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活着不好吗

小说: 我家娘子猛于虎 作者: 宋御 更新时间:2019-01-11 06:09:45 字数:2383 阅读进度:288/309

“我现在也是有家室的男人了,孤男寡女见面,总是要避嫌的,不若夫人替我出面解决了此事。”谢显笑眯眯地道。

好有道理的理由。

萧宝信无从反驳,甚至觉得他做得很对。

尽管她看破了他,杀人灭口不是他的本意,他纯粹就是想教给解决诸如此类麻烦事的能力。像是师傅,交给她一项一项的任务,完成之后就学会了一种本事。

说他呵护她,珍重她很对,可是他还有一种身为师傅的那种放手让她去干的豁达。

“好。”她应下。

紧接着谢显将地契和银票交到萧宝信手里,“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不要打人。”

果然,没好话。

萧宝信咬牙,她是有多暴力,让他这样忧心忡忡?

“你要是信不过我,你便自己去吧。避什么嫌,避的哪门子嫌,算起来那还是你三叔的小妾。”

“男女大防。”谢显丝毫不为所动,“我只和自己夫人私下里幽会。”

萧宝信:……

滚!

气人的,就那嘴可会说了。这货就是有这种能力,上一息让她气的咬牙,下一息就让她心花怒放。

“稍安勿躁。”谢显连忙安抚,是他没说明白。“那程氏矫揉造作,城府深,还爱拿腔作势。人丑话还多,没那脑子还要算计别人,自以为聪明,拿别人当傻子,我是担心卿卿一时受不住。”

萧宝信坦白说,听完他的这些评价,没见面她都想揍人了。

但,她就不是个手欠的。

没惹到她头上,她是不会轻易动手的,毕竟能力多大责任就多大。她有功夫,也不能看谁不顺眼就揍谁。

她揍人也是很挑的,好么。

再者,有他这小毒嘴还用她出手吗,光听他说,她就解气了。

多的话没有,二人便坐上了牛车,直奔程氏在长干里的酒楼。

那里并非主街道,是在一条偏巷里的两层小楼,是面向普通百姓的一个酒楼,朴实大方,并没有高等酒楼那般雕梁画栋,在建康城算是中等。

此时酒楼门可罗雀,安安静静没半个人,恨不得路人到了这里都要绕路走。

谢显让车停在巷子口,萧宝信则带着有梅和木槿直接进了酒楼。

走近了才听到里面有饮酒作乐的声音,越近声音倒是大了,门才推开迎面砸过来就是一个酒坛子。

萧宝信下意识一个下腰躲了过去,右臂却在空中一转,顺势将酒坛一揽,再一转,原路给扔了回去,只是力道却比之前扔过来的要大了不止一倍。

只听嗷的一声尖叫,紧接着伴随着的是轰然的咒骂声。

“——我的头!”

“娘的,哪个不开眼的敢还手!”

“兄弟们,上!”

叫嚣的猛,但没有一个人冲上来的。毕竟露这一手的,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拿椅子的,拎碎裂了的酒坛的,还有举起吃了溜干净只余菜汤的盘子,大门正对着一桌人用餐,整个上下两层楼,只有这一桌客人,八九个男客,各个虎背熊腰。

掌柜的,还有店小二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客客客客客人,换家酒楼吃吃吃吃、吃吧。”掌柜四十多岁,是个热心肠。

“你不知道这酒楼我们兄弟几个包了吗?!出去,否则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个头最高的男的扯着大嗓门喊道。

萧宝信一看这配置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一排八九个长的都跟一个模子扒下来的一样,有两个人痦子都一模一样长在左眉毛上方,说他们不是一家人她都不信。

又在程氏的酒楼里闹事,还能不是在这里闹出人命官司那泼皮一家吗?

看样子是银子讹的少了,不太满意,在这里搅和人家生意,还想再榨出油水来啊。

“你们在看什么?夫人我都差点儿被打了,你们还瞪着眼睛看?”萧宝信难以置信地看向有梅二人:“给我打。”

有梅是个猛的,早就跃跃欲试了,只等萧宝信一声令下首当其冲就一拳砸了过去。

木槿自然也不甘于人后,不吭不响地就上手。

说是泼皮无赖,会两个拳脚功夫也不过是日常打人打出来的经验,还真都不是练家子,以致于萧宝信一方竟是碾压性的胜利,八九个大汉被两个手无寸铁的小丫环给揍趴到了地上,哼哼唧唧直求饶。

“还上吗?还要打吗?”萧宝信冷笑,没两把刷子也敢在她面前班门弄斧,好好活着不好吗?!

“不打了不打了,英雄好汉,饶命!”众大汉齐声求饶。

掌柜和店小二的眼神放光,跟看着偶像了似的,萧宝信这时才抬起头看向二楼,程氏妖娆地站在二楼,脸上似笑非笑地望下来,只这眼神说不准是对她,还是对坚决有错就要认的大汉们。

在她身旁站着三个小郎,表情却生动得很,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呲着牙,都被萧宝信露这一手给惊呆了。

“听说你要与我谈谈,现在得空了吗?”萧宝信仰脸笑问。

这么美的一张脸,程氏怎么可能忘记,就是这货带着谢家人将谢老三给押回府,还将自己俩儿子给撂倒了。

又美又狠的,她想忘也忘不掉。

谢老三告诉她,这就是萧司空家的大娘子,打遍建康城,连世家公子都没少挨她的揍。

是她惹不起的。

直到看见她,程氏算是反应过来谢显为何表明要一个时辰之后再见了,人家根本就没想自己出面,把他家夫人给推到前面来了。

就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盘算,给她生打出建康城吗?

“童掌柜,还不请萧夫人上来待客?”

一拧身,人家回楼上的雅间了。

萧宝信磨磨牙,终于知道谢显的担心是对的,就光打这一照面,她手就有些痒痒了。她就不知道,这货装的是什么,和她谈话掉价还是怎么着,说话连看人都不看的,哪里学来的这副作派?

上一个和她这么装的,现在已经身败名裂,被送去了尼姑庵——

不对,是两个。

周四娘去了,安吉公主也去了。

这程娘子也要去,恐怕还不够格呢。

萧宝信甩袖上了二楼的雅间,趴地上声声姑奶奶,祖宗的求饶全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八九个大汉连滚带爬出了酒楼。

刚一出去就挺胸抬头,不是刚才的他们了。

“呸,哪里来的小美娘子,老子不会就这么放过他。走,报官!爷爷也是她能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