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49章 护符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5 字数:3631 阅读进度:70/364

第49章护符

从校保卫科值班室到机关办公楼,本不遥远,杨羽又是健步如飞,不到5分钟,他便已经看到了机关大楼的玻璃门,夜色下阴沉的4层高楼,仅有3楼的一间屋子亮着灯,万暗丛一点光,远远看去,分外显眼,那就是副校长办公室。

走到楼洞前一瞧,杨羽心里越的不安。

作为校领导办公之用的机关楼,如今,只剩下杨涌泉那屋子尚使用,其它办公室,全部是门窗紧闭,至于它们的主人……不说也罢。也正是因此,机关楼的大门已经不锁了。老旧而沉重的大门,又嵌着钢化玻璃,一般的风是绝对吹不动的,杨羽记得很清楚,当他从这楼出来时,自己分明将门给关好了,可现,这门竟然开着!

不再耽搁,穿门而过,直奔楼梯口,焦急的杨羽,连楼道里的照明灯都没开,就这么仗着凝血瞳的微弱夜视功能,黑暗疾速行进。

整栋楼内一片死寂,走廊两旁紧闭的房门,严实的窗帘,将仅有的一点月光挡了外面,哒哒哒,空旷的楼道,回荡着的杨羽急促的脚步声,仿佛,便是这世界唯一的声响了。

不对!

眨眼间已经冲到2楼半的杨羽忽然顿住了脚步,一直未曾舒展的眉头越紧皱。

刚才,有两阵脚步声,楼上,似乎也有人走动。

“呀啊——”

一声尖利,绵长,分不清男女的刺耳惨叫,毫无征兆得陡然响起,刚刚迈步,准备继续前进的杨羽,心一凉。出事儿了?

双腿猛然力,焦急愤恨无以言表的杨羽,已然是一步便跨越5层,6层台阶,几乎就是“跳楼”了,心情紧张,气血翻涌之下,似乎连蛰伏血管脉络之,那缕缕本该安静的灵气,都跟着一并跳跃起来。

3楼同样是漆黑一片,然而走廊间,却还有一扇开着的门,屋内透出明亮的光,此时的门口处,趴着1个看不清头脸的人,而杨羽的爷爷似乎正蹲那人身边,观察着什么。万幸爷爷没事。

“爷爷!您没事?”杨羽猛跑几步,没顾上理会其他,附身便想扶杨涌泉起来。

满头白的杨涌泉闻听得有人叫自己,全身一震,接着突然抬头,竟向着杨羽猛扑过来!表情狰狞,嘴唇紫,目露凶光,他被附体了!

距离过近,又全无防备的杨羽,只感到一阵恶寒乍起,不待作出反应,自己的咽喉便再次被狠狠掐住,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攥住爷爷的手臂,正待力还击……可是,望着对面虽然扭曲但却万分熟悉的苍老面孔,他犹豫了……这是被我浇过一脸童子尿的脸庞,这是为我编过风筝的双手,这是,我的……爷爷啊。

眼见得一念之差的杨羽便要被活活掐死,突得,朦胧的他似是听到有人轻声咕哝了一声“羽。”接着,那双熟悉的大手,松开了!喉咔咔怪叫着,杨涌泉扑通倒地,四肢无意识得抽搐,脸上表情一阵狰狞,一阵悲伤,眼泪鼻涕一起涌了出来。

险些丧命的杨羽无力得顺势跪倒,捂着脖子剧烈得咳嗽起来,喉咙一阵火烧火燎的剧痛。纵然不出声,杨羽也不可能眼看着亲爷爷就这么去了,强忍着阵阵疼痛和晕眩,哆嗦着手,一把抽出藏衣袖的刀片,寒光过处,一道鲜血撒了杨涌泉越苍白的脸上。

猛得出一声不似人音的低吼,杨涌泉剧烈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由于头晕,心急,手上的伤口切得有些深,血流不止,连刀片都由于用力过猛,不知甩去了哪里。杨羽咬着牙,艰难站起,晃了几下,抬起杨涌泉的胳膊,用力将他拖进办公室内,挪至靠近房门的书桌,挣扎起身,扯过一张似乎是杨涌泉刚刚写好的大悲咒经,盖爷爷几无声息的身上,祈祷着这出自普通人之手的大悲咒,多少能管点用,握着杨涌泉冰凉的大手,紧张得全身都颤抖的杨羽,慢慢探向杨老爷子的脖颈……佛祖慈悲啊!还有脉搏!

紧张得守杨涌泉身边,缓过些力气的杨羽运起凝血瞳,死死盯着老爷子,随时准备将可能再次冒出来的阴魂一举击散。

不过,直到等得杨羽彻底恢复正常,也不见有阴魂再次出现。

咦?看来这阴魂所包含的本能性格也是有多有少,强弱是差距悬殊,这个阴魂,竟然仅仅靠我的血,就给超渡了啊。

不放心得又诵了段心经给杨老爷子净化一下可能残存的阴气,继续观察了一会儿,见确实已无大碍,这才将老爷子抱至里间的床铺上,盖好被。杨羽的注意力,终于转向了那个一直趴门口的人。

长,偏瘦,女性。小心得将她扶进办公室,放倒沙上,定睛观瞧,唔,很年轻,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长得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倒也很是秀气,只是脸色煞白,显然也是被阴魂附过体的。探了下脉搏,微弱,但却很坚挺得跃动着,没死。自然又免不了麻烦杨羽,念上一段安神魂去邪祟的心经了。

将二人安顿停当,杨羽开始关心起自己手上的伤势。

该死,还流血,真疼……唔,我记得爷爷办公室有药箱的。

想着,杨羽便向门口走去,找药箱的同时,也惦着将那不知飞去哪里的刀片捡回来,毕竟,用惯了。杨羽是个恋旧的人。

从存门口物品柜的药箱内,翻出一卷纱布,正漫不经心得包扎着,同时随意得用目光地上刀片的杨羽,忽然现,门口地上,似乎撒了些东西,那是……纸灰?

凝眉思片刻,杨羽抬眼向办公室门框上看去,果然,原先偷偷粘那里的大悲咒护扶不见了。

难道,我精心制作的护符,竟是如此脆弱吗?连这般弱小的一只阴魂,都仅仅能挡住一次。

心情越糟糕的杨羽用尚算完好的右手摸出手机,先给白警官去了一个电话:“白叔叔,机关楼,我爷爷办公室,过来救人,我可能,找到那个失踪的女学生了。”

声音沙哑,吓了白警官一跳。

想了想,又从通讯录找到肖震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响了这么半天,却一直没人接听,看了眼手表,都12点半了啊,这小子许是睡了,也罢,明天再说,好累。

“唔。”一声闷叫,程瑜挣扎着张开眼睛,猛得起身,差点撞到正附身观望他的肖震的脑袋。

贪婪得呼吸着可爱的空气,那股压抑的窒息感已是无影无踪,自己正躺肖震的床上,不门口,也没有黑影,就是鼻子感觉有些怪异,火辣辣的,难道,刚才那是……梦吗?

“我说,你怎么了?做噩梦啦?”肖震的脸突然出现兀自流着冷汗的程瑜眼前,吓得他又是一抖,“叫你半天,你都没反应,不捏你鼻子,你都不醒啊!”

看见肖震并没有消失,又活生生得坐自己面前,程瑜哪里还会怪他捏自己的鼻子,恨不得抱着他亲上几口,被叫玻璃他也认了。

“我……我……算了,应该就是梦。”摇摇头,本想再挥下手的程瑜,突然现,自己的手上正攥着手机,点开,屏幕上清楚得显示着收到一条短信息。

“死鱼,这么晚还骚扰我,讨厌死了。”时间12点13分,信人,宝贝齐月。

“鱼啊,你刚才干嘛了?我床上这些纸灰哪儿来的?起来!给我收拾干净!”肖震略带不满的声音,将正望着手机屏幕呆的程瑜拉回了现实。

莫非,刚才那不是梦?伸手掏向胸口的口袋……没有护身符!只剩下一撮纸灰而已。

“喂,想什么呢!”见程瑜没有搭理自己,仍旧自顾自得呆,肖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你……没事?”

有些僵硬得扭过头,看着一脸疑惑加担忧的肖震,强压着内心深处不断翻腾的不安,程瑜量平静得说道:“肖震,杨,杨羽,给了……给了你多少份护身符?”

“7,8份,一部分我家里的门窗上了,手头还有3份。”说到这里,肖震突然间似是明白了什么,伸手一摸自己口袋里的护身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我的护身符,怎么有一半变成纸灰了?”

“快!把剩下那两份拿出来!快!”眼见肖震颤抖着掏出已是半边化灰的护身符,程瑜内心的不安与恐惧,彻底爆,叠声催促着。

没有了往日的淡定自若,肖震手忙脚乱得爬下床,慌乱,连碰倒了椅子都没顾上,拉开书桌抽屉,一通翻找,很快,两份折叠整齐的护身符被攥了手上,一份抛给程瑜,一份自己紧握胸前。

暗淡烛光映照出的,是两张写满了惊恐与彷徨的,年轻的脸。

“不对!鱼!不对!”沉默了片刻,肖震忽然开口,“椅子!我把椅子碰倒了!”

程瑜显然还是有些神无主,迷糊得说道:“扶起来不就行了,你还顾得上那个。”

“我妈睡觉特别轻!那种响动,她早该醒了!可现呢?”说着,连忙起身,这就要往卧室外走去。

“呃啊。”一声叹息幽幽响起,低沉,缓慢,却透着说不的阴森。

刚站起身的肖震急定住脚步,全身颤抖着将目光移向卧室门口……肖震父母,正肩并肩得站那里!嘴巴微张,圆睁着眼,面无表情!

“爸!妈!你们。”刚想冲过去的肖震猛然觉得自己被人拉了一把,回头一瞧,是程瑜,他那平日里总是洒满阳光的,很像流川枫的帅脸,如今却白得吓人。

“你疯了,回来!他们明显是。”用力将肖震拉回自己身后,深深吸了口气得程瑜急声说道,“我们有护符!杨羽给的护符!”

冷静些许的肖震,同程瑜一起并肩紧着卧室头的书桌,听程瑜说到护符,他沉默了,低头看看手那几乎被汗阴湿的护符,苦笑着摇摇头,轻声道:“没用了……我爸妈那屋我也放了三张护符,可是。”

一股绝望的情绪瞬间填满了这不大的卧室,肖震父母依旧面无表情,蹒跚着,低吼着,双臂前伸,曲指成爪,缓慢却坚定得,向缩角落的二人,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