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58章 往矣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5 字数:4111 阅读进度:79/364

第58章往矣

“咕噜”

微凉,却并不如看起来那般坚硬,杨羽当着阴魂小七的面,将鹌鹑蛋大小的红莲石,生生吞了下去。

强忍着体内一阵阵剧烈的恶心与不适,杨羽硬挤出一丝戏虐的狞笑:“哈哈,还给你?除非先杀了我!”

震惊,不信,转而为失去理智的滔天狂怒,小七的咆哮已经完全失去了后一丝人类的味道,丢垃圾般的抛开阿肆,隐胸口的一团黑气,再次沸腾般剧烈翻滚起来,张口,阴风吐息!

不退反进,杨羽竟是迎着那阴风冲了过去!

范围过大,无法闪避,不如逆流直上,将残存灵气汇聚一线,以点破面,尚或有一线生机。

杨羽再次被吹得高高飞起,重重落下,不停得翻滚,跌得头破血流。

思维越模糊,已经没有灵气可以支持凝血瞳,但杨羽的眼前依旧是一片血色,鲜血的颜色……彻底,绝望了吗。

“观自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一切苦厄。”那是肖震,念诵完大悲咒之后,又带着众人,开始齐声颂读心经,天晓得石磊手下那群字都不认识几个的流氓,是如何能够朗诵得如此流畅的……一小撮连灵气都没有多少的凡人,鬼气森然的阴魂环绕之下,一直未曾放弃,即使,他们并不强大,即使,他们并不勇敢,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得他们,并不知道如今的局面,究竟恶化到了何种境地。

但是,他们,却用自己的行动,呐喊着,小人物,同样愿意誓死捍卫自己珍视的东西。

“不会,我不会败!不能败!绝对不会败!”一脸是血的杨羽,朗朗心经的咏诵声,挣扎起身,“不对,这感觉不对,我……我怎么还有灵气可以用啊?胸口也不似刚才那般憋闷,难道是……红莲石?”

“混蛋!傻瓜!还无畏的挣扎!你们,今天!死定啦!”眼见得20几个渺小的凡人,竟然兀自做着无畏的垂死挣扎,连那个早该是个死人的杨羽竟然也颤巍巍得再次站了起来,阴魂小七连连怒吼,再次扑向满脸是血的杨羽。

那群一直被肖震等人所颂经牵制住的阴魂们,似乎也得到了某种命令,纷纷现出身形,哭嚎着,扑向正背靠背,围成一个圆阵的诵经人群。

面对着凭空出现的众多阴魂,虽然早有准备,却依然被吓了一跳,连诵经的声音,都为之一滞。见势不妙,先反应过来的肖震连忙出声大喊:“鱼!石磊!b计划!快!”

众人闻言,这才纷纷回神,狠狠一点头,迅速得从身上各处口袋,包包,摸出了无数不知装有何物的瓶瓶罐罐,程瑜是一声喊,拿出他生平快的速,猛然冲出了圆阵,义无反顾的追向那正气势汹汹凌空扑下的小七。一路上所有试图扑倒他的阴魂都被他或是转身,或是虚晃,如过杆子般的一一闪开了!

“b鬼魂!让你们见识一下两界泗水镇篮球联赛p的实力!”一串或许是因为恐惧而有些破音的嘶吼,向着小七的方向疾速而去。

另一边,杨羽已经没有了大喊大叫的力气,狠狠咬着嘴唇,用疼痛刺激着有些麻木的大脑,死死盯着正向自己扑来的小七,再一用力,唇破,借着那阵阵剧痛,品着嘴里浓郁的血腥味,“嗷!”杨羽喉咙,猛然传出一阵野兽垂死般的低吼,曲腰,绝然前冲,气势如虹。

虽千万人,吾往矣!

无数阴魂丛,拨云见日般,猛得冲出一个身着运动服的高大身影,不再迟疑,不再畏惧,助跑完毕,上步,起跳,掏出准备已久的“法宝”滞空,收腹,爆扣!

那如火箭般拔地而起的身影背后,印着的,是一行“泗水镇高部篮球联赛p”的烫金大字。

热血飞溅,黑飘舞,一个满脸血污,双颊微肿的倔强少年,凛然无惧得冲向前方黑如锅底的腥臭阴风,一双丹凤眼的血色厉芒,烈烈秋风,化作这星月黯然的夜幕下,绚烂的光华。

“啪嚓!”这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呱哇!混蛋,混蛋哇!啊啊!”这是阴魂小七凄惨的哀嚎。

落回地上的程瑜满手是血,目光一片疯狂。

“哈哈哈哈!你去死!哈哈哈哈哈!那是老子保留了17年的童子血!去死!b!我们跟你拼了!”

“混蛋!混蛋!如我这般天纵之……呜哇哇哇哇!”这次连那个“资”字都没有讲出来,便被打断了。

被程瑜以满满一大瓶童子血爆扣了脑袋上,正痛得五内俱焚的小七,刚想叫嚷几声缓解一下这催命般的痛苦,眨眼间,却又身坠加痛苦的地狱……杨羽到了。

如野兽般嘶吼的杨羽,又如同野兽般,将因痛苦而落回地面的小七,猛得扑倒,接着,再次如同野兽般一口咬住小七那团萎靡已极的核心阴气团,疯狂得撕扯,啃噬,那专业的技术动作,能让一旁围观的狂虐阴魂都感到,惭愧。

坚定不移的诵经声,凄厉泣血的惨嚎声,原始巨兽般的咆哮声,恐惧到极点而爆出的狂野大笑声,汇聚着,纠缠着,直刺云霄。

“亏你想得出来,竟然把大悲咒,心经全弄成了拼音版,存进他们的手机里,又弄来那么多童子血。”脸上着纱布,手上绑着绷带,狼狈得躺病床上,却依旧说得眉飞色舞,除了杨羽这没心没肺的家伙,自然不会有别人,“离谱的是,这脑残计划居然能成功!你知道毫无灵气的普通人单靠诵经,便能驱鬼避邪的几率有多低吗?不要说,是那群连佛祖名讳都不一定知道的家伙来念。”

“没工夫考虑那么多了,只要,后活着的是我们,这就足够了。”肖震无所谓得耸耸肩,“倒是杨哥你啊,吞下去那么个东西,就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吗?”

“目前,还好。”

“那可是石头啊,搞不好会便秘的。”杨羽的临床,是同样双手缠着绷带,左脚打着石膏的程瑜,那晚,过于猛烈的运动,起跳,他竟然生生将自己的左脚给弄骨折了,神奇的是,直到危机过去,准备回家时,这个迟钝的家伙才现,自己的左脚已经肿得走不了路了。

“有多远,滚多远。”

“杨哥,我还是觉得,那天那个结果,透着那么股子诡异,你说,那个阴魂头子,还有那些阴魂,真的全都魂飞魄散了吗?”肖震语透不安。

闻言,杨羽垂思了一下,之后,肯定得点点头,道:“应该是的,那天我昏迷之前,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了,包括之后扑过来的那些阴魂都是,全部感觉不到了。”

那晚,先是被程瑜偷袭,之后又被杨羽按地上撕咬的小七,也曾挣扎着将场所有阴魂全部呼唤至身边,或吞噬,或直接攻击杨羽,众人一只能看见一团不停翻滚的黑气。

就撒光了童子血,念哑了嗓子的众人,束手无策之际,黑气团内忽得红光一闪,接着响起一声绝望渗人的惨叫,瞬间,所有黑气都奇迹般得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眼神有些茫然的杨羽,呆呆得躺地上。那晚之后,泗水再也未曾生过阴魂附体的事件,甚至,那些原先被附体的人们,竟然也同时恢复了神智,然而,对于这些人来说,或许活着,会比死去艰难……杨羽,程瑜入住特护病房的一周后,泗水镇的隔离也宣布解除,何健飞受命回t市述职,临走前,还曾和小穆一起来探望过杨羽,言谈之,似乎已经有些相信杨羽的鬼神论了。

皮影人阿肆没再出现,谁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连七蛋都不知道。

七蛋受的伤害也是颇重,转天夜里,元气大伤,萎靡不振的七蛋找到杨羽,准备告辞回去找妈妈。红莲石,如今还不知道躺自己肚子里的哪个角落呢,杨羽担心空手而归的七蛋不好交代,但七蛋看起来却并不介怀,“七蛋力了,七蛋就说七蛋和阿肆都打不过那个骗子,红莲石才丢的。”娃娃脸越苍白的七蛋如是说。阴魂小七又替杨羽背上了一口黑锅。

拍了拍肚子上轮廓分明的腹肌,一撇嘴,杨羽无奈得说道:“等过两天,我缓过来了,下个胃镜看看,毕竟有个石头留肚子里,总感觉怪怪的,唉,又要遭罪了。”

“未必,或许这也是好事呢。”肖震轻笑着随手拿起一个放杨羽床头的苹果,认真得削起来。

“你下过胃镜吗?知道那玩意儿有多恐怖吗?”杨羽撇撇嘴。

“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杨哥你吞下红莲石这事。”削下的苹果皮越来越长,难得的是竟然一直没断,看来肖震技术不错,“还记得那个阴魂小七说过的话吗?‘这红莲石端得是夺天地之造化,玄妙无比,单独使用时,可将阴气与灵气随意转化’,杨哥,你想想,七蛋它们为什那般危机的情况下,让你吞掉红莲石呢?再想想,你被那一股阴风吹后,为什么竟然会生出一丝灵气了呢?别告诉我那是小宇宙爆,你不是iya,这里也没有雅典娜。”

“照你这么说……是那红莲石将属于负能量的阴风,转化成了正能量的灵气咯?哎呀,杨羽,你了!”程瑜忍不住兴奋得插嘴道,“听肖震的,下什么胃镜,做什么手术!搞不好这红莲石是神器呢!吃一颗就能直升满级,魔武双修,破碎虚空。”

“你丫闭嘴。”杨羽不耐烦得打断了程瑜的yy。

“而且,若是那小七,和其它阴魂,真的已经魂飞魄散了的话,我想,应该也是被你吞下的红莲石的功劳,杨哥,你真的吞了个宝呢。”苹果削好了,杨羽和程瑜满怀希冀得齐齐盯向肖震,却恼怒的现,这孙子竟把那卖相不错的苹果直接塞到了自己嘴里,“不过,好还是取出来。唔,毕竟,拿手上也可以研究嘛,还不会有便秘的危险。”

“肖震,你。”杨羽悲愤得瞪了一眼偷笑不止的程瑜,暗暗诅咒这两个家伙天天断手断脚。

“后,就是关于那个阴魂小七身世的谜题了。”有滋有味得咀嚼着苹果,肖震的话有些含混,“它定然不是什么无辜村民,从它原形毕露后,透露出的一些线来看,关于僧道合布玉斗阵的故事,应该是真的,只是,这小七却应是那位高僧的第个弟子,而且,从它对它师父,师兄甚至是那道人的恨意来分析,当年它以身殉阵,或许不是自愿的。”

“那……以血止血,以魂镇魂,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像小七说的那样吗?”这个问题困扰了杨羽好久,眼见得肖震这边侃侃推论,不由得希望,他能将这个谜团也一并解开。

然而,肖震却只是无奈得一摊手,道:“这个就真的是鬼知道了……我只是个凡人而已,连凡人智慧的顶点都算不上。”

“算了,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长出口气,杨羽舒服得躺回病床上。

“杨哥,明年就高三了啊。”

“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

“1年后,就要离开这里了。”

三个人忽然都失去了谈话的兴趣,病房内一片安静,肖震又拿起了一个苹果,认真得削着,程瑜艰难得从枕头下抽出一本厚厚的书,封面上,清楚得印着“风月大陆”四个大字……杨羽出神得望着洒满阳光的窗台,那里,刚刚落下几只麻雀,欢快得蹦跳了几下,又齐齐飞向了湛蓝的天空。

1年后,我们,会一起长大,一起,离开。