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5章 激活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4 字数:3675 阅读进度:46/364

第25章激活

“咚”的一声闷响,左腿先是一痛,接着就是麻木,跌跌撞撞的杨羽知道,情况要糟!

一向争强好胜的杨羽,本就由于对手的强大而超水平挥,以至体力严重消耗,同时,不长的交手过程,虽然多次重击许超,自己却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如今,杨羽身上不少地方都是一阵火辣辣的痛,尤其是一直被迫招架的双臂,加不堪,这一记凶狠的回旋踢,却是又给逐渐麻木的双腿雪上加霜。

败?重心不稳,腿脚麻木,几乎被踢得飞起来的杨羽,手脚并用着努力化解那一记回旋踢的力道,却貌似效果不大。

败?倾斜的身体,无力的双腿,酸麻的双臂,要倒下了?要败了?败了?败了?

“啵!”

忽然之间,极端的不甘,极端的愤恨,红着双眼,即将摔倒的杨羽似乎听到了一声细微的脆响。

世界陡然变了。时间,恍若被忽的放慢了无数倍,稀薄的黄沙眼前缓缓舞动,一滴汗珠刚刚从梢飞溅而出,口鼻,是夏风混着青草,尘土,与血腥的味道,耳畔,除了“嗡——”的一声单调的长鸣外,再无它声。

先是一热,接着,便是瞬间传遍全身每个细胞的畅快凉意,终,一股奇异的力量,身体内轰然炸开。

“这样也行?”杨羽刹那间的神奇经历自然是只有自己心知肚明,而许超,却是目瞪口呆得看着了自己那几乎倾全身力道的一脚后,一路手脚并用狼狈异常,踉跄间,眼看就要摔倒的杨羽突然间一手撑地,接着,竟是以那个手臂为支撑点,一记飘逸的侧翻,又稳稳的半蹲了地上,“不可能啊!他怎么能。”

当所有人还由于杨羽再一次的华丽身法,而沉浸兴奋时,老汪却是及时清醒了过来,见杨羽蹲地上久久无语,许超又似乎是走神,从刚才起就颇为担心的他连忙抢进圈内,边拍着巴掌,边大声喊道:“好!太精彩了!大家为许教官和杨羽同学的精彩表演鼓掌!”

雷动的掌声,终于将犹自蹲地上感觉身体异样的杨羽拉回了现实,眼前似乎是老汪的马脸,表情很焦急。

“我,我没事!”站起身,拍打着裤子上沾染的尘土,过于响亮的掌声和叫好声,让杨羽听不真切正用力冲自己问话的老汪喊些什么,但想也知道,无非是一些关心询问的话。

见杨羽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拍打尘土,确认他没什么大碍的老汪算是略松了口气,拍了拍杨羽的肩膀,又慰问,夸奖了几句后,转身向另一边正和教官领队交流的许超走去。

“杨哥,你真没事?”将手的上衣递了过去,肖震仍旧有些不放心。

“没事,真的没事。”此时周围的噪音小了许多,大部分学生,已经开始热烈的讨论刚才那精彩一战的过程了。接过衣服的杨羽直接把上衣往肩上一搭,也向许教官他们走了过去。

正和老汪说着什么的许超见杨羽过来了,咧嘴一笑,很是兴奋的迎了上去,拍打着杨羽的肩膀,高兴的说道:“哈哈,英雄少年啊,名不虚传,不愧是武术世家出来的,确实厉害!就是有些招数……嗯,以后好少用。”

知道许超意有所指的杨羽尴尬的嘿嘿一笑,吐了吐舌头,答道:“还是教官厉害,我完全不是对手啊,现浑身酸疼,就想赶快回去冲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呢。”此时的杨羽早就不纠结什么输赢了,至于身上的伤痛是已然被抛到了河外星系,一心只想着速速脱身,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那个猜想,是不是真的。

点点头,那个貌似许超表哥的教官领队,略带敬佩的说道:“嗯,杨羽同学,你就先回宿舍休息一下,许超下手没个轻重,我会严肃教训他的,你没事就好!汪老师,您看?”

大手一挥,老汪也很是痛快:“去,用水洗洗,仔细感觉一下有什么伤没有,需要药品的话来找我,肖震,你陪杨羽一起去你们宿舍。”

又客套了几句,杨羽拉着肖震飞快的消失人群,完全看不出刚刚差点被人一脚踢飞。以老汪为目送他们离去的仨人,彻底踏实了。

“许超,你下手怎么没个轻重啊?虽然这个孩子确实邪门了一点,可是。”

“丁哥。”看了眼已经走开的老汪,许超打断了丁教官的话,“先别训了,扶我一把。”

“你。”扶住许超,丁教官很是惊讶,“不是?你体力透支啦?”

苦笑着倚自己表哥的身上,许超有气无力的说道:“从刚才我就一直强撑着装b呢……你不知道,那小子下手真狠,我这脖梗子,这肩膀,这腿,明天准得肿起来……我说……你表现自然点行吗?被别人看见我这么虚弱,多丢人啊!快走,你先扶我找个地儿缓缓。”

先是热,然后是凉意,接着四肢骸力道充盈,精神奇佳……没错!和侯大爷说的灵气被激活时的迹象一样!被激活了!我终于可以御气了!盘坐肖震床上感悟良久的杨羽激动得都要哭了,终于……终于有对抗那些东西的资格了。

灵气彻底激活,方可御气,而天殇门主要的御气方法就是“真言咒”的使用。简单来说,所谓“真言咒”就是侯老爷子教给杨羽的那两本经,以及后来又传授给他的字真言等。灵气未觉醒的一般人,被称为沉睡者。这类人即使通晓咒,念诵时也足够虔诚,却也只是能对邪祟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之前的杨羽正是属于沉睡者的行列。现,莫名其妙激活灵气的杨羽,才算一脚跨入了觉醒者的队伍,终于可以自由的御气了。而只有当使用者心无杂念,结合灵气念诵出经时,才能挥出“真言咒”全部的威力。

终于被激活了,嗯,赶快实验一下,做了几次深呼吸,回忆着侯老爷子的教导,让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排除杂念,感受体内流转的灵气。

“牟,a……哎呦。”随着“牟”字脱口而出,全身灵气瞬间被抽空,杨羽只感到一阵虚弱,那第二个“嘛”字自然是念不出来了,宿舍内居然平地“呼”得刮起了一阵小旋风。

踢开宿舍门,刚一跨入房间的肖震,先是听到一声模糊的低语,接着只觉得手的脸盆突得一震,吓得他险些连盆带水丢出去。

“杨哥?你搞的?”将脸盆放好,肖震略带震惊的望着杨羽,“侯大爷教你的法术?”

虚弱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个呼吸间杨羽便恢复了过来,见是肖震,便大方的一点头,道:“嗯,之前我不是一直按侯大爷的方法积攒灵气嘛,现,我好像终于可以完全控制那些灵气了。唉……要是我能早点学会怎么使用灵气,那鸡蛋。”

两个人一起陷入沉默。或许时间依旧努力的冲刷着记忆,但有一些事,一些人。却仿佛是永恒的阴霾,默默的潜伏你心底,不经意间,总会让你一阵莫名的心痛。

“杨哥,水放那儿了,你擦擦身上,然后就跟这儿睡一觉,老汪说你下午的训练不用参加了,那,我先去操场了。”受不了屋内沉闷的气氛,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害怕杨羽又搞出什么加惊悚的法术来,肖震又递给杨羽一条干净的毛巾后便离开了。

唉,不去想了,想想自己现的状况。知道不是伤感的时候,杨羽收拾一番心情,趁着清净,继续研究起来。

字真言只有个字,可是一加入灵气我却只能念出一个字来,不过刚才那威力确实不小……那么,大悲咒和心经我能念出几个字呢?

还好,杨羽的担心没有化为现实,结合着灵气,他完整得接连咏诵出了大悲咒与心经,灵气虽然也消耗了不少,却完全没有匮乏的迹象,又经过了几乎一下午的实验,杨羽心也有了些许明悟:字真言应该是属于真言咒,威力巨大却消耗同样巨大的法术,目前他全部的灵气也只够念出一个字来,不过,还好自己的灵气恢复速也是比较不错,念出一个字后,休息2个小时,便可以再次使用。而大悲咒与心经,目前看来不需要消耗太多灵气,但却也没看出太显著的效果,倒是念诵几遍之后,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看来还是得回去后向侯大爷请教一番了。

下午的军训已然结束,几口吃完肖震给自己打来的“病号饭”杨羽回到了与老汪共住的宿舍,继续自己的研究。

那么,我的灵气是怎么激活的呢?难道,是需要被人痛殴一顿才行?这也太扯了……杨羽开始努力回忆当初自己与侯大爷讨论灵气激活与御气时的情景。

“你12处窍穴已然开启,从此吸纳灵气的速将大大提高,但是有灵气却并不代表可以驾御灵气,知道为什么你很虔诚的念诵经,却依旧无法阻挡那两只厉鬼吗?就是因为你体内的灵气没有完全与经相结合,只是被动的被经带出少许灵气,真言咒的威力自然也就无法显现。如今你的灵气已经积累了不少,将来肯定会加磅礴,但只要你的灵气一日没有被激活,你就依然只能靠经被动的输出灵气,顶多是比凡人念经的效果好些而已。”

“师父”

“停!你一叫我师父就准没好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哼哼,须知,他人之道虽好,却终究不是我道,为师激活灵气的方法也并不一定适合你,你只需记住两个字,自然纯粹,剩下的就自己悟去……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告诉你,没用!当年为师的师父也是这么教的,门规如此。放心,你这么聪明伶俐,怎么会悟不出呢?哇哈哈,当年为师可是18岁就激活了灵气的啊!那天殇门的历史上可是。”

嘿嘿,侯大爷,我今年可才16岁啊。

“998,999,完成……呵呵”倒挂上铺的铁护栏上,边熟悉体内灵气边做着仰卧起坐的杨羽,一想到等回去告诉侯爷,自己16岁便激活灵气时他那张可爱的老脸,心下就是一阵快意,就这么头下脚上的吊那里嘿嘿傻笑了半天。

突然,杨羽感觉体内经络原本平和缓慢的灵气,猛得一阵剧烈翻卷,依旧保持倒挂状态的他震惊得现,自己眼前,已是一片血红!

啊,这又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