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5章 莫测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4 字数:4117 阅读进度:9/364

第5章莫测

“你个混蛋!怎么什么都跟她们说啊?”t市一家快餐店内,杨羽愤然得着牢骚。而他对面坐着的,自然是满脸尴尬的肖震了,“那次泗水河堤,鸡蛋被鬼上身那档子事儿,不是说好不和别人说的吗?你到好……哼……平时看你道貌岸然,挺有定力的,原来,是因为喜欢成熟型的美女啊!难怪班上那几个给你送情书的小妞。”

“杨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别训我了。”肖震苦着脸,陪着不是,“还是说说秦姐她们宿舍这事,真能像你说的那样解决吗?”

杨羽撇撇嘴,不再说话,轻叹了口气,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杨哥,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啊?”肖震开始有些不安了,“上次河堤上那么大的事,你都解决了,这次……杨哥,刚才,你不是糊弄那几个姐姐呢?”

“解决个屁啊……上次要不是侯大爷出手,连我都得搭进去,知道吗?那天,我帮鸡蛋驱邪成功后,你陪着鸡蛋回家了,可是,我又被鬼上身了!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要不是侯大爷。”杨羽看了目瞪口呆的肖震一眼,喝了口饮料,“至于你秦姐那个宿舍,哈,实话和你讲,刚才,我根本就没感觉到什么负面能量,我骗她们呢。”

“不,不可能啊!你是至阳转至阴的八字啊,你从小不是就能感受到负面能量的凉意吗?幼儿园,小学,河堤上。”肖震闻言,急得几乎要蹦起来了。

“冷静点,坐下!”好容易等肖震消停了,杨羽这才继续解释起来,“没错,我体质特殊,我是至阳转至阴,我是能感受到鬼魂那种负面能量的凉意,但是,那是我12岁之前,现,不行了……从我12岁之后,我对负面能量就越来越不敏感,起初,从医院的太平间经过时,还偶尔能感觉到身体会凉一下,可是后来,我跟太平间蹲了一晚上,都没再觉得有啥异状了,从那之后至今,我就再也没感受到过负面能量的凉意。”

“那,那怎么办啊!秦姐她……她……哎,杨哥,你不是给了她一本经书吗?还教她们念大悲咒。”

饶有兴趣得看着肖震紧张激动的表情,杨羽笑而不语。直到肖震急得满头大汗,就差跪地上哀求了,这才慢悠悠得开口说道:“你小子该不会真看上那个秦诺了?你这表现太反常了,平时的肖大才子可是冷静与智慧的化身啊,怎么,现一关系到心上人的安危,就乱了方寸啦?”

肖震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得说道:“杨哥,别逗我了,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有办法,对?”

杨羽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引得周围的客人纷纷看了过来,但是他却似乎并不意,依旧笑。

半天,眼泪都笑出来的杨羽才开口说道:“你不知道,我和鸡蛋,张扬他们打赌了,赌你是不是同性恋……别急,别急,还想不想知道你秦姐怎么得救啦?哎,对嘛,这个态就不错。咳……不闹了,说正经的。你还记得我曾问过那个周蕊,为什么她们要选凌晨2点多玩那个游戏吗?因为,凌晨1点到3点,是一天之,邪,阴气重的时间段,那个时间段里,玩那种类似招灵的游戏,招灵的成功率确实会变大,但同样的,危险也很大。可是,那个兰芸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好,就当她是博学。那么,再说后来跟着兰芸进来的那团黑雾,我想,那应该就是她们玩的,那个缺德游戏招来的鬼了,按理说,鬼一般不会那么无聊,特别是这种被召唤来的鬼,若是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话,不会因为一个人将它招来,就长期盘踞一个陌生的屋子里,和那么多毫无关系的人卯上的。毕竟,鬼也很忙,有很多有意义的事等着它们去做呢……现,兰芸已经住院了,而且听那几个姐姐的意思,应该随时会死,那,为什么这个兰芸招来的鬼魂,还要那间寝室里作祟呢?想不通啊……除非。”

“除非,是秦姐宿舍,有什么人,或物,给了那只鬼,一个继续留下的理由!”冷静下来的肖震,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思维。

“可惜,实是有太多的不方便和无奈,我们,怕是没办法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了。”杨羽苦笑着摊开手,“回去以后,你给你的秦姐打个电话,让她小心点她们宿舍的那几个人,我怀疑,这件事,可能就是因为她们宿舍有人捣鬼,才演变成如今这般严重的局面的。哦,我教给她们的那个,每天晚上念经,并把佛经放桌上的方法,可不是胡说八道的啊,那是候大爷教给我,摆平我家窗户上的白手印的方法,我给照搬过来了,就算不能根治,至少也可以震慑一段时间。”

“怎么?白手印的事还没完吗?”肖震一惊,很是担心得问道,“你不是说侯大爷已经帮你解决了吗?”

“差不多解决了,这么多天过去,不也没事生嘛,好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杨羽无所谓得挥挥手,“我决定,等咱们回去后,好还是将这个事和侯大爷说一下,毕竟他才是真正的专业,这些年来,他除了教我拳脚功夫,就是让我背佛经,关于灵力的本事,那是半点没透露,所以,为了你那宝贝秦姐姐的安全着想,还是请他出山。”

皱眉思了半晌,肖震又有些迟疑得问道:“杨哥,你说,这世界上,真的存侯老爷子所说的灵力吗?真的有许多,掌握了灵力的奇人吗?”

听到肖震的问题,杨羽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存的!一定是存的!侯大爷不就是掌握灵力的修士吗?既然有了这1个,就可能还有第2个,第3个……你不是也见识过鬼上身了吗?而且,我一直坚信,看不见的并不就等于不存!空气你看不见?可它就是存,鬼,灵力,也是如此啊!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厉害的修士,然后,去探出那个灵异世界的所有秘密。”

t市,一家普通的快餐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14岁的杨羽,口沫横飞得向与他同岁的肖震,讲述着自己的远大理想。店外,阳光正烈,蝉声阵阵。

“哦?还有这等古怪的游戏?为师怎么没听过。”侯老爷子家的书房内,从t市赶回来的杨羽和肖震,正详细得汇报着秦诺她们宿舍的闹鬼事件,“嗯,不过也难得你小子能这般舍己为人,连你师爷传下来的佛经都搭进去了。”

杨羽偷偷看了眼自己师父的表情,不太高兴,但似乎也没有生气。

“呃,侯大爷,我也是想多做善事嘛……毕竟咱们属于佛门,这个慈悲为怀。”杨羽觉得,好还是说些万能的场面话来探探师父的口风,毕竟,这可是师爷亲手抄写的佛经,当初,师父这老家伙把佛经传给自己时,那慎重的语气,那肉疼的神态,历历目啊。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拿这些万能的场面话来忽悠为师!好了,省省。”慢条斯理得喝了口茶,侯老爷子闭上了眼睛,左手食指一下下,有节奏得木桌上敲击着,显然是正思考。

“唔,你小子照搬过去的那套方法,还是可行的。从你们所说的情况来看,盘踞那间宿舍的鬼魂,应该是属于较为凶恶的一种,有胆子和能力,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弄死,说明这个鬼魂确实不简单啊……不过,还是那句老话,邪不压正。若是那几个女娃娃能够坚持每晚咏诵佛经,再辅以你师爷的手抄经书震慑,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了。不过,也不能太乐观。这些日子多关注一下那边的情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多7天,就会有结果了。”侯老爷子的分析,让肖震的心,踏实了许多。

秦姐姐,这下你有救了。

然而,谁也未曾料到,2天之后,意外,还是出了。

“什么?秦姐她们宿舍又死人了?”拿着电话听筒的杨羽,满脸的不可思议,“她们念经了吗?我师爷的那本佛经一直她们宿舍吗?”

“杨哥,你先别激动,听我详细跟你讲,事情是这样的。”电话那头的肖震声音沉重,情绪也很低落。

送走了杨羽和肖震之后,秦诺宿舍的几名女生都很高兴,捧着杨羽留下来的佛经,如同捧着生存下去的希望一般。当天晚上,她们几个就早早洗漱停当,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翻开了那本手抄大悲咒,仗着几人都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虽然经书有不少生僻字,但好歹也通顺得读了下来,生怕自己读得不准确,几个人还特意多读了几遍。

诵经完毕,几人又将佛经恭恭敬敬得,摆了早已擦得一尘不染的书桌之上,这才心怀惴惴得和衣而眠。一夜过去,竟然真的就没再生鬼压床,或者半夜惊醒,看见白影屋顶上飘的事情了。雀跃不已的5个女孩纷纷表示,等这件事情彻底过去后,一定要再将杨羽和肖震邀请到t市来,好好招待他们顿法国大餐,以表谢意。

然而,好景不长,杨羽走后的第2天,秦诺的两名室友,意外惨死。一个,是吃完晚饭后,回宿舍的途,莫名其妙得掉进了学校的湖里,生生淹死了。另一个,则是去教学楼上晚自习时,教学楼的楼梯上突然跌倒,恰好她怀的圆规也掉了出来,结果,锐利的圆规,一下子就扎进了她的咽喉,当场死亡。

整个寝室一夜之间,便只剩下秦诺,周蕊和韩玉,以及躺医院命悬一线的兰芸了。如今,吓破了胆的三个女孩,态坚决得守着寝室之的佛经,再不敢离开半步。

“情况就是这样,刚才,秦姐给我来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杨羽觉得肖震也快哽咽了,“杨哥,怎么办啊!你一定要救救秦姐她们啊!”

“肖震,你转告秦诺,让她们暂时不要离开寝室,没事就念经,坚持一下,我现就去找侯大爷!”又安慰了肖震几句,杨羽匆匆挂上电话。

“爸,妈,我出去一趟,找侯大爷,我带着钥匙了,你们一会儿直接睡,不用给我留门。”此时已经是夜里10点多,穿戴整齐准备外出的杨羽,自然是得和家长打声招呼的。

“等等等等!大晚上瞎跑什么?有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杨军反应极快,一听儿子这么晚了还要出门,连忙跳下床,光着脚就追出来了,“知道现外面有多乱吗?这几天,丢了3,4个小孩儿了!听话,洗澡,睡觉去!”

“爸,丢的不都是小孩儿吗?我都多大啦?人贩子要是真找上我,那可真是太不开眼了!多了不敢说,5,6个人一齐上,你儿子还是不会含糊的。”杨羽和自己这位经常没正型的老爹关系极好,像朋友,多过像父子,但是,这并不代表杨羽不尊重自己的父亲,杨羽这人,一旦认准了一件事,估计就是佛祖亲至,也够呛能劝得动他回心转意,但是,杨军却能,“爸,给个面子,我真有急事儿!”

杨军睁着三角眼,端详了杨羽半天,不知想着什么,许久之后,这个早年也很是不安分的父亲,突然露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微笑,道:“哦明白了,行啊,早去早回!注意安全……等等!”

一把抓住转身欲跑的杨羽的脖领,杨军又将自己的儿子给拎了回来:“嘿嘿,儿子长大了,老爸送你样好东西……跟我过来。”

望着老爹此时无限接近于流氓的微笑,杨羽一脑袋的问号。

老爹,你该不会又琢磨什么邪恶的事情了,你儿子可不是那种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