向这些老外传播chūn节化,电视上更是制作了一部有关《年》的神话故事,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怪物叫年……

老外们看到chūn节原来还有这种由来,都觉得很有意思,同时也有很多老外买了一些烟花爆竹,并在街道上机器人的指导下告诉他们应该怎么燃放烟花爆竹,要年味儿,天朝的年味儿甚至还不如钓虾岛,至少老外们全都乐在其中,天朝人过年却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尤其是天朝的大人,青壮年,因为拿不到红包,因为他们还要给别人红包……

看到钓虾岛上欢快热闹的气氛,上官能人胸口的郁气也消散了许多,深吸一口气,朝着一个方向走。

……

过年了,别人都在合家团圆,林羽依却没有回家,即便家里人催促,她也没有回家,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家里睡觉,从一早看完今天的新乘客之后,就一直在家里睡觉。

门铃声响起,林羽依转个身,不搭理,哪怕门铃响了四五分钟,她也没搭理。

最后,门铃声不再响起,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却渐渐传进耳朵,喀嚓一声,她闺房的房门被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迈步走了进来。

林羽依背对着门,没有动静。

望着这样的林羽依。上官能人心中轻叹,迈步走到床边,弯下腰轻轻推了推她的身子:“羽依,怎么没回家?”

“……”

“别装睡,我知道你醒着。”上官能人往床边一坐,指拢了拢林羽依乌黑柔顺的秀发。

林羽依知道装不下了,身子一转,平躺在床上,望着上官能人的笑脸。抿抿嘴:“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儿吗?”

“你再睡也睡不着。”上官能人微微一笑,看到林羽依比上次瘦了很多的脸庞,道:“不错,坚持锻炼还是很有效的,你现在看上正常多了。”

“哼!拜你所赐!”林羽依咬了咬牙。过那段时间,林羽依每天都被莉亚监督着锻炼身体,不管她用任何借口,任何躲避,却始终躲不过莉亚的监视,甚至自暴自弃的躺在床上挺尸,莉亚也没有放过她。因为莉亚是钓虾岛的‘护卫队员’,外出时随身携带电棍,林羽依但凡有一丁点不情愿或不配合,就会遭到一顿电击伺候。如此几次之后,林羽依绝望了,老实了,每天早晚都要运动。坚持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体型。

即便莉亚前几天被上官能人送了南极。已经养成早晚运动习惯的林羽依也没有放弃锻炼,所以现在身材体重依旧保持的很好,身材好了,魅力就高,林羽依心里有想法,知道自己不能胖下,不然一定会被讨厌,这种坚持也就养成了好习惯,哪怕是今天,她也早早的起来跑了五千米,洗完澡吃了早饭才的机场看新游客。

上官能人是不知道这些情况,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很欣慰:羽依,你总算知道臭美了。

“呵呵,还是这样好看。”上官能人微微一笑,道:“起来吧!陪我出转转。”

“有什么好转的?”林羽依很不情愿:“钓虾岛上能转的地方我都转过了,没什么意思。”

钓虾岛实在是太小了,几个小时就能转一圈,面积跟天朝农村差不多,也难为上官能人用这么点的地方肩负起传播天朝化,吸收外来资金的重任。但等南国成立后,钓虾岛的历史使命也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但到时候钓虾岛要怎么发展?还要到时候再看。

地球虽然是上官能人的大营,但毕竟不是久留之地,终有一天,上官能人要离开地球,前往不同的宇宙时空进行探索,这样的rì子是他一直期盼的,但是眼下,还是先完成世界第一的任务,让十项全能重启比较重要。

“今天钓虾岛可是推出了不少chūn节特别节目,你就不想看看?”上官能人笑问道。

“不想。”林羽依把身子一转,又背对着上官能人:“让我睡完今天吧!今天实在不想动。”

“你你……”上官能人叹口气:“算了,不出就不出吧!起来陪我玩会儿游戏总行了吧!”

“不行。”

“你……你别太过分啊!我这一分钟几百万的人浪费时间陪着你,你可别不知好歹。”上官能人咬着牙道。

“啊啊,不好意思啊!一分钟几百万的土豪,但这是我的破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我让你这土豪进来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凭什么对我指画脚。”林羽依心情有些恶劣的道。

听到这话,上官能人微微苦笑:“得了,知道你大过年的一个人孤单,我特意跑过来陪你,你好歹也给我个笑脸,躺被窝里掉眼泪有意思吗?”

“谁我掉眼泪了?我现在不知道有多快活。”林羽依转过身,狠狠瞪了上官能人一眼,但是眼睛有点红,也有点湿润。

“还没掉眼泪?”上官能人伸出,擦擦林羽依眼角,轻声道:“你后悔自己拥有读心术吗?如果没有读心术,你也不会和家人闹矛盾,更不会过年的时候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连个陪你话的人也没有。”

任由上官能人拭自己的泪痕,林羽依摇摇头:“我不后悔,如果没有读心术,我也许会过上衣食无忧的rì子,最后也会找一个什么男人嫁掉,过上还不坏的rì子,但是全世界像我一样的人有几十亿。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那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但是有了读心术后,我虽然看清了这个世界的虚伪和肮脏,但也正是因为看透了,才让我觉得自己变得与众不同,后来又遇到了你,找到了同伴,那种感觉更让我觉得有读心术很好。后来发生的故事,虽然有喜有忧,但喜大于忧,尤其是……”

到这,林羽依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红晕。望着上官能人,轻声道:“能来钓虾岛,真的太好了,每天都能吸收到甜美的空气,每天都能享受到美酒美食,每天都能住在这么高,这么漂亮的大房子里。还有每天检查那些新来的游客,每一天,每一天,真的很快乐。”

“上官。谢谢你给我的快乐,能认识你真好,能为你做事真好,能被你关心真好。”

林羽依的眼睛愈发水润。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打湿了枕巾。

上官能人心跳的有些快。再次伸出双,轻轻将林羽依的泪水拭,沉默良久,轻声道:“你……喜欢我?”

“喜欢。”林羽依虽然脸上浮出两朵红云,却依旧直视着上官能人:“我不想隐瞒自己的感情,我喜欢你,很喜欢,喜欢的想做你的女人,喜欢的想永远在你身边!怎么样?不可以吗?喜欢你是我的zìyóu?谁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打我啊!你打死我我也喜欢你!我就算死了也喜欢你!我做鬼也会喜欢你!就算天崩地裂,宇宙毁灭,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喜欢你——”

到最后,林羽依几乎是闭着眼睛在大喊大叫,声音感天动地,震撼了上官能人的心灵。

而林羽依完这些话,脸差不多要烧着了,拉过被子盖过自己的头顶,死死抓着被角,不让上官能人掀开。

上官能人呆了很长时间,饶是他现在的心境已经极高,面对少女如此犀利的告白,依旧有些招架不住,他知道林羽依喜欢他,却没想到林羽依这么喜欢他,做鬼都不放过他……

望着林羽依躲在棉被里不肯见人的样子,上官能人渐渐的……笑了。

“出来吧!”拽拽被子:“你要扮鸵鸟到什么时候?”

“不出来!”林羽依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让我死了算了,死了我就解脱了。”

“可你刚才,就算死了也喜欢我。”上官能人唉声叹气:“怎么办呢!有个女孩做鬼也不放过我,以后的rì子还怎么过呐?”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羽依突然把被子撩开,坐起来,小拳头狂风暴雨般捶打着上官能人胸膛:“你想让我害羞至死吗!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成全你!我不要活了!让我死!让我死!我现在就要死!”

被林羽依绵软的拳头捶打着胸膛,上官能人没有半点疼痛,望着害羞的满脸通红,如同山里红的女孩,微微一笑,张开双臂,紧紧将林羽依抱在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放……唔……”

两瓣嘴唇堵住了林羽依的嘴唇,林羽依睁开了眼睛,大大的,眼角还有泪水。

望着闭上眼睛,深情亲吻着自己的男人,林羽依娇躯渐渐软了下来,闭上眼睛,张开嘴唇,送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

良久,唇分。

上官能人望着美眸紧闭,娇靥绯红,娇喘吁吁的女孩,微微一笑:“喜欢我大胆的出来就好,虽然我对你的喜欢还没有达到爱人的程度,但你毕竟是我的‘同类’,抛弃自己的‘同类’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听到这些话,林羽依嘤咛一声,把脸埋在上官能人怀里,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抚摸着少女的香背,上官能人轻叹一声:“前不久还对我的女人们过不会再找女人了,没想到今天还是找了一个,我该怎么办?”

一股推力突然把上官能人推的向后一个踉跄,上官能人急忙稳定身形,望着林羽依:“你……”

林羽依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翻红,眼角含着泪水:“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我也不会和她们争什么,只要……只要你有时间来看看我,还记得我就好。毕竟……”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我只是……你的……同类而已。”

“羽依……”上官能人伸出。

林羽依急忙躲避开,自己擦擦眼角,挤出一丝笑容,道:“放心吧!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可是看透了这个世界,什么悲欢离合没见过,只是小小的不顺,根就打击不了我,但我……我觉得有点困,也有点累,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双拉着被子躺下,背对着上官能人:“晚上我还要锻炼身体,明天……明天还有工作,所以充足的睡眠是必须的……你都不知道我多忙,我现在比首长都忙,忙的也没时间招待你,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不用管我,真的,真的不用管我。”

jī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